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只是讓秦浩天有些意外的是,這上面並沒有寫著關於自己的太確切的資料。只是寫著十七年前,有一名受傷的男子將自己送入了飛鴻門,只是那名男子因為受傷的太重,來不及說明情況就死去了。

秦浩天將所有的資料看完了,不由的皺緊了眉頭。上面並沒有將自己真正的來歷交代清楚。自己還真的有些的難辦。看著手中的玉佩,秦浩天的心裡一動。這玉佩在某些方面來說,應該就是一個信物了。想到那青年給自己的記憶元珠,秦浩天嘆道:也許自己真的得找個時間去看看,不過得找機會先把記憶元珠給打開了才成。

走出檔案室的時候,已是凌晨了。秦浩天並沒有馬上離開飛鴻門。而是來到了飛鴻,門後山的小竹林當中。

這片竹林並不大,但是和飛鴻門內那略顯莊重的地方不同。一般小孩都喜歡來這裡玩遊戲。秦浩天記得自己孩童時期,有很大的一部分記憶是在這裡。尤其,那個時候,秦浩天經常和柳清瑤來這裡玩捉迷藏。時間過的很快,一眨眼,這麼多年就過去了。

「哎!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秦浩天忍不住的嘆了一聲。

悠然,一道腳步聲傳來。一個女孩走進了竹林間。秦浩天愣了一下。這地方似乎除了自己和柳清瑤,應該是很少有人會來這裡的。想到這,秦浩天連忙的飛上了竹子上,躲在上面。

果然,來的人正是柳清瑤。

秦浩天看到柳清瑤來到這裡,心裡很是納悶。她來這裡做什麼?

柳清瑤走到了一顆最大的竹子面前。嘆了口氣。

「竹王,你在我們飛鴻門生長了幾百年了,你應該通靈了。現在我有什麼心事,都喜歡來和你說。因為只有你才能理解我……」

躲在樹上的秦浩天看的有些納悶,見柳清瑤這般,他的心裡暗道:難道柳清瑤真的有什麼心事不成嗎?想到這,秦浩天躲在樹上一動不動的注視著。

「你說,父王讓我和風無痕培養感情,你說我該怎麼辦。我的心裡只有他……我發現我自己竟然容不下其他人的影子……」柳清瑤的神色有些無奈,似乎有些的痛苦。

躲在樹上的秦浩天聽到柳清瑤的話,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些酸溜溜的。因為秦浩天也在心裡想著。她嘴裡所說的那個人是誰?而且風無痕現在也是秦浩天的敵人,他雖然對柳清瑤還有所的誤會,但心裡當然還是不希望柳清瑤瑤和風無痕在一起。

悠然,秦浩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心裡一分神,碰到了邊上的枝葉。發出了一聲的響動。

「誰?」柳清瑤畢竟也是修鍊者,耳目也是很聰慧的,聽到了上面的動靜。

,., 杜致遠本不想這麼快就將脾氣爆發出來,可實在是忍不住了。相求無望的情況下,他為什麼還要裝孫子。

杜折興為什麼會躺在床上,都是因為陳青雲。如果不是他的出現,怎麼會惹出這麼多事情?

杜致遠這一來脾氣,保鏢立刻一下圍聚了過來。陳青雲粗略的看了一下,最少得有二十個保鏢。

「杜總,沒少帶保鏢啊!你想做什麼?難道想搶錢嗎?」陳青雲緊張道。

看著那無恥之徒,趕緊坐到了錢箱子上,杜致遠一直悲哀,那是我的錢好不好?

「你不用再跟我扮豬吃虎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是救還是不救?」杜致遠寒著臉問道。現在他也搞清楚陳青雲的套路,這傢伙就是一個喜歡扮豬吃虎的主。

