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只是數月時間,已經快將突破先天宮!

雖說心、氣雙宮,所謂越晚突破代表潛力越大,但其實只是具一個參考性。其修行功法的級別、進食的紋食或各種資源,都是需要計算在內。那個聞名於世、二十二歲才修滿紋力的朝霞宮主萬千紅,是因為她出身平凡,所修行的功法尋常,而且也沒有任何資源及紋食的配合,才如此晚突破先天宮。

這數月間,整座黑承塔的資源,幾乎有近半都是向聖子傾斜,當年的萬千紅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而聖子也沒有令他們失望,其耀目的天賦,令所有屍紋道修行汗顏。

將其帶回來的羅森,也因此獲得不少讚賞,甚至賞賜。

羅森他隨著人群,走到黑承塔三層的廣場中。

黑承七層,一、二層是平常屍紋修者聚集之地。而三層以上,便必需有特地的批准才能踏進。因為三層的寶閣及四層的功法閣,都是屍紋道賴以存在大陸的根本。

至於六層與七層,便不得而知,據說只有大長老或那神秘的屍紋道之主才能夠踏進。

今天所有的屍紋道來到五層,是因為今天是一個大日子。

是他們族中大長老,按照聖子修行進度,推算出來的刻紋入宮之日。

屍紋道雖然強大,但修者數量極其稀少。所以他們之間的感情很深,往往難以會出現出賣同族的事情。因此,屍紋道有一個規則──每名屍紋修者突破先天宮,都有資格讓整個屍紋道所有修者,替其殺一人。

這是他們的習俗,也是儀式,歡迎他們新的族人。

…………

五層,偌大的廣場,密密麻麻的站滿了屍紋道的修者。雖然廣場不大,但屍紋道的修者也不多,所以足夠容納,至於一些在外的屍紋道修者,也沒有強召回來。

而在中央的數階樓梯之上,有著兩張座椅。

一張,正是那千年前已滅絕的五階紋獸──修羅魔象的象牙及骨骼所制,其王座自身有著修羅威壓。而另一張,則是平平無奇的黑椅,稍為在那張修羅魔象牙椅的下方。

那裡,坐著一名少年。

少年面上平靜,但若仔細看向眼眸深處,會看到陣陣陰冷之息。

「都到了?」

坐在居中的大椅上,自然是屍紋道的大長老。

他的聲音低沉:「今天,是一個大日子。是我族聖子,突破先天宮的大日子。將來,也會是聖子帶領我們屍紋道走出陰影,對抗那所謂名門正派的掌舵人。」

下方寂靜無聲,一些人都是內心腓語。

他們看不到那所謂的「血山聖像」,但要他們信服這樣的一名小孩,確實很難。修者,強者為尊。而且大長老這些年,令屍紋道發展迅速,下方的人也不知道大長老這句話是否發自真心,所以不敢開口附和。

大長老也不以為然,只是看向下首位的蕭虎微微點頭:「修行吧,我替你護法。」

蕭虎點了點頭,閉目開始修行。 ?第一百八十三章──看到了嗎?

屍紋道修行極其古怪,一般的修行,是以天地間的力量,透過功法吸收轉化,然後化成自身的紋力。但屍紋道卻是吸收天地間的死氣然後轉化成紋力,其紋力比起一般的紋力更具腐蝕性及侵略性,這也是為何屍紋道比一般修者更強的原因之一。

而在黑承塔中,其塔身便有專門吸收天地間死氣的陣法,可以說黑承塔的本身,便是所有修行屍紋道的修者的寶地。

無數死氣納入蕭虎的體內,他的身周也是開始瀰漫陰暗的死氣。

很快,蕭虎的身體便急速的顫抖起來。

大長老見狀沒有意外,隨手一揮,袖袍拂動之間,蕭虎身上的黑袍寸寸碎裂,露出那並不精壯的胸口。在那胸口中,有著陣陣黑氣在皮膚低下涌動,彷佛有一條條黑蛇隱於其中,看起來異常噁心。

但是所有屍紋道的修者都沒有露出噁心的表情,反而是好奇及期待。

屍紋道突破時,也有區分。

根據黑氣的數量,才代表其天賦。

他們稱為──魔龍。

「六條了,不愧是聖子。」

「聽說當年,大長老的侍從凌飛,也就是六條吧?現在已經是突破九幽第五境的高手,離第六境只有一步之差。」

「很強大……咦?」

就在下方議論紛紛之時,蕭虎的面龐更是出現痛苦之色,在胸口底下,再次賁起一條猙獰的黑氣!

