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只是吉安城這樣的舊城邦殘留了太多的殘渣,無法符合時代發展了。

舊城邦丟不掉自己的榮耀,仍要保持着私人的機械獸,作為家族貴族的傳承。

但是他們這種機械獸的馴養,就使得該地區不適合經濟發展。——在潘多拉場環境下,基因污染效應是一直要考慮的事情,就如同舊時代的精密生產要保證防塵一樣。

~

統伐區的洛奇亞、蓋歐卡等存在,全部都採用了主動對接人類頻段的忠誠獸。

但即便是改造它們,統伐區也是單獨建立了改造場,與人類居住區相隔的老遠。杜絕生物濡染。

而吉安城這樣,保持着舊機械獸種,而且還是混養,讓整個吉安城無論是糧食儲存,還是殖裝技術拼裝,都處於一種「衛生不達標」的狀態。

可參考二十一世紀,附近水源大腸桿菌超標,是不允許進行食品、醫療生產的。

吉安城的機械獸就是超標源頭,和恆河水一樣臟,但那些城裏的舊上層和阿三一樣,卻死不悔改,硬是要在這裏「泡屎浴」。

統伐區沒辦法給這些舊區域分配產業鏈。

而與之相對比,韶光城這個當年被硬生生打下來的地方,直接一紙政令,城區內不允許私人機械獸,在這些年就發展的非常好。

好得讓韶光城的很多舊鄉土派現在能自主反思:當年的統伐區是佔據了正確。那個老好人城主看不清形勢,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曾林這位北漂歸來的舊時代精英,在回到家的第一天,面對的就是家裏面借債甚多的破敗。

城主堡中很多家產被賣空,現在已經難以養活家中機械獸的地步。

~

至於曾林所背負的五色聯盟刺探統伐區任務?

自從他上了船開始,一路買票坐車回來,就已經在統伐區的公共安全部門,對外來人口人員統計檔案中記錄了。

現在被統伐區的朝陽工作組盯着,重點關注。他現在值五萬鋼鏰呢。 正要出門,看到有人帶着侯三過來。

「四老爺,里正侯三來了。」

「這麼晚才到?本官有事要出去,你,安排他去那邊等著。等本官辦完差事再說。」岑國璋皺着眉頭,隨手一指,就給侯三安排好了。

等著吧,先晾你一天再說。敢叫老子把玉娘讓給你,這已經不是捶一拳能解決的事,定要叫你知道縣衙四老爺的厲害!

走在去韓府的路上,陳大有低聲道:「四老爺,昨晚小的巡夜時,遇到侯三了。」

「哦,怎麼回事?」

「那是兩更天,小的帶隊值上半夜,在撒水街遇到侯三,跟我們打了聲招呼,匆匆回家去了。」

「兩更天,不是宵禁了嗎?」

「四老爺,侯三是里正,跟城裏幾家大戶的關係好。跟我們又是街坊鄰居,抬頭不見低頭見,大家裝沒看到,也就算了。」

岑國璋知道小縣城裏平日的宵禁也就這麼回事,所以沒有再追問,於是問起另外一個問題:「他從哪裏過來的?」

「城東方向,具體哪裏就不知道了。」

城東是富貴地區,除了韓府,縣裏的大戶都集中在那邊。

這小子深夜去那邊幹什麼?難道自己叫他早上來衙門的無意之舉,起到了敲山震虎的效果?

他心裏有鬼,起了害怕,就連忙去主子那裏討計策。說明他往日裏針對自己,背後另有主謀!

自己身上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錢財被白秀才幾個人給哄弄光了,連宅院都敗光了。還有什麼值得設計陷害的?

玉娘?侯三誘惑自己,用玉娘換那座宅院。

原來如此!城裏有人好人妻!還把主意打到老子的頭上!嘿!我這暴脾氣!要是被我逮到,非得把他的卵子捏爆了不可!

很快到了韓府,宋公亮苦着臉跟着丁六爺,去給千金狗屍做勘驗。岑國璋帶着陳大有,在韓府周圍轉悠起來。一邊走着一邊思考着案情。

千金狗死在韓府後院花園,它為什麼去那裏?

