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可惜他卻沒有半分笑意,輕沉的嗓音是對穆天口中媒體記者們的厭煩「全都轟走,這件事情要是沒有處理妥當公關部全給我滾蛋。」

他已經留給公關部很大的餘地來證明自己了,要是這件事情依舊熱鬧下去他留著這群廢物又有什麼用?

正當餘墨欽坐在沙發上要伸手去拿長几上黑咖的時候他的視線被樓梯上面佇立的人影奪去了視線,原本緊促的眉間也在看見溫念念瘦弱倩影的那一刻倏然攤開來。

「這麼早就醒了?不再去睡會?」他的話語裡面溫柔到令人可以產生無限遐想,這無疑是這個早晨最暖心的小事了。

溫念念遲疑了一秒后才朝著餘墨欽的方向走了過來,她能夠理解餘墨欽是想自己解決那些輿言,但既然自己知道了就不能讓他一個人來處理。

「導員給我打電話了,說現在很多人圍在校門口要我過去解決。」她站在餘墨欽的面前,任由他鋒芒的眼光放在自己身上。

穆天卻在她身旁聽不下去了,他想著既然餘墨欽要處理溫念念閉嘴就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了。

「夫人,這件事情墨少會處理,您就不要湊這個熱鬧了。」

「穆天。」餘墨欽因他的調子有了不滿,他不會看不出穆天對溫念念的不喜歡「我和念念說話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插嘴?」

溫念念瞥了眼身旁正由於餘墨欽的話而黑臉的穆天,她淡聲道「算了你別怨他,我得趕緊去學校了,不然事情鬧大就不好了。」

「你覺得就憑你自己一個人說話有說服力嗎?」

「那能怎麼辦? 神武至尊 放著不管?」

這她可辦不到。

餘墨欽思凝了片刻,而後他上下打量起溫念念來,見她簡單隨意的籃球裙已經換好只是頭髮還是亂糟糟的沒有打理就知道她一定心急如焚。

他驀地長手一伸拉過溫念念的手腕,讓她背對著自己坐好,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用長指幫溫念念把頭髮一縷縷的規整好。

「餘墨欽,我急著去學校。」溫念念強調道。

餘墨欽手上動作輕柔繼續,語色卻一貫如常「和我同框的女人就沒有丑的。」

「你要和我一起去?」

溫念念心中一凜,餘墨欽跟去那豈不是越解釋越亂嗎?

想到後果她連忙回身面對著餘墨欽,肅然出聲推辭「不行不行,我們要是同屏出現會亂套的!」

她的髮絲溫柔穿過餘墨欽的指縫,待餘墨欽抬眼去看她的時候她臉上的嚴正分明在告訴著餘墨欽她有多不想要被人知道他們的關係。

餘墨欽的心情猛然間跌入谷底「你就這麼不想公開和我的關係?」

被他這麼一問溫念念俯下眼眸來,她垂在腿上受傷的手指微微屈著,回想著餘墨欽對自己的貼心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其實見她這樣餘墨欽也不會自討沒趣,怎奈她現在的擔憂太過強烈以至於讓餘墨欽心裡出現了不深不淺的失落。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你不用擔心。」良久后餘墨欽聲色略微干啞給予溫念念保證,他本就是打定對外不公開的,但心裡卻不是這般心甘情願。

二十分鐘后的校門口

記者朋友們的熱情那叫一個如火中燒,在這秋氣橫飛的季節裡頭仿若什麼也難以平息他們帶來的熱意。

除了記者們之外也有不少學生的圍觀,大家都喜歡湊這一份熱鬧。

溫念念坐在停得遠遠的車內,心如火灼的觀望著校門口的門庭若市,隔了很久她才對身邊自從出門就一言不發的餘墨欽問道「現在這要怎麼辦,人那麼多下車一定很難辦。」

想想那畫面溫念念就覺得自己是塊夾心,被無數的餅乾夾在中間。

衣衫熨燙平整的餘墨欽沒有回答溫念念的話,他猶明珠的眸眼有潛藏不住的惆悵。

跳過溫念念的問話他直接對著前面的司機道「開過去。」

司機依言將車開到校門正對的街邊停下,那群原本轟動在校門口的媒體們見到全嘉海市唯一的絕版座駕的時候紛紛圍了過去。

溫念念想說些什麼,可是隨著穆天的拉門餘墨欽已經踏下了車去,她也只能默默的跟上。

下車后閃光燈瞬息間亮起,就連天上那輪太陽也要失去光彩,尤其是見到溫念念從餘墨欽車上下來的時候那快門更是一個比一個快。

溫念念也不知道這時候應該說些什麼,只得等著身旁的餘墨欽發言。

僅見餘墨欽面對鏡頭也不攜半分笑意,那對狹長的丹鳳眼裡沒有對媒體的絲毫討好,冷得甚至足以凍人。

「墨少,麻煩您說一下您和溫念念是什麼關係好嗎?為何從同一輛車上下來?」

餘墨欽眼眸微眯,去看面前一台台「瘋狂」的攝影機和相機,嚴正清冷怕是也只有他能夠做出真正的漫不經心「感謝大家的關心,我和溫女士實屬合作關係,餘溫兩家在商業上的交集是最好的證明。」

