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吳慧芳已經準備叫保安過來,把於歡轟走了。

滴滴!

這時候一輛車停在附近,安琪和萬景春從裏面走下來。

吳慧芳看到後,趕緊迎過去。

“有什麼事情等會兒再說。”

安琪瞥了她一眼,來到於歡面前,彎身道:“對不起小少爺,路上有點事情,耽擱了。”

唰!

吳慧芳和楊甜兒,王靜三個人都傻了眼。

這啥情況啊?

安琪竟然在給於歡彎身問好。

“我沒看錯吧。”楊甜兒揉着眼睛,確實沒出現幻覺啊。

吳慧芳感覺情況不對勁,趕緊走過來詢問,“安琪小姐,這位先生是?”

“他是我們歡喜傳媒公司真正的總裁,我也只是給他打工的。”安琪告知道。

吳慧芳懵了,心裏充滿不安,自己剛纔竟然對總裁大呼小叫,還要把他趕出去?

這不找死呢嗎?

“這位女士,你沒搞錯吧?”楊甜兒咬着嘴脣不敢相信,看於歡滿臉窮酸相,哪裏像總裁了?

“你是在質疑我的眼神?”安琪瞪着她。

楊甜兒頓時嚇得腳軟,搖搖頭道:“沒有,我不敢!”

楊甜兒看着吳慧芳,想要讓她幫忙。

此時的吳慧芳也很慌啊,趕緊來到於歡面前賠笑臉,“總裁,剛纔是我有眼無珠,對不起,我跟您道歉。”

“這道歉來得有點晚吧?”於歡冷笑一聲,“早提醒你的時候,幹什麼去了?”

“總裁對不起,真對不起,我……”

於歡打斷她的話,冷漠道:“安琪讓你當影視部門的總經理,想必你工作能力不錯,只是這閱人能力太差勁了。”

“先降職副總吧,培養培養心性再說。”

這影視部門總經理位子吳慧芳還沒坐熱乎呢,就被降職了,心裏別提多難受。

沒辦法,誰讓她不開眼得罪總裁了呢,立即點頭回道:“多謝總裁開恩。”

“你們跟我過來吧。”於歡指着萬景春,還有楊甜兒她們幾個。

一路上,於歡和安琪走在前面。

其他人緊隨其後,有意保持一段距離,不敢靠的太近。

“乾媽,總裁不會不讓我們簽約吧?”楊甜兒小聲對吳慧芳問。

“如果真是這樣,他就不會讓你們進來了。”

吳慧芳這麼一說,楊甜兒心裏放鬆不少。

咬着嘴脣自責道:“對不起乾媽,我真不知道於歡他是總裁,害的你被連累了。在高中時候,他明明就是一個普通學生啊,怎麼幾年沒見,突然就……”

“行了,別說了。”吳慧芳打斷她,“這件事情當作給你我提個醒,以後別以貌取人,還是低調點吧。”

楊甜兒認可點頭。

辦公室內。

於歡坐在老闆椅上,看向萬景春詢問,“網劇《歡喜冤家》的劇本,我都已經看過了,蠻有潛力,我打算好好搞一下。”

“不出意外的話,這將是我們歡喜傳媒公司影視部門成立後,所拍攝的第一部影視劇作品。”

以前的歡喜傳媒,主要做廣告,網絡傳播一類,現在於歡想做大,必須涉獵影視劇。

而網劇門檻低,受衆羣體大,第一部拍攝網劇最合適。

“沒問題於少,我會願意全力協助。”萬景春道。

這傢伙,雖說人品差了點,導演功底還是不錯的,不然於歡早讓他滾出雲市了。

“接下來就是挑選演員的問題了。”於歡說道。

對於一部影視劇,劇情、導演、演員都是最重要的。

“總裁,這位楊甜兒是演員,演技和外形都不錯,所以我想讓她簽約咱們公司。”吳慧芳忽然道。

於歡想了下,楊甜兒的外形確實不錯,有能大火的潛質。

若非如此,於歡剛纔直接讓她滾蛋了。

“她可以簽約,不過心性必須磨練下,我不會讓她那麼快當女一號的。”於歡道。

“沒問題。”吳慧芳面露欣喜,能讓楊甜兒簽約就已經不錯了,演女幾號根本無所謂。

“還不趕緊謝謝總裁。”

楊甜兒立即對於歡鞠躬,“謝謝總裁。”

“總裁,我也想簽約咱們公司。”王靜跟着說道。

於歡瞥了她一眼,“你覺得你形象合適嗎?”

