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吩咐完之後,雙方兵分三路,繼續查探。

葉雄天啟天眼,化成一道流光,一路查探而去,看看有沒有空間裂縫。

一路上,他倒是發現不少空間裂縫,不過都是很細小的,傳送範圍應該很短,可能就在這一片空間之內。

他想找的,是那種巨大的空間裂縫,類似精靈族那種,可以星際傳送的。

他最擔心的也是這種,只要沒有這種大型空間裂縫,他還是比較放心的。

找了半天,還是沒有發現,葉雄算算時間差不多,只好先離開秘境,回到家裡。

回家之後,葉雄煮好早餐,再回到房間。

桌面上的紙條已經動過,顯然楊小喬半夜醒來的時候,來找過自己。

他走了過去,將房門推開。

母女倆還在床上懶著。

「兩位懶蟲,起床了。」葉雄笑道。

吃完早餐之後,葉雄又帶葉平安去玩一天,晚上的時候,又去秘境查探。

轉眼之間,周末兩天時間就過去了。

星期一早上,葉雄剛將葉平安送去學校,連車都扔在學校,急忙飛回家裡,將楊小喬拖進房間。

「那麼焦急幹嘛,平安要五點才放學,整整一天時間,夠你折磨了。」楊小喬紅著臉道。

「憋了兩天,再憋就上火了。」

葉雄將她抱了起來,朝房間跑去,一邊跑一邊笑道:「人生四大喜,洞房羅。」

(本章完) 兩個小時之後,葉雄這才吹著口哨從房間裡面出來,化成一道流光,前去秘境。

接下來的日子,葉雄除了陪她們母女,其餘的時間就是查探聖峰山秘境,最終還是沒有找到巨大的空間裂縫。

冰靈跟火靈找了半個月,也沒有找到另外的出口。

三人停在秘境入口,商量起來。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這裡應該是唯一的出口。」

「這麼說,幾千年之前,就有絕世強者,來到地球了。」葉雄說。

「現在的地球,除了南域傳送陣,其餘的地方,暫時進不來,所以,幾千年前,那絕世強者,很有可能就是從南域的傳送陣,將白虎通過地球,再進入秘境的。」火靈說道。

「不一定。」

「難道還有其它的辦法?」葉雄奇怪地問。

「如果對方是白虎獸守護家族的人,他帶著白虎始祖令牌來到這秘境之中,再將白虎始祖召喚出來,這也是可能的,而且這種可能性非常大。畢竟神獸有著其餘靈獸沒有技能,能撕裂空間,到達任何一個地方。」冰靈道。

「如果對方是白虎獸守護家族的人,為什麼要在這裡把它召喚出來,再封印它呢?」葉雄怎麼都想不透。

「除非,這個人是白虎獸守護家族的叛徒。」火靈道。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這個可能性,也有。」葉雄點了點頭。

三人商量片刻,都想不明白,只能暫時作罷。

出秘境之後,葉雄施展禁制,將入口封印起來。

除非金丹期修士,不然的話,別想破開他布下的禁制。

接下來,葉雄回到家裡,一邊修鍊,一邊陪著楊小喬母女倆。

轉眼之間,大半個月時間就過去了。

這天,葉雄在房間修鍊,突然張開眼睛,大笑起來。

經過長時間修鍊,《混沌歸元功》第三層,終於修鍊成功了。

這就意味著,五行功法最後一種土系功法,他可以修鍊了。

「終於可以修鍊《大地功》了,只要修鍊出土元氣,五行功法算是全部成功修鍊了,是時間離開了。」

葉雄走出房間,來到客廳,楊小喬正在沙發上看書。

見他出來,臉色有些凝重,楊小喬將書放下來,問道:「怎麼了?」

「我是時候離開了。」葉雄說道。

楊小喬的臉,頓時黯淡下來,不過她很快就露出笑容:「沒事,你去忙自己的事情,你能陪我半個月,我心裡已經很滿足了。」

「等平安晚回來,我跟她說一下。」葉雄說道。

「不用,她回來,你更走不了,我會跟她說的。」楊小喬道。

「早陣子,平安跟我打了一個賭,她輸了。如果她生氣,你就告訴她,爸爸讓她別哭,這是我對她的要求。」

葉雄說完,從身上掏出一本小冊,跟一瓶丹藥。

「這門功法,等她能理解之後,你再交給她。前幾天晚上,我已經教了她簡單的入門,至於丹藥,我在每個丹藥盒子上面布了禁制,等她有能力打盒子,說明她可以承受住藥力,可以服用。」

葉雄將《混沌歸元功》跟一瓶丹藥交給了楊小喬。

楊小喬接過這兩件東西,說道:

「你走吧,我會好好看著她的。」

葉雄走過去,摟著她,吻了起來。

好半晌,兩人這才鬆開。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衝天而起。

經過一個地方的時候,他突然停住,在天上,望著下面的酒店。

那是名揚國際酒店,杜月華的酒店。

葉雄看著酒店,很想下去看看。

這麼多年過去,不知道華姐怎麼樣了。

但是轉念一眼,看了又能怎麼樣,到時候又是一副依依不捨的模樣。

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見了,自己又如何面對?