他這話說得冠冕堂皇,和剛才細心為溫念念梳頭的他全然不同,就在溫念念聽來那宛如他們真是沒有關係那樣。

溫念念心竟然會有點難過,尤其是餘墨欽說的那句「合作關係」好似他們真是那樣「毫無關係。」

「可是你們現在從同一輛車上下來,昨天也是一起乘車離開,就這樣您的說法實在是不能夠讓人信服啊。」

質疑聲隨著這位記者朋友的發問而傳開來,在校園的天空上擴散蔓延。

餘墨欽早有料想到這麼簡單的話不足以令人相信,他從沒親自處理過這種事情,但這不代表他會在這刻慌亂。

「溫女士是我的朋友,送朋友回家難道有什麼不應該?」他把問題拋回去,然後繼續解答另外的疑問「其次,我和溫女士同車出現就是為了告訴各位,我這車可以坐任何人,不是每一個人都要有點什麼的。」

當然,這是餘墨欽變相給這群人一個下馬威,他就是要證明即便是自己和溫念念出入門廳被拍下來只要他們不認那媒體就不準在報道上寫下一個認字。

近年來他可沒少被有心人捕風捉影,今天也算借個機會側面警告警告了。 「溫女士溫女士,請問真是和墨少說的一樣嗎?您二位當真沒有任何關係嗎?」記者見餘墨欽一口咬定二人無關轉變目標變到溫念念身上。

溫念念被突然朝向的話筒和攝影機整得眼前一片白茫,就在她不適應去擋閃光燈的手抬起時餘墨欽再一次有意的替她解圍。

「問題就回答這麼多,還請各位媒體能夠不要太在意我和溫女士的私人生活,最後還請各位如實報道,若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歡迎致電余帝公關。」言畢,餘墨欽給了溫念念一個眼神示意她先上車。

溫念念收到了餘墨欽給的眼神,再見他似乎是刻意的用高大身軀替她擋住強烈的白色閃光時那種被保護的美好在心頭落地生根。

紛繁的白茫光束在餘墨欽飛揚絕美的面容上一下下放肆的閃動,他墨眸中還是對媒體時候的冷漠,這倒是讓溫念念回過了神來往車那裡走。

可接下來意外就悄然降臨,周邊的媒體實在是太多了,加上溫念念本就被那些閃光燈閃得迷迷糊糊,一個不注意就不知被哪一雙腳給阻絆了下。

她的腳忽的一拐,骨頭的脆響就在耳旁響起,轉瞬她的驚嘆還未出口餘墨欽又是一個手快攔住了她纖弱的腰間。

餘墨欽能如此迅捷那是因為他的眼神就沒離開過溫念念,這也不知道該算是湊巧還是不巧,他們這樣的舉止一眨眼又暴漲了媒體們狂熱的鏡頭。

如果現在這一刻換做是旁人,餘墨欽絕對不可能會上前去扶她,耐不住偏偏要是溫念念,人在起急的時候是很難有理智的。

溫念念被餘墨欽扶起來后意識到周圍的視線太過火燒,她慌忙的推開餘墨欽還沒離開腰間的大手,就這一推餘墨欽覺得時間都禁止了……

他是直接被溫念念推得向後了一步,當對外冷漠的眼色落在她那張揪成一團的小臉上時好像就有一根不痛卻膈應的刺戳進了心尖。

婚戰:只結婚不說愛(全文) 溫念念沒有惡意,要是在私下她不會這樣激動的去推餘墨欽,她只是微弱的希望著事情不要越來越糟糕罷了。

在媒體的紛亂中,溫念念終是沒有察覺到餘墨欽冷眸底部轉瞬即逝的難受。

餘墨欽收拾好自己頃刻失意,又轉眼面對媒體他的眼裡已如同有烈火的紅光「各位要是再打擾我或者溫女士的正常生活我必定不輕饒,我再強調一次,還請各位管好自己手頭上的筆墨,若有人傳播不實信息我必將追責到底。」

這話就已經是餘墨欽不留情面的最後通牒了,就剛才自己情急去扶溫念念的舉動真不曉得不加以警告會被編排成什麼樣子。

死令已經下達餘墨欽和溫念念在穆天的擁護下回到車內。

終於回到車上的寧靜,溫念念還沒來得及舒緩好自己就聽見熟悉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看了眼來電顯示上面的名字,見是溫濡生打來的她大概也能猜到是什麼事情了。

