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司馬懿一級的強度不高,為了防止對面的扁鵲以及孫臏反野,林海先留了一手懲戒。

但是中路一級的碰撞,雙方都是相對比較保守。

扁鵲用一技能的毒圈扔在了兵線的位置,而西施也是將二技能扔到了兵線。

雙方一左一右,輔助這邊則是幫忙着清線。

升到二級后,又都很默契地往朝向各自一邊的河道位置走去。

這樣是能選擇往各自的下路轉,或者是選擇入侵藍BUFF。

林海這邊的西施給上路的夏洛特點了一個信號,不過這個信號也可以不點,因為夏洛特一級沒有絲毫想跟呂布搶二的想法,而是乖乖地呆在了塔下。

「叮~!」

林海點了一手藍區的位置,示意隊友們趕緊過去盯一下。

西施和孫臏繞過中路,來到河道,看到扁鵲和張飛正從河道上面繞過來,似乎是想進藍了。

孫臏連忙給上一發一技能,套中了扁鵲。

而西施則是二一技能連放,減速扁鵲的同時,紗縛之印也纏繞住了扁鵲。

再次點擊一技能,西施的紗將扁鵲往外面拉了一小段距離。

被西施這麼一消耗,扁鵲只能打斷繼續入藍的想法,他直接往中路過來,準備來搶中路河蟹了。

西施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比較克制扁鵲的,因為扁鵲沒有位移,又沒有控制,一個會玩的西施,只要二技能放得好,減速到扁鵲,接着一技能想要命中,就很容易了。

這波如果扁鵲繼續反藍,很可能被西施等人包圍,最終交代在這裏。

但是如果扁鵲放棄反藍,往中路走,那麼正常對拼的話,西施還是打不過扁鵲的。

張飛直接一個二技能穿牆而過,前來驅趕西施和孫臏。

看到張飛的動作,西施只能將中路視野讓給了扁鵲。

「扁鵲前期太強勢了,河蟹只能讓給他們。」

看到西施和扁鵲之間再一次互換了血量,林海便立刻打消了搶河蟹的念頭。

司馬懿要搶河蟹,必然要直接從進去搶,而扁鵲則是可以利用這個時間瘋狂輸出他,疊滿五層毒后,林海即便是搶到了河蟹,接下來,沒有狀態的他,可能還要面臨敵方中野聯動入侵藍區的情況。

這些教訓都通過系統灌輸的國服司馬懿記憶,刻在林海的腦海中了,所以他有經驗地直接選擇放棄了河蟹。

雙方平穩發育到了四級。

出了野區,林海又來中路吃了一波線,然後默默地掏出了一把巡守利斧。

【明人不放暗屁】:?????

【飛天母豬精】:山海你出錯裝備了。

【人在地獄剛下油鍋】:怎麼幾天不見,山海變成色盲了,藍紫不分了。

林海嘿嘿一笑,他等的就是這一刻:「不不不,我要出的就是這一把肉打野刀。」

「今天就給大家帶來一個司馬懿全新的打法,雙燒流司馬懿!」

【職業網戀代戀】:雙燒流司馬懿是什麼鬼?司馬懿是刺客啊!

【肖申克的舅母】:最近豬八戒雙燒流確實很猛,但是司馬懿作為一名法刺,怎麼能出雙燒流呢?這樣傷害從哪裏來?

【別打了我是醬油】:山海醒醒,你開的是巔峰賽,2400分的局啊!不是娛樂啊!

林海想了想,決定將這種打法的原理放在後面再解說,先直觀感受再進行講解,無論從節目效果,還是從教學角度考慮,都是很不錯的。

於是他說道:「就是打巔峰賽,這一把看我的雙燒流司馬懿有多猛就完事了!」

??T13:0碾壓了,有點索然無味

?

????

(本章完) 「不錯,這樣的技能來得太及時了!」

陳凌感受到新技能給自己帶來不一樣的效果,一臉激動,但來不及多想,馬上就開始新的一輪廝殺。

畢竟還是在戰場,要是稍微停頓放鬆幾秒,就可能會被人幹掉,而且他還是所有人的帶頭人,根本沒有時間多想。

嘩啦,嘩啦……

大海還在不斷咆哮,而陳凌等人的無聲暗殺還在進行。

伴隨着一條條縱橫的水線出現,沉下去的屍體越來越多,而四周的海水也被逐漸染紅,這紅色讓這片大海本來就昏暗的光線顯得更加暗淡。

啪!