「七條!七條!」

「天啊……」

而話還沒有說完,蕭虎猛地睜開眼眸,一雙眼楮通體漆黑,如同惡魔厲鬼。

轟轟!

兩道黑色的氣圈自他身周爆發!

「九條!」

分手妻約 「九條極致!竟然……」

「當真是聖子……」

下方的屍紋道修者更是下意識的單膝跪地,目光之中帶著敬畏,看向上方的蕭虎。

而大長老看見九條魔龍后,也不見那陰影中的神色,無數材料自他掌中翻飛而出。紋力成線,材料融入其中,然後重重的印在蕭虎的胸口!

在他的胸口之上,出現了一隻大手般的紋圖。

五指大手,幾乎布滿他整個胸口,而在那手掌紋圖的掌心中,是一枚獨眼。

在紋圖一成那刻,蕭虎的面上痛苦之色盡去,取而代之的是無盡冷漠,睥睨著下方盡數跪地的屍紋道修者。

屍紋道修行極其困難,而且先天宮必需是心宮。那是因為,只有在心宮率先入紋,才能夠掌控之後刻紋入宮后,化為己用的各種死者紋。

那刻在心宮的紋,名為【死掌紋】。

生死皆於掌心之間,哪怕已死,也得受其掌控!

「先天宮突破。按照習俗,聖子,說出一個名字。你想要殺的人,當然,你也可以先留著,待你將來突破后才用。」

「不過,因為聖子的特殊。只要將來,你每突破一次,都能夠差使我們整個屍紋道的人,替其殺一人,直至四宮境。」

蕭虎沒有說話,這數月間,他在藏經閣中,已經從無數典籍間,看到了屍紋道的起源,以及各種傳統習俗。

而絕大多數的屍紋修者,都會把這個死人名額留住,待突破二宮時才用,那便能夠將一名強大的紋者或紋師,成為自己的戰力。

「我有。」

這還是蕭虎在人群前,首次開口。

雖然聲音中,帶著屬於少年的稚嫩,但卻有著一種無容置疑的霸氣,彷佛他先天就是一個上位者。而事實上,他兩世為人,在上世同樣是一名統領著無數強者的上位者。

「羅森。」

「是,聖子!」羅森聞言一個激靈,然後面上露出興奮欲狂但卻強烈的想要壓住面上狂喜的複雜表情,一邊感慨著:「終於,我的苦日子終於到頭了!」

傳說中的九條魔龍、血山聖像的聖子,能夠靠上這樣的一株大樹,在有無數資源傾斜下,將來能夠突破第六重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想到這裡,羅森面上更加恭敬,露出一種死而後已之色:「聖子,羅森一條狗命在。既然聖子挑選了我羅森替聖子執行祭祀,那麼羅森定會竭盡全力!」

周遭的屍紋道強者,面上也是露出羨慕之色。

他們也是能預見,把聖子找回來的羅森定會受到重用,只是沒想到竟然會來得如此快。

也是,那可是傳說中的九條魔龍的聖子啊!

「羅森。」

「聖子,請說!羅森定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羅森大聲的應道!

蕭虎的面上終於露出一絲古怪之色,很快他便明白羅森的意思。只是,他那眸色中的陰冷越發濃郁,冷聲道:「本聖子是說,要殺之人,便是羅森!」

此言一出,周遭都是露出愕然之色,看向羅森。而羅森更加是眼珠子快要掉出來,面上那副恭敬與眼眸深處的駭然融為一體,顯然異常滑稽。

豪門情困:鑽石太子苦追妻 「謹遵聖子之令。」

一道聲音在寂靜良久后,緩緩響起。

凌飛緩步踏出,身周冒出三道黑色虛影。那些都是被他刻入宮內的死者紋。

「為甚麼!聖子!為甚麼!」羅森終於意識到甚麼,面上露出悲憤及絕望之色,身處黑承塔中,周遭放眼儘是屍紋道的修者,他根本無處可逃。他知道,自己今天必死無疑:「羅森能死,但只求一個原因!」

