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周大少團長破口大罵,

“秋(一)輩子飛機炸、大炮轟、炸完轟完步兵衝!小鬼子是程咬金的三板斧是屢試不爽啊?!

給老子稍微變通一下子嘛,炮彈多搞個彈幕攻擊,也讓老子們見識一下新東西啥,個笨死人的東西!”

周大少團長說完卻見宋希濂中將等人一副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娃急忙說道:

“錯了,錯了,啷個能把小鬼子教乖了哈,我們還等着小鬼子來送死嘛!”衆人聞言忍不住笑了起來。

宋希濂中將接通了前面兩個師的電話,問清了情況以後不禁高興地說道:

“他,小鬼子的飛機、大炮狂轟濫炸的厲害,前沿防禦陣地工事多有損毀。部隊有些傷亡,但不大,主要是前沿的觀察哨等。主力都在富金山山棱坡坎的反斜面的貓耳洞貓着,小鬼子的炮火根本打不到!

曉舟啊,你這個反斜面構築的能防炮防空的貓耳洞的法子真是絕妙,立竿見影喲!”

周大少團長等幾個會意地交換一下眼色:這都是血裏火裏打出來的活命招數啊!周大少團長更加知道,在上甘嶺美國佬集中了足足比志願軍多好幾倍的炮火狂轟濫炸最終也沒有拿下這個小小的連級防禦陣地,志願軍的絕招就是坑道和反斜面工事。

小鬼子氣勢洶洶的狂轟濫炸了半個多小時,左翼陳瑞河少將的36師的防禦陣地上就落下了數百枚航空炸彈和數千顆大小炮彈。

36師的前沿工事,早被翻來覆去的小鬼子的飛機扔下的航空炸彈和猛烈的地面炮火,揉搓得不成樣子了:許多的地方就是半尺多深的虛土和大大小小的彈坑,搞得36師的官兵們罵罵咧咧的不得不重新緊急搶修前沿工事。

見小鬼子的火力準備完了,宋希濂中將接通了36師的陳瑞河少將的電話,

“小鬼子的地面進攻開始了嗎?我已經聽到了激烈的槍聲。”

陳瑞河少將說道:

“軍長,開始了!我36師正面大約有二三千小鬼子正在向富金山我之前沿陣地發動猛烈進攻,遠處還有一千左右的小鬼子。估計這次小鬼子的進攻有些試探性質,出動的兵力近一個聯隊,配備有十輛裝甲戰車!”

“蔭國兄,我去前面看看!”

周大少團長一聽到說有小鬼子的坦克上來了那可坐不住了。 339章 天降奇兵(下)

339章 天降奇兵(下)

一聽說小鬼子裝甲戰車上了,周大少團長可坐不住了,來到了富金山半山腰的36師前沿隱蔽指揮所。

周大少團長在這個隱蔽的前沿指揮所抵近一看,頓時覺得火冒三丈:因爲在山腰上放眼一望,小鬼子的後面的部隊的南來北調,在小樹叢中噴射着火舌的炮兵陣地,往來於公路上的運輸車輛及騾馬,甚至於小鬼子的野戰醫院搭起的帳篷等,都是看的清清楚楚,完全展現在他娃的眼前。

“啥子稀場合的中央軍精銳喲,尼瑪連個100mm以上的重炮都莫求得,老子要是有一個重炮團,哪怕就是有一個重炮營,憑着這麼有利的地勢,小鬼子還能如此這般肆無忌憚?!”

陪同的一個宋希濂中將的副官接過話頭也有些沮喪地說道:

“重炮?!我們整個71軍四個師75mm的山、野炮加起來也就有五門!(周大少團長氣樂了:這比老子估計得還少許多啊!)真是令人不勝悲哀啊。

一箇中央軍,尤其是我們71軍這種擁有四個師的加強師,竟然連一門100mm以上的重炮都沒有!我這就弄不明白了,民國政府大筆大筆的軍費都花到哪兒去了?”

