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吃過晚飯後,王翰拉著韓義走了,說是帶他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王翰所謂的好玩的地方就是地下拳擊賽。不過不在山南區,而是在海對面山腳下的一座佔地很大的私人莊園里。

韓義是真不想去,他對這種東西毫無興趣,有那時間還不如在家啪啪啪呢。

然而王翰死活非要拉著他一塊去。

開了近一個小時才到地方,此時才8點鐘。

愛情是道選擇題 過程乏善可陳,就是香江以及內地一些富豪的一場遊戲,前後兩個小時,一共舉行了6場比賽。

據王翰說,涉及金額高達數億。

原本以為到這裡就結束了,哪知道接下來還有一場地下拍賣會。不過雖然名義上是拍賣會,但其實更像是一場雞尾酒會。

一個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在會場里穿梭著,其中夾雜著一些裝束性感的女人,在跟某個男士聊了幾句后,然後相擁著出了大廳。

王翰也在和一個穿著黑色低胸露背晚禮裙的女人聊著,女人金髮碧眼,波濤洶湧,一手掌握不過來的那種。

作為知名度很高的公眾人物,而且是在國內,韓義自然做了必要的掩飾。

端著酒杯站在角落裡靜靜的等著,半個小時過去了,除了兩個韓式半永久之外,並沒有其他人來騷擾他。

王翰過來了。

「走吧!」

韓義放下杯子和王翰一起朝門口走去,隨口問道:「那個女人是掮客啊?」

王翰「嗯」了聲,想了想又跟道:「幫軍工廠那邊買點東西。」

韓義就懂了。

不管是什麼武器材料,只要是中國造不出來的,國外要不禁售、要不價格高的離譜,而一旦中國人做出來了,不管質量咋樣,國外的禁售都有可能取消、虛高的價格都可能跳水。

而掮客在這之前,無疑是相當重要的一個角色。

出於好奇,韓義多問了一句,「很少聽說有女人做這行的,叫什麼名字啊?」

「曼陀羅。」

韓義楞了一下,驚問道:「什麼,她叫曼陀羅?」

「對啊,怎麼啦?」

韓義沒回答,而是說道:「你先到車裡等我,我去去就來。」說著轉身朝莊園里快步跑去,同時在腦海里通知蘇瑞爾跟毀滅者抓人。

幾個月前的黃金劫案,據劫匪供述,消息是從一個黑曼巴的掮客手裡買來的。

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追查發現,這個黑曼巴其實只是一個代理人,背後還有一個上線。而這個上線就叫「曼陀羅」。

匆匆來到之前那個大廳里,裡面人已經走了大半,而女人則更是一個都不見。

韓義在樓梯、房間入口轉悠了一圈,都沒看到人。最後來到盡頭的陽台,陽台很長,像是環繞式的一般,韓義左右看了眼,剛準備轉身下樓,然後又猛的一下轉過身。

那個金髮碧眼的女人,此時就站在右手邊拐角處,剛剛由於光線的問題,再加上對方穿著黑色晚禮裙,所以一下沒看見。

女人也注意到韓義了,轉身朝他看來,舉了舉手中的馬提尼,唇角牽起一絲很有魅力的笑容,彷彿在邀請他過去聊聊一般。

這種人可是危險分子,身上肯定藏有武器,韓義可不敢以身犯險。

就在他猶豫著要不要過去之時,腦海里接到毀滅者此時正趴在樓頂上的消息,頓時心裡大定。抻抻衣服的下擺、鎮定自若的朝對方走去。

「嗨~」韓義招呼了一聲,笑眯眯道:「穿這麼少站外面不冷嗎?」

女人朝前方的隱現燈光湖海看了眼,然後又轉頭盯著他仔細看了看,然後用英語問道:「我好想在哪裡見過你一樣,你是……那個中國韓嗎?」

韓義下意識摸摸嘴唇上的鬍鬚,呵呵道:「認出來啦?」

見他並沒有否認,女人臉上重新洋溢出迷人的笑容,「像韓先生這麼優秀的人物,哪怕只看過一眼,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是嘛,那可真是太榮幸了。」

韓義臉上笑容滿面,不過下一秒卻問道:「問你個事情,你是怎麼知道我那批黃金的?」

「黃金?什麼意思?」 離婚後,別愛我 女人一臉迷糊到。

韓義笑笑說:「你知道我什麼意思的,對嗎?」

女人就彷彿會變臉一般,前一秒還是一臉疑惑,后一秒又變得笑意盎然,「韓先生真會開玩笑。我只是一個商人而已,可不是神仙,怎麼會明白你腦海里在想什麼?」

「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說著女人就要離開。

韓義翻臉比翻書還快,「我現在是在跟你好好說,你別TM給臉不要臉。把我惹火了,後果自負。」

女人臉色也變了,冷冰冰道:「韓先生這算是威脅我嗎?」

韓義看著她眼睛,嗤笑道:「我就是威脅你了怎麼樣?把知道的都告訴我,你我相安無事,你要是跟我耍花腔,我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噢……是嘛。」女人嘴裡呢喃了一聲,垂下的右手一翻,一支掌心雷已經出現在手中。