突然一個炎國軍人因為轉身慢了一秒,胸口狠狠地被一枚突來的子彈穿洞了。

特么,老子竟然中彈了。

那個軍人感受到胸口的痛感,心頭一驚,馬上就發現氧氣瓶里的氧氣開始快速流失,沒辦法,這就是密封性被破壞的後果,一旦中彈,基本只有一個結果,死!

那個軍人臉色一沉,並沒有向身邊的戰友求助,還想用最後一點力氣去殺敵,然而這時,他卻意外看到旁邊的一個戰友,氧氣瓶被子彈擊中,氧氣開始瘋狂流失。

唰唰!

那個軍人立刻轉身,朝着那個戰友靠近,到了對方身邊,他立刻拔出自己的氧氣,給戰友按了上去。

所有的動作完畢時,他對着戰友做了一個手勢,道了一句:「兄弟,我先走一步了。」

「不……你不能放棄自己!」

那個由於缺氧,意識都有點暈暈沉沉的炎國軍人,反應過來時臉色大變,追上去想將氧氣瓶還給對方。

然而,那個放棄氧氣瓶的軍人卻瘋狂轉身,抱住身邊一個鬼子蛙人,猛然抽出匕首扎入對方喉嚨。

在他下手的那一刻,對方手裏的槍對着他的身體打響了。

砰!

那個炎國蛙人的身體再次被子彈洞穿。

咻咻!

一股股鮮紅的血液不斷狂飆,而他的意識也開始慢慢消失,最後整個人都失去了力量,放開那個被他捅得已經活不成的敵人,身體開始下沉。

「鐵娃……」

那個剛剛轉身的炎國軍人,本來還想將氧氣瓶還給鐵娃,但還沒來得及交過去,就看到鐵娃抱着敵人以死抵抗的這一幕,一聲低吼,淚水不斷外涌,融入海水之中。

很快,鐵娃的身體就沉了下去,但儘快如此,他還一直朝着戰友狂打手勢。

殺敵……

唰!

當他的意識快要消失時,再敬上一禮。

最後,他的身體就一直保持着那個敬禮的姿勢,筆直沉下茫茫大海。

「不,鐵娃……」

看到鐵娃的消失,那個獲得氧氣瓶活下來的戰士,雙眼赤紅,看到已經無力挽回鐵娃的生命,就着眼淚向著鐵娃敬上了最莊嚴的一禮,然而轉身繼續殺敵。

鐵娃為了救下自己犧牲了,無論如何要讓那些狗皮國的傢伙為這個付出代價……

在鐵娃犧牲時,其他方向的廝殺也都在繼續,雙方已經陷入一陣交戰之中。

不得不說,水下交戰確實非常兇險,畢竟光線的問題,所以兩人交戰必須拉近距離,這樣一來誰先發現,誰就得先死,鐵娃剛剛就是動作慢了一秒,就沒有躲開對方的子彈。

在這樣的戰場上,別說1秒就是零點幾秒,都有可能致命的。

不遠處,陳凌也看到了鐵娃的這一幕,本想過來,但卻被一個蛙人擋住,在接近對方的瞬間,他就猛然出手,「咔嚓」一聲,扭斷一個要偷襲的鬼子蛙人的脖子。

那些被扭斷脖子的鬼子,到死都還沒反應過來,只能眼睜睜地在絕望中死去。

陳凌完全不理會對方死得多憋屈,鬆開手后,就看着鐵娃的屍體一眼,敬禮,然後轉身帶着眾人又開始新的廝殺。

與此同時,在陳凌身後,那個被鐵娃救活下來的士兵,雙眼赤紅,渾身殺氣濃烈,到處在尋找可以下手的敵人。

一定要殺光這些雜碎,給鐵娃報仇!

在大海里,就算那些沒有看到鐵娃犧牲的士兵,一個個都是滿腔殺意,因為在他們頭頂的那片天空,19年前,就有炎國軍人為了攔截敵人戰機飛入境內而犧牲了,所有炎國軍人都忘不了這個血仇。

此刻,大海里每一個炎國的軍人都憋著一口氣,在干戰,在他們的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

就算死,也拉幾個墊底!

