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司天監的孩子要麼是貧苦人家送進來謀求出路的,要麼是名門望族送進來提高身份的。這孩子皮膚白皙細膩,顯然出身富貴人家,但性格羞怯敏感,似家中不得寵的庶子。

雲暮翻了翻花名冊。不由挑眉:「是長公主駙馬的庶子,原名穆桉??「

「既入我司天監,提這些作甚?「國巫拉起孩童的手,「你很合我眼緣。我叫雲深,你就隨了我叫雲淺,做我的關門弟子,如何?「

雲暮咂舌。成了雲深的關門弟子,那可真是一步登天。

孩童不敢抬頭,輕輕發出一個「嗯「字,羨煞了院里一眾孩子。

??

王宮。

「你個不長眼的。居然敢撞我?「花園裡,一名十歲左右的小胖墩趾高氣昂地把腳踩在一名小太監的背上,地上糕點撒了一地。

他周圍還簇擁著幾個孩子,都是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不難看出,他們是以小胖墩馬首是瞻的。

「穆小公子恕罪??「小太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宮裡誰不知道長公主的兒子是個小霸王,今日小王子滿月,一眾夫人都帶著自己的兒女進宮赴宴,這不把這尊煞神給招來了?

路就這麼窄一條,穆英又這麼胖,急於把糕點送去滿月宴的小太監就這麼跟他撞上了。

「恕罪?你把我鞋子都弄髒了。想我饒過你,就把我鞋子給舔乾淨了。「穆英得理不饒人,他就是個這麼愛欺負人的性子,家裡也嬌慣他。

小太監遲疑了會兒,慢慢爬了過去,正要張開嘴時。穆英突然「哎喲「一聲,捂著腦袋直叫喚:「誰?誰暗算本公子?「

一顆石頭咕嚕嚕滾落在地面,穆英大發雷霆,質問身後一群跟班:「你們誰幹的?趕緊站出來!「

跟班們嚇得連連後退:「沒有啊,不是我們乾的。那石頭好像,好像是從上面掉下來的。「

「嘁。「樹上突然傳來一聲嗤笑,接著樹葉沙沙響動,一名紅衣孩童從樹上跳下來,「你們吵到本宮睡覺了。「

他大約九歲的模樣,臉蛋還未長開。已經是精緻絕倫,可見日後的絕色。小臉稚氣未脫,卻已有了帝王家尊貴的氣勢。

穆英氣焰瞬間就熄滅了,結結巴巴道:「表,表哥。「

其他跟班更是嚇得面如土色:「太子殿下。「

軒轅淮沒興趣跟一幫蘿蔔頭計較。雖然他自己也沒有大到哪裡去。

「本宮要去邀月宮給王弟慶賀了,你們要是不怕遲到,儘管在這裡耗。「軒轅淮丟下一句就走了,留下一行人面面相覷。

「老,老大。怎麼辦啊?「一名跟班問。

「什麼怎麼辦!趕緊走!「穆英現在哪裡有空管這個小太監。小王子的母妃是最受寵的李夫人,他要是遲到,大王舅舅也會罵他。

一群孩子很快急急忙忙地走了,小太監這才鬆了口氣,從地上站起來。

??

邀月宮。

雲淺跟在國巫身後。好奇地打量著宮殿里的布景。

他還是第一次來王宮呢。

雲淺的父親是個侯爺,按理說也算個貴族,問題是這個侯爺是因為娶了長公主才封的。成為駙馬的人大多不敢再納妾,雲淺的父親是在一次酒後辱了一個婢女,才有了他。

在長公主府,長公主生下的嫡子穆英才是寶。雲淺和母親過得很艱難,後來母親病死,長公主為了眼不見為凈,索性把庶子送進司天監。

雲淺並不覺得不好,比起在長公主府里熬著,他更喜歡在司天監觀星。以前他沒有入宮的資格,如今卻能跟著為小王子批命的國巫大人進宮漲漲見識。

他已經很滿足了。

他叫雲嶺,是國巫那夜問的第二個機靈的孩子,天賦很好,只是不及雲淺。對於雲淺被國巫看中的事,他也是很不服氣的。雲嶺後來是被另一位星官挑中的。

國巫那天晚上看似隨意詢問的三個孩子,其實已是院子里天賦最好的三個。所以今夜他們能夠出現在這裡。

雲衷道:「聽說國巫大人當年給還是王長子的太子殿下批命,批出一個北極星為宸,天生帝王命格。王長子當即就被封為了太子。「

雲淺輕聲:「太子是王后所出的嫡長子,就算沒有這命格,也該當儲君的。「

雲嶺插嘴:「那可不一定。要是命格不好,就算是嫡長子,也??「

雲淺連忙阻止:「別說了。「這話說出去可是大逆不道。

鈔能力班主任 雲嶺嘴巴一撇。

舉國都把司天監奉為神聖之地,國巫大人更有凌駕於王權的威望,翻雲覆雨左右朝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這是這一點。三個還年幼的孩子暫時不能深刻體會。

