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各種念頭在劉逸飛腦海中電閃而過,那一頭,「巨鷹」果然已經降低了飛行高度,並且在耀目的綠芒包裹下,變化成了一個老態龍鐘的長耳朵精靈~

老精靈!!

這個稱謂一定要用雙下劃線着重標記一下!

克魯尼星球上的「精靈」雖然不是什麼永生種,但也是正經能活上數百上千年的「長生種」了——也就是說埃拉西亞看似輝煌壯闊的文明崛起史,可能在對方看來也就是「幾代人」間隔壁默默發展起來的新晉智慧文明而已~

「精靈」的「高傲」在恩塔格瑞大陸上一直為很多人詬病,甚至就連布拉卡達那些高居雲巔城中的大法師們也少有會對固執的精靈抱有足夠忍耐的。

之所以會這樣,除了因為埃里的強大、精靈的長壽、非人水準的天賦等等之外,更關鍵一點還關於「精靈」們來歷——相比埃拉西亞上的「土著」們,精靈們自有其驕傲的根源~

當然今天在這,這些前塵舊事咱們暫且不表,該說的依舊還是眼前這個「老精靈」——

有一點常人該明白的是,精靈自然不是永生不死的,但你想在外面見到年老的精靈……尤其還是在「戰場」上看到一個老精靈,那你就要千萬小心了!

因為精靈們的「高傲」不會讓他們允許本族的老弱出現在戰場上,那是對精靈族群輝煌實力的抹黑~

而排除掉這個選項后,那些會主動出現在「戰場」上的「老精靈」便只意味着強大……甚至能令斯強克都為之側目的「強大」!!

老精靈落地后,其手中拄著的巨大橡木法杖只是看似隨意地往遠處【屍魔】所在的稀疏樹林一指,下一刻,那些剛剛還被【屍魔】們無情砍伐的樹木,卻在綠光縈繞間扭曲變形成了矮壯結實的可怕「樹精」——不同於埃里本土那些有着人臉、甚至能夠說話交流,甚至還會進階學會施法技巧的樹人、樹人長老,「樹精」只是德魯伊生命術法作用下扭曲產生的魔法生命,而且通常存在的時間也不長久……

但這些臨時「召喚」產生的精怪卻也有足夠的強大!

每一次對身邊【屍魔】的重擊,雖然也會造成樹精們的臂肢崩散斷裂,但猛然遭到重創的【屍魔】卻也會被擊傷甚至擊退!

【屍魔】體表厚重誇張的金屬戰甲固然能夠對利器砍傷產生強大的防護效果,但是對於蠻力重擊的震蕩效果也就一般了~

虧的是【屍魔】本身都是亡靈單位,盔甲覆蓋下的肉體強度也是強到誇張的地步,否則這些鐵皮罐頭怕不是當場就要被一波樹精給拍死好些個……

在巨木扭動、【屍魔】嘶吼之間,此處戰圈一下子變得空前熱鬧起來,乒鈴乓啷的各種亂響,要不然是【屍魔】被揍飛了,要不然就是樹精在斷裂呻吟聲中被砍到……

然而造成這一切騷亂的老精靈卻只是輕輕「動了動手」而已,面不紅氣不喘的,看上去好似真只是做了件無足輕重的小事一般……

可他剛剛確實揮手間「召喚」出了小二十個五階力量水準的強悍樹精啊!!!

雖說消耗了一小片樹林,並不算是完全依靠的自己魔力……

但這術法強度也算是強大變態的水準了吧?!

劉逸飛看的眼皮直跳,這下子更是確定眼前老精靈的實力之強絕對是BOSS級的……沒準這又是一個傳奇級的老妖怪也說不定!!

在恩塔格瑞大陸上,真正能在任何一個犄角旮旯里隨便就蹦出一個陌生的傳奇強者的,也就只有迪雅和埃里這兩族了——

一個是「老不死」,一個是「死不老」,兩族都是不愁大限將至另外又天賦卓絕的,任何個體任何技藝上都堪稱是有着大陸顛頂的水準……

有這位不熟悉的老傳奇支撐戰場,劉逸飛原本一直懸著的心一下子就安了回去……

甚至此刻更開始不由自主地興奮顫抖起來!!

