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只是何林這一輩子見過太多東西,有些事情即便是遇到了也懶得管……

當然,現在葉擎出手了,他自然也的出面。

「你……何……何首富……」

看到來人,朱副總頓時瞪大了眼睛,雙腿都在打顫……

來人居然是何林!

老天,這蘇家在青葉市不過是一個小企業而已,什麼時候跟何首富扯上關係了?

他朱副總是陽光集團的副總不錯,在青葉市也算是個人物,但是跟何林比起來,那就是個麻瓜!

別說他只是陽光集團的副總,就算是陽光集團的董事長,也得看著何林的眼色行事,青葉市首富豈是白叫的……

「少爺,您看應該怎麼處理?」

何林看都沒有看那朱副總,轉而朝著葉擎恭敬道。

少爺?

聽到這個稱呼,朱副總的心臟猛然抽動了一下……

這年輕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何首富居然叫他少爺?

而這位少爺看那蘇欣兒的眼光似乎很不一般,瞬間,他就知道自己到底幹了什麼蠢事,也許,這蘇欣兒就是這位少爺的女人,而他居然招惹了這位神秘少爺的女人?

「這位少爺,是我瞎了眼,豬油蒙了心才幹出這種事的,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把我老朱當個屁給放了吧……」

朱副總連滾帶爬,抱著葉擎的大腿開始哀嚎……

他不想一無所有,更不想死!

他之所以能成為陽光集團的副總,並不是說他有多麼出色的業務能力,而是靠著和董事長的裙帶關係。

若是何首富發話了,陽光集團的董事長不可能會為了他,去得罪何首富,到時候丟了陽光集團副總的位置,有的是人落井下石,他做副總這幾年得罪的人不少,沒了陽光集團的這層保護傘,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滾!」

葉擎直接一腳踹將那朱副總踹飛,在地上打了幾個滾……

「少爺,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滾出去的朱副總馬上又滾了回來,再次保住葉擎的大腿,他知道,葉擎是他唯一的希望,只要葉擎發話了,那何首富就不會對他怎麼樣。

「哪只手下的葯?」葉擎淡淡道。

「呃?少爺,我……」

「算了,何伯,你來處理……」

看到朱副總的猶豫,葉擎直接轉身。

「不,不,少爺,這隻手,是這隻手啊……」

朱副總哀嚎著伸出右手……

「嘎吱!」

葉擎猛然朝著那朱副總的右手踩了一腳,骨質碎裂的聲音響徹包間……

「啊……」

那朱副總也算是個狠人,只是叫了一聲便強行忍住……

「行了,這件事就此揭過,再有下次……」

「沒有,一定不會有下次了,和蘇氏企業的合作,我馬上安排人簽合同,以最高的價格收購,感謝少爺大人有大量,感謝少爺!」

朱副總抹了把冷汗,接連朝著葉擎磕了幾個響頭,他知道,自己的命總算是保住了!

「嗯,滾吧!」

葉擎淡淡道。

暖情總裁很腹黑 「是,滾,我這就滾……」

說著,朱副總連滾帶爬的走出包間,而包間門口,兩個服務員正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朱副總他們是認識的,陽光集團的副總,金碧輝煌的常客,每次來這裡,都是經理親自招待,跟他們老闆是很要好的朋友,平日里都是眼高於頂,卻不想今日居然如此狼狽……

「看什麼看?都給我出去,這裡所有的損失,都記我賬上,滾、滾、滾,通通給我滾出去!」

面對服務員,哪怕現在他很狼狽,依然是那麼的趾高氣揚……

「神氣什麼?還不是被人訓的跟孫子一樣? 追捕逃妻:毒寵億萬千金 這個神秘的少爺到底是誰啊,真帥……」

兩名服務員不敢得罪朱副總,連忙後退,不過心裡卻極為不忿……

「少爺,她們怎麼辦?」何伯看向葉擎道。

「她們是被下藥了,現在帶回家也不方便,給她們在樓上開個房間吧。」葉擎道。

「是,少爺!」

幾分鐘后,金碧輝煌的頂樓總統套房迎來了幾位客人,葉擎抱著蘇欣兒,何林的那個美女助理扶著朱娜走進了房間。

「把她們放床上就好了,你先回去吧。」葉擎道。

「是,少爺!」

美女助理將朱娜放在床上轉身離去,葉擎也將蘇欣兒放好,正想轉身,感覺衣服被什麼扯著……

「好熱,好熱……別走……我好熱……」

葉擎回過頭來,只見到蘇欣兒雙眸迷離,身上的衣裙被扯得凌亂,部分美妙的部位暴露在外,更讓葉擎尷尬的是,若只是蘇欣兒如此倒也罷了,好歹也是他名義上的妻子,可丈母娘那裡是什麼情況,怎麼突然就沒了大半的衣服……

這個朱副總,下藥挺狠啊,若是不能幫她們把體內的熱毒給排出來,就算以後不燒成傻子,怕是也得留下後遺症了! 是禽獸?