這個少校小參謀這通牢騷倒是有點冤枉咱最高領袖了:從德國買來的重炮還是有一些的。但是卻沒有裝備給宋希濂中將的第71軍,而是給了像胡宗南這種貼心豆瓣(川渝方言親信之人的意思)、心腹愛將。

令人氣惱的就是,胡宗南這個宋希濂同期的黃埔學弟,周(恩來)公稱爲“草包”將軍的大笨蛋,卻在羅山之戰中,將校長花寶貴的外匯買來的重炮團數十門大炮像一個“非”字一樣整整齊齊排列在公路兩側,甚至還沒有來得及打上幾炮,就被小鬼子的飛機發現後連炸帶掃,炮兵們死的死傷的傷,寶貝蛋子二十餘門德國150mm重型榴彈炮也成了一堆廢銅爛鐵。唉,好鋼沒有用在刀刃上啊!

小鬼子已經發動了三、四次進攻,由於富金山的險要地勢,即使用上了十餘輛裝甲戰車,小鬼子也沒有多大的進展,只是扔下三、四百具屍體而已。

說起來,荻洲立兵中將的第十三師團小鬼子兵們起初並沒有把這支憑藉富金山險要地勢固守的中國守軍放在眼睛裏:前幾天的六安、霍山之戰,中**隊的于學忠、馮治安的部隊,甚至還沒等小鬼子發動總攻擊,就在一通猛烈地飛機、大炮的狂轟濫炸中潰不成軍了。今天說起來,小鬼子的火力準備更甚那時。

負責率先攻擊的第十三師團之26旅團沼田忠德少將只是發動了一次試探性進攻以後,粗略地判斷了一下中國守軍的防禦強度等,就開始了對71軍左翼的36師陳瑞河少將所部的猛烈攻擊。一次就出動了兩個野戰步兵大隊近千人。

周大少團長匆匆趕到富金山半腰的36師前沿隱蔽指揮所的時候,正是沼田忠德少將發動的在十餘輛裝甲戰車掩護下第四次進攻被被挫敗的時候。

“陳師長,現在我就帶反裝甲分隊下到富金山山腳下的最前沿上去。屆時小鬼子在裝甲戰車掩護下再次進攻的時候,你佈置山腰上的重(機槍)火力予以支援掩護,我率反裝甲分隊打掉這些小鬼子的烏龜王八,他們也就猖狂不起來了!”

周大少團長說道。

“那太好了!前幾次小鬼子的裝甲戰車對我們的威脅太大了。屆時我將命令全師重火力給你們提供掩護!”陳瑞河少將喜出望外。

36師的陣地前的數十道山棱溝坎上,已躺了不少的小鬼子前幾次進攻留下的屍體。而原先富金山山頂、山腰的茂密的樹木叢,此刻完全不知所蹤,竟被小鬼子的飛機、重炮等猛烈火力一掃而空,整個富金山纔打了半天就成了禿山峻嶺了,一片焦土,顯得空蕩蕩的。

周大少團長將反裝甲小分隊分成了三個戰鬥小組,每組都有專門的火力掩護和專門打坦克的隊員。三十餘人順着富金山那些山棱溝坎,隱蔽地溜到了山腳下。悄悄迅速地部署好了反坦克簡易隱蔽陣地,就靜待小鬼子的下一次進攻了。

爲了增加自身的隱蔽性和迷惑性,周大少團長左右看了,就喊幾十個弟兄們扒下小鬼子留下的屍體上的軍衣,然後罩在自己這身迷彩服上,現在這種土黃色的戰場背景,周大少團長他們的迷彩服花兒迷之的反而顯眼。

湯立勇等人把這身從死小鬼子身上扒下的血一身泥一身的窟窿洞眼不少的破爛裝一罩上,湯立勇打量一番後笑道:

“老隊長,你別說,我們一個個的都像是從地裏鑽出來的土地爺似的!在這種比較單純的戰場環境下,不仔細看這身還真難以發現。”

周大少團長白了他一眼,說道:

“都認真點!弟兄們別笑了。小鬼子的九五式輕型裝甲戰車,雖然皮薄餡大,最厚的前裝甲才12mm,最薄的才6mm,全車也僅僅七噸多重。但是它的火力還是不弱的:

除了一門37mm的九四式戰車炮,對於打坦克威脅最大的還是它的那兩挺的並列式機槍。能夠形成一個九十度左右的火力散射面,從前面不容易靠近它。

等一會兒小鬼子的坦克上來的時候,弟兄們注意要從兩側運動出擊,儘量不要與小鬼子的坦克面對面。而且戰術動作要快、準、狠!進入射擊範圍,時機一到,果斷瞄準射擊。

我再說一遍,不管打着沒打着,射擊後馬上轉移原先射擊位置,先隱蔽起來,以待戰機再次出現後再說。

另外要注意那個半山腰上的我軍重機槍火力的掩護線路,先給老子看準了,別瞎跑,遭***自己人報銷了老子不得給撫卹金哈,醜話先說到前頭!”

聽到周大少團長這話,衆弟兄又笑了起來,然後紛紛表示:

“老隊長(少幺爸),你就瞧好吧!”

小鬼子的又一次進攻開始了,在炮火一轉移以後,小鬼子的十餘輛裝甲戰車轟隆隆地就開上來了,坦克後面不遠不近吊着十幾路小鬼子的步兵。上一次的進攻,這些小鬼子的裝甲戰車幾乎把戰車炮的炮彈都消耗完了:

那是大搖大擺地開到了富金山山腳下,擺起架勢,仰着細細的37mm戰車炮口,對着半山腰的中國守軍的防禦陣地就是一頓炮轟,直接以坦克的直瞄火炮掩護步兵仰攻富金山,直到消耗完了所攜備的戰車炮彈,纔不得不隨着進攻失利的步兵撤下來補充彈藥。

搞得陳瑞河少將的36師在小鬼子的飛機、重炮的狂轟濫炸中的損失不大,倒是在這些小鬼子的裝甲戰車的直瞄火炮下傷亡慘重:說起坦克炮口徑小好像威力不大,但近而且準。對於中國守軍的威脅卻是巨大的:不少中國守軍的重火力點就是這樣子被小鬼子敲掉的。

所以陳瑞河少將一聽到周大少團長的反裝甲小分隊要搞掉小鬼子這些討厭至極的鐵王八,怎麼會不欣喜萬分嘛。

卻說小鬼子的裝甲戰車轟隆隆逼近富金山山腳下,排成了一個奇怪的一字縱隊,掩護着步兵準備向富金山半山腰的中國守軍防禦陣地發動進攻。

周大少團長一瞅小鬼子坦克這種架勢,樂了:

“小鬼子對於裝甲戰術的運用,比起德國人那是差老鼻子啦!連***最基本的進攻鍥型都不懂,一字縱隊?!還排排坐吃果果喲(其實小鬼子師從德國這些基本裝甲戰術還是知道的,主要是中**隊壓根就不是一個等量級的對手,完全就是欺負中**隊幾乎沒有反裝甲能力的狂妄自大的生動體現。

當然由於沒有強大的對手,小鬼子對於裝甲戰術的運用也是笨拙而生硬的,在剛剛結束的張谷峯戰鬥中,朱可夫指揮蘇聯遠東軍區熟練運用大規模裝甲突擊戰術就給小鬼子好好生生上了一課。)弟兄們,一個瞄一個,點名囉!”

半山腰上的陳瑞河少將命令36師全師前沿重機槍火力、迫擊炮等不顧小鬼子的坦克火炮的威脅,全力壓制小鬼子塔克和其後的小鬼子兵。

周大少團長見時機已到,立刻果斷起身,跪姿迅速瞄準一輛一百多米遠處的小鬼子裝甲戰車,一扣火箭筒扳機,只聽“嘭”的一聲,一道火光衝向了一百多米遠處的正在調整射擊角度,準備向富金山山腰上的中國守軍的陣地發炮的小鬼子一輛裝甲戰車。

那道飛馳的火龍就像放慢動作一樣,在人們的視線中鑽進了小鬼子的裝甲戰車的炮塔裏,隨即一聲劇烈的爆炸,震動了槍炮聲大作的戰場。周大少團長開得這頭一炮,贏了個滿堂彩!