兩個啊~~~

兩個!!

眼下己方這邊勉強可以看作是兩個准傳奇的超級戰力,而對面就只有一個斯強克……

恩,這傢伙確實皮糙肉厚的不好收拾,但己方二打一,總不至於一點機會也沒有吧?!

雖說斯強克在卡拉瓦戰役期間的「歷史重任」尚未完結,但眼下局部優勢太大,劉逸飛瞄向亡靈族大陣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就開始變得火熱起來……

帶着部下後撤一些盡量是躲過了斯強克可能的攻擊範圍后,劉逸飛立刻匯合上了其他剩餘的遊騎兵,撇開掉一些傷員和極個別倒霉戰死的……眼下劉逸飛手頭能調用的輕騎兵還有三百多~

等了好一陣了後續的援兵還沒來,劉逸飛也沒工夫等士兵們的自然恢復了,只能再分出一點人手去催促——

眼下局勢大轉,哪裏還輪得到他們這些小蝦米去支撐大局啊?

跟着大佬後頭撿人頭才是正路!

要不是手裏缺乏合適的殺傷主力,劉逸飛早就調轉馬頭去收割那邊正和樹精互毆的屍魔們去了。

此時對方正被眼門前的怪力敵人吸引了全副心神,不正是他們在背後偷人頭的絕佳時機么?!

奈何輕騎兵對屍魔的傷害效果太爛,以至於劉逸飛連撿人頭的資格都木有……

這邊老精靈和珍妮合作一路,還在對斯強克率領的亡靈主力施壓!

珍妮這樣的女巫是正經能「飛」的,但是老精靈……或者說老德魯伊在解除【巨鷹變身】效果的德魯伊術法后便只能作為一個地面單位和對方纏鬥了。

可面對這明顯的「漏洞」,斯強克卻也不敢強沖敵人正臉……哪怕它作為一個十足十的戰士,打施法者的基本套路就應該是突臉才對……

因為但凡斯強克有一點點想強撲老頭正面的意思,空中負責火力威脅的珍妮就作勢要往亡靈主陣的中心位置闖,且劇烈、混亂的魔力波動完全是不加掩飾的在空中肆虐,擺明了「你敢走我就轟炸你老家」的無恥嘴臉~

斯強克就這般被耍無賴的珍妮拖在了原地……同時也在用它寬厚、威武的身軀,如同無敵金人一般,為身後的部下們(特指那些斯強克看得上眼的中階以上的亡靈精銳,尤其是它的【屍魔】衛隊)抵擋着來自老德魯伊的術法攻擊。

相比尋常行屍亦或是屍魔,斯強克這位千百年不滅的亡靈老鬼,更是已經將自身肉體鍛煉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針對中等傷害效果以下的,包括銳器砍傷、鈍器砸傷等的物理傷害,效果減免甚至直接免疫不算,關鍵是這傢伙還憑着亡靈族天生的「魔力生命」天賦,練就了一身紮實的術法抵抗天賦!

沒錯,斯強克這個肉盾妖怪,明明有着成為【魔武士】的強大基礎,卻不思進取不強化自身的傷害輸出能力,反而是將包括物理防禦、術法抵抗這樣的天賦點的滿滿,生生將自己塑造成了一個奇葩血牛!

來自天上的雷電轟擊?

不過就是在盔甲上留下點焦黑印記而已~

各種藤蔓陷阱和能量衝擊?

靠着肉體硬擋就行!

相比較而言,反而是老德魯伊幾次【化石成泥】一般的地形法術讓斯強克頗為鬱悶,如果不想被對方控制住,就要勉力發揮自己的術法能力去掙扎對抗——相比較而言,當初希斯掙脫珍妮的束縛就完全是舉重若輕了~

得益於斯強克正面扛住了兩大准傳奇階的術法攻擊,它身後的亡靈們也才能勉強保持陣型和敵人進一步交火——

老德魯伊召喚出了一些類似「土元素」一般的泥石精怪,無一不在屍巫門的死雲術轟擊下土崩瓦解,而其他那些骷髏射手則全都小心戒備着空中隨時可能發動俯衝突襲的珍妮……

以及始終在一旁策應壓陣的騎兵們。

劉逸飛不想沖么?

