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可惜黎小圓只覺得自己當初瞎了眼。

「不知元總和我這小小的公司有什麼仇?值得你這樣不顧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如此為難我?」黎小圓單手撐著額頭,手指在髮絲中穿梭,竟是一種別樣的誘惑。

看著眼前的黎小圓,元子安幾乎已經記不起當初把自己當做天神的那個單純的小女孩。

「你不是向來很擅長把自己當做武器讓公司得到最大的利益?」元子安抬起腳,皮鞋和大理石地面接觸,發出清脆的「嗒嗒」聲。他走進黎小圓,傾身。

黎小圓抬頭。

「元總是覺得,我也會對你用那一招?」黎小圓臉上猶帶著笑意,看不出一絲髮怒的跡象,「您可真是高看自己。我要找,也不會吃回頭草啊。」

元子安的眼裡閃過幾不可見的薄怒。薄薄的唇微微抿起——黎小圓知道,這是他發怒的前兆。

不過那又如何呢?

姐雖然很想當女強人,但是似乎找個人老老實實在家裡做賢妻良母也很好?大不了不幹了把公司賣了就是。

「元子安,你這是突然發現我的好,想來找我複合又拉不下臉,所以打算變相引起我的注意嗎?」黎小圓伸出手,即使她坐他站,黎小圓的氣勢也沒有被壓倒半分,「這張臉實在是太熟悉,見一次,就提醒我一次,當初元總是如何為了你的未來將我的真心狠狠拋在地上的。我實在是,對這張臉愛不起來。元總您要是對我有什麼想法,不如先去韓國整容后再來?」

「黎小圓!」元子安伸出手一把抓住黎小圓不夠安分的手。

「元子安,元總!你再這樣抓著我家boss的手不放,我只有叫保安了,畢竟,誰也不想在自個兒的地盤上被自己討厭的人騷擾,元總你覺得呢?」慕樂一把推開會客室的門,聲音冰冷。

她今天稍微遲到了一點點,不然以她的看法,覺得在小圓來之前就把這個討厭鬼打發了。

還好一來就被告知天宇的總裁來了,慕樂難得多問了一句天宇的總裁名字,立馬就被驚呆了。

這渣男是要鬧哪樣?

居然敢出現在小圓面前?

於是慕樂立馬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到達會客室,剛好就看見那一幕。

「慕樂?!」元子安抬頭,手不自覺鬆了。

「真難為你還記得我。」慕樂走進兩人,見黎小圓渾不在意地動動剛剛被控制的手腕,臉上也沒什麼多餘的表情,不由暗自送口氣,「小圓已經有男朋友了,你這是……要做小三的節奏?」

黎小圓:……

姐什麼時候有男朋友了我怎麼不知道!

「這種事,慕樂,這麼多年你撒謊的技術依舊不高明。」元子安既然找上門來,自然已經將所有事情調查清楚,或者退一萬步,他既然有想要的東西,那麼及時不擇手段也要得到。別說只是男朋友,就算是老公,他也能讓紅本變綠本!

「哦,你很快就會知道,你和小圓男朋友的差距有多大了。」慕樂深吸一口氣,「至少,他不渣!」

這種被人當面指責渣男的話……

秘書敲門:「黎總,有位先生來訪,說是……」秘書咽口口水,聲音有點不穩,「您男朋友。」

那男人好帥啊啊啊啊啊——

慕樂內心OS:幹得好!果然迅速!

黎小圓啃著慕樂:你哪裡找來的群眾演員?

姐你要相信我的人品啊!慕樂眨眼。

元子安冷笑,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誰,敢搶他的東西!(作者:孩紙你傑克蘇了!) 待徐默三人走後,翠兒回到廂房,白狐兒靜坐在一張牀椅之上,絕美的臉龐被窗外的月光映的如一面雕塑,若有所思的不知在想着什麼。

見翠兒進來,便道:“翠兒,你覺得這個徐默怎樣?”

翠兒皺皺眉頭道:“很奇怪,明明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修爲竟然如此的高,就連七王子身邊武師黃境圓滿境界的刺客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他似乎不會被我們的媚術所吸引。”

白狐兒輕抿一口南界紅茶道:“我們苗黎族天生媚骨,媚術天下無雙,你武師境的媚術迷惑不到他也就算了,可我這個武宗使用媚術竟然對他也無作用,實在有些奇怪!”

翠兒想了想道:“莫不是他定力超強?”

白狐兒輕笑着搖搖頭道:“不太可能,天下定力強的我只認一人,便是已經死去的大漢皇庭第一神將徐封雲!雖然我未見過此人,但他的神威早已震懾整個漢元大陸,據說他已修煉出完美魂脈,這在漢元大陸絕無僅有!”

翠兒一臉仰慕的表情道:“聽聞那徐封雲還是個絕世美男子,只是可惜了,年紀輕輕便在追尋天道的路上殞命!”

白狐兒道:“確實令人惋惜,若無徐封雲,大漢皇庭如何統一七國?徐封雲一死,其他六國復辟之心蠢蠢欲動,漢明帝劉貴剛剛登基,根基尚淺,怕是這江山不好坐穩!”

翠兒似是對這種事情不感興趣,忽然做了一個殺頭的動作道:“姐姐,這個徐默,咱們要不要……”

白狐兒道:“現在不可輕舉妄動,雖然義父收到密報,晉王正密謀造反,但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我們便暗殺晉域這些天才,只會打草驚蛇!”

“姐姐說的雖然對,不過若是讓這些天才成長起來,將來必會對皇庭造成威脅!”

白狐兒眼神凌厲道:“所以我們要密切關注晉域這些天才武者,若是坐實晉王謀反,‘刺青計劃’便可實施!”