「爸。」她還沒從剛才的喧燥中安撫好自己,態度還有好幾低沉。

溫濡生打來的目的卻不是溫念念想的那樣,他那是剛才看到實況轉播見溫念念手指上一排的包紮才打來的。

「你手受傷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們!你這是彈鋼琴的手怎麼能傷成這個樣子!」他明顯很憤怒,氣的是溫念念的隱瞞。 溫念念心下暗呼不妙,她竟然忘記了自己瞞著溫濡生手受傷的事情。

「不小心弄傷的,您別擔心了。」她儘可能雲淡風輕的帶過江崎的陷害,不然依著溫濡生的脾氣必定去找江崎討個說法。

「不小心能傷成那樣?到底出什麼事了?」

「好了爸,我不跟你說了啊,現在舉著手機可累了,先掛了。」沒有給溫濡生繼續刨根問底的機會溫念念說完就將電話艱難的掛斷。

電話掛斷之後,餘溫兩家人就好似有莫名的心電感應那樣,溫念念前腳剛掛電話後腳同樣看了報道的廖霜婉就打了過來。

餘墨欽見那屏幕上跳動的字元很習慣的眉間緊促,他還能不知道廖霜婉打來的目的?八成就是先一通教訓,然後氣急敗壞的命令他回老宅。

猶豫過後他還是認清楚了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的道理,接起電話的那一剎那正和自己所想的那樣傳來了廖霜婉的尖聲厲氣。

「餘墨欽! 寵妻無度,傾城狂妃 你給我解釋清楚電視上的報道是怎麼一回事!是不是你威脅念念不讓她公開的?」

廖霜婉雖然人老了,但小年輕談戀愛的瑣事她不會不清楚,就餘墨欽這樣身居高位的男人倘若不願意公開戀情那肯定不會給女方安全感。

這頭的餘墨欽聞言廖霜婉的質問正頭疼著,他手肘靠在扶手上,食指和拇指重重的揉著眉心。

「您誤會了。」他聲色低沉,不想要解釋太多。

「誤會什麼誤會?我警告你把那些花花腸子收起來,別以為不公開就可以給外頭的女人留機會!」

「……」

餘墨欽徹底是無言以對了,聽了廖霜婉的話之後他不禁都開始懷疑自己在親生母親心裡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給別人留機會?自己看起來像是那種人嗎?

過了許久,廖霜婉換來的是電話這邊的沉默,她也沒指望在電話里能說清楚索性接著命令道「行了,你馬上回老宅一趟,沒得反駁,立刻馬上!」

她非得好好給這不省心的上上課!

「知道了。」

廖霜婉的話餘墨欽從頭到尾都沒有反駁,他想著反正到最後都是要被勒令回家還不如就等到了老宅再好好解釋。

按掉電話后的餘墨欽臉色很不好,就好像被人砸了爛菜葉子似的。

這讓溫念念不安的關心起他來「怎麼了?是因為剛才的事情阿姨怪你了?」

此時溫念念交雜著忐忑的聲音無異於是在煩躁的餘墨欽心頭撓上一計,用餘光去掃視溫念念的時候剛才自己被推開的那一幕彷彿怎麼也揮散不去。

宛如是一道打得很輕的結卡在心頭,餘墨欽沒能感覺到痛癢卻也有了三分的憂鬱。

心情不好讓他不耐煩的去扯打得完美的領帶,微微鬆開的領帶若隱若現的可以看見他魅人的鎖骨,要不是語氣太過冰冷溫念念一定又會沉醉其中。

「沒事,關心好你自己就行。」

車停靠在了余家的大門前面,穆天為溫念念拉開身側的車門,一直到她下去才發現餘墨欽好像並沒有下車的意思。

她彎下腰朝車裡面看去「你不下車嗎?」

餘墨欽絲毫未動,只是淡漠的道「有事,你先回去。」

話音落下穆天也順手把車門重新關上,溫念念就這樣站在原處茫然的看著眼前的車越行越遠。 「什麼嘛,這麼冷淡。」溫念念自言自語的抱怨道。

可她怎麼看怎麼都覺得餘墨欽在生氣呢……

二十分鐘后,余家老宅——

還算和樂的門廳氛圍因為餘墨欽的前來而被打破。

「老爺,老夫人,大少爺回來了。」下人在餘墨欽一下車的時候就急匆匆的跑來彙報。

廖霜婉聞言餘墨欽到了瞬間臉色拉了下來,就連著電視正在播出的連續劇也被她氣憤的按下遙控。

她扔掉手裡的遙控器后雙手憤然的環臂,淡紅色的旗袍在她身上就連生氣都有揮之不去的優雅姿態。

「爸,媽。」餘墨欽著正裝而來,邁步間的氣勢繼承了余毅榮年輕時候的氣派。

廖霜婉也不願意去看他一眼,就自顧自的坐在那板著臉厲聲質問「小欽,我們余家就是教導你這樣對待女孩子的?你知不知道這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餘墨欽雙手垂於身側,臉上容色淡然,無一不在寫著問心無愧「你們誤會了,是念念不願意公開,我只是尊重她的意思。」

