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吳良搖頭:“我知道你是想和我一起報仇,但他真的不是你惹得起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劉偉搖頭:“我不明白,我知道用人想要害我兄弟!”

“唉!”吳良坐下低頭。

“你是不是嫌我會託你後退!”劉偉沉默一會,冷不丁的開口道。

吳良一愣,不知道劉偉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他連忙擺手:“不是,我以有你這樣的兄弟爲榮,只是那人背景很深,你如果參與進來,會對你家帶來很大的麻煩!”

劉偉苦笑一聲:“說來說去,你還是嫌我託你後退!”

“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吳良攤攤手,很無奈,他是真的不想劉偉跟着他一起冒險。

“不是這個意思就說出來!”劉偉倔強道。

“好吧!”吳良嘆口氣:“其實一切都是李冥搞得鬼!”

劉偉徵了一下,然後臉色不好看的道:“又是他這個龜孫子,上次打你還不夠,這次居然想要你的命,他的心還是真的狠!”

“沒錯!”吳良點頭。

“哪你怎麼對付他!”劉偉想要做起身,可是渾身無力,吳良趕緊上前把他按在牀上。

“我還沒有想好!”吳良坐下,看着地面。

兩人沉默,各自在思考着事情。

“叮鈴鈴!”吳良的手機想起,一看是楊武的電話。

吳良對劉偉點點頭,拿起電話救站在一邊接通手機。

“喂,師傅,你在哪?”楊武急切道。

吳良眉頭一皺,不解道:“怎麼了!”

“師傅我已經練會了第一層武技,想讓你檢查一下!”楊武興奮道。

“額!有時間再看吧!”吳良愣了一下,纔開口道。

“哦!”楊武滿腔的興奮化作失落。

“有時間了,我給你打電話好了!”吳良聽從楊武的失落,於是安慰道。

“好!一定要快些給我打電話啊!”楊武答應一聲。

吳良說了句一定,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有個徒弟真麻煩,我只是一個懶散的人,哪有時間教徒弟啊!”吳良搖搖頭收起手機。

“喲!你收徒了!”吳良剛坐着牀上,劉偉救打趣道。

電網大師 “嗯,你要不要當我的徒弟!”吳良點點頭,然後想起什麼似的,打趣的看着劉偉。

劉偉一愣,然後眨眨眼:“你真的肯收我爲徒!”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誠意了!”吳良似笑非笑的看着劉偉。 “嘿嘿!你說我有誠意嗎?你教不教,一句話!”劉偉轉轉脖子看向吳良。

吳良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好了,快點,想教我,就別廢話了!”劉偉吃力擡起頭,渴望的看着吳良。

吳良呵呵一笑:“算了,不逗你了!等你傷好了立即教你!”

“一言爲定!”劉偉露出開心的笑容。

吳良看着劉偉的笑,心裏欣慰不少, 至少沒有讓兄弟失望。

入夜,深秋已有一絲涼意,轉眼之間吳良已經在學校呆了快四個月,再過個把月就放假了。

“好點了嗎?”吳良走進病房,把幾袋水果放在桌子之上,然後一屁股坐在牀沿上。

劉偉做起身,微微一笑:“好多了,估計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吳良呵呵一笑:“那好,明天出院了,我現在就教你一些本領,以後也算是一種防身本領!”

“嗯!”劉偉點點頭,露出開心笑容。

“把你手伸出來!”吳良側對劉偉,伸出一隻手。

“幹嘛!”劉偉不解。

“你說幹嘛?我檢查一下你的骨骼是否驚奇不行?”吳良眉頭一挑,不爽道。

“拉倒吧!就算我骨骼不行,你也給我把骨骼變的行!”劉偉伸出手,遞向吳良。

“拿你真是沒有辦法!”吳良搖頭,伸手捏住劉偉的手,然後就是胳膊,頸部,基本全身都摸了一邊。

做完這些,吳良眉頭皺起,停下手坐在一邊沉思,劉偉緊張的看着吳良:“怎麼樣!”

“呵呵!還好!”吳良勉強一笑。

剛纔他用摸骨手法,查看了劉偉的資質,發現劉偉的資質很差,並且不是一般的差,而且他在摸骨時,還運用寶氣查看了劉偉的煉氣資質,可以說劉偉的煉氣資質,基本算是廢中之廢。

他沒敢說出口,怕劉偉擔心。

“我的骨骼可以練武嗎?”劉偉看着吳良的不自然。

“呵呵!可以!”吳良點點頭,不敢把真相說給劉偉聽。

“那你剛纔怎麼回事?”劉偉指着吳良,一臉的不解。

“沒事!我想想教你什麼好?”吳良搖頭,閉上眼在在心中查看聚寶決,看看其中有沒有適合劉偉修煉的。

“嗯!枯木訣不適合劉偉,大力熊拳也不適合!”吳良在心中一頁頁查看聚寶決,聚寶決的法訣數以萬計,但都是有資質限制,根本不適合劉偉修煉。

“修煉什麼啊!”吳良查閱半天,沒有找出一種劉偉能修煉的,心中開始大急。

“電寶典,以電修煉,禁神印以強大靈氣驅動,這些都不適合劉偉修煉!到底修煉什麼呢?”吳良停下查找,皺眉尋思。

“吳良,我到底練什麼啊?你快說啊,別閉着眼啊?”劉偉坐在牀上,心中有些着急。

吳良沒有出聲,在腦海中飛速想着劉偉的如何修煉!

