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另外一個就想上去佔便宜,他伸出的爪子,很明顯,方向和目標是女孩的胸部。

「媽的!你抓緊她啊!踢到我了!」

「快點!一會兒有人來了!」

余佳佳拚命尖叫,又被一隻手捂住了嘴巴,女孩的兩條腿來回亂蹬,就感覺到一張臭烘烘的嘴巴就湊了上來。她嚇得連身體都軟了,整個人腦子都懵掉了。

在學校里平日都是被眾星拱月一般待遇的余佳佳做夢都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在學校的側門口被人非禮?!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那扇鐵皮門忽然推開了,裡面探出一個腦袋來:「吵什麼?」

余佳佳如獲救星,立刻掙脫了捂住嘴巴的手,奮力叫道:「救,救命!」

「媽的!」那個想上去摸她胸的傢伙精蟲上腦,怒火交加,瞪眼看著門裡的那個腦袋:「不想死就滾回去!」

說著,他居然從口袋裡摸出了一把彈簧刀來。

那個腦袋的主人臉色木訥,目光麻木——余佳佳已經看清了這個傢伙是誰了,她的心已經沉了下去。

這就是平日里被隨意欺負的那個傢伙……這傢伙的膽怯懦弱已經是全校聞名的了。

果然,這個腦袋很快就縮了回去,余佳佳已經絕望了。

但是兩秒鐘后,門被再次推開,那個矮小瘦弱的傢伙居然沖了出來!

他手裡端著一把掃帚!

「你,你們,放開她!」

鼻尖和額頭上有汗珠,這個傢伙的臉漲紅了,但是眼睛里卻有一種叫做堅定的東西——雖然捏著掃帚的手在晃動。

「媽的!」拿著彈簧刀的傢伙正要叫罵,一個掃帚已經劈頭蓋臉刷了下來。

這是那種掃大街用的大掃帚,劈頭蓋臉刷下來,彈簧刀可是擋不住了。

這人才張口罵,就感覺到幾根掃帚枝直接就戳到嘴巴里了,一股子土腥味,他立刻退後了幾步讓開,被刷了一下,疼倒是不疼的,但是又驚又怒的情緒涌了上來。

這個傢伙怒了,過去直接單手拉開掃帚,然後一個窩心腳就踹在了對方的小腹上。

沒有意外的,矮小瘦弱的身影倒了下去,然後這個傢伙撲過去,幾乎就騎在了他的身上,揮拳就打。

鼻血長流,他抬起兩個胳膊試圖分離護住腦袋,但是另外一個傢伙也鬆開了余佳佳衝過去,一腳就踢在他的腰眼上。

拳打腳踢,很快矮小瘦弱的身影就已經蜷縮在地上弓成一團了。

「老子給他放點血!」那個被打攪了好事的傢伙滿腦子邪火,捏著彈簧刀就想往對方身上扎,他的同夥原本還有些理智,但是剛才幾下暴打,戾氣也被激發了出來,並沒有阻攔。

余佳佳眼看刀鋒扎了下去,只來得及尖叫了一聲。

刀尖還沒刺透衣服,手腕就被捏住了。

然後這個傢伙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讓自己的身體騰空飛了出去,重重撞在巷子的牆壁上,他的腦袋磕在了一旁的垃圾桶上,頓時滿臉都是血。

陳小練站在一旁,抬起一腳,又把另外一個傢伙踹得跌了出去。

「你沒事吧?」陳小練對著地上的人伸出了手。

對方似乎被打得有些草木皆兵了,面對陳小練伸過來的手,第一個反應卻是揮手打開,然後抱住了腦袋。

陳小練嘆了口氣,轉過身來,看著那兩個混混。

「最討厭你們這種垃圾了。」陳小練沒有猶豫,走過去,直接一手一個抓著他們的手腕拽了起來,然後手裡一用力。

咔咔兩聲!

很清脆,也很乾脆,此外還有兩聲凄厲的慘叫。

很明顯,兩個人的手腕都被他拗斷了。

然後陳小練出手如風,咔咔又是兩聲!

「自己去醫院吧。」陳小練冷冷道。

劇烈的疼痛讓兩個傢伙都清醒了過來,兩隻手腕的斷裂,讓兩人都失去了抵抗和反擊的勇氣,他們只是倉皇的爬了起來,踉踉蹌蹌的往巷子外撒腿狂奔。

陳小練轉身,把地上那個矮小的身影扶了起來,還順手幫他撣了撣身上的灰土。

這人抬著眼皮,愣愣的看著陳小練,用力咬著嘴唇。

「你是好樣的。」陳小練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余佳佳臉上帶著淚痕,戰戰兢兢的靠了過來:「是,是你?」

「嗯,你好。」陳小練看了看余佳佳,確定她真的一點都不記得昨晚的事情了……

「剛才,謝謝你……」余佳佳連忙點頭,然後不等陳小練回應,她對著一旁那個矮小的身影也鞠躬:「也謝謝你。你……」她看著對方鼻子上的血:「你沒事吧?要,要不要去醫院?」

「……沒事。」這人木木的搖搖頭。

「一個姑娘家的大清早就別在街上亂晃了。」陳小練淡淡道。

「我……我是來學校練早功的。」 第一百六十四章【家】(下)

余佳佳並沒有說謊,她的確是來學校練早功的。

她們學校有一個舞蹈社,很顯然……余佳佳這種校花當然是台柱子。暑假期間,她每天都會來學校的舞蹈社練功房裡練早功,只不過今天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來得比平日更早一些而已。