想到義父對自己的交代,白狐兒知道此次晉域之行肩負重擔,雖然她是燕域之人,但燕王早已向漢明帝投誠,所以白狐兒此時效忠的也是大漢皇庭。

……

……

徐霸與沈風二人一路之上都在回味白狐兒的驚世容顏,只有徐默一聲不吭,他在想,白狐兒總是哪裏不對,因爲在白狐兒看他的時候,他總感覺到有一股邪魅的力量。

但這種力量應是武者才能散發出的,白狐兒並無修爲,怎麼會使自己感到壓力?

莫不是……她用祕法隱藏了魂力?徐默想了想,正是如此,而且白狐兒的修爲要比他高出許多,否則以他人帝的眼力,可以一眼看穿祕法。

只是不知這白狐兒隱藏實力,來晉域要做什麼?

徐默左思右想,並不得解,只好搖頭暗道:反正也與我沒有關係,只是這白狐兒當真有一副禍國殃民的姿容。

想到這,徐默的腦中又浮現出梅吟雪的絕世倩影,不禁又暗罵自己兩句,想什麼呢?一個青樓女子,怎麼能與吟雪相比?

可轉念一想,梅吟雪如今已成爲大漢皇后,母儀天下,跟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

“徐默,你發什麼愣?還在想着白狐兒呢?”徐霸笑道。

徐默被徐霸從思緒中喚醒,沒有回答,只搖頭苦笑兩聲。

看了看望城四周的街面,已經門窗緊閉,烏黑一片。

月朗星稀,徐默感覺莫名的陰冷!

忽然,漆黑的天地間陡然閃出八道劍光,帶着森然的殺氣,撕開夜幕,直至刺向徐默三人。

一息萬步!

劍若流星!

“快躲!”

徐默大叫一聲,正欲閃躲,卻瞧見徐霸與沈風二人面色蒼白,不禁暗中叫糟。

以徐霸和沈風目前的境界,怎麼可能躲得掉一息萬步的速度?

情急之下,徐默體內魂力爆催!

搬山拳第二式,山崩地裂!

便見徐默整個人已化爲一道灰影,爆發出一息一萬五千步的極限速度,同時打出八道凌厲霸絕的血拳之影,迎着那八道劍光直衝了上去。

“嘭嘭嘭!”

血拳之影將所有劍光打碎,又爆裂開來,虛空之中立時炸開一片漣漪!

八個頭戴高帽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如鬼魅般出現在三人面前,距離不足三丈!

徐默三人定睛一看,七王子的侍衛劉顧也在其間。

八位黃境圓滿階段的武師!

徐默心中一沉,今日怕是會有一場血戰,以自己目前的實力想要在這八人手下逃脫不難,但沈風和徐霸就會葬命於此。

不過,他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就像他當年作爲大漢第一神將時會珍稀每位將士的性命,也更會保護他們。

戰場上衝在第一位的,永遠都是神將徐封雲。

因爲他多殺一個敵人,他的士兵就會少流一份鮮血,所以他是所有軍營中唯一一個衝在最前頭的將軍!

而此刻,便如戰場!

“你二人保護好自己,莫要亂動!”徐默叮囑徐霸、沈風一聲。

對面劉顧正要張開說點什麼,卻見那個相貌普通的少年突然暴起,如一尊殺神帶着漫天拳影直衝他們而來。

搬山拳第一式,移山填海!

皎潔的月光下,徐默身後突然出現一個血紅色的巨型虛影,那虛影有十丈之高,雙臂一舉,雙手之上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座大山!

大山並非虛影,山脈紋路縱橫交錯,巍峨陡峭!

八個侍衛看着那如盤古大神般的虛影,心中皆是一驚,一個黃境武師竟然可以將魂力凝形出一座山脈,這是什麼功法?

來不及思索,八個侍衛倏然散開,八柄鋥亮的鐵劍泛着寒光從不同的角度刺向虛影之中的徐默。

“去!”

徐默大吼一聲,身後虛影將手中大山往高空一拋,再單腳點地,踏碎地面,瘦小的身軀帶着身後的虛影以一息萬步的速度一躍而起!

徐霸與沈風擡頭看着那道瘦小的黑影帶着身後的盤古大神竟似踩着天上的明月上升一般,追着那座巍峨大山直衝而去!

這是何等的神威!

徐默在半空單手朝着山脈擊出一拳,那巨型虛影也如他一般對着山脈擊出一拳。

只聽轟隆一聲!

山脈被這毀天滅地的一拳打裂成八座小山,分爲八個方向,以雷霆萬鈞之勢朝着八個黑影墜去…… 黎小圓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以她對慕小樂的了解,來人只有兩個選擇,鑒於其中一個肯定不會那麼聽話,所以她基本可以確定來的人就是——

果然是,騎士大人!

不過黎小圓還是驚訝了。

一身純白色的休閑裝,細碎的劉海微微擋住了眼瞼,好看的嘴角揚起溫暖的笑意,如果再牽一匹白馬,那活脫脫就是白馬王子現代版。

這真的是那個二逼的騎士離笙?該不會是披著離笙外殼的大祭司吧?

慕樂小劇場:祭司大人幹得漂亮!

「今天早上你只吃了一點點,我怕你會餓,所以買了點小吃來。」離笙臉上的笑容特別無害,「聽秘書說你在會客室,原本還想等等你的,事情都聊完了嗎?」

騎士大人這逼裝得真好!

「聊完了,你說呢?元總?」黎小圓輕笑,聲音像妖精。

元子安的眼神在慕樂,黎小圓,以及不知名的醬油路人甲——在他眼裡騎士大人確實是路人甲之間來迴轉動。

他又不是傻逼,三人之間奇怪的氣場還是看得出來的。

「這位,就是你那位男朋友?」滿是嘲諷的聲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