富金山半山腰隱蔽的前沿指揮部裏,陳瑞河少將用望遠鏡(其實這幾百米,不用望遠鏡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正好看見小鬼子的這輛裝甲戰車燃起的熊熊大火,劇烈的殉爆甚至把這輛小鬼子的裝甲戰車的重重的炮塔都給炸飛了,落到了幾十米外!

陳瑞河少將興奮地大喊大叫:

“40火!神兵啊!神兵!太***厲害了,一炮把小鬼子的鐵王八蓋子都掀翻了!”

反裝甲小分隊的弟兄們見周大少團長率先開火就打爆了一輛小鬼子的坦克,也紛紛果斷出擊。只見一道道火龍衝向了這些小鬼子的裝甲戰車。小鬼子的裝甲戰車,甚至就連躲在這些鐵王八後面的小鬼子的步兵都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只有短短的兩三分鐘,小鬼子的十二輛一個戰車中隊的九五式輕型裝甲戰車就全成了廢銅爛鐵!

哦,錯了,有一輛小鬼子的裝甲戰車,只是遭周大少團長的反裝甲小分隊一個弟兄把坦克履帶給轟斷了,癱在了原地,小鬼子戰車正瘋狂地轟鳴着,發出了垂死的咆哮。

這個反裝甲小分隊的弟兄惱羞成怒,再也不顧周大少團長之前的三令五申:不管打沒打着,立刻轉移射擊位置。怒吼着喊助手裝上新的火箭彈,立起身來就不顧身邊彈雨紛飛,向這輛垂死掙扎的小鬼子裝甲戰車補上了一彈,坦克雖然被擊毀了。可惜自己也被小鬼子的槍彈擊傷。這也是這場一面倒的反裝甲作戰中周大少團長的小分隊隊伍中唯一的損失。

十幾輛裝甲戰車幾乎就是一眨眼間被全部報銷,跟在這些鐵王八後面的小鬼子的步兵隊伍驚得目瞪口呆:中**隊有一種專門打這些裝甲戰車的神祕武器!一時間,小鬼子兵心寒膽裂,等楞過反應後,竟然不顧一切,大丟皇軍臉面的潰退了下去。

“老隊長,快撤吧。一會兒小鬼子的報復炮火就要打過來!”

湯立勇催促着依依不捨的周大少團長。他娃這個時候還不捨啥子?嗨,那些小鬼子的廢銅爛鐵啊!這在周大少團長的眼睛裏可全是上好的裝甲鋼。

“唉,莫得法了,太可惜了!這幾十噸的裝甲鋼弄球不走,只好扔在這裏了。撤吧!”周大少團長惋惜地嘆息道。

再說遠遠的在後面的旅團隱蔽觀察所看見這驚人一幕的小鬼子第十三師團26旅團的旅團長沼田忠德少將完全是被驚呆了,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一直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

中**隊竟然像重拳打豆腐一般,轉瞬之間,配屬給這次進攻的兩個野戰步兵大隊的一個裝甲戰車中隊的十二輛九五式輕型裝甲戰車就全部撂在富金山山腳的中國守軍的陣地前沿了!“納尼(爲什麼)?!”沼田忠德少將不住地喃喃自語,過了好一陣子,醒過味了,咆哮着怒吼:所有炮火對富金山中國守軍的防禦陣地猛烈轟擊!至於今天的進攻,那……就到這裏吧。

富金山後武廟集的71軍軍指揮部裏,宋希濂中將在電話裏接到36師陳瑞河少將的歡天喜地的報告:

“軍長,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周顧問率領的反裝甲小分隊用了十三枚火箭彈,就把小鬼子的十二輛九五式輕型裝甲戰車全部擊毀在我軍陣地前沿。小分隊除了一人受了重傷(這名弟兄不幸手被打斷了)其餘都已經安全撤回。周顧問他們打得太漂亮了,我爲他們請功!”

