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同時他心裡也有些沉重,飲血比他想象的要強大了不少,而且他還只是青岩的一個手下,若是換成青岩的話……

那自己的麻煩將會越來越大!

他看了一眼青岩那邊,丈無刃正跟青岩戰鬥,不分上下,甚至可以說應該是青岩壓了丈無刃一頭。

「實力,果然……我現在的實力還是不夠的!」他咬了咬牙。

雖然有了無敵意,但境界還是太低了,還不足夠!

「虛空風暴!」

紀羽忽然喝了一聲。

一陣陣的氣刃不斷的在空間之中成形,慢慢地朝著飲血包圍而去,這是在飄血那裡學到的唯一一個戰技。

「雕蟲小技!」飲血冷笑一聲,他伸出便欲將那虛空風暴打碎。

但很快他又將手臂收了回來,因為他感覺到了一絲的威脅。

「小子……你!」他似乎讀懂了什麼,朝著紀羽猙獰的笑了笑:「此等戰技落在你身上簡直就是浪費了!拿來吧!」

說著,他周圍發出了一個紅色的光罩,虛空風暴發出的氣刃竟然沒有一點的作用。

飲血猛然衝到紀羽的身前,一拳便是打下。

轟!

紀羽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見。

「無限破碎!」

沒等飲血反應過來,一陣輕喝之聲便從他身後傳來。

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在他身後產生了,威脅到了他的生命。

「好狡猾的小子!」他怒哼了一聲,急忙轉身,手中多出了一個紅色血球,要將紀羽打下。

雪花劍神 「別想動!意念囚籠!」

紀羽又是冷哼一聲,強大的力量不斷的朝著飲血束縛而去,虛空之中形成了一條又一條的紅色火柱,一下子便將飲血給困了下來。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即使是飲血都沒有想到。

而後,無限破碎的力量便不斷的從虛空傳來。

那是空間的破碎之聲……

飲血感覺到毛骨悚然。

他舉起一隻手,想要掙脫,但卻沒有辦法將紀羽的意念囚籠打破。

「可惡……是你逼我的!」飲血雙眼含血,死死的盯著紀羽。

最後他一手揮下,口中大喝:「爆!」

「糟糕!」

紀羽臉色一變,身形極快的後退。

而後他便看到意念囚籠,飲血的方向,發生了一陣轟鳴爆炸,飲血竟然選擇了爆炸?

無限破碎落空,意念囚籠被生生的撐爆了。

紀羽面色蒼白……飲血的蹤影已經消失不見。

但那種恐怖的氣息還在……

「死了嗎?」

「不會吧?我覺得不太可能,還能感覺到那種恐怖的氣息,他應該還沒死吧!」

「都自爆了,還能活下去嗎?」眾人議論紛紛,對於飲血的忽然舉動,他們真的反應不過來了。

而青岩那一方,青岩的其餘兩個手下看著這一幕,卻是發出了一聲冷笑。

「嘿嘿,沒想到飲血那傢伙竟然被人逼到這一步了,還發起了血爆,看來那小子的確不簡單啊!」

一個白衣男子冷笑著看著這一幕,話語卻是無限的冰冷,實力非常強大,沒有人敢靠近。

「的確,能讓飲血發出血爆,那小子也算是無憾了,接下來怕也是沒有什麼懸念了!」青衣女子一臉冷淡,非常的美麗,但話語之間卻是充滿了陰森殺意。

「暴走之中的飲血除了青岩老大之外還有誰能阻止呢?看來這場遊戲也要結束了,可憐了那倒霉的小子咯!」

兩人旁若無人的說著,話語之間皆是充滿了冷意和同情。

「怎麼回事……還沒死?」

紀羽眉頭微皺,他感覺到飲血那恐怖的氣息還在周圍蔓延著,甚至比起之前更加可怕。

「小心點,我感覺到那小子還沒事。」懶貓也說道。

鬼婚難纏:我的兇勐老公 而就在此刻,紀羽發現了,一團血珠,在他的面前不斷的凝聚起來……

不久,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出現在他的面前,身上的氣息恐怖無比,竟然又是飲血!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所有人看著這一幕,都感覺內心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飲血重生了?他全身像是在血海沐浴過一般,沒有一個地方是沒有血的,甚至還有許多的血液從他的身上不斷的流下,落在地面之上,非常的恐怖。