想到這裡,他嘆了口氣,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去到天涯海角,葉雄通過傳送陣,回到南域。

回南域之後,他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去找愛羅莎。

他沒有經過通報,直接化成一道流光,來到愛羅莎的門口,推門進去。

愛羅莎正在裡面忙著,見他沒有打招呼就直接進來了,頓時臉黑了。

「你當我這裡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還有沒有點禮貌。」她崩著臉道。

「都是自家人,講那麼多規矩幹什麼?」葉雄笑道。

亂了流年傷了婚 他走過去,在她的面前坐下來,翹起二郎腿。

「江南王,注意你的行為舉止。」愛羅莎瞪著他。

葉雄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饒有趣味地望著她,笑道:「南帝,咱們都這麼熟了,你就別老講究那麼多規矩。講規矩多見外,見到好朋友,性情外露,說明我把你當知心朋友了。」

愛羅莎嘴角不停地抽著,白眼翻了又翻。

無恥的人她見得多了,沒有過么難纏的。

「有什麼事情直說,我還有事情要忙。」她冷著臉道。

「我想問你,一百多年前,南情局那位查探過忘憂草事件的情報員,現在在何處?」葉雄問。

「死了?」

「殿下,我可是真心實意跟你聊天。」

「我也是說實話,一百多年以前的事情,他死了,那不是很正常。」

「他退役多久了?」

「不清楚。」

「你連他退役多久都不知道,又怎麼知道他死了,你這不是睜開說瞎話嗎?」

「為什麼不能,我複查過忘憂草的事情,查過他死沒有,不行嗎?」

「既然這樣,那算了,我無話可說。」

葉雄站了起來,突然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露出精壯的上身。

「你想幹什麼,快把衣服穿上。」愛羅莎怒道。

「衣服在我身上,我喜歡脫,關你什麼事?」

葉雄說完,手裡拿著衣服,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出去。

愛羅莎真是服了,差點跪了。

無恥的男人她見得多,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他就這樣赤著上身,手裡拿著衣服,大搖大搖地走出去,外面的人看到,會怎麼想?

肯定會腦補,兩人在辦公室裡面,做了什麼樣的事情。

她的一世英明,就徹底毀了。

無恥啊!

混蛋啊!

「江南王,你給我站住。」愛羅莎終於還是敗了,咬牙切齒:「大風城,陸家,陸天明。」

「南帝,謝了,你真是好淫(人)。」

葉雄哈哈大笑,這才穿起衣服,化成一道流光離開。

(本章完) 大風城,座落在南域西邊,是一座修士超過三百萬的大城。

面積大約五千萬平安公里,建築比較聚中。

跟妖界鬼界的建築不同,大風的建築非常接近地球類型。

酒樓,餐館,各種各樣的店非常多,接近歐式風格,治安非常好。

街上到處可以看到巡邏的護衛,一排排,穿著統一的護衛服,看起來管理非常嚴。

隨處可見:城內禁止打鬥,恩怨外面解決的條幅。

不得不說,在管理方面,愛羅莎真有一套,南域的治安跟環境是整個四域之中最好的,難怪有這麼多人都喜歡南域。

冰靈跟火靈從葉雄身體裡面出來,看著面前這一片繁華的大城。

火靈不由嘆道:「我還是喜歡南域,環境真好。」

「愛羅莎雖然強權霸道,但強權之下出政權,這管理方面還是有一套的。」葉雄一邊走,一邊看著周圍,說道:「等我們的新城建好之後,可以借鑒一下南域的管理方式。」

「主人,我們不進內世界好不好?」火靈問。

「你們就跟在我身邊好了。」葉雄道。

「你那麼笨,在主人身邊,別惹事就行。」冰靈又開懟。

火靈苦著臉,道:「冰兒,我又沒招惹你,你幹嘛老懟我?」

「你那娘娘腔的臉,礙我眼睛了,看見你那熊樣就生氣。」

火靈:「……」

葉雄哈哈笑了起來。

「火兒,打是親罵是愛,你懂的。」葉雄笑道。

「對對,打是親,罵是愛。」火靈也笑了。

「主人,你偏心。」冰靈不高興了。

「火兒被你欺負成這樣,如果我不幫他說句話,他得被你欺負成什麼樣子。」 重生之鬼醫傻妃 葉雄笑道。

「男人婆,小心嫁不去。」火靈罵道。

「我為什麼要嫁,一般的凡人,本姑娘才看不上眼呢。」

「就你,嫁出去還沒三天,不對,還沒有一天,就被人家退貨了。」

「有主人撐腰,敢頂嘴是不是,看我怎麼收拾你。」

冰靈生氣之下,追著火靈就打。

「主人,救命。」火靈繞著葉雄的身體躲著。

兩人一個追,一個逃,玩得不跡樂乎。

看著他們天真爛漫的模樣,葉雄不由得感慨,年輕真好。

「別鬧了,給你們兩人一個任務,去打聽一下陸家在什麼地方,看誰打聽得快。」葉雄吩咐。

「肯定是我。」

「你那麼笨,休想贏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