還是禽獸不如?

這並不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如果沒有丈母娘的存在,禽獸一下也無妨,畢竟他們本來就是合法夫妻。

但是丈母娘就在身側,而且衣衫半解,他可不敢保證,自己的下半身一定能擋得住誘惑,畢竟丈母娘也是標準的成熟美女,甚至於對於某些有特殊愛好的人來說,怕是要比蘇欣兒的誘惑力還要大……

「別走,別走……」

蘇欣兒嘴裡喃喃自語,一旁的丈母娘已經如同八爪章魚一般將自己的女兒抱在懷裡。

看到這種景象,葉擎苦笑著走出房間,將房卡放在桌上,隨手關上房門。

葉擎並沒有選擇住在這裡,而是讓何林的女秘書把他送回了蘇家。

回到蘇家,就只有保姆李嬸在,跟李嬸打了個招呼,葉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是的,自己的房間,他和蘇欣兒不在同一個房間……

回到房間的葉擎,開始專註於「玄天決」的修鍊,在得知了自己真正的身世之後,葉擎的心情很是沉重,他必須要儘快達到「玄天決」第五層,才能去葉家見一見自己那位素未謀面的父親,以及探查自己母親的死因!

葉擎運轉玄天決,在體內玄天真氣的帶動下右手佩戴的戒指散發出一絲的微光,空氣中遊盪的神秘能量粒子,彷彿受到了牽引一般,飛快的朝著戒指處聚集,其中大部分被戒指所吞噬,少部分通過戒指灌注進葉擎的體內。

就在這時,一道影子突然從戒指中飛出,四處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而後沖著葉擎一點,一絲紅光沒入葉擎的身體,又重新消失在戒指之中……

葉擎緩緩真睜開眼睛,眉頭輕輕皺起,這是第二次了……

戒指有輔助修鍊的功能,葉擎早就體會到了,不過那是正常的增長,而在修鍊過程中,偶爾還會有一次猛增長,上一次猛增長讓他直接突破到了第三層,而這一次猛增長,直接穩固了他當前的境界,起碼節省了他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

第二天一早,頭昏腦漲的蘇欣兒終於醒來,看到凌亂的衣裳,腦海里回憶起昨日發生的事情,頓時一聲大叫……

「啊……」

分貝足以刺穿整個包間!

「媽媽,快醒醒,快醒醒啊……」

一想到某些可能發生的事情,蘇欣兒心中恐懼,晃醒一旁正在熟睡的母親……

「怎麼了? 大佬你親媽又黑化了 發生了什麼事?」

朱娜迷迷糊糊的醒來,隨後昨日的記憶湧現,看到眼前的情形,朱娜的面色大變……

昨日她們著了那朱副總的道,現在居然躺在酒店之中,難道說……

想到某種不好的預感,朱娜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獃獃的坐在床上。

「媽媽,我們……我們,嗚嗚嗚……」

蘇欣兒帶著哭腔,說不出話來……

「別哭,現在哭也沒用……等等,我們好像……並沒有被……」

朱娜畢竟是過來人,對於某些事情還是知道一些的,房間之中並沒有異味,她的身體而已沒有感到任何的不適。

起身迅速檢查一番,朱娜輕輕鬆了口氣道:「昨天,應該沒發生什麼事,奇怪,我們怎麼會在這裡?是誰把我們送上來的,若是那朱副總的話,應該不會……」

而蘇欣兒的腦海里則是閃過自己暈倒之前的最後一個畫面,那個踹飛門板的身影,似乎是他……

「或許我們應該問一下這裡的服務員,是誰幫我們開的房間,自然就知道是誰救了我們!」蘇欣兒道。

母女兩人迅速整理好身上的衣服,來到前台詢問……

「兩位女士,你們住的8888號房間,是何林先生的常年包房!」

不妻而遇 前台服務員道。

「何林先生?哪個何林先生?」朱娜疑惑道。

「還有幾個何林先生,當然是大名鼎鼎的何首富了,兩位是何首富的朋友吧,歡迎兩位光臨金碧輝煌!」前台服務員羨慕道。

當不了首富,當首富的朋友也是一件讓人無比開心的事情啊……

首富是真有錢,總統套房,一晚上都要大幾千,人家常年包著,一年包房的錢,都夠在青葉市購買一套不小的房子了……

「何首富?」

朱娜和蘇欣兒兩人面面相覷,他們蘇家在青葉市雖然也算小有資產,怕是跟何首富也攀不上什麼關係吧?

