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只可惜,幾年的時間,自己的老師,早已隕落,而靜兒,也不知身在何處。

如此想著,朱帥的心中,竟然泛起了一絲的悵然,從納戒之中,將自己的那顆記憶水晶也取了出來,偷偷的放在了一盆裝飾品之後。

美好的事物,還是記錄一下吧,一旦錯過,很有可能就是永別。

就像自己的老師,已經和自己天人永別了。

雖然自己十分的想念他,可是他再也回不到自己的身邊了。

將記憶水晶小心的藏好,朱帥這才帶著青蓮,朝著一張桌子行去。

相思蔻 厲家作為南大陸的一流勢力,平時想要與之攀關係的勢力,自然不在少數。

這次,趁著厲家厲廣少爺大婚,這些勢力,勢必要準備一些禮物。

而這裡,正是厲家記錄以及存放各方禮品之處。

等朱帥行來時,附近已經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禮品。

有雕刻精湛的藝術品,有代表吉祥幸福的裝飾品,還有珍貴罕見的各種天靈地寶,琳琅滿目,堆積成山。

朱帥看著那些禮品,有些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這裡的禮品,種類繁多,價值不菲,若是放在外界,足以支撐一個家族,生活十數年之久了吧。

厲家不愧是頂尖勢力,只是少爺大婚,就可以收到如此多的賀禮。

不過,自己該送點什麼,才能表達自己的心意呢?

金幣?

以厲家的權勢,金幣早就不放在眼裡了。

而且,為人魚族煉製了那麼多的療傷符,朱帥納戒之中的暗銀卡上,金幣數量已經所剩不多,在這種場合拿出來,只能是丟人現眼。

至於其他的東西,朱帥一直在努力修鍊著,很少收集其他的東西。

當初在人魚族的時候,錦凡族長倒是贈送了朱帥幾樣不錯的東西,只可惜朱帥估計顏面,沒有收下,否則的話,此時到能有幾件不錯的賀禮。

腦海之中思索一番,朱帥也沒有想到什麼合適的禮物,乾脆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五塊魔焰石。

這魔岩石,在南大陸上,可十分的稀少,當日,厲程前輩都因為這魔焰石,傷透了腦筋,足見這魔焰石的珍貴之處。

既然自己沒有合適的禮物,乾脆就送厲家極快魔焰石得了,雖然數量不多,但對於厲家來說,絕對有著大用途。

如此想著,朱帥便握著魔焰石,來到了桌子跟前。

負責記錄各方勢力禮物的,正是厲家的厲程前輩。

「厲程前輩,出行倉促,沒有準備什麼好東西,這五塊魔焰石,就當做我的賀禮吧。」

朱帥微笑的將手中的五塊魔焰石遞了上去。

厲程前輩看著朱帥手中的魔焰石,一抹精光瞬間閃過,小心的將之收了起來。

今日厲家收到的禮物,雖然說種類眾多,價值不菲,但大多數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物品,論起實際價值來,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

厲程前輩負責記錄,都開始有些睏乏了。

可是朱帥的禮品不一樣。

魔焰石在整個光明大陸之上,都是供不應求的局面,朱帥一次性拿出了五塊,這樣的賀禮,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其他人的禮物。

怪不得厲程前輩會如此的激動了。

「朱帥小侄,你來就來了,還帶什麼禮物。」

心裡十分的興奮,但是場面上的話,還是要客套一番的。

「厲程前輩哪裡的話,今日厲廣少爺大婚,我若是不表示一下的話,倒顯得我不懂規矩了!」

朱帥也十分客氣的說道。

「好,朱帥小侄裡面坐!」

「那就不打擾厲程前輩了!」

和厲程前輩打過招呼,朱帥帶著青蓮,在一處比較隱蔽的桌子上坐了下來。

整個大院之中,擺放著數百張桌子,朱帥挑選的這一張,正好靠近大院的院牆,所以並不是顯眼。

坐下之後,朱帥這才朝著四周望去。

幾乎南大陸上所有的實力,都來參加厲廣少爺的婚禮了。

就連與厲家一向有恩怨的孫家,也派出了一名長老前來祝賀。

看來,大家雖然背地裡糾紛不斷,但是場面上的事情,還得做足了樣子。

除了孫家之外,莫家、君隱門、煉金門等勢力,也都派出了代表。

古月門就更不用說了,作為厲家的盟友,派出的人還不在少數,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月檬姐姐竟然不在其中,不知道去哪裡了。

此外,南大陸上頂尖存在了蓮花閣,也派來了一名長老。

不死靈木的事情,才過去沒有多久,蓮花閣能夠放下芥蒂,派出代表,果然有大勢力的氣魄與風範。

南大陸上的大勢力,基本全部到齊,當然那些勢力較弱的,更是不在少數。

大家都三五成群,和熟悉的人坐在一起,互相談論著。

朱帥很快便發現了坐在莫家桌子上的莫雷,朝著他揮了揮手。

莫雷看到朱帥之後,興奮的站起身來,和身邊的族人耳語幾句之後,來到了朱帥的身邊。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給莫雷騰出了一個位置,朱帥率先開口問道。