見了個鬼~

眼前這種酣暢淋漓又大氣滂沱的戰鬥,早就激得他恨不能熱血上頭了!

只可惜他同時也知道,這種真正傳奇對傳奇的激烈戰鬥,雙方也勢必會打出真火。

像老德魯伊這般保持着壓制態勢,能夠輕輕鬆鬆控制住場面的施法者或許還會冷靜些,但像斯強克這般在壓迫下已經頗為被動的武士強者,絕對已經被身體中發揮到極致的戰鬥本能影響着了~

這會兒要是有不知死活的人隨便亂插足兩大強者間的攻防,恐怕第一時間便會被殺紅眼的活屍將軍一巴掌拍死……沒見這位已經開始莽的用自己的頭去撞德魯伊的法術了么?

這尼瑪是真的莽啊……

卻頗有我大戰士的熱血和激情啊!!

劉逸飛在一旁看的默默激動,一邊使勁偷拍各種戰場錄像,一邊暗恨自己水平太菜了,大戰當前,竟是連插一腳混臉熟的資格都不夠……

戰況打的正凶,劉逸飛慢慢也瞧出來斯強克的門道了——這位乍看上去頭鐵的一匹,實則卻是通過靈魂控制……恩,亡靈族這種無聲無息間的戰術級指揮模式真的很讓人蛋疼,人根本不帶打旗號、說暗語的,一切行動都是在靈魂波動中交代下達,只要腦子跟得上,便是一邊施法一邊控制部下行動都沒問題~

斯強克正是利用這種隱蔽的聯絡手段,帶着整個亡靈大陣一起慢慢轉移——注意,不是逃跑,而是和那票【屍魔】重新匯合一處。

老德魯伊召喚樹精起來雖然表現得信手拈來,但至少成年的樹木消耗卻是不可能減少的,綠野地區整體上已經是草地平原,稀稀拉拉分佈的一些樹木倒也有,但哪裏夠老德魯伊源源不絕的召喚強力打手啊?

因為和那群樹精糾纏一陣后,【屍魔】們雖說損失不小,到底也算是將那些倉促轉化的樹精們徹底放倒了,同時己方這邊也傷了一小半——

斯強克自然不可能真的放棄這幾百屍魔,又不能棄亡靈主陣於不顧,索性就帶着整個團隊邊打邊移動,終是被兩邊再度匯合上。

相比較對【屍魔】的青睞有加,斯強克對其他那些炮灰亡靈就堪稱殘酷了……尤其是小骷髏!

那些尚未學會射擊,僅僅只是最初級的炮灰骷髏,甚至被斯強克命令來向那老德魯伊發動自殺式衝鋒,只是為了臨時拖住對方,為旁邊的屍魔們留出匯合隊伍的時間窗口……甚至強令一小群吸血鬼混在骷髏隊伍里一起去送死也在所不惜~

而在撈回了「自己人」之後,斯強克自然不會繼續留下來和珍妮他們繼續糾纏了。

很明顯,今天有這二位大佬在場,他意圖南進壓迫人類的想法已經徹底失敗,眼下要麼搖人求支援,要麼乾脆離開……

斯強克選擇了後者,但劉逸飛卻不想這般簡單就放它走!!

初時如果說劉逸飛的目的還只是擊退,或者拖住從北邊來的亡靈分隊的話,眼下己方大優勢在手,如何不能趁機尋求一波小決戰?

而且馬上自己後續的兵力也能匯合上來,就算那些【獅鷲】只是充數的,難道【僧侶】們的光矢射擊還不夠屍魔們喝一壺的?

因而和落地之後的珍妮匯合后,劉逸飛第一時間便鼓動對方跟着自己繼續追殺下去!就算干不掉那個亡靈將軍,至少也要將更多的精銳亡靈徹底留下!