這姑娘被嚇得不輕,陳小練乾脆就陪著兩人一起走進了學校里,然後看著余佳佳上了教師樓去了練功房,這才轉身看著身邊的人:「你的臉腫了,你家裡有冰塊么?」

對方搖頭。

陳小練想了想,伸手進上衣口袋裡,摸出了一個急救包來:「走,我給你弄一下傷口。」看了看對方:「你住在附近吧?」

對方抬起手來,指著一個方向。

……

這個傢伙住的地方就在學校里……操場口的一排矮房子。這裡緊挨著學校的食堂和鍋爐房,搭建了一座磚瓦平房,從外觀看來,很顯然是是那種違章建築。不過在學校里自然也沒有人來管了。

這房子是學校自己建的,原本就是準備了堆放一些雜物,或者給校工當宿舍的。

陪著這個傢伙走進了低矮的平房裡,一進門,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霉味。這是那種因為不通風而造成的味道。

陳小練皺了皺眉,他看著平房的窗戶。窗戶被堵住了,而且是用木條釘死了。

「怎麼不開窗?」陳小練指著窗戶。

「冬天颳風,壞了。」回答依然是木訥的語氣。

「好吧,我給你弄一下傷口,來。」

陳小練把他按著坐下,一番檢查后,他發現這個傢伙不僅僅是鼻子被打出血了,胳膊也被扭傷了,腰上更是青了一大片,顯然是被踹的。

更重要的是,脫去了上衣后,這傢伙乾瘦的小身板上,還有一些其他的傷痕——很顯然都是被打出來的。

陳小練的臉色有些難看:「平日里你經常被欺負么?」

「……習慣了。」這人搖搖頭。

陳小練幫他擦了擦鼻子上的血,用棉花塞了進去,然後拿出藥酒來幫他擦了擦。

這傢伙沒有喊疼。默默的讓陳小練做完,他卻忽然站了起來,木愣愣的走出了房間去。

片刻后,他回來,手裡端著了一個玻璃杯,裡面是開水,熱氣騰騰的。

「你……喝水。」他站在陳小練面前,把杯子放在了陳小練的面前桌上:「杯子,我洗乾淨了,很乾凈!」

陳小練發現他的雙手都是濕漉漉的,心中卻一熱。

他毫不猶豫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雖然這開水有一股子厚厚的水垢的味道,但是陳小練卻一口氣就喝下去小半杯。

「你剛才很勇敢。」陳小練緩緩道:「我都看見了。」

他沒說話。

「平時這個學校的學生都欺負你。你為什麼剛才還救她?」

這人看著陳小練面前的杯子,眼神有些遲緩,他彷彿想了想:「媽媽說過,要保護女人。不能傷害女人。」

陳小練樂了。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余佳佳的聲音。

「那個,請,請問……有人嗎?」

陳小練站起來打開門,就看見余佳佳站在門口。

她的手裡提著一個塑料袋,裡面有一袋豆漿,兩個燒餅。此外好像還有一瓶子藥油之類的東西。

這個舉動讓陳小練對她的感官又好了一些。

「我,我剛才看見他的煎餅丟在了地上,我,我就給他送點吃的來。」余佳佳的臉有些發紅,有些局促,她忽然想起什麼,揚起手裡的袋子:「這裡還有些藥膏,是治跌打損傷的。我們跳舞的時候經常用到的,效果很好的。他,他剛才不是被打傷了么,我,我……」

「進來吧。」陳小練讓開門:「要道謝的話,最好自己親自說。」

「嗯!」余佳佳用力點頭,走了進來。

房間里的那股子霉味,只讓女孩微微皺了皺眉,她並沒有說什麼,走到了坐在床上的瘦弱身影前,把東西放在了他的手旁:「剛才謝謝你,非常非常感謝!你,你是一個好人!」

陳小練在一旁忍不住失笑道:「這大清早的,你就開始發好人卡了么?校花同學?」

余佳佳的臉又是一紅,咬了咬嘴唇,彷彿不知道說什麼了。

「我沒事。」矮小瘦弱的身影抬起頭來,看著余佳佳:「你走吧。」

「……」余佳佳用力捏著自己的手指,她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我還想對你說一聲對不起。你……平日那些人欺負你,我都沒幫你。而且……而且……他們有的時候欺負你,是因為我在……」

這人也沒說什麼,靜靜的等余佳佳說完,依然搖頭:「我沒事了。」

面對這麼一個木頭人,余佳佳似乎也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和對方交流了。

房間里的氣氛有些尷尬,陳小練乾脆對余佳佳做了個手勢,然後兩人走到了外面。

「好了,反正也沒什麼事情了,你回去吧。」陳小練看了看天色已經大亮,太陽已經升起,笑道:「你也受到驚嚇了吧。回去練功吧。」

「我們應該報警么?」

「……算了吧。」陳小練笑道:「我一會兒就要走了。現在把警察找來,我也麻煩。而且,我已經給了他們教訓了。斷了兩隻手,就算去醫院接好,骨折也要幾個月才能恢復,有他們苦頭吃的。」

「嗯,那我回去了。」余佳佳想了想,她感覺到了陳小練似乎不太想和自己交流,這個發現讓女孩心中微微有些失落,她猶豫了一下:「剛才的事情真的謝謝你了,你是個……」

「好人!我知道我是好人。」陳小練苦笑道:「我大老遠跑來杭安,這才過了一天就被發了好人卡。好了,你回去吧。」

余佳佳噗嗤笑了一聲,然後她深深的看了陳小練一眼:「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陳小練想了想,看著余佳佳,臉上露出真誠的笑容來。

「我叫羅迪。」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