陳青雲收起了嬉笑的表情,看著這個被自己氣吐血的老頭,撇撇嘴問道:「救怎麼樣,不救又怎麼樣?」

杜致遠yīn沉著臉示意保鏢們先不要動手,踱步來到陳青雲的近前。

「救,錢你繼續拿著,以後什麼事情都沒有。不救,那三千萬就只能給你當醫藥費了。只不過你還有沒有命享受就不好說了。」

陳青雲撓了撓腦袋,轉頭望了一眼還樂呵呵燒烤的娘倆。這娘倆還真是沒心沒肺啊!這邊都要開打了,她們還有心思吃東西。

「媽媽,我看出來了。這老頭真的不是好人。」桃花大聲說道。

冉甜甜點點頭,往桃花的玉米上抹了一些酸辣醬,微笑道:「當然是真的了。難道媽媽還能騙你嗎?」

桃花點點頭,拿著烤熟的玉米啃了一口。突然想起點事,接著問道:「媽媽,都說壞人生兒子沒屁眼,是真的嗎?」

噗嗤……剛剛入口的飲料就噴了出來。冉甜甜狠狠的敲了桃花一個響頭,就知道吃飯的時候不能跟這孩子說太多的話。

那邊正準備刀槍相見了,多麼緊張的氣氛,一下就被桃花給破壞了。杜致遠帶來的那些保鏢們不自覺的看向杜致遠,臉上都帶著笑意,忍得很難受。

已經撕破臉了,杜致遠此刻也沒有什麼顧忌的了。轉過頭,狠狠瞪了一眼陳桃花。「你給我閉嘴!」

孩子在家中的心目中要比生命中任何的東西都珍貴。沒有成為父母之前,很少有能懂的。懂得的人,基本上都可以做到孝子了。別看冉甜甜可以敲陳桃花的響頭,可是別人要是說罵一句,她立刻就不樂意了。

甩掉手中的汽水罐,寒著臉站起身:「杜致遠,我的女兒還輪不到你來教訓,你最好搞清狀況。」

多麼牛氣?

杜致遠就沒有搞明白,他帶來的二十多個保鏢,難道就一點氣勢都沒有。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都把他當做廢物一樣欺負。

「冉甜甜,我看要搞清楚狀況的是你吧!你最好給我閉嘴,否則收拾完陳青雲,接下來就是你!」

杜致遠現在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既然要錯,那就一錯到底吧!

冉甜甜不屑的輕哼了一下,藐視道:「杜致遠,你要是個男人今天就把我弄死。否則,明天我就讓你公司倒閉!」

這個女人夠狠,在場的男人心底同時傳出這樣一個聲音。

在場最了解冉甜甜的就要數陳青雲了。他知道冉甜甜這話絕非兒戲。能成為炎黃最富有的女人,沒有兩把刷子能做到這種地步?

商場上的女強人,做事的風格絕非樣子那樣甜膩可愛。該收拾你的時候絕對不手軟。否則,公司中也不會流傳冉甜甜這樣一個外號,笑面羅剎。

被一個女人藐視,杜致遠氣得渾身發抖。不過,冉甜甜的話倒是讓他冷靜下來,冉甜甜他的確惹不起。

不過,既然惹了,那麼只有惹到底。事情做得乾淨,就不會存在後患。

辣手摧花嗎?現在必須這麼做了。因為他知道冉甜甜必定會說到做到。

「陳青雲,最後一次機會!」杜致遠也懶得跟冉甜甜鬥嘴了,轉過頭寒著臉問看好戲的陳青雲。

「呃……你剛剛就說最後一次了,怎麼又問?」陳青雲撇撇嘴說道。

「…………」

杜致遠知道來軟的,來威脅的,都不能達到自己的目的。那麼也只有用強硬的手段。綁了這幾人,到時候使用點嚴刑逼供的手段。再用冉甜甜和那孩子威脅陳青雲,就不信他不就範。

主意一打定,杜致遠往後退了一步。「動手!」

一聲令下,保鏢們立刻嚴陣以待,將陳青雲團團圍住的同時,分出了六人將冉甜甜和陳桃花也圍住了。

「等等!」陳青雲大喝了一聲。

杜致遠冷哼了一聲,這樣就害怕了嗎?也不怎麼地嘛!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陳青雲嘆了口氣,看了眼冉甜甜和桃花,無奈道:「別傷害她們。我幫你就是了。」

這就投降了!杜致遠一愣,看來這次真的找到了陳青雲的命脈。原來他這麼在乎冉甜甜和那孩子。早知道這樣,剛剛他還費那麼多口舌,還下跪,真他媽的冤枉啊!

「哼,你早該如此。既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我大人有大量,就再給你一次機會。去把我兒子帶過來。」杜致遠憋了一晚上的怨氣終於找到了發泄的機會。此刻也沒有了低聲下氣的語調,一下轉變成上位者的氣息。

現在他手中有威脅陳青雲的東西,自然不用再低聲下氣了。

「媽媽,那老頭的兒子不會真的沒屁眼,求爸爸給醫治吧?」桃花問冉甜甜。

冉甜甜點了點頭:「有,不過…………快沒了!」

「他媽的,你們都傻了嗎?還不把她們給我帶到一邊去!」杜致遠真的崩潰了,大聲咆哮著。他現在一刻也不想見到這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如果不是她們還有利用價值。真的有衝動親自動手直接幹掉她們。