當初在海城,莫雷說要會莫家看看,此後朱帥與莫雷便分開。

雖然在不死靈木現世之時,兩人也見了一面,可當時大家都心繫不死靈木,所以也沒有好好的聊上一聊。

現在再見面,朱帥竟然感覺無比的親切。

「今天剛剛來,你也知道,我們莫家的情況,有些不妙,這幾天,我正協助哥哥,處理族中的事務呢!」

莫雷說著,話語之中,還帶著一絲的惆悵。

莫家原本的實力,在南大陸上,還算不錯。

可隨著莫雷父親身亡,莫家現在已經沒有了法宗強者。

接替莫雷父親當上莫家新族長之人,也就是莫雷的哥哥莫承,實力也僅僅在法皇級別而已。

這樣的實力,很難服眾,再加上南大陸其他勢力虎視眈眈,莫家現在的情況,好不到哪裡去,也怪不得莫雷會如此的惆悵了。

「沒事,慢慢來,只要族人萬眾齊心,沒有過不去的坎!」

朱帥拍了拍莫雷的肩膀,安慰道。

「但願吧!倒是你小子,運氣不錯嘛!」

莫雷看著朱帥,有些羨慕的說道。

只是一個眼神,朱帥就明白了了莫雷想要說什麼。

莫雷想說的,肯定是關於不死靈木的事情,畢竟當初他也在現場,對發生的事情,十分的清楚。

可是這裡人多眼雜,說的太多,怕被有心人聽去,到時候途生枝節。

朱帥趕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莫雷自然也知道分寸,沒有繼續說下去,開始和朱帥聊起別的事情來。

漸漸的,院中的人,越來越多,幾乎每張桌子上,都坐滿了人。

厲宣厲黎,以及厲家的幾位年輕人,也找到了朱帥這張桌子,和朱帥幾人坐在了一起。

大家都是年輕人,談論的話題,也大致相同,不一會兒,就達成了一片,氣氛十分的熱鬧。

就在眾人紛紛閑聊之時,一名厲家的族人跳上了最前方的石台之上,輕咳幾聲,開始說了起來。

吉時已到,婚禮,正式開始! 主持婚禮之人,朱帥並不認識。

不過他的口才,卻十分的好。

只是簡單的幾句話,就將在場的所有人,逗得捧腹大笑。

大家在此人的吸引之下,頓時停止了互相議論,全部將注意力,投放在了即將進行的婚禮儀式之上。

婚禮,並沒有太多的花俏。

主持人只是按照常規,講了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便將新婚夫妻,請上了台。

眾人這才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厲廣少爺的妻子,也是厲家的一位族人。

她的容貌,十分的姣好,身材也急劇誘惑,雖然不及厲黎,但是也相差不多。

據厲宣介紹,這女子與厲廣青梅竹馬,從小就想出在一起,談了十幾年的戀愛,終於在今年修成正果。

這樣的婚姻,自然令人羨慕,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一番儀式結束之後,大家也都認識了這對新婚燕爾,主持人又將厲權夫婦請上了台。

夫妻兩人先是對來賓道謝一番,又表達了對新婚夫妻的祝福之後,宣布了婚宴開始。

厲權族長的一聲令下,負責婚宴的厲家族人,便按照之前的安排,將各種各樣的美味佳肴,擺上了桌子。

朱帥莫雷厲宣等人,很快拿起了筷子,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氣氛,十分的熱烈,厲權夫婦不停的端著酒杯,挨著桌子朝著來賓敬酒,朱帥也在莫雷厲宣等人的勸說之下,端起了酒杯。

可只是喝了一口,朱帥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厲宣,這酒是你們厲家特製的么?」

輕輕的品嘖幾下,朱帥疑惑的朝著厲宣問道。

杯中之酒,醇香可口,乍一入口,綿柔醇厚,唇齒留香,是不可多見的好久。

可是細細品去,朱帥總感覺這酒的餘味有些奇怪,似乎這酒中多出了一些東西,反而將酒的甘甜之味掩蓋了一般。

朱帥以為這是厲家特意釀製的酒,這才忍不住問道。

「特製的?不是啊!我父親雖然喜歡飲酒,可是從來沒有煉製過。這些酒水,都是父親很早以前就存下來的,怎麼,有什麼問題么?」

聽了朱帥的話,厲宣又飲了一口杯中之酒,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同之處,這才說道。

「那就怪了!」

朱帥的眉頭,皺的越深了。

按照厲宣的說法,這酒,已經有十數年之久了。

根據常識,這種年份的美酒,其香味十足,甚至會出現酒膏。

可是朱帥剛剛飲過這酒之後,總感覺酒中加入了一些其他的東西,雖然很隱晦,但是朱帥依舊是敏銳的覺察出來。

難道,這酒被人動過手腳了?

朱帥趕緊將自己的神識,潛入到自己的身體之中,四處查看了起來。

可是,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之處。

是不是自己太緊張了?

朱帥有些自嘲的笑笑。

不過,這酒,朱帥是喝不下去了,暗中調動五行輪轉術,將自己體內的酒精,全部逼出了體外。

隨著婚宴的不斷進行,場中的氣氛越來越熱烈。

大家杯盞交錯,每個人都喝了不少。

厲家的族人,一壇一壇的將美酒續上,讓大家喝的盡興。

差不多一個時辰的時間,這裡所有的人,都已經喝的東倒西歪了。

就在這時,厲家的那些族人,端上了今日婚宴的最後一道菜。

異靈草根。

異靈草,在光明大陸之上,十分的常見。

煉製一些有助於恢復靈魂力量的符咒,經常會用到這種藥草。

不過,大陸上的符咒師,畢竟很少見,所以久而久之,人們又發現了一條捷徑。

就是直接將異靈草的草根尋來,做成菜肴,一樣可以起到恢復靈魂力量的作用,只是效果不如符咒那麼明顯罷了。

再加上這異靈草的香味十足,慢慢的,也就變成了大家十分喜歡的一道菜。

厲家少爺厲廣的婚宴之上,準備這樣的一道菜肴,可以說厲家也十分的用心了。

異靈草雖然常見,但是收集數量如此龐大的草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