•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另外一個保鏢看了,只感覺自己的胯.下一緊。

急沖的身子不由得半路停了下來。

「你過來啊,小爺專業教別人強行劈叉,不收學費的。」

楊浩嘴角洋溢著微笑,對著剩下的那個保鏢勾了勾手指頭。

剩下的保鏢嘴角一抽,趕忙將邁開的雙腿收了回來,雙手握拳,高高的護在額頭前,擺出一副泰拳的起手式。

「喲,還懂點泰拳搏殺術的套路?」楊浩笑眯眯地說道。

保鏢心裡一稟。

能夠一眼就看出自己施展的是「搏殺術」,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人,絕不一般!

「不過你的這搏殺術學得還不到位,讓我來教教你什麼才叫搏殺術!」

楊浩說完這句話。

雙手同樣握拳,擺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起手式。

只不過他這個起手式一使出來,整個人的氣勢猛然就提升了一大截,一股肅殺的危險感散發開來。

「你看好了!」

楊浩低喝一聲,身子瞬間沖了出去,緊握住的雙拳旋轉般轟射出去——

疾拳如風,其勢如轟!

保鏢眼中的驚駭濃厚到了極點!

對方的搏殺術,竟然已經達到了「勢」這種層面了!

暗戀成歡,女人休想逃 「喝!」

不敢小覷,保鏢大吼一聲,雙手交叉,一隻腳後退半步,準備依靠強悍的身體素質來抗下這一擊——

等了好一會兒,預想中的拳頭並沒有落在自己的身上。

保鏢疑惑地抬起頭一看,入目的卻是一雙戲虐般的眸子,以及一道腳風殘影。

撩陰腿!

砰。

「你……你耍賴!」

這個保鏢瞪大了眼睛,不甘心的盯著楊浩,隨後一股劇痛從下體傳來,整個身子緩慢的滑落了下去。

「喂,我哪裡耍賴了,咱們沒說不用腿呀。」

妖孽鬼相公 楊浩無恥之極的聳聳肩。

哼,任你武功再高,還不是要收到蛋蛋的束縛?這年頭行走江湖,不會撩陰腿可不好混。

楊浩低著頭撇了他一眼,剛剛自己要不是收住了搏殺術,就那一拳頭就能要了這個保鏢的小命。

搏殺術,自然是用來殺敵的必殺技,威力巨大,以一對蛋蛋換了一條命,算你運氣好了。

轉過身。

楊浩緩步向著被震懾住的馬天宇走去。

「你……你要幹什麼!」

馬天宇見到這個面帶微笑的青年,心裏面莫名的有些驚慌。

起源之科技帝國 自己的保鏢,可都是經過專門訓練的保鏢,就這麼不到幾分鐘,被干趴下了?

「聽說你要廢掉我的雙腿?」

楊浩嘴角噙著一抹邪笑,靠近了馬天宇說道。

「你,你別過來……」

馬天宇被驚嚇的連退好幾步,一個站立不穩,重重的摔倒在地。

「我,我爸是天馬集團的董事長,你他媽敢動老子,是不是不想在中海市混了。」

想到自己在兩個絕世美女面前丟了這麼大的臉,馬天宇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自己好歹是中海市有名的紈絝大少,平時都是恐嚇別人,什麼時候被一個邋遢的小子給逼到這個份上。

「哦,天馬集團?我好怕怕。」

楊浩嘴巴上這樣說,隨後掏了掏耳朵,猛然間猝不及防的,抬起大腳丫子就踩了下去。

「老子打的就是你,你咬我啊!」

呯!

又是一記狠腳,重重的踩在馬天宇的臉上。

這一腳,直接把馬大少的門牙給崩掉了!

「你……你還敢踢我,我爸都沒踢過我,你竟然敢!」馬天宇雙手抱住腦袋,陰霾的眼神死死盯住楊浩。

楊浩一腳踩在馬大少的臉上:「你爸不踢你,但是你大爺敢踢你!」

說完。

還使勁的用腳在馬大少的臉上摩擦了幾下。

「說吧,我是你什麼?」楊浩彎下身子,邪邪笑道。

「是你***!」馬大少哪裡受過這種氣,惱羞般破口大罵。

行,你硬氣,你特么有骨氣。

楊浩收起微笑,又是幾腳重重踏了下去。

「我去你妹的,小爺自顧自的走路,你丫的非要找小爺晦氣是不是……」

「還特么想通過小爺找存在感?老子最討厭你這種娘里娘氣的小白臉了,看我不踩死你!」

楊浩每說一句,就是一腳踩下去,馬大少原本英俊的面容,已經被踩成了豬頭。

「啊!大哥,大哥,我錯了,你別再踩了呀!」

地面上,馬天宇痛得嗷嗷直叫。

平時養尊處優的大少爺,都是他去踩別人的臉,何曾被別人這樣按在地上踩過。

見到馬大少認慫,楊浩這才收住了腳,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溫和的問道:「我再問你一次,我是你什麼?」

馬天宇見到這個微笑,整個人渾身一顫。

「你……你是我大哥,啊!……不對,你是我大爺!你是我大爺!」

馬天宇此時想哭的心情都有。

自己沒事怎麼招惹了這麼個煞星?

