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同時,也可以說成是為了支援五河士道封印精靈而集結成的組織,比起付諸於武力,更加傾向於和平的讓精靈嬌羞的手段。

此刻,被綁架的兩人就處於在這個空中的隱形艦船當中。

埋頭吃著名為『魚子醬』的高級料理,半個月來一直過著拮据生活的兩人陷入了沉默。

其實夏目曾經詢問過錄為什麼要吃東西,畢竟這個笨蛋雖然無法回到那個空間,卻還是保持著非人類的身體,因此不需要吃東西也是正常的。

結果,得到的回答卻是『因為想吃所以就吃了……』,真是該死,夏目開始後悔將一包速食麵分成兩份拿給錄的舉動。

心中感慨萬分,夏目有了一種想要哭泣的衝動。

誰說穿越就是好的,你見過穿越之後必須養一個尼特族貧乳妹子的人嗎?沒有吧。

只要是嘗試一樣用鹽水搭配開水當午餐,你就能夠體會到那種痛苦了。

因此,受不了那些煩人工作的夏目就在今天辭掉了工作,同時,也在今天被這群人給抓住。

吃著魚子醬,夏目和錄正前方坐著三個人,站著一個人。

從左往右分別是五河士道、夜刀神十香、五河琴里以及金髮變態美男子神無月恭平。

「那麼,你就是網路上流傳甚廣的在半個月之內,攻略一百部gal遊戲的人吧。」

「士道,士道,gal遊戲是什麼?」

「該怎麼說呢……應該算是一種提升好感度的遊戲吧。」

面對十香的提問,士道尋找著解釋的詞語,不過由於完全想不到。所以只好敷衍了事。

十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舉起雙手。

「就是在士道家裡看到的那些封面少女很露的本子嗎?」

「噓噓!!你在說些什麼!別開玩笑哦,十香。」

「是嗎?看來回去之後必須好好談談呢,哥哥。」

對了對了。

夏目旁側的錄也加入了談話。

「這位十香小姐,你說的本子,咱們的夏目老師也有一大堆哦。」

「哦哦?跟士道一樣嗎?」

「是的,是的,比如《女僕無慘x百合無雙》之類的……」

咳咳咳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起來,夏目伸出手一把捏住捏住了錄的嘴巴。

見到對面的琴里用奇異的視線盯著自己,夏目感覺到一陣胃痛。

不過既然將問題丟給自己,夏目卻沒有開口回應。而是簡單的點點頭。

他的確在半個月攻略了很多難度超高的gal遊戲。當然了。這些都是為了完成任務而做的,可是一直以為攻略二次元妹子就能夠結束的夏目太過天真,靠著gal遊戲完全無法滿足現狀,讓自己從這裡出去。 校園全能王牌少女 獲得什麼力量。

打破盒子世界需要什麼呢?

現在需要的,正是戀愛。

見到夏目點頭認同,一邊的神無月拍起了手。

「了不起!實在是了不起!那麼這位小哥,我一直無法攻略艦長,所以能否……唔哦啊!」

被琴里一腳踹開,以滾動的方式砸進走廊的神無月恭平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穿成六零嬌氣小福包 回歸正題,叼著棒棒糖的琴里在聽到了夏目的行動回答之後,整個人陷入了沉默了。

夏目看著一邊吃的津津有味的錄,將褲兜裡面最後一包紙巾拿了出來。抽出一張擦拭著錄的臉頰和嘴巴。

「給我吃慢點,湯匙的拿法不對,伸進嘴巴裡面的時候不要直接大力放進去,會刺傷口腔,還有。不要露出這種蠢蠢的表情,不,你已經夠蠢了。」

感覺像個保姆一樣,夏目對自己變成這種情況而感到恐慌。

說實話,照顧錄的感覺也不懶,有種照顧流浪的小貓小狗的感覺,而且還算是一個可愛的美少女,沒事可以拿食物誘惑一下,命令她做這樣那樣的事情。

記得之前為了節約水費而一起洗澡,在充滿霧氣的小浴室當中,夏目真的為錄的殘念而感到殘念。

「我感覺到夏目老師似乎在想失禮的事情。」

「別擔心錄,以後會變大的,比如三百年的時間。」

「你這是讓錄投胎嗎?!」

吃著魚子醬表示反抗,像個孩子一樣用湯匙來戳夏目的臉頰。

咳咳咳。

聽到琴里的咳嗽聲,夏目轉而看向她。

擁有一頭暗紅色的頭髮,相貌姣好的臉上出現了與之不符的顧慮。

「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可是我們需要你的力量,事情已經容不得我們繼續拖延下去了。」