王靜臉一紅,厚着臉皮道:“我覺得我挺合適的啊。”

於歡喝進嘴裏的茶水,差點沒噴了,果然啊,越醜的人越不知道自己丑。

不過……

於歡突然想起來,《歡喜冤家》裏面有個丑角色,還挺適合她的。

便答應了下來。

彼時。

雲市市區。

一輛小型私人飛機緩緩降落。

要知道,這裏不是米國,私人飛機不許在市區降落,只允許在機場。

一時引發大量討論,直接上了雲市新聞論壇。

雲市。

鳳凰投資公司。

坐在辦公室處理文件的葉鳳清,很快被白起告知這件事情。

“鳳小姐,從那架私人飛機的標識來看,應該就是葉海生少爺的。”

啪!

葉鳳清狠狠一拍桌子,激動的站起來。

“把私人飛機降落在雲市市區,他膽子也太大了,真以爲是葉家少爺,就能無法無天了嗎?”

“他人呢?讓他來見我。”

白起搖着頭,“不知道!葉海生降落雲市後就跑了,鳳小姐,難道他也沒跟您聯繫?”

葉鳳清沒回答。

咬着牙怒吼道:“這個葉海生,眼裏完全沒有我這個姐姐。”

“他怎麼不去死?” 葉海生作爲帝京隱世家族,葉家小少爺,就算是王聰聰見了,也要給三分薄面。

他來到雲市後,直接去了最大的4S店,壕置八百萬,買了一輛蘭博基尼。

又去雲市最大的商廈逛一圈,買了很多奢侈品。

他將“富少”兩個字,詮釋的淋漓盡致。

葉海生打開手機,翻開微信,發語音過去,“我已經到雲市了,晚上見個面吧。”

彼時。

剛剛下了直播的張佳音,看到這條短信後,面露難色。

“佳音,我被人欺負了啊。”門外忽然傳來孔雪兒熟悉的聲音。

張佳音打開門,孔雪兒直接撲在她身上,委屈的嗚嗚痛哭。

“雪兒,你這是怎麼了?難不成分手了?”張佳音猜測道。

孔雪兒點着頭,嗚嗚嗚哭得更厲害了。

“到底怎麼回事啊?”看着自己好閨蜜傷心成這樣,張佳音的心裏面也相當不好受。

孔雪兒馬上把昨天的事情,給張佳音講述一遍。

張佳音聽得氣憤不以,“這個萬景春,也太過分了。”

“幸虧有人救你,對了,那個救你的人是誰啊?合適的話,你跟他在一起得了。”

孔雪兒面露異樣,想說就是你老公啊。

“不提這個了,還是單身適合我。”孔雪兒舉着雙手大喊道:“單身萬歲。”

“雪兒,既然你來了,要不幫我分析分析該怎麼辦吧。”張佳音翻開手機微信,“你看,這是我直播間那位葉先生,他來雲市了,想要跟我見面。”

“就帝京的那個土豪?他上次說要來雲市跟你見面,沒想到還真來了。”

“不過佳音,你跟他見面萬一被於歡知道了,可能會讓於歡生氣。”孔雪兒分析道。

“我明白,可這位葉先生給我打賞那麼多次,就提出這麼一個要求,我要不答應的話,也太過分了。”張佳音垂頭喪氣,挺爲難的。

“倒也是!那不如這樣吧,我陪你一起去,再找一個人多的餐廳,吃完飯就回家,他肯定不敢做什麼壞事的。”孔雪兒道。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

張佳音給葉海生髮微信,約在市區一家特色餐廳。

這家餐廳沒有包廂,採用的是那種半透明隔斷。

我的不死外掛 張佳音就是因爲這一點,才選擇約在這吃飯。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