不過還不等她抬起槍口,一道黑影彷彿瞬移一般出現在她身後,捏住她的手腕一抖,掌心雷已經易主;

在她還沒驚呼出聲之前,一個手刀切在她的脖頸,然後就這麼直接從三樓陽台扔向了後花園的死角;那裡蘇瑞爾正在等著,接到人後幾個起落消失在了林間。

殺人越貨,只在一念間!

……

曼陀羅是被一杯冰水澆醒的。

在打著低溫的空調室里,冰水順著臉頰、發梢、耳廓一直流向脖頸以及胸前的溝壑,激得曼陀羅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隨後幽幽醒轉了過來。

「嘩啦啦——」

又是一杯冰水潑過去,這下曼陀羅徹底醒了,看著面前的韓義憤怒道:「韓先生你到底想幹嘛?為什麼無緣無故把我綁到這裡?」

韓義看了眼手錶,「現在12點,我還要趕回深城,我給你5分鐘的時間考慮到底要不要跟我說實話?」

「我根本不明白韓先生你在說什麼。我為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但是你也清楚我是做什麼的,遇到當時的情況也是本能反應而已。」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曼陀羅依然狡辯到。

韓義在對面的椅子上坐下,淡淡道:「還有4分鐘,你慢慢考慮。」

「韓先生……」眼看韓義閉上了眼睛,曼陀羅到嘴邊的狡辯又咽了回去,「如果我說了,你會放我走嗎?」

「還有1分鐘。」

「……」

曼陀羅伸手捋了把發梢的水珠,說:「做我們這行其實跟普通貿易商沒什麼區別,都是從一個地方買來貨物,再賣到另一個地方……」

韓義睜開眼問道:「不要跟我說什麼你也不知道,我有本事查到你妹妹黑曼巴,自然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我最後再問你一遍,到底是誰?」

曼陀羅看著韓義冷冰冰的眼神,最後咬咬牙說了一個名字出來。

韓義盯著她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曼陀羅說:「因為我一直以來都在香江這邊,所以知道很多事情。」

「噢,比如呢?」

曼陀羅又說了一些秘聞出來,然後看著韓義道:「我能走了嗎?」

韓義站起來,走到曼陀羅身邊,伸手把她下巴以及發梢上的水珠抹掉,笑眯眯道:「今天的不愉快就當沒發生過的,你沒見過我,我也沒見過你,OK?」

曼陀羅看了他一眼,隨後點點頭,「嗯~」 20號臘八節這天爆出一個驚人的消息。

薄世(中國)宣布關閉蘇城、錫城、成督、杭城、魯城等一共7個工業設備感測器加工廠。

消息並沒有在網上引起太大的轟動,因為普通人並不清楚「薄世」二字所代表的含義。但是業內人士卻是唏噓不已。

作為大中華地區的感測器霸主企業,薄世用超過100年的歷程奠定了他們的輝煌,如今卻在智能病毒的侵襲下短短半年時間便萎靡至此,實在讓人忍不住鞠一把同情淚。

不過也只能是這樣了。

天義中高端感測器現在在東北亞地區的市場份額超過30%,而在國內更是接近60%;

像汽車、工業製造生產設備、船舶、科研、醫療、軍事、航空、航天等等等等,全方位涉獵,薄世即使是全盛時期都無法相提並論。

何況在智能病毒的侵襲下,他們還丟失了一大批客戶,業務量更是大幅度畏縮,不關閉又能怎麼樣?