琴里指著指著自己和其他兩個人說道

「一下子被帶來這裡肯定相當疑惑吧,不過不必擔心,我們並不是為了威脅你們才將你們抓來了的,首先我叫做五河琴里,是這個空中艦艇佛拉克西納斯的艦長,旁邊這兩位是我的哥哥五河士道以及夜刀神十香。」

夏目就算不需要她來介紹也知道,可是他並未沒有反對的理由,而且在琴里看來自己完全不理解她們。

於是,介紹完畢之後,琴里兩隻手環抱在胸口。

「相信你們肯定知道空間震吧,具有絕對毀滅般的力量的大破壞。」

「恩恩。」

和錄一起點頭,接著大口吃著從未遲到過的美味。

「精靈,那是……」

長篇大論一直持續到兩人吃完魚子醬,夏目抬起頭,將剛才五河琴里的重要內容都複述了一遍,接著立刻問道。

「那麼你們口中的雙重精靈指的是……?」

難道是想要八舞那樣的雙子精靈嗎?

「那是在十香出現之後,情況異常所產生的不穩定因素,每一次空間震,都會出現在兩個精靈。」

那就是雙重精靈的意思。

簡單來說,讓精靈嬌羞的人物,需要兩個……

基於上面的理由,被參謀部視為『百妹斬』的夏目,成為了當仁不讓的人選。

所以。

五河琴里指著夏目。

「需要你和哥哥一樣,但卻有些不同,用你那高超的把妹技術,讓另外一個精靈戀愛吧!」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四百六十章正義使者

朱建成哀嚎著送進了一間封閉的老房。無論他在裡面吼一,沒人理會他,他會在這裡一直等到法院開庭,人民法院會根據他的罪行進行審判,最終做出公正的判決。

公安局內,局長總算看完了那份口供,這位當了二十多年警察的局長看完那份口供狀都有些發獃,這位局長從警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惡人,這份口供上任何一個罪名都夠那小子喝一壺的,找出一個重的罪名都可以吃槍子,聯合在一起,這槍子絕對套不掉了。

非洲,安哥拉。

經過兩天的連續審訊,這次發動叛亂的八百九十七人全部審判完畢。根據他們的罪行不同,最後一共有二百七十人判處了絞刑,四百零八人判處槍決,一百三十五人判處終生監禁,八十人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只有四人判處了五年監禁。

這四人都是最後關頭沒有繼續犯錯誤的人,可是他們本質上已經背叛了雇傭軍,就算他們在最後關頭沒有犯下錯誤,也逃脫不了應該有的懲罰。即使五年之刑滿后,四人也要自己出去尋找工作,他們已經被錄奪了軍人的身份。

從叛亂到宣判,前後也一共只有兩天多的時間,雇傭軍快速的平判手段讓世界都為之驚訝,雇傭軍內部也被整肅了一遍,非洲那幾個本想蠢蠢欲動的國家立即銷聲匿跡。沒有任何人敢在和黑手黨有聯繫。

這次的叛亂沒給雇傭軍造成多大的損失,但所敲的警鐘卻是很響,雇傭軍發展太快,內部隱藏著很多不穩定的因素。這次還好,是黑手黨自己忍不住跳了出來,要是他們一直隱忍下去,等待著最佳時機給雇傭軍來那麼一下,那時候的結果恐怕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另外還有反間諜方面的工作。叛亂雖然被平息了,可反間諜的工作才剛剛開始,現在就是吳庸和朱奇也不知道雇傭軍中到底隱藏著多少國外間諜,這些間諜始終都是雇傭軍的心腹隱患。

雇傭軍總部小會議室內。

朱奇坐在首位,威爾斯坐在旁邊,還有趙大海等一些雇傭軍的高級將領,他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特點,眼睛都是紅紅的,這些人都是兩天多沒有睡覺休息,發生這麼大的事讓他們睡估計也睡不安穩。

「事情的處理結果我已經彙報給了老闆,對黑手黨的報復方案也征的了老闆的同意,目前所缺少的就是對黑手黨報復的執行人!」

朱奇慢慢的說道,這次的事朱奇心裡憋的火最大,雇傭軍這幾年因為別的關係沒顧得上去找黑手黨的麻煩。他們倒好,不老老實實的呆著反而弄這麼一出來,若不是這兩天要先穩定內部,朱奇都想親自帶人殺到紐約去。

想是想,這種行動根本不可能讓朱奇親自出面,最終還是要選一個高級將領做指揮官。

「總司令,我願意負責這次的任務!」

趙大海首先站了起來,李二回到吳庸身邊之後,吳庸不願意耽誤趙大海他們的前程,強行命令他們回到了雇傭軍之中。不得不說,還是軍隊適合他們,無論是趙大海還是其他的人,都在軍隊內做的很好。