就在他承認是溫念念不願意公開關係的時候,本來打算把這件事全由著廖霜婉處理在一旁看書的余毅榮眼睛里有了微妙的變化。

從這裡他算是看出來溫念念和自己想象中的偏差,至少從她受傷后拒絕賠償但求公道,還有如今低調不願公開都已經顛覆了他片面的印象。

廖霜婉卻不肯相信餘墨欽這樣簡單的一句解釋,她不滿的睥睨站在自己面前那高大的身軀,又接著道「你少在那裡拿念念蒙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身邊的那些女人,尤其是那個女明星,你這樣讓念念哪裡有安全感?」

「什麼女明星?」 星際之棄婦重生 終於沉默不語的余毅榮威嚴的眉宇也攏到了一塊,娛樂圈那些事他還是略知一二,一個戲子出現在餘墨欽的身邊他必須引起重視。

「就那個很紅的戴若瀅,這些年沒少圍著咱兒子轉悠,這要是被念念知道了你看看她會怎麼想。」廖霜婉自知自己兒子的品味所以替他隱瞞多年,不過這回她為了護好自己兒媳婦可不能再隱瞞了。

別到時候把這好不容易到手的兒媳嚇跑那就得不償失了!

提到戴若瀅餘墨欽黑眸中也有了說不出的厭煩,尤其是在自己家人面前他更加沒有藏匿的意思。

余毅榮閱人無數,看人也是十分準確,當他抬眼見餘墨欽直觀可見的嫌惡時也知道他對戴若瀅是無心的。

「算了,不提那種不明不白的。」廖霜婉擔心餘毅榮會誤會什麼於是把話鋒扭轉回來「既然你說是念念不願意公開,那你給我個合理的理由,否則我就親自去問念念。」

餘墨欽默了默,整理好自己臉上的神色后一本正經的說道「念念雖然出身不錯,但她為人低調,所以不想因為和我結婚而引起關注,這點我希望你們能夠尊重她。」

其實還有一點理由,餘墨欽心裡非常清楚,那就是溫念念的不願意公開實際上是對他們的婚姻沒有把握,一直以來在她心裡這段婚姻都是由著自己一句話可以結束的。

也只有打破她這樣的想法,他們的婚姻才能算是健全。 言以至此,廖霜婉半信半疑,不過終究是沒有多問什麼,反倒是余毅榮的心理變化有點大,他好像重新了解了一次溫念念這個女孩。

老宅大門前,餘墨欽急著去公司就和二老打完招呼又是腳步匆匆的往車的方向走去。

今天早晨耽誤的事務實在太多,他必須立刻回去處理,就在他長腿一跨要彎腰進到座駕裡面的時候雕花門口余毅榮蒼勁有力的聲色傳來。

「墨欽,你等等。」他站在門邊喚了句,見餘墨欽停步才加快步子往這邊趕。

這樣一看余毅榮這些年確實是老了不少,褪去征戰商場的西服后他的精氣神也已不如從前。

餘墨欽眼裡凝結出淺淺的疑問,對余毅榮的攔步他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他拉了拉剪裁合體的西服衣角,收起疑問看著余毅榮「爸,有事?」

余毅榮顯然有些難言,他糾結的面色始終沒有逃過餘墨欽的火眼金睛。

見父親似有話說不出餘墨欽給了他一個稍加堅定的神色暗示他有話可以直說「公司事情比較多,您有事提便是。」

「我就是想告訴你,等溫念念手好了帶她回家一趟吧。」說出來后余毅榮心裡算是輕鬆多了,彷彿那塊懸挂在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落下。

這是頭一次余毅榮主動提起帶溫念念回家,雖然不能證明他對溫念念已經願意接受,但這到底算是一個好的徵兆。

由此一來,餘墨欽嘴角有了微揚的弧度,他對待父親這久違的輕笑宛如可以稍稍暖化兒時不深不淺的矛盾。

余毅榮也是個死要面子的人,他瞧見餘墨欽的笑后瞬間又板起一張臉來,掩飾性的解釋道「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想著讓她當面和霜婉解釋清楚,別到時候誤會了你。」

話雖如此,依舊生硬著,可餘墨欽心裡是懂得的,他沒有拆穿余毅榮的逞強,而是加深嘴角的笑意拍了拍父親的手臂「我知道了…爸。」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