蕭虎面上仍然無悲無喜,甚至連正眼都不看向下方:「本聖子要殺人,何需理由?」

「哪來這樣多廢話!」

「殺!」

「為了聖子,殺!」

無數屍紋道強者出手,羅森根本沒有還手。他知道,若是自己還手,甚至會死得更痛苦,只是到死前,他看向蕭虎的神色都是異常複雜。是他帶蕭虎回來,而令他死的,也是蕭虎。

間接來說,是羅森自己害死了自己。

他的身體漸漸化成黑水,而周遭無數屍紋道的修者,口中念念有詞。

那是屍紋道看著同族人死時的往生咒,他們不求死後能踏入天堂,只願族人在往黃泉幽冥之路,更順暢一點。

蕭虎看著羅森的死去,內心泛過那一幕幕。

「小老鼠乖……老子可沒有奶給你,便找了些紋獸的奶……那紋獸可夠強了,差點沒把老子吞進肚子里……」

「小老鼠!就叫你修練紋力,舞甚麼大刀弓箭的!紋力才是王道!」

「小老鼠!有打到鹿肉嗎?你知道嗎,鹿肉是全世界最美味的食物……你這臭小子,又偷吃鹿腿……」

「小老鼠,這美女很美!待將來老子也要替你找個美女,當媳婦兒!」

「小老鼠,老子一生無妻無兒,便把你當作兒子了。你可要健康成長,將來要讓老子享清福。」

「小老鼠……」

「小老鼠……」

蕭虎的頭微微仰高,無人留意到那一抹晶瑩滑過。

看到了嗎?我替你報仇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土豪系列

一輛拖著稻草及貨物的耐勞馬車緩緩的開向南皇城,開著車的馬夫,是一名看起來很老實的老人:「我說,南皇城這等紙醉金迷的地方,就別去了。老夫有三個孩子,都是去南皇城后,就回不來了。扔下我跟老太婆兩個相依為命……真是不孝……」

老人碎碎念的跟一名坐在稻草上,口中更是含著一根野草的男子道:「我看你力氣不也差,就跟老夫在農地耕作,踏實的過活就好了。老夫的三個孩子也不在,那農地將來也是給你……」

中年人笑著:「老爺子,不用了。畢竟我本來我目的地,就是這裡。」

耐勞馬車緩緩的開進南皇城,男子跳了下來,向著老人鞠躬抱拳:「這段時間,多謝老爺子的照顧了。後會有期!」

然後這名男人便哼著小調,連跑帶跳的在南皇城中走著。

老人還在後面大聲喊道:「小春!在南皇城混不下去時,記得回來啊!」

「知道了!!」

若是有北方知道此男子身份的人,定會吃驚得目瞪口呆。

堂堂四季天四峰峰主之一,楊春竟然會被人喊作小春……

只是放眼南北雙方,認識楊春的人已經很少,畢竟他太久沒有踏足天下。

「嗯……先去找個地方好了,待可愛的侄子來南皇城時,還是得有個住的地方。」楊春一邊品味著口中草根的苦澀,很快,這種苦澀彷佛滲透到心底:「可是……我忘了帶銀兩出來……」

「該怎麼辦啦!!」

…………

左成哲來到了湖邊小屋。

這段時間,他也是極忙。

左血戰一死,整個左家在南皇城中的地位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一邊要應對不同家族的慰問或敵意,另一邊卻要準備左血戰的入土儀式。而作為當代家主的兒子,也是同樣責無旁貸的忙碌起來。

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現在的左家家主左震平在左血戰入土之後,便帶著其中一脈的左雄志,前往鎮南關處理交換調配盤龍軍之事。也是過去了這幾天,左成哲才想起徐焰,卻聽到徐焰已經搬離左家的消息。

只是,當左成哲來到湖邊小屋,卻是發現在門戶貼著一副對聯。

千金散盡還復來;

不懷萬金莫進門。

橫批則是:窮人莫進!

左成哲無語:「這甚麼鬼?」

「徐焰?」左成哲也不理會,走了進去。

「是誰!?」

一道聲音遠遠的響起,正是徐焰的聲音。左成哲循著聲音找過去,赫然發現徐焰正在拿著鎚子,不知道在敲打著甚麼:「哦,左小子,是你啊?」

徐焰連忙跳起來:「你來得正好,拿著。」

那是一柄看起來如短刀般的兵器,被徐焰強行塞在左成哲的手中:「拿穩了喔。」

他舉起右手,食指亮起微光,那是紋力的波動,也是徐焰透過模擬一階紋技【流焰指】的紋力運行路線,然後令自己在還沒有突破便能刻紋入宮。

他的手指速度很快,在那柄短刀之上遊走,如行雲流水,彷佛沒有經過任何思考。

叮!

一陣光芒自那柄短刀之上亮起!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