老闆發飆了,保鏢們趕緊把冉甜甜和陳桃花推到了一邊。

「杜總,別動怒嘛!走吧,我們去醫院!」陳青雲也不擔心,走到杜致遠的近前,摟著對方的脖子,十分的熱鬧,好像是朋友一樣。

杜致遠推掉陳青雲的手,淡淡的說道:「不用去醫院。我兒子就在門外的車上,我這讓人把他抬進來。我們進房間!」

很快的,兩名保鏢抬著猶如死人一樣的杜折興走進別墅。將杜折興平放躺在沙發上,然後分別站到房間內的門前和窗戶前。

「杜總還真是心細。既然我答應幫你治療,那麼就不會出爾反爾。我跟你可不一樣,是一個言行如一的人。讓他們都出去吧!站在這裡影響我治療。如果我分神,出現手都的情況。到時候救不了你兒子,可不要怪我!」

杜致遠思量了一下,冉甜甜和女兒都在自己的手中,任陳青雲也不敢玩什麼花樣。

「好吧!不過你最好不要玩什麼花樣。我的這些手下要是不小心傷到了庭院內的兩個女人,可就不要怪我了。」

杜致遠揮了揮手,讓手下全部都走出了別墅。而他坐到一邊,點燃了一根煙,盯著陳青雲治療。

陳青雲無奈的攤了攤手:「杜總,你怎麼好意思只坐著看,什麼都不做。去把我的銀針拿出來,在衛生間的急救箱中。」

杜致遠氣得將煙頭一下甩到地上。

「剛剛你怎麼不早說,我是給你打雜的嗎?」

這個混蛋就是故意的,根本就沒有分神一說,故意讓自己把手下都趕了出去。他好使喚自己。

杜致遠越想越氣,臉sè也越來越冰。

「杜折興啊!你真是不幸。你老爸其實一點都不愛你,居然讓他為你做這麼點事情都不情願。」陳青雲坐到杜折興的身邊,幫對方輕輕的整理了一下衣領,眼神是那麼的慈祥。

「你最好治療好我兒子,否則你的下場將會很慘!」杜致遠冷哼了一聲,走進衛生間去拿銀針。

陳青雲借著這個機會探視了一下杜折興的脈搏。

杜致遠拿著銀針回來,看到陳青雲在把脈,也沒有打擾,將銀針輕輕的放到陳青雲的身邊,然後坐到了一邊。

探視過脈搏后,陳青雲心中有了數。看來這種葯只是可以讓人產生休眠的狀態。目前杜折興的生理狀況完全良好,也就是說他是一個正常的人,只不過是一直處於睡夢中罷了。

風那邊還沒有把檢查報告弄出來,等知道這種藥物的成分,那麼rì后再遇到這種癥狀,也就不會像現在如此棘手了。

「怎麼樣?」杜致遠見陳青雲的手離開杜折興的手腕,立刻就問道。

陳青雲說道:「還行,目前身體狀況良好。」

「既然是這樣,你趕快治療吧!」

陳青雲點了點頭,然後露出一個很可恨的笑容。「那個,治療的時候我會出大量的汗。再到衛生間幫我拿條手巾,一會幫我擦汗!」

杜致遠恨恨的點頭,從牙縫中擠出了一個『好』字,然後起身再次進入衛生間。

等到杜致遠再次出來的時候,陳青雲已經捻了一根銀針在手中。

可是陳青雲只是捻著銀針,遲遲不下針,看得杜致遠這個心急啊!

「杜總,你真的決定給杜折興治療嗎?」 「轟!」的一聲,秦浩天從上面飛了下來。只是現在的秦浩天臉上是有戴著面具。

柳清瑤看著眼前的秦浩天,微微的有些驚詫。凝視著他問道:「你是誰?為什麼來我們飛鴻門?」

雖然秦浩天和柳清瑤的好幾次見面,臉上也確實是有戴著面具。但是秦浩天戴的面具實在是太稀鬆平常了,大街上隨便都能買到。所以柳清瑤雖然是有些的懷疑,但也不敢的太肯定。

「哎……」秦浩天微微的一嘆息。此情此景讓他面對柳清瑤,也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轉身就待離開。

看著秦浩天轉身要走的樣子,柳清瑤的神色微微的一愣。身上散發出了一絲冷冽的殺氣,冷冷的對秦浩天問道:「你是什麼人?」

秦浩天背對著柳清瑤,擺過頭,深深的凝視了柳清瑤一眼,沙啞的聲音道:「我是什麼人,現在已不重要了。」說著,秦浩天轉身就待離開。

「想走,沒那麼的容易!」柳清瑤手持著劍,嬌軀一扭,手中的劍凌空對著秦浩天的身上落了下來。銀白色的劍光一閃,瞬間直指秦浩天的後背。

秦浩天的目光微微的一凝。身子凌空一掠,一道模糊的影子一閃。瞬間,秦浩天消失在了柳清瑤的面前。

「什麼?」見秦浩天如此輕易的避開自己的這一劍,柳清瑤的心裡微微的一愣。心裡微微的一駭,這人的實力也太可怕了吧?