“對了,看看劉偉的精神識海怎麼樣?”想了半天,吳良突然想到一個折中的辦法。

他連忙睜開雙眼,右手快速的按在劉偉的額頭。

劉偉大驚,不知道吳良做什麼,下意識想躲避,但是想想吳良是自己的兄弟,最後還是任由吳良的手按在自己的額頭。

手按在劉偉的額頭,吳良閉上眼,寶氣透體而出,一絲精神夾雜在其中,輕易穿透劉偉的額頭,進入其精神識海之中。

“怎麼那麼痛!”在吳良的寶氣進入劉偉的精神識海之時。劉偉感覺自己的腦袋像是炸開一般,一陣陣疼痛席捲全身。

“不要反抗!”吳良緊緊按住劉偉的肩膀,防止他亂動。

“額!”劉偉咬着牙,很快疼痛消失,吳良也收回手。

“不錯,劉偉果然適合那套法訣!”收回手,吳良送一口氣,心中也是有些欣喜。

剛纔他查看劉偉的腦海,發現其精神識海很大,比起一般人至少大上兩倍不止,如果不是因爲他精神強大,他的那絲精神很可能會一去不回。

別開精神只有一絲,就這絲可能就會導致,人的緊神錯亂,從此成爲一個廢人。

吳良也是膽大,仗着實力高來這手,不過還好,劉偉的精神識海還不足他的百分之一大小。

“你剛纔搞什麼,我的頭那麼痛!”劉偉捂着頭,看着睜開雙眼的吳良。

吳良哈哈一笑:“劉偉,告訴你,我將會教你一種強大的法訣,比起什麼的武功那是厲害萬倍不止,如果你練好了,一個人打百人,千人,萬人都不是問題,如果練到高深處,一招下去,萬人倒下不成問題!”

“額!”劉偉愣神,伸手摸摸吳良的額頭:“你沒有發燒吧!”

“去你的!”吳良推開劉偉的手,站起身離他遠遠的:“你不相信?”

“你說的是神話之中的東西,拿這些東西忽悠我,有意思嗎?”劉偉攤攤,懶洋洋的躺在牀上,一隻手還不不停的揉着額頭。

“呵呵!你看!”吳良單手一指,放在劉偉牀頭的一件衣服飛入他的手中。

“啊!”劉偉大驚失色,一臉的驚恐的看着吳良,身子往牆上靠了幾分:“你是怎麼做到的,還有你是吳良嗎?”

吳良一臉的黑線,把衣服往牀上一扔:“你說我是吳良嗎?我只不過想讓你相信我而已!”

說着他就快步走到劉偉跟前,一個板栗敲在劉偉的額頭,劉偉吃痛,不滿的瞪了吳良一眼:“你幹嘛打我!”

“誰讓你不信我!”吳良站起身,趕緊跑到一邊,劉偉此時正好伸手去敲吳良的額頭。

“呼!你說的是真的嗎?”劉偉拍拍胸口,剛纔吳良的那一下,讓他明白吳良還是那個吳良,此時驚嚇緩和不少。

“你還質疑?”吳良無語,扯過一張椅子坐下。

“那好,你就教教我厲害的法訣吧!對了咱們學的還叫武功嗎?是不是電視上所說的修真者?”劉偉揉揉額頭,按着牀坐直身體。

“不是修真者,但和修真者差不多,應該腳鍊氣師纔對?”吳良搖頭。

“煉氣師和修真者有什麼區別?”劉偉皺着眉頭,不解的看向吳良。

吳良攤攤手:“其實沒啥區別,就是叫法不同了,至於爲什麼,不要問我,我也想知道?”

“那算了,知道你也是個半吊子,你是怎麼變成煉氣師的!以前可沒有聽你說過?”劉偉擺手,身體靠在牆上。

“咳咳!師門有令,我也是沒有半法!”吳良尷尬一笑。

“好了,不說這個,趕緊把法訣交給我,我都迫不及待了!”劉偉眯着眼,啜着手。

吳良點點頭,在心中翻查他前幾天看見的一種法訣,那種法訣叫‘通寶幻決’,主要是讓精神強大的人修煉的,修煉此決,在對敵時,可以讓人產生幻覺,從而取勝。

“嗯!有紙筆嗎?”吳良找到通寶幻決,但是這法訣沒有書籍,只能抄下來讓劉偉修煉了。

“沒有!”劉偉左右看了幾下,牀頭的抽屜也看了下,連一張紙屑都沒有。

“好吧!我去買!”吳良站起身對劉偉打聲招呼,就走出病房。

劉偉看着吳良離開,撇撇嘴:“什麼嗎?想要教我法訣,連紙幣都不帶!”

走出門口的吳良聽見劉偉這不大不小的嘀咕,無奈的搖搖頭。

時間不久吳良就拿着一個筆記本和一隻筆走進病房,而劉偉此時已經下牀,在病房裏走來走去。

吳良微微一笑,走到做起坐下,揮筆急揮,洋洋灑灑的一張修煉法訣就這樣成功了。

“成了!”在吳良進來,劉偉救目不轉睛的看着吳良。

“嗯!”吳良把筆記本遞給劉偉,笑道:“你看看,有什麼不懂!”

劉偉拿起筆記本快速的閱讀起來,法訣不算難懂,只要會識字的基本都能明白筆記本的內容。

“誒!你這法訣很奇怪,居然讓我每天把做到夢記錄下來,然後運用法訣修煉出來?這如果沒有夢,那我怎麼辦?”劉偉看着起勁,不過其中有段內容讓他想不通。

“繼續往下看,後面有介紹?”吳良指着筆記本,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