根據與翠花的問話,可以推斷,千金偶爾會獨自跑出五小姐的院子,都是因為獨自一狗,熟悉的人出去了,然後尋着味道追去。

如此說來,千金擅自去後院花園,是因為有熟悉的人去到了花園。

翠花提及到,當時五小姐跟閨蜜在屋裏畫畫,她在幫忙準備晚飯。那就奇怪了,根據她的描述,千金只跟五小姐和翠花親近,其餘的人,它是不會跟着跑的。

如此說來,五小姐和翠花有一人在說謊,當時並不在院子裏,而是去了後花園。五小姐是主人,滿院子的人都以她為焦點,那天又來了客人,想擅自去後花園,幾乎不可能。

那就是翠花說謊了!

她一個丫鬟,在幫忙還是去了別的地方,沒有人關心。結合問話時她有說謊的行為,嗯,這個女人不簡單啊!

可問題是,推論出來有個毛用。翠花在韓府的深宅大院裏,自己問個話都要打報告申請,主家心情好才給兩刻鐘時間。

這種情況下怎麼找證據?

這時走到了韓府後院,看着高高的院牆,岑國璋十分確定,犯案的人極大可能是府里的人。

這麼高的院牆,要想翻過去,必須搭梯子才行。這裏是東城區,夜裏巡卒重點巡哨的地方,敢在這裏搭梯子,不用一刻鐘就會被發現。

再說了,韓府裏面也有巡夜的家丁,密度比巡卒還要大,尤其是這四周的院牆,肯定是他們重點巡邏的地方。

兇手是飛來飛去的江洋大盜?

他寒暑數十年,苦練一身武藝。跑進尚書府,放着滿院子的如花似玉不採,放着滿箱子的金銀珠寶不偷,就為殺只狗?

你逗我玩呢?

肯定是翠花悄悄去花園,與某人約會。那裏偏僻幽靜,是私會最好的地方。丫鬟也是人,有七情六慾。春意一蕩漾起來,那就是大火燎原,擋都擋不住,可以理解。

無聊的千金覓著翠花的氣味,跟進了花園,然後遇到了某種變故,慘遭毒手。不過應該可以推斷,它的遇害,極有可能與翠花有關係。

怎麼樣才能把翠花從韓府里弄出來?

上門抓人,想都不要想?韓尚書府里的丫鬟,沒有證據,你說抓就抓,人家不要面子啊!

岑國璋帶着陳大有又走回到韓府大門,宋公亮已經驗完千金的狗屍,一臉嫌棄地站在那裏。

「謝過丁六爺。」

丁六爺淡淡地拱了拱手,自行離去。

「老宋,有什麼發現?」回去的路上,岑國璋忍不住問道。

「一刀在狗的喉嚨上,其餘兩刀在心口上,刀刀要命。而且殺死千金的兇器,很獨特。」

「獨特?什麼意思?」

「一般刀器所傷的痕迹,多半是扁平形,但千金身上的傷痕不同,隱隱看得出,呈四瓣花形。」

「花形,還有這種獨特的兇器?」岑國璋納悶了。難道翠花私會的是一位武林高手,攜帶着一柄奇門兵器,然後順手殺了千金?

百思不得其解的岑國璋,回到縣衙,忙到下午申時,才想起侯三來。

「什麼?侯三自行離去了?」聽了書吏的稟告,岑國璋大吃一驚。他一個里正,居然不把自己這位縣衙的四老爺當回事?肯定是有人給他撐腰。岑國璋不動聲色地問道。

「今天有誰來了縣衙?」

「回四老爺,上午有縣裏的白秀才、麴秀才、林秀才結伴來拜訪縣尊老爺,說是請教今年縣考的事情。待了有兩刻鐘就告辭,還特意來西廳,說要拜訪四老爺。」

縣衙的人都知道,岑典史以前跟這幾位秀才是「至交」。

「正巧看到了侯三,白秀才跟他嘀咕了幾句。然後白秀才大聲說,原來四老爺去查案子去。還說韓府的案子要是查不出來,四老爺就要擔責任了。韓尚書一份書信,就能叫四老爺免職,流配充軍。」

「白秀才還在那裏拜託大家,一定要齊心協力,幫四老爺早日查出真兇來。白秀才走後沒多久,那侯三也鬼鬼祟祟的離開。」

難怪啊,下午自己進縣衙西廳的時候,感覺氣氛有點不對,現在回過味來,原來都是幸災樂禍。

自己這個懦弱無能的書辦,一躍成為四老爺,縣衙很多人心裏不爽。現在被「義薄雲天」的白秀才揭露真相,這些人不知道有多開心。

岑國璋笑了,讓桌前稟事的書吏納悶了。難道四老爺受刺激過大,突然變糊塗了,這事他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當然笑得出來,岑國璋可以斷定,幕後的黑手就是白斯文。

白斯文在暗,拉着自己風花雪月,揮霍虧空;侯三在明,自己變賣典當時,他設坑盤剝,再壓榨一回。目的很明顯,讓自己窮困潦倒,不堪重負,最後乖乖把玉娘讓出去。

呵呵,好歹毒的一伙人!