如今的薄世在國內也只能製造一些電動工具、小家電賣賣了,那些真正賺錢的設備基本跟他們無緣了。

薄世業務量的萎靡,釋放出了巨大的能量,不僅天義取而代之,同時也給其餘感測器生產商帶來了巨大的好處。

一時間國內感測器領域硝煙瀰漫,不過卻無人能撼動天義的位置。

……

1月底,網上各大公司都相繼爆出盛大的企業年會花絮、年終獎消息。

十萬二十萬年終獎那都不叫個事,藤訊一位遊戲組員工爆出200個月的年終獎。

阿哩吧吧自然也不落人後,全球8萬多名員工,近6萬名員工到杭城現場參加年會,動用了50班次的高鐵,2000車次的大巴、200多班次的航班,涵蓋全球40家航空公司。

然後華威、小米、360、白度,自然也有驚人的猛料爆出。

廣大網友羨慕嫉妒恨,紛紛留言:【為什麼別人家的公司都是這麼壕無人性,我們公司就是兩桶色拉油+200塊】

其他網友安慰道:【大兄弟,兩桶色拉油不錯了,我們公司就一桶+100塊】

【罵了隔壁的,我在避孕套廠上班,老闆一人發了一箱避孕套】

【哈哈哈,你那不算奇葩的,我們老闆一人發了20張福利彩票】

【你們好歹還發東西了,我們連跟毛都沒有,吃了頓年夜飯各回各家。公司幾個股東攜妻帶子組團歐洲10國游去了】

網上討論的非常激烈,基本都是罵自家無良老闆的。

然後有網友突然想起一件事,這麼多大公司都爆料了,為什麼沒有天義集團的?

去年天義可是賺翻了,有內部消息傳出,他們2020年的營收達1700億人民幣,凈利潤可能超過800億,盈利比簡直嚇死人。

這麼有錢,不知道他們會發多少年終獎?而且天義老闆歷來都非常豪氣。

年前三天,天義一位普通操作工自爆拿了27萬年終獎。

消息一出,徹底引爆了網路。

「卧槽,明天就到天義去當操作工去。」

「麻蛋,我一個211畢業的居然沒有操作工賺的多,簡直沒天理了。」

「我985機械工程博士畢業,年終獎也不過才15萬,我說什麼了嘛。」

「算了算了,明天就辭職到天義上班去……」

見普通操作工拿27萬年終獎,很多人都在猜測,天義中高級管理以及科研人員的年終獎又是多麼駭人。

很快有更多勁爆的消息爆出。

天義普通員工年終獎普遍都在20個月年終獎以上,中高層24—120個月不等;

20個月年終獎是什麼概念?也就是如果是1萬月薪,年底給你發20萬。何況,天義哪兒有一萬一個月的員工,起步價都不止這麼點。

而工程師就厲害了,天義300名超級工程師以及高級工程師,瓜分了55億人民幣的現金獎勵。

最多的一位叫「蘇瑞爾」的總工程師,拿了3億人民幣的獎金。這可不是說說那麼簡單,而是在集團內部公示的。

根據集團內部資料顯示,這位總工程師的月薪只有10萬+股份,等於說,她一次性拿了3000個月的工資。

其他工程師的全部超過千萬,上億佔了很大一部分。

網友紛紛哀嚎,「扎心了,一輩子才900多個月,竟然一次發了3000個月的年終獎……」

情懷理想都抵不過現金的魅力,天義用壕無人性的年終獎吸引了全世界高素質人才的目光。

而之前面對其他公司遞過來的橄欖枝而蠢蠢欲動的工程師、員工、管理人員,現在什麼念頭都沒有了。

跳槽無非就是為了更好的發展前途。可是天義福利待遇各方面都是全球頂尖水準,跳槽得不償失;

至於那些挖角的公司,大多數也都死心了。當成本大於人才創造的效益時,這個人還有必要挖嗎?

大牌女編劇:首席的十年專寵 ……

雨瀾花苑的韓義,此時自然也非常開心。

55億獎金,有一大半落入了他的私人腰包;這且不算,在實際支出65億年終獎的情況下,原力點一個禮拜漲了4400點,而且還在源源不斷的上升當中。

韓義再次有了深刻的領悟。

什麼情懷理想,那都是扯淡,錢才是王道。

說得天花亂墜,年會搞的再漂亮,明星請的再多,繁華落寞,誰又記得他的好?

對於普通員工來說,發錢才是硬道理。

今天是小年夜了,下午金陵飄飄忽忽颳起了頭皮雪,小區每棟樓宇前都掛著紅燈籠,而18號樓前更是停滿了一輛輛小車。

由於韓張兩家的小孩都在這邊定居了,老家那邊的父母也都被接過來了,此時都聚在這邊。

其中張大龍,張勝都帶了女朋友,而大叔家的女兒韓梅則領了男朋友過來。

此時韓義跟王小虎坐在二樓陽台上喝茶聊天,大貓小貓則坐在身後地板上玩積木。

「啪——」

穿著一套雪白羽絨服、粉雕玉琢的小貓,揮手在大貓臉上抽了一巴掌。

長得眉清目秀,眉宇間跟何瀟瀟有三分相似的大貓,捂著右臉過來抱住韓義大腿哭訴道:「嗚嗚嗚……粑粑,妹妹她打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