他們談話的功夫,雲暮已經把小王子的命格批完,說是長壽安康,一生順遂。這命格自然是好,只是比起太子當年的帝王命格要遜色不少,李夫人心裡不見得多高興,臉上卻還掛著笑。

宴會還長著,都是大人們寒暄的功夫,小孩子總是坐不住的。大臣們帶來的子女都跑出去了,雲暮乾脆也放三個孩子出去玩。

三個孩子里。雲衷和雲嶺都是平民出身,在這宮裡怪不自在的。雲淺是貴族子弟,但因為常年被嫡母打壓,並不擅與人交際。雲嶺看雲淺不順眼,陰陽怪氣說了句:「聽說你之前也是王都大戶人家出來的。應該來過不少次王宮吧?想必你認識的人不少,你就找他們玩吧,我和雲衷自個兒玩。「說著,沒等雲淺辯駁,就拉著雲衷走了。

雲衷一頭霧水,但他的腦子哪裡分析得出雲嶺是故意孤立雲淺,就這麼迷迷糊糊地被拉走了。

雲淺:「??「

他真的沒來過王宮,也不認識什麼人。

一個人待在陌生的環境,而且是王宮這樣的地方,確實挺可怕的。雲淺怕迷路。不敢走遠,就在就近的一條小道上走。

可他再小心,也架不住事情自己找上門。

看見穆英帶著一群跟班大搖大擺走過來的時候,雲淺臉都白了,剛轉身想躲開,已經被穆英發現:「站住!「

雲淺身子一僵。

穆英不懷好意地打量雲淺這身裝束:「你小子,換了一身衣裳,還挺人模狗樣啊。「

雲淺小嘴一抿,沒有出聲。

那些跟班沒見過雲淺,好奇問:「老大,這人誰啊?「

穆英嘲笑說:「那個野雜種穆桉唄,不過最近已經被我娘趕出去了,他跟我們家可沒半點干係。「

「哦,原來是那個野種啊??「跟班們紛紛附和。

雲淺雙手攥拳:「我已經跟長公主府沒有干係,穆少爺可以放過我了嗎?「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穆英不依不饒:「怎麼?你以為離開長公主府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我告訴你,你這個野種就跟你那個賤人娘一樣–「他話還沒說完,雲淺已經紅了眼,一拳砸了上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從穆英粗鄙的話里就不難看出,長公主平時是怎麼罵他和娘親的。雲淺從前不敢反抗,每次反抗了都會被罰跪挨餓挨打,可現在他已經是司天監的人了,再也不用忍氣吞聲。

穆英挨了一拳,不可置信:「你敢打我?給我打他!「

雲淺體弱,哪裡對付得了那麼多人,很快就蜷縮成一團,忍受著一群孩子的拳打腳踢。

「穆英,怎麼本宮每次見你,你不是在欺負人,就是在欺負人的路上?「不悅的童聲響起。嚇得一幫人紛紛停手。

穆英想死的心都有。

一天之內兩次都被太子撞上,這是什麼運氣?!

「還不快滾。「穆英的母親是長公主,軒轅淮清楚他不會受到責罰,乾脆厭惡地叫他滾出視線。

穆英立刻帶著眾跟班滾遠。

他就是欺軟怕硬的性子,軒轅淮是未來的王。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跟軒轅淮作對。

等人走了,軒轅淮看見那蜷在地上的小小的白色身影,上前問:「你沒事罷?「

雲淺聽到溫和的問話,這才怯怯地抬起頭。男孩臉蛋白皙美麗,露出一雙通紅的眼,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淚珠,看上去可憐極了。

軒轅淮好像被什麼震了下。

這麼可愛的人,穆英居然下得去手?

軒轅淮聲音更溫和了:「你叫什麼名字?「

男孩弱聲:「雲淺。「

「穆英為什麼打你?「

這個漂亮男孩居然直呼穆英名諱?雲淺瞪大眼睛,可以猜出對方身份不凡。

「他打人??需要理由么?「雲淺吸了吸鼻子。

軒轅淮忍不住笑了:「確實不需要。你衣服都髒了,我帶你去換身衣裳罷。順便給你上點葯。「

雲淺現在雪白的衣袍都沾上了漆黑的腳印,十分狼狽。他猶豫了會兒,點了點頭。

他想了想,問:「你叫什麼名字?「

軒轅淮說:「淮。「

軒轅是國姓,說全名身份肯定是瞞不住的。從小到大身邊人一得知他的身份就會拘謹。軒轅淮並不希望這個剛認識的小夥伴也是這樣。

雲淺低低應了聲。

雲淺一急,把自己纏得更緊:「還,還沒好。「

軒轅淮等了一會兒,見裡面還沒動靜,怕出了什麼事,就直接闖了進來。反正兩個男孩子,能有什麼忌諱?