朱奇沉默了一會,趙大海確實很適合做這次報復行動的指揮官,只不過這次的行動一樣會有很多的危險,在內心深處朱奇並不想讓他們這些跟了自己十幾年的老兄弟去冒險。

微微嘆了口氣,朱奇才繼續說道:「你去可以,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特別是這次的行動只是要剷除整個黑手黨,不要有其他的節外生枝。完成之後也要立即回來,不得生惹其他的事情!」

「請總司令放心,趙夫海一定完成任務!」趙大海筆直的敬了個軍禮。

「具體的行動方案之後我們在詳細討論,你可以先提前挑選此次行動的成員,五千到一萬人之間,這次肯定要在美國本土進行報復作戰。所以挑選的人一定要注意,各方面前要達標!」

億萬掌權者:總裁爹地天價媽咪 朱奇微微點頭,這次的報復並沒有那麼簡單,紐約畢竟是美國的地盤,如果美國要包庇黑手黨的話那麼報復行動不僅會很困難還會變的異常危險,到時候雇傭軍的敵人就不只有一個黑手黨,還會有美國政府。

所以,在行動之前朱奇必須把能想到的和能做到的都準備好,正常的外交辭令是必須發出,先在理由上堵住美國,才好讓趙大海他們秘密潛入紐約把黑手黨連根拔起。

夭之後,也就是雇傭軍發生叛亂的第四天,雇傭軍總參謀長威爾斯致電美國縣務卿炮威」姿求美國政府嚴懲此次試圖以武力發動軍變。顛覆雇傭軍幕後主使人,不要因為這些人影響兩方網剛緩解的關係。

幕後主使人是誰,威爾斯不用明說大家都知道,炮威爾拒絕了威爾斯的要求,鮑威爾的拒絕也在朱奇他們的意料之中,這種事情美國不可能答應。

隨後,威爾斯和炮威爾又秘密電話商談了幾次,最終就黑手黨的事情達成了口頭協議,雇傭軍可以派出不多於一萬人的秘密隊伍進入紐約。但這些人必須接受美國政府的監督,他們只能打擊黑手黨的隱形產業,不可以多殺人,特別是不可以擾亂平民的生活,而且還規定了雇傭軍在紐約的時間只有一周。

威爾斯對美國這些條件都微笑答應了,不過對趙大海的吩咐則完全變了樣子,一萬接受美國政府監督的人是明面上的,趙大海還會帶上一萬人,秘密進入紐約,這一萬人才是報復的主力。

只打擊隱形的產業,還不多殺人,那雇傭軍還不如不去,之所以一定要達成這個口頭協議其實還是為了讓美國投鼠忌器。你提的條件再多。但有一點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你同意了我們進入紐約報復,有這點就足夠了,一旦事情曝光,丟人和遭受輿論轟炸的則是你們美國政府。

華夏,現在已經是朱建成被關進監獄的弟三大,矢庸有些後悔答應了李曉珠的請求,這小子耽誤了他的蜜月,三天時間他都在北京呆著,還沒有辦法閑著,知道吳庸現在在北京的人都把事情推了過來,而且李曉珠似乎對這次公開審判朱建成有著很大的興趣。

李二已經被吳庸派去尋找被那小子迫害的苦主和證據,這三天也傳來了不少的證據,很多被那小子破害過的人聽說有人要為他們伸冤,並且把那小子已經關進監獄后都抱頭痛哭。他們之中有很多人曾經也想報仇伸冤,可他們伸冤無門,最終還要被打豐報復,只能帶著冤屈委屈的生活著。

隨著時間的推遲,李二手下的人找到的苦主也越來越多,在吳庸的資助下,這些人紛紛來到了北京,李曉珠還親自去接見過這群人。

五天之後,朱建成的審判大會終於舉行,大部分苦主都已經被吳庸的人找到並接到了北京,同時也有了大量的證據和證人,單單這些東西那小子就已經吃定了槍子。

北京市海淀區中級人民法院受理的這起特殊案件,說特殊也對,這起案件的原告和被告都有很大的勢力,不同的是原告的勢力更大,大的足以在事前就決定最終的審判結果。

上午九點,吳庸的車隊來到了法院門前,其實吳庸本不想來到庭審現場,無奈李曉珠所表現出的興緻太大,又糾纏了吳庸一會,最終吳庸還是親自參加了這場由他親自主島的審判大會。