「行,你大爺今天心情不錯,就先饒了你,趕快滾吧!」

楊浩輕笑說道,壓在對方臉上的腳丫子,卻是一陣猛搓,好似要把腳底的污垢給搓乾淨了。

馬天宇心裏面氣得要命,卻也不敢說什麼,狼狽的呼上自己的保鏢上了車,灰溜溜的跑了。

媽的,老子什麼時候成為了別人的搓腳工?這仇一定要找回來!

馬天宇的眸子,閃過一抹陰險。 回到別墅內。

沈冰凝猶豫了一會,還是看著楊浩說道。

「楊浩,那個天馬集團在中海市有些權勢,你平時要小心了。」

楊浩還沒有說什麼,倒是旁邊的唐佳怡跳了出來。

寂寞寂寞就好 「表姐,我倒是覺得楊浩打得漂亮!」唐大小姐揮舞著粉嫩的小拳頭說道。

想到那個經常騷擾自己的小白臉,被揍得親媽都不認識,她就打心眼裡高興。

哼,看哪個小白臉以後還敢不敢來。

「楊浩,今天這事做的不錯,以後你就留下來,誰來騷擾我,你就大腳丫子踩他!」

唐佳怡抬起俏臉,滿意的拍了拍楊浩的肩膀,那模樣,就好像社會小太妹對著自己的小弟訓話似的。

不過在唐佳怡這個絕色小美女說來,更有一股可愛的既視感。

「恩,知道了。」楊浩聽話的點了點頭,隨後又可憐兮兮的說道:

「可是大小姐,我一個沒背景的小保鏢,得罪的大人物多了,這不好吧……」

「沒什麼不好!」

唐佳怡雙手掐腰,豪氣的安慰道:「打狗還看主人呢,我看誰敢動報復你!你以後就跟著本小姐混了!」

楊浩心裡無語。

什麼叫打狗害得看主人……誰特么是狗啊?

「楊浩,你別聽她的,以後盡量少惹事。」

沈冰凝頭疼的白了唐大小姐一眼,優雅的坐在沙發上,一雙被黑色絲襪包裹住的美腿,散發出嫵媚妖嬈的迷人氣息。

「恩,放心吧沈姐,我平時都是挺溫和的。」楊浩雙眼不自覺的瞥著美女總裁那雙美腿,咽了咽口水。

溫和的人?

沈冰凝想起馬天宇,以及他那兩個保鏢慘不忍睹的下場,這就是你說的溫和?

不過。

當她看到楊浩那雙賊眼使勁盯著自己的腿上看,臉上又浮現了一抹寒霜。

這個臭流氓,果然色心不改。

「哎呀,表姐,我好餓了。」

唐佳怡蹦上沙發,靠在美女總裁的美腿上,捂著肚子說道。

「要不我幫你洗個蘋果先墊墊肚子?」

「啊?」

唐佳怡可憐巴巴的的應了一聲:「可是表姐,我不喜歡吃蘋果的呀。」

「那好吧,呆會我幫你去熱熱飯菜。」沈冰凝寵溺的揉了揉唐大小姐的小腦袋。

自己這個表妹,從小就失去了父母的疼愛,自己作為表姐,自然是要多多照顧她的。

「嘻嘻,表姐,你對我真好。」

冷不防的。

唐佳怡對著美女總裁白嫩的臉蛋親了一口。

還非常驚訝的笑道:「哇,表姐你的皮膚好香啊,我好想咬一口,嘻嘻。」

「你這妮子。」沈冰凝臉上一紅,毫不示弱的對著唐佳怡的胳肢窩饒去,引起嬌笑聲一片。

就在這時。

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響了起來。

「沈姐,我也餓了。」

站在一旁的楊浩,突然開口說道。

同時一雙賊眼,也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兩位大美女,尤其是沈冰凝,衣領處的紐扣本就少了一顆,這麼跟大小姐一玩鬧,大片的雪白肌膚暴露了出來。

簡直就是秀色可餐啊。

沈冰凝很不喜歡被一個男人這樣盯著,毫不客氣的指了指身旁的茶几道:

「那有水果,餓了就自己吃去。」

呃……

楊浩有些委屈,這待遇差距有點兒大啊。

為什麼大小姐餓了就可以在你懷裡撒嬌,我餓了就只能啃水果。

楊浩鬱悶的坐了下來,隨手拿起個蘋果和水果刀,就開始削皮起來。

說實話,他是真有點餓了。

就在火車上吃了頓午飯,本以為來到這裡可以混上一頓豐盛的晚飯,誰知道又碰上了大小姐遇襲,這一耽擱就晚了。

楊浩埋著頭削著水果皮。

卻不知道對面兩個大美女,正一臉震驚的盯著他的手上看!

只見一雙修長乾淨的手指,輕鬆的旋轉著蘋果,另一隻手握著水果刀,跟隨著蘋果旋轉的頻率一起轉動——

就那麼輕輕一抹,薄如透明的皮膜就被取了下來。

最重要的是。

所有的果皮,都是連著的,寬窄粗細厚薄全部一致!

旋渦式的果皮有彈性般垂落下來,就好像一種藝術品般美觀,逐漸被剝落外皮的果肉,也完全展現在空氣當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