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司徒雲舒瞪大了眼,話都讓他說完了,她還能說什麼?

「你都說了我喝醉時候說的,我怎麼會有印象?不記得了,統統不記得了。」

「哼!」

慕靖南十分不滿的哼了一聲,以此來表達自己的憤怒。

白痴跑了過來,繞著兩人汪汪的叫。

慕靖南本就煩躁,白痴一來,就更煩躁了,「白痴,滾遠點。」

伸出腳,將它撂開。

「汪……」白痴在地上翻滾了兩圈,才停下。

它可憐兮兮的趴在地上,不敢靠近。

「慕靖南!」真是夠了!

當著她的面,他都這麼欺負白痴。

要是她不在,白痴豈不是要被他虐待了?

「為了一隻狗,你吼我?」

「吼你怎麼了?白痴哪裡做得不好,你要這麼對它?」

第幾次了?

這到底是第幾次她因為白痴那個傻狗跟他吵了?

慕靖南突然懷疑,帶白痴上島,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錯誤。

「它惹我不開心,就是它不對!」

霸道!

蠻不講理!

司徒雲舒推了推他的胸膛,「那我惹你不開心,是不是要把我扔進海里懲罰?」

「不,懲罰你,我有別的辦法。」

司徒雲舒氣得說不出話來,抬手就想揍他,還沒碰到他,男人便低下頭,狠狠吻了下來。

吻得又凶又急。

像是饞了八百年的野獸,突然面對美味的獵物,那迫不及待的躁動。

「放……」

抗議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盡數吞沒。

綿長的一吻結束,慕靖南得意的挑眉,「這樣的懲罰方式,你還滿意么?」 一劍和一拳,並沒有擊中商崇連。

古木並不戀戰,在落空之際,就已經抽身撤離,與其保持了一定距離。

兩人極快的貼身和分離,除了高台上的強者可以捕捉到,劍道學府內的諸多低等級武者根本看不清。

雖然看不清,但他們仍然亢奮不已。

因為商崇連的劍氣和古木的速度,無疑極具視覺衝擊。

「反應力非常強。」古木暗暗說道。三年前在劍斬崖,他只是和商崇連簡單交手,最後就被一劍刺中,根本難以知道他的底細。

而如今,經過幾招下來。

他已經知道,此人的力量很強,而且應變能力也很出色,顯然,不是自己曾經所面對的敵人可以比肩的。

「這樣的對手,才值得自己去認真對待。」古木向著商崇連笑了笑,而後者則冷冷看著他,心中同樣也有著這樣的想法。

在劍斬崖,他以武王境界,施展化無之力將古木一招秒殺,後來,兩人在桔山雖沒有交戰,但在殺氣對決中卻落於下風。

如今,古木站在眼前,表現出的強悍和速度,更是讓商崇連沒有想到。

三年的時間,一個曾經在眼中宛如螻蟻存在的人,顯然有了和自己比斗的資格。

「兩人剛才的交手只是試探,後面恐怕要動真格了。」公羊立皺眉說道,而司馬耀則擔心起來。

「師姐,大哥哥他和商崇連打在一起又分開了。」柳清鶯雙目失明無法看到比斗,尹蘇枯則做起了臨時解說員。不過這個小蘿莉看不清兩人動作,所以只能簡單描述一番。

柳清鶯笑了笑。

尹丫頭其實不為其解說,她也能從武者之間的嘆息和氣氛中感覺出來了。

小高台上,項宇一直皺眉,尤其看到古木和商崇連的交手,更是讓他頗為震驚。兩人的力量和速度,無疑非常出色。

而這也僅僅是試探。

「古木一招擊敗戰烈的時候,速度明顯沒有剛才快。」梅蘭愕然的想著,同時意識到和他的差距這麼大,也難怪自己會被君不見和項宇看低。

和他一樣的想法,還有雙胞胎兄弟。

「咔咔。」

而就此時,眾人聽到身後傳來奇怪聲音,旋即轉身看去,就發現坐在角落裡的劍風,此刻臉上表情有些扭曲,同時雙拳緊緊握著佩劍。

而正是用力過大,才傳出了那種『咔咔』的聲音。

這貨怎麼了?