「怎麼那麼多盧冉」

法院門口此時已經站了不少的人,至少有三四百,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看起來衣著鮮艷並且生活條件不錯的富家子弟,也有穿著普通布衣一臉滄桑的勞動人民。不管什麼樣的人,他們都有一個特點,臉上都帶有焦急私怨恨,還有著一點的憤怒。

「他們都是被朱建成害過的人或者家人,這些還不是全部,我聽李二說來到北京的苦主家人已經有近五百人」。

李曉珠微微嘆了口氣,這麼多都是恨不得生吃了朱建成的人,朱建成所做的事準確來說已經達到了天怒人怨的程度,這次栽在吳庸的手裡也算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吧,現在就算吳庸說要放那小子一條生路恐怕李曉珠都不會答應。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那麼多?我怎麼不知迎」吳庸瞪著大眼睛看著窗外,果然人群還在繼續增多。

「你每天要忙的事太多,這點小事不知道也算正常,吳庸,你不怪我耽誤你的時間把你強行拉過來吧?」

李曉珠拉著吳庸的肩膀,兩斤,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吳庸,小聲的問道。

「怎麼可能,這小子是我抓的,這次我扮演的可是正義使者,我應該來,必須要來!」

吳庸摸著李曉珠的秀髮笑呵呵的搖頭道,這幾天他很忙到是真的,雇傭軍那邊的事,朝鮮戰場的事,魔鬼之手沃爾特惡意收購松下集團的事。還有北京他和吳家的事,康師傅集團的事,反正清閑的時間並不多。也確實沒有時間去關注朱建成到底害過多少家人的事情。)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四百六十一章人肉面麵糰

疙點牛法院才今開庭。要不是李曉珠急看來莫庸絕對余在……二十九分到達,不過早來半個小時也讓吳庸見到了很多之前忽略的東西。

人群越來越大,前來出庭的受害者以及苦主家人年紀最大的已經八十七歲,年紀最小的才三歲。他們無論貧富,無論職業,無論性別臉上都帶有一絲期盼和憤怒,期盼的是仇人終於要得到了懲罰,每每想起這個仇人他們都會咬牙切齒恨不得生吞了他。

九點二十分,所有聚集在北京的證人和家屬全都到了法院門前,直到這個時候吳庸和李曉珠才從車上走下來,吳庸的兩大跟班從另一輛車上也跟著下來。

有部分認識李曉珠的人友好的和李曉珠打著招呼,大家一起走進了法庭。

對派出所吳庸並不陌生,可對於法庭來說他兩輩子還是第一次進。上輩子的吳庸經常進看守所和拘留所,不過每次多會頭人把他撈出來,沒有到進法庭受審判的程度。

因為這次案件的特殊,法院特意選擇了最大的一斤,法庭來審判,可即使如此有限的旁聽座位依然不夠,大部分受害人和苦主家屬都是站在後面或者走道旁,他們焦急的看著其中一個入口,被告人現在還沒有出來。

吳庸和李曉珠他們坐在了原告席上,免去了沒有座位的痛苦,看著這麼多人吳庸也在感慨,民憤。這就是民憤,朱建成那小子壞事做多了,現在終於招來了報應。

五分鐘后,朱建成終於被八個持槍核彈的法警帶著出現在了法庭現場,現在的朱建成比原來瘦了一圈。頭髮蓬亂臉上也沒有任何的光彩。可以看出這幾天他的日子過的並不舒坦。

「是他,是那個混蛋,我要咬死他!」

「嗚嗚嗚,你個畜生,把我女兒還給我!」

「混蛋,你也有今天,我可憐的兒啊,你要睜開眼看一看那,你的大仇終於有人要為你報了」。

朱建成剛一出現,現場就爆發出一陣混亂,好多人大聲斥罵著。還有部分人失聲痛哭,噪雜的聲音把吳庸都嚇了一跳,同時被驚醒的還有朱建成這個今天的被告。

「我爸呢,我哥呢,他們怎麼沒來?這裡是哪裡,我要見我爸爸,我要見我哥哥!」

朱建成驚恐的大聲吼叫著,連續幾天被關押加上又沒有人和他說話。朱建成的精神已經頻臨崩潰狀態。他完全是在失神的狀態下被押送到的法院。

「肅靜,肅靜」。

主審法官終於敲響了桌面上的那隻小錘,並且還看了一眼原告席上吳庸他們那些人。

場面漸漸安靜了下來,不過下面大部分人看著朱建成的眼神都透露著一股兇狠和仇恨,馬上,他們的仇人就可以接受到法律的懲罰。

「現在開始正式審理朱建成」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