「這……恐怕不妥吧?實不相瞞,我們一路奔波而來,此時已經有些後繼乏力了,如果再和對方拼殺一場的話……」

相比施法者的魔力恢復,自然還是武者的體力恢復要更快一些,尤其還是對上的斯強克這種不知疲倦的妖怪,如果沒有什麼壓箱底的能夠對對方造成重大傷害的強力術法的話,其實和對方打消耗戰會顯得很沒有意義~

然而劉逸飛眼下卻不這麼看——

「我知道二位辛苦,今天能解燃眉之急,也是多得二位的助力~

但眼下真的是機不可失!我後續的施法者部隊很快就會增援上來,隨行而來的還有大量的獅鷲以及重騎兵!

這支部隊就算無法重創敵人,至少也能蠶食掉一些重點目標——比如敵人的屍巫啊、屍魔什麼的!

二位再堅持一下,一會不需要主動出戰,只需要在一旁護衛就好~

有您二位在,相信就能給那個亡靈將軍足夠的威脅,不敢輕易離開主陣強襲我等,那我們士兵的戰鬥力也就能發揮出來了……」

劉逸飛這話說得客氣之極,實在是當下缺乏「王牌部隊」的戰況,令得「英雄級」的戰力在戰場上有着無雙、無敵之雄姿!

而傳奇強者作為「英雄」中最是偉力顛頂的存在,在尋常戰鬥中玩手七進七出更是輕鬆寫意——你就看剛剛現場也是大幾千人的軍陣拼殺,卻硬是在斯強克和老德魯伊的戰鬥下淪為了「背景板」,甚至這二位的角力才是真正決定了戰場走勢的關鍵。

對於低級炮灰而言,如今時代下的戰爭其實是相當殘酷的,因為炮灰就真的只是灰灰而已,甚至想「絆」住那些英雄將領也無異於痴人說夢……

劉逸飛眼下既吐槽於這個時代(因為他本人目前還屬於悲劇的炮灰階級),但在合適的時候也會無恥的利用這一點。

比如眼下,他就要強借老德魯伊和珍妮的東風,想着趁機追殺斯強克一波……不管怎麼說,先把昨天和今天的仇報回去一點總是好的!

只是珍妮還多少對劉逸飛客氣一些,那老德魯伊卻是壓根就看不上劉逸飛這號的「大頭兵」——論身份……劉逸飛在對方眼裏屁都不是,別說這娃娃不是什麼正經將軍了,便就算是人類王國的將軍,難道還能管得到老精靈頭上?

而要說實力么……

呵~也就是個娃娃而已……

所以老精靈很是無聊地擺了擺手道:「今天就到這吧,先前多有驚擾大地自然之靈,已經有愧於生命之源的恩賜,實不忍繼續破壞一草一木了……」

得~這位拿「信仰」開始說事了,這就是明擺着的拒絕啊~

然而劉逸飛是誰?

老YB是也!

要就這麼放棄眼前的天賜良機,他還能算是一個合格的重生穿越掛逼么?

心中暗暗不屑,真實的謊言卻已經無比自然地說了出來……。 蘇大強和趙美蘭來霉國已經二十多天了,倆人能夠自己出門遛彎也才一個星期,之前他們趕上的暴動持續了十多天,最終才在國民警衛隊配合著警察抓捕了領頭人後,事件才逐漸平息。

暴動平息后,楊宇帶着兩人熟悉了周圍的環境后,這才放心讓兩人獨自出門,就算這樣兩人一開始出門也是提心弔膽,趙美蘭現在只要一出門,她的手必然會挽著蘇大強。

這種被趙美蘭挽着手的感覺,他已經幾十年沒有感受過了,除了兩人剛結婚的時候趙美蘭這麼親近過他。

這天下午,已經對周圍環境熟悉的兩人,提着菜籃出門去超市買東西,這個超市距離楊宇的家很近就隔着兩個街區,這家超市是隨着華人越來越多后開起來的華人超市,來這邊買東西的基本都是附近住的華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