很快,秦浩天出現在了柳清瑤的身後,深深的嘆了口氣。在這個時候,把事情做個了結也好。

似乎聽到了秦浩天的嘆息聲,柳清瑤馬上的轉過了頭。

秦浩天把自己臉色的面具拿了下來。

見秦浩天竟然把自己臉上的面具拿了下來。待看清他的真面目以後。柳清瑤的神色有些吃驚。

秦浩天邪邪一笑道:「呵呵。很吃驚嗎?」

柳清瑤咬著唇,對秦浩天點了點頭道:「我真的沒有想到是你。」

「嗯,是我!」秦浩天面無表情的說。

「你……你是專門的來看我的嗎?」柳清瑤的神色微微的有些激動。

秦浩天沉默半晌,望著柳清瑤問道:「我只想知道,當初你為什麼要對掌門說那個話?」

柳清瑤望著秦浩天低聲的說道:「我是害怕楚輕塵傷害你。」

這個答案雖然秦浩天想到過,但是沒有得到驗證,秦浩天始終是不敢相信。這一刻,秦浩天當真是有一個狂喜的衝動。但是秦浩天忽然想到了剛才柳清瑤說的話。沉著臉說道:「我剛才聽到了門主想要讓你和風無痕在一起,不知道你的意思是如何?」

柳清瑤對著秦浩天搖了搖頭,正色的說道:「你知道的,我並不喜歡他的。」

「好……我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願不願意和我走?」秦浩天的目光一凝對著柳清瑤一字一頓的說。

柳清瑤看著秦浩天那似乎極為霸道的語氣,知如果自己拒絕的話,秦浩天說不定就會馬上的離開了。略微的沉呤了一翻。這段日子柳清瑤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都會回想著自己和秦浩天在一起的日子。她能確定,自己對秦浩天的感情。

「我……願意……」

「好,那現在和我走!」秦浩天極為霸道的抓起了柳清瑤的小手。

看著秦浩天竟然想堂而皇之的帶著自己看走出飛鴻門。柳清瑤對秦浩天搖了搖頭道:「別,你現在還是我們飛鴻們飛鴻門的敵人。」

秦浩天淡淡的笑了,鄭重的望著柳清瑤說道:「我自己可以無所謂,但我秦浩天就是要光明正大的把你帶出飛鴻門。我倒要看看,誰可以攔的住我。」

看著秦浩天竟然如此的霸道,柳清瑤雖然有些的緊張。可是感受到他身上那濃郁的男人氣息,還是讓柳清瑤感到迷醉。

秦浩天一出門,幾名飛鴻門的弟子看到秦浩天,臉色大為的驚訝。秦浩天可是從小就在飛鴻門長大的。而且現在秦浩天的人氣在飛鴻門可是很高的。飛鴻門的掌門柳驚羽甚至對秦浩天下了格殺令。凡是能將秦浩天格殺的皆賜予修鍊功法。所以秦浩天的畫像,在飛鴻門內幾乎是每一名弟子都有看過,所以對他的樣子自然大都熟悉。

「給我拿下……」一名帶班的弟子,看到秦浩天臉色一變,對著同伴喝聲道。

十幾名飛鴻門的弟子手持武器從四面八方向著秦浩天沖了過來。

秦浩天此時也拿出了吞噬之劍。雖然要帶著柳清瑤光明正大的離開飛鴻門。可是在飛鴻門內,秦浩天也得速戰速決的。否則如果等飛鴻門的人將自己包圍住。那自己要走還是沒問題的。可是帶著柳清瑤走就有些的麻煩了。

看著手拿著劍刺向自己的飛鴻門弟子。

秦浩天的臉色邪邪一笑。手中的劍揮了出去。吞噬之劍發出了一道絢麗的光芒。

「給我撒手。」

無數道模糊的影子如閃電般的向那些飛鴻門弟子的手上落下。幾乎沒有人看清秦浩天是如何出手的。

那些飛鴻門的弟子還不知道發生啥事,頓時手上一陣劇痛。

「啊!」「啊!」「啊!」的慘叫聲響起。

他們手中的劍,「當!」「當!」「當!」的幾聲,掉落在了地上。抓著流著血的手不住的哀嚎了起來。 黑道第一夫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