或者說,是何首富看上了她們母女倆?

可是也不對,對於何首富來說,想要女人,什麼樣的得不到,還至於通過別人來做局?

「真沒想到,居然是何首富救了我們,應該是碰巧吧……」

大紅色的奧迪A7之上,母女兩人相互對視……

「碰巧?不管是不是碰巧,咱們能遇到何首富,那也是天大的幸運,回頭我們應該去拜訪一下何首富,一來表示感謝,二來也可以跟何首富拉上關係。」

「若是我們蘇家的企業能上了何首富的馬車,那真是錢途無量了!」朱娜滿眼都是小星星,彷彿是億萬富豪的生活正在沖著他招手……

而蘇欣兒的腦海里則是產生了一絲疑惑,自己昏迷之前,明明看到了葉擎的身影,難道那是幻覺不成?

可若是幻覺,為何自己在危難之際會想起他?

還是說,自己真的愛上他了?

當蘇欣兒和朱娜兩人回到家的時候,葉擎也剛好行功完畢,一夜下來,在神秘戒指的幫助之下,葉擎的功力進有著明顯的進步,現在正悠悠的吃著早餐。

蘇家好歹也算是富豪之家,家裡常年有一個保姆李嬸負責做飯和打掃衛生,李嬸做飯很有一套,這也是她能在蘇家做了幾年的原因。

這不,雖然今天早上就只有葉擎在吃早飯,豆漿,油條,包子,菜卷等傳統的華國早餐一應俱全。

朱娜和蘇欣兒窩了一肚子的氣,昨天先是陪著葉擎在法院里露了一撥臉,緊接著,生意沒談成不說,還差點被朱副總給佔了便宜,滿腹的怨氣無處發,結果回到家裡,看到葉擎這個罪魁禍首居然還在若無其事的吃早餐,自然是氣不打一出來……

「葉擎,你……你這個廢物,你居然還有臉在這裡吃飯,你知不知道,你老婆昨天差點讓人給佔了便宜?」

火冒三丈的朱娜,指著葉擎的鼻子怒罵道。 「媽,你說什麼呢?我這不好好的……」

蘇欣兒急忙拉住了自己的母親,這可不是什麼值得傳頌的事情……

「太太,小姐,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你們昨天一夜未歸,打電話也不接,先生著急死了,說今天要是還聯繫不上,就要報警了,太太,您還是先給先生報個平安吧……」李嬸道。

「哦,對,都快被這個廢物給氣瘋了!」

朱娜說著,蹬蹬蹬走向二樓……

蘇欣兒則是來到葉擎的身邊坐下,慢條斯理的吃著一根油條,而後看似漫不經心的問道:「昨天,你是怎麼回來的?」

「當然是走回來的,走了好久,我回來的時候都已經過了午飯的點,還是李嬸給我煮了點麵條……」葉擎道。

不知為何,他現在並不想讓蘇欣兒那麼快知道真相,他也確實吃了李嬸的麵條,因為蘇欣兒和朱娜的原因,他在金碧輝煌根本沒吃上飯,甚至連錢也沒拿到……

蘇欣兒聞言看向李嬸,李嬸急忙點頭道:「姑爺說的都是真的。」

真的?

那昨天上了賓利車的人應該不是他,在飯店裡救了自己的也不是他了……

想到這裡,蘇欣兒不禁感到有些失望……

每個女人都愛做夢,誰也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是個弱渣,被冠以廢物之名,每日里無所事事,不思進取,蘇欣兒也不例外,若非當初……再加上爺爺臨終前的叮囑,蘇欣兒怕是早就選擇了離婚!

然而,她還是失望了……

葉擎似乎還是之前的那個葉擎,在經歷了老奶奶事件之後,並沒有任何的改變!

「葉擎,今天晚上有個聚會,你陪我一起去吧!」蘇欣兒道。

葉擎聞言詫異,以往蘇欣兒聚會,可從來不帶自己過去的,今天怎麼……

「好,反正……」

然而,葉擎的話還沒說完,岳母朱娜就咆哮而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