「紀羽面色一沉,他只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不斷的朝他襲來。」

「小子,將我逼到這一步,戰師之下你是第一人,你也該瞑目了!」

飲血陰森的朝著紀羽說道。

他的確非常的心驚,沒想到眼前少年竟然強勢到這種地步,讓他使出了血爆。

這一招本身便需要用極大的力量維持,使用之後還會出現一段時間的能量真空期,一般來說如果沒有致命的危險他都不會使用這一招的,到現在為止,逼他使用血爆的人不多,而戰師之下的人更是只有紀羽一人。

這讓他更加堅定了要殺紀羽的決心,此子恐怖,若是實力跟他在一個層次的話,恐怕就算用出了血爆自己也會死……

紀羽,必殺!

飲血眼睛泛著紅色,朝著紀羽猛然攻去。

僅僅一個交鋒,紀羽卻立刻倒飛而出,狠狠的撞在一座山壁之上,口中鮮血大口吐出。

力量跟速度強大了一大截……

雖然領悟了風之奧義,但畢竟實力沒有跟上,戰鬥起來紀羽的速度發揮到極致也不過是跟飲血相差無幾罷了,但飲血的力量卻遠在紀羽之上……

這場戰鬥逐漸形成了一面倒的形式。

周圍之人卻無一不神色凝重,因為飲血,也因為紀羽。

「他又變強了。」王元看著這場戰鬥,冷靜的說道,沒有絲毫的意外。

但他身邊的趙理他們臉色卻非常的不好看,因為紀羽變強了。

「那小子的力量怎麼會增加得這麼快,我記得不久之前他只是三階戰士啊!」趙理面色難看,不可置信。

他要找紀羽報仇,但卻發現紀羽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能跟戰師強者戰鬥,甚至比起當初他的父親趙元都不弱。

另外一人是趙理的大哥趙擴,此時趙擴的臉色同樣是不好看,他從趙理那裡知道了趙家的毀滅,自然對紀羽也是心懷怨念的,但卻沒想到這個敵人的力量比他們恐怖這麼多……

「王元妹夫,你看……」趙擴凝重的看著王元。

除了王家之外,怕是沒有人能幫他們報仇了啊。然而,王元卻一聲不出的看著這場戰鬥,沒有任何的回復。

飲血非常的意外,因為他發現這少年竟然這麼難打死!

紀羽已經是面色蒼白了,被飲血連續擊中幾拳,莫大的力量震得他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但他一個又一個的運轉著丹天戰體的本源力量,恢復傷勢,不斷的跟飲血抗衡,這讓飲血感覺棘手不已。

九天琉璃戰體是他支撐的根本,他全身發出琉璃色的光芒,力量上跟飲血有一些差距但卻不大,這樣的戰鬥讓飲血感覺無從下手。

「咦,飲血還不能結束這場戰鬥?那小子這麼耐打?」

「嘿嘿,看來那小子身上也許會有什麼好的寶貝也說不定哦,要不我們也去插上一腳怎麼樣?」那白衣男子面露貪婪的說道。

「你想飲血跟你拚命你就去試試看吧!」女子白了一眼那男子,道。

「說說而已,說說而已……」

轟!