梅蘭和雙胞胎兄弟看到他這副便秘的表情,頓時頗為不解起來。

殊不知。

劍風此刻的表情不是便秘,而是不甘。

當年在龍帝遺墓,敗在古木手中,他很是不甘,而隨後日夜苦練劍道,為的是能夠追上他,從而再戰一場。

可就在半月前,他剛剛突破至武王後期,卻傳來古木晉級武皇的消息。

以一個人為目標,奮力直追。

而在即將追上的那一瞬間,卻又被狠狠甩在後面,這無疑是一個悲劇的打擊。

劍風就是如此。

不過此人素有瘋子之稱,所以這種打擊只是短暫的,很快他就找回了自信,繼續每日每夜的修練。

可就在剛才。

他看到古木和商崇連交手,卻根本無法捕捉到出手的動作。

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和他相差了這麼大的距離。

尤其想到,在劍斬崖,自己雖然武道修為不比兩人,但卻差的不遠,而如今,他們都晉級了武皇,而自己還沒達到武王巔峰。

這種打擊就更大了。

九州天才榜,除了羅宓這個女人外,只有劍鳳沒有達到武皇境界。

當然,不是說他很菜,其實這小子有一個巨大的優勢,那就是九個人中,就屬他最年輕。

君不見和項宇的年齡已經二十四五。

而劍風比古木還要小一歲多,尚未滿二十周歲。

重生之狂暴火法 相差幾歲,看似不多。

但對於天才來說,幾年內可是有著諸多可能。

所以這也是劍風修為不高,卻沒有絲毫遭到別人質疑的原因所在,畢竟他的潛力還沒有爆發,他還年輕。

「我一定會追上你們。」

漸漸平靜下來,劍風緊握劍鞘的手也鬆了下來,雖然被打擊的不輕,但畢竟是瘋子,而瘋子的思維常人難以理解。

絕世乞女 ……

正如公羊立所猜,古木和商崇連剛才的交手不過是試探。

而現在,兩人都認真起來。

「撲哧!」

火之真元在古木調動下,覆蓋在無芒劍上,同時化虛為實的木之真元在虛空浮現。

而這便是古木認真的體現。

木之真元籠罩在周身,偶爾間有零散屬性融入火焰中,從而將其燃燒的更為猛烈。

「火木真元!」

看著兩種屬性出現,所有武者頓時驚呼起來。

武狂古木被人熱議,被人關注,不僅僅是因為他轟碎了武皇境門,而更多的是他廢材逆襲,以及身懷的三種真元。

真元武者很稀有,是被公認的。

這個年輕人同時擁有火木和劍元,無疑極具震撼力。

古木認真起來,商崇連也不例外,在前者祭出火木真元后,就看到他雙拳之中浮現出一抹淡藍色的屬性。

見到類似於水靈力的屬性出現。

古木暗暗想道:「這就是化無之力?」

在劍斬崖時,他曾經布置出火木真元防禦屏障,卻被一劍攻破刺在胸前,根本無法看清所謂的化無之力。

而如今真正見識到這種可以破解萬物的奇怪屬性,他更加警惕起來。

根據羅老爺子所說,如果天地法則領悟超出對方,就可以無視化無之力。

古木雖然竊取了天威之中的天地法則,對其領悟力很有自信,但畢竟商崇連不同於別人,他並沒有無腦的衝上去。

這必須要謹慎,至少也需要先試探一下。

而試探的最好辦法,就是——

「一木成林!」

單手打出手印,古木猛地拍在地上,旋即就看到商崇連腳下浮現出無數圖案。

「嗖!」

「嗖!」

詭異圖案出現的瞬間,無數巨木從地上竄出,直襲商崇連。

「啪!」

「啪!」商崇連輕輕移動著腳步,同時蘊含化無之力的左手不停拍在那些凸起巨柱上,旋即就看到後者瞬間化為虛無。 滿意你個大頭鬼!

司徒雲舒提膝,往他垮下狠狠一頂。

「啊……」

好不防備的男人,神色驟變,踉蹌著後退兩步,不敢置信的瞪著她。

她怎麼敢?!

「司徒雲舒!」

男人從齒縫中,擠出這四個字,聲音都透著絲絲寒意。

司徒雲舒捋了捋自己被海風吹亂的髮絲,彎唇一笑,「提醒你一下,做人不能太流氓了。」

「我們是夫妻!」

「已經是過去式的夫妻了。」

慕靖南眼睜睜的看著她囂張的抱著白痴離開,去了甲板上。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的原因,今天的運氣也不怎麼好。

慕靖南釣了兩個多小時,一條小魚也沒釣到。

天色已經漸晚,他們是時候返航了。

「雲舒,我們該回去了。」他無奈的收起釣具,準備返航。

「現在?」正在擼狗的司徒雲舒詫異的問,目光似有若無的看向他腳邊的小桶。

那是準備用來裝魚的,沒想到,一條魚也沒有。

空桶像是個笑話一樣,赤裸裸的在嘲諷著他。

慕靖南輕咳一聲,「時間不早了,再不回去,天就黑了。」

「可是我們沒有魚……」

沒有魚,就沒有吃的。

沒有吃的,就得餓肚子。

餓肚子,都是他害得……

好好的讓傭人送食物補給上島不好么?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