他一進去就看見雲淺把自己裹成了一個粽子,正在手忙腳亂地拆繩子。

軒轅淮「噗「的一聲笑出來:「你幾歲了?怎麼連穿個衣裳都不會?「

雲淺臉蛋一紅。他才不是不會穿衣裳,只是不會穿這麼繁複的衣裳。

他低低答:「九歲。「

軒轅淮一愣,他沒想到雲淺會真的回答這個問題,他本意只是笑他長這麼大還不會穿衣服而已。不過,軒轅淮還挺意外雲淺的歲數的。

雲淺比軒轅淮矮了小半個頭,又生得瘦弱,看上去也才七八歲,沒想到都有九歲了。

雲淺也沒辦法,他在長公主府吃不飽穿不暖,個頭矮很正常。

「我也九歲。你幾月生的?「軒轅淮問。

雲淺答:「十月。「

「我是正月,比你大。「軒轅淮笑道,「叫哥哥。「

雲淺不說話了。他有個嫡親哥哥,就是穆英。哥哥一詞給他留下了挺大的心理陰影。

軒轅淮笑夠了,上前幫忙,看見雲淺的皮膚白得跟牛奶一樣。父王常誇李夫人膚如凝脂,軒轅淮卻覺得不及眼前的白膩。只是那雪白的肌膚上泛著些淤青,看上去就很是刺眼。

軒轅淮在心裡把穆英罵了個體無完膚。

他幫雲淺整理好衣裳。又挽起雲淺的袖子,幫忙上藥。軒轅淮從沒幹過伺候人的活,可幫雲淺,他就覺得很樂在其中。

軒轅淮上藥力道很輕,雲淺全程忍著,一聲不吭,倒讓軒轅淮刮目相看。

「你還挺能忍的,傷成這樣也不吭一聲。不像穆英那個紙老虎,稍微磕了碰了就哭爹喊娘。「軒轅淮誇道。雲淺這白白嫩嫩的看著就嬌氣,可誰知耐力驚人。

雲淺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在府里被欺負慣了。這點疼痛還不算什麼。

「我幫了你這一回,你打算怎麼謝我?「軒轅淮上完葯,好整以暇地看著雲淺。

雲淺努力想了想,發現自己實在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淮看起來什麼都不缺。

軒轅淮見雲淺不知所措的模樣,笑道:「就叫聲哥哥嘛,叫一聲。「

雲淺心裡抵觸哥哥這個辭彙,但一想到淮幫了這麼大的忙卻只有這個小小的要求,就糯糯喊了聲:「哥??哥。「

軒轅淮覺得,他的父王給他生了一大堆弟弟,可他們的「哥哥「都沒有雲淺喊得好聽。

他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雲淺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急匆匆道:「宴會快結束了,我該走了,不然國巫大人會罰我的。「

軒轅淮一愣:「哎–你認得路嗎?「

「認得。「只要走過一遍,雲淺都記得路。

軒轅淮有些失望,他還想和雲淺多玩會兒的。但他還有功課要做。儲君要學的東西太多,今日已經是忙裡偷閒了。

軒轅淮就這麼目送雲淺跑出宮殿,快出門時,雲淺回頭看了一眼,揮了揮手:「再見,哥哥!「

軒轅淮心裡那點失落頓時煙消雲散,浮起一抹笑:「再會。「

??

東宮離邀月宮距離有些遠,雲淺匆匆趕到的時候,司天監一行人已經只差他一個了。

「你可算回來了!「雲衷鬆了一口氣,「星官大人差點都要派人去找你了。誒?你這一身衣裳??真好看。「

雲淺穿著軒轅淮的華服。精雕細琢就跟仙童一樣,看得雲衷愣了眼。

「王宮可不是亂走的地方。「雲嶺皺眉,「你這衣裳不會是哪偷來的吧?「

雲淺忙道:「不是,是有人送給我的。我原來那身??弄髒了。「

雲嶺還想說什麼,就被雲暮止住:「夠了。既然人來齊了。就回司天監。「

雲暮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學徒,自然看得出雲淺這身衣裳尊貴華美,看似白衣素凈,卻是由天蠶絲所制,應當是東宮才有的手筆。

雲淺能夠與那位結識。也是他一番造化。

雲暮都發話了,幾個孩子只能安靜下來。雲嶺偷偷朝雲淺做了個鬼臉,雲淺只當看不見。

司天監。

「國巫大人。「房間里,雲暮沖雲深施了個禮。

雲深轉過身,他沒有戴面具。一張臉宛若謫仙,聲音清朗:「雲暮,這裡沒有外人,你我之間何必拘禮。「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