我正要想法把你找出來,你自個先跳出來了,真乖!同時也放心了,這種智商的幕後黑手,唬唬前身那個傻蛋還行,想跟自己斗,呵呵!

老子可是讀過上百本歷史書,熟悉各種權術陰謀;更是看過上百部推理小說,上千集的柯南,精通各種殺人術。

我就問你,怕不怕!

岑國璋心頭一動,趁著還沒散衙,連忙去求見胡思理。

「見過縣尊大人。」

「益之,你找我有什麼事?」胡思理有點慌。

白斯文今天在縣衙「胡說八道」一通,胡知縣已經收到風聲,心裏非常擔心,這話傳到眼前這個背鍋俠耳朵里,他要是心一橫,來個自殘,借病請辭,還真沒辦法。這鍋又得自己背。

唉,滿縣衙都是聰明人,想找個這麼聽話又合適的背鍋俠,真的不容易!

所以胡思理打定主意,盡量安撫下這一位,讓他心甘情願地繼續為上官解憂背鍋。

「向縣尊稟告今日的調查情況。」岑國璋把情況簡單一說,然後委屈地說道:「縣尊大人,韓尚書府千金遇害案,是屬下自告奮勇地接下的,這也是屬下的本職之事。誰知今天回衙,聽說有人在縣衙胡說八道,散佈謠言,着實可惱!」

「沒錯!這等人造謠生事,確實居心叵測!」胡思理連忙順着話,給白斯文的行為下了定義。

「縣尊大人,一切根結在破案,屬下已經發現眉目,還需要縣尊准允屬下行些膽大之事。」

「哦,你且說來。」

等岑國璋把計劃一說,胡思理沉默一會,大聲叫道:「來人,把李領班叫來。」

不一會,皂班領班李臨山被叫來。

「見過大老爺,四老爺。」

「臨山,有件事要你去做,聽岑典史的吩咐便是。」

「是!」

岑國璋心裏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前身在縣衙沒有一個心腹可用的人,只好來找知縣胡思理。一是趁機給白斯文上眼藥;二是找他來借人。

關鍵是這種事必須跟知縣通個氣,看看他的意見。這種滑不留手的官僚,要是自己不通氣,後面萬一情況不對,轉眼間就能把自己賣了。

現在看來,胡知縣把心腹李臨山借給自己用,是默認了自己行此計策。呵呵,我早就知道你被韓尚書府的這件案子,搞得焦頭爛額,只求早早破案。

跟李臨山把事情安排好后,又把陳大有叫來。這事也要他幫忙才行。

三人一起商量好后,李臨山先走了。岑國璋把陳大有拉住。

「大有,李班頭那裏,你幫忙安排好了就行,用不着親自去。你給我盯死了,要是侯三這個狗東西再敢犯宵禁,給老子抓回來!」

「是,四老爺!」 宮弘煦見她頭也不回地離開,突然反應過來。

自己不是要拿這個女人好好出一頓氣的嗎?這就這放她走?

豈不是太便宜她了?

不行!

「等等。」

宮弘煦揚聲喊道,追了上來。

秦舒聽着身後的腳步聲,眉頭不禁皺了皺,心想:這傢伙怎麼這麼難纏?

她只當沒聽到,悶頭往前走。

先前努力壓制的酒意,此時已經控制不住,在她體內翻湧。

她眼前開始模糊,腳步也有些虛浮。

冷不防,撞上一堵肉牆。

記住網址et

撲面而來的冷冽氣息,夾雜着一絲淡淡的檀木香。

熟悉的味道。

秦舒怔了怔,下意識地抬頭看去。

被迷濛浸染的眸子映入了一張輪廓模糊的臉龐。

雖然看不真切,可她還是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褚臨沉……」

她幾不可聞地輕喃出聲,那積壓在心底深處的思緒在這一刻,如洪水決堤。

奔涌泛濫。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