地面多出了一個深深的拳印,飲血此時已經有些抓狂了,他進入了暴走的狀態,竟然還不能馬上將這小子給斬殺,這讓他無比的憋屈。

他瘋狂的攻擊,但卻一次又一次的被紀羽躲避。

「可惡!小子,你讓我怒了!」

他瘋狂大吼,身上爆發出一個巨大的血球,朝著紀羽壓下。

紀羽面不改色,他知道,飲血的暴走力量也應該差不多到了,現在只需要耗住他。

然而那巨大的血球明顯便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了,一出現的時候他就感覺到全身的血液又一次沸騰起來。

獨傢俬寵:高冷BOSS迷糊妻 「壓制!」紀羽臉色大變,甚至感覺到身體的血液要立刻飛出體外。

「嘿嘿嘿嘿……跑得了么?我乃鮮血的主宰者,死去吧!!」飲血狂吼。

紀羽臉色越來越難看,他發現竟然真的壓制不住了!

急忙後退了幾步,將所有的力量聚集起來,就為了抵抗自身血液,抵抗那股吸引的力量。

「糟糕……力量用得太多了!」紀羽臉色極快的蒼白了下去,毫無血色。

他的身體似乎要裂開了一般,劇痛無比,他咬著牙,卻覺得全身都要破裂了一般。

「嘿嘿,鮮血啊,聽從我的呼喚,出來吧!」飲血見狀,更是瘋狂的巨吼著。

「開什麼玩笑!我自己的血液我自己主宰!」紀羽咬牙。

周圍的人同樣感覺自己的血液像是要不受控制一般湧出,他們不斷的後退,面色同樣蒼白無比。

「啊!」

忽然,一聲慘叫之聲傳出。

許多人都是一驚,一名修士全身破裂,鮮血從他七竅之中流出,恐怖無比。

「紀羽……」妖盈盈他們看到這一幕,心中大驚。

「我去助他!」林磊跟妖無痕都站了出來,要幫紀羽。

但就在此時,一個聚變卻是慢慢的發生了。

紀羽咬牙,極力控制全身血液。

但依舊還是有一些血液不聽使喚的流了出來。

飲血見狀,大喜,伸出手便要加把力對付紀羽。

而此刻,詭異的事情卻是慢慢發生了……

紀羽血液在空中忽然凝聚了起來,無論飲血怎麼呼喚都不再動一下。

「怎麼回事!」飲血感覺古怪非常,因為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轟!

而就在此時,一陣轟鳴聲兀然傳出,伴隨而來的,是一陣呼嘯。

一陣光芒鋪天蓋地而來,所有人臉色皆是大變。

「那……那是王者的氣息!」

有人渾身顫抖,幾乎要跪拜下來了。

「好恐怖的氣息……比普通的王者強大了無數倍!」

「比那老頭子更強大的力量……」青岩也從戰鬥之中反應了過來,面色凝重的道。

而雨塵他們也趕來了,感受到這股力量,他們臉色皆是充滿了驚訝。

「王者的氣息……」紀羽趁著飲血驚訝的時候將最後的血液給平復了下來,同樣也有些吃驚的看著此幕。

「王者之墓的大門,真正開啟了啊!」

此時,他看到笑天涯走到自己的旁邊,朝著自己笑了笑。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空氣在一刻之間凝固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著這一幕,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

有人面色潮紅,他們似乎發現了什麼大藏一般。

前方偌大的空闊之位,一陣強烈的光芒驟然出現,只見到紀羽留下的一滴血液在半空之中漂浮著,最後直接衝到半空之中,像是一把血刃一般,徑直便將那虛空劃分為兩半。

虛空開半,像是一座隱匿起來的大門一般,高接近十米,看得人驚心動魄。

一道又一道王者的氣息如瀑流一般侵襲而下,這才使得在場之人全都回過神來。

久久不能自語……他們感覺心頭有一個無上的王者在看著他們,即使那位王者什麼都不做,但卻依舊不怒自威,震懾住了在場所有人。

良久之後,才慢慢適應。

「天吶……好恐怖的氣息,絕對是巔峰王者,怕是王者境界無敵的存在啊!」

「好強……比我見到過的任何王者都要恐怖,恐怖無數倍。」

「竟……竟然會有這麼恐怖的存在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即使是魂級強者也不過如此的,他……竟然只是王者!」

許多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他們只感覺到可怕,除了可怕還是可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