嘩啦!

大海不斷翻滾流動,而海底的戰鬥也還在繼續。

一枚枚子彈在海水裏不斷飆射而出,突然一枚子彈直直射入,一個正在尋找目標的炎國蛙人身體。

嘶!

在子彈震懾下,炎國蛙人的身體劇烈一抖,緊跟着一股股鮮血湧出。

特么,竟然意外了!

那個炎國蛙人下意識摸了下自己的傷口,一陣痛感立刻讓他痛得眉頭緊緊鎖了起來。

此刻,他的背心抗壓服都被子彈撕裂了,處境已經非常危險,正常情況下,這樣的受傷必須返回,而且返回的話,可能還有機會活着,畢竟那不是致命的位置,還有救。

返程嗎?

炎國蛙人愣了一下,剛想起身上去,然而下一秒就停了下來,因為此刻他身邊有子彈不斷飆射過來,緊接着四周出現了好幾個黑色影子。

那些黑色影子一過來,就將他身邊的三個兄弟給包圍了。

「不好,他們有危險。」

受傷的那個炎國蛙人,心頭一顫,驚呼了一句,一咬牙放棄往上的機會,反而轉身加入廝殺之中。

本來他們四人就是一個小組,每兩人背靠背,互相給對方掩護。

如果自己這樣跑了,剩下的三個戰友,肯定會更加危險。

那個受傷的炎國蛙人,完全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傷口,舉起手裏的槍對着逼近的一道黑影,猛然開槍。

在雙方陷入水火不容的交戰時,突然,「咣」的一聲刺耳的聲音響起,左側一個炎國蛙人的氧氣筒被狗皮過蛙人的子彈穿洞。

在這樣的大海里一旦沒有了氧氣,就相當陷入了絕境,以他現在這樣的情況,就算是浮去,一樣也都是死。

那個炎國蛙人,眼神一凝,一陣震驚過後,咬緊牙關再動了起來。

反正都是死,還不如繼續殺。

7017k 這已經是她名下最便宜的房子了,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還是有些難以負擔。

陸景深要是知道房子的價格,一定會懷疑她的身份的。

她自以為藏得很好,轉身就去和朋友討論家庭用具的事情,殊不知就剛才那一下,陸景深已經看見了房產證上寫的名字,的確是喬音沒錯。

他走到陽台那邊給寧離打了個電話:「我給你發了個定位,你幫我查一下這裏的房價。」

「您老人家還真是會使喚人。」寧離嘴上吐槽,但手上的動作卻絲毫沒停,迅速將那一塊的房價調查了個遍,然後就驚呆了,「我說大哥,你這小嬌妻是真有錢啊。能買得起這塊的房子還來參加什麼娛樂節目啊?他們這種小樂隊出來賺的錢也不一定能有那麼多。」

陸景深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還在那邊和好友暢談的喬音,無奈道:「這可能還是她手裏比較便宜的房子。」

想想玫瑰苑,再想想現在,陸景深覺得,自己現在真的在吃白飯。

「離譜。」寧離發出感嘆,「你上哪找的老婆,不然也給我找一個……」

「嘟嘟嘟……」

然後他的電話又被掛掉了。

真是用完就扔啊。

此時,林家。

喬音之前給林倩的那一百萬已經被她揮霍一空,她逛街的時候又看到一個很喜歡的包,因為錢不夠,她只能告訴店家送到顧家,到了之後再付錢。

高高興興回到家中,送包的人已經來了,顧松正好到家,看見門口來了幾個陌生人,蹙眉問道:「幹嘛的?」

櫃姐擺着職業笑容:「我們是來給林小姐送包的,先生,請問怎麼付款。」

林倩這個敗家子又開始買東西了?

「不好意思,我們沒有訂過什麼包,麻煩你們拿回去吧。」顧松才不想給林倩這個無底洞買東西,立刻拒絕,然後抬腿往裏走。

櫃姐正為難,林倩便迎了出來:「是我的是我的,我買的。」

她這才將包交到林倩手裏:「請問怎麼刷卡還是現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