宋希濂中將和參謀長等人聞此喜訊當場就在軍指揮部裏歡呼起來,激動萬分的宋希濂中將甚至還與參謀長親自出去一里地迎接周大少團長這羣從富金山撤下來的反裝甲小分隊的天降奇兵,真是上天降下來的神奇之兵啊!

就在武廟集地主小院子的71軍軍指揮部裏,宋希濂中將親自動手,給周大少團長一衆人弄了一桌子的雖然簡樸但卻湘味十足的湖南菜。

這一則慶功,二則宋希濂中將也有點想法:這40火太好了!有了它,部隊根本就不會爲小鬼子的裝甲戰車等發愁了,那戰鬥力陡增幾分啊!俗話說,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招待周大少團長一頓那是值得的,再說人家幾千裏外的重慶飛來助戰也該嘛!71軍這點絕不小氣。

宋希濂中將是湖南湘鄉人,最拿手的自然是湖南的傳統菜。大家腦海裏立刻出現那著名的毛氏紅燒肉,這個時候那個啷個可能出名嘛。宋希濂中將做得主菜是湖南傳統的湘菜---東安子雞。

這可是道流傳了一千二百多年的,從唐玄宗開元年間就傳下來的湖南名菜。當然各位看官也要理解,現在這是在大別山,湖南東安的子雞那是搞不到,只能用當地的土雞(也沒有洋雞不是?)。

宋希濂中將於是按照湖南東安子雞的作法,先將土雞燙熟,再加大紅辣椒、花椒等翻炒,然後再燜一段時間端上。周大少團長一見宋希濂中將的這道湘菜招牌菜的手藝一端上來,直接豎大拇指:好!

只見這道東安子雞造型美觀,色澤鮮豔(紅彤彤的幾乎半盆都是紅辣椒,跟周大少團長“發明”的海棠泉水雞有得一拼。不過造型上比周大少團長的實際上也是辣子雞的那是美多了,最少雞型狀完整啊)。

再一嘗之下:湖南人愛吃那種香辣非常突出,而且香、甜、酥、嫩、脆兼備,味道非常香辣鮮美。衆人也是紛紛讚歎。

宋希濂中將謙虛的表示,實在是弄不到湖南東安子雞和湖南特產的牛角辣子(湖南人把辣椒叫辣子),要不這道菜味道更正宗些。

周大少團長一邊不客氣咬着雞脖子(他娃最愛吃雞鴨等脖子上的活動肉)一邊由衷誇讚宋希濂中將,這就很正宗了!這道流傳了一千兩百多年的湘菜,蔭國兄那是做到了家的!

“弟兄們,你們再嚐嚐我們軍長做得這道湘菜裏的傳統家常菜---臘味合蒸。軍長這個臘味合蒸在我們71軍、特別是他起家的36師是很出名的!(在黃埔軍校,宋大哥從家鄉帶的臘味整得這道菜當時就名震黃埔,像同期的胡宗南等多吃過)非大功與部隊者那是吃不到軍長親自做的這道菜的。(參謀長太會夸人了!)”

參謀長介紹道。

臘味合蒸,是湖南人一道常見的家常菜。湖南人也跟四川人一樣,愛自制臘肉製品。但吃法上跟四川人卻不一樣,四川人愛回鍋炒,像蒜苗炒臘肉即是。

湖南人呢,用蒸:先把臘雞肉、臘鴨肫(讀準,實際上就是鴨子的胃)、臘豬肉、臘豬舌頭等臘味上籠屜蒸熟後,稍涼再切片,分別扣入碗內並加上少些的料酒,然後再上籠屜蒸一刻鐘的樣子,即可上席。

上席時取出反扣盆內,淋上香油就好了:那是色澤紅亮,味道鹹香,下酒佐飯皆宜,做起來又不太費勁,挺方便的。

特別是各位看官有機會到湖南鄉下,地道的湖南臘味合蒸還要加上乾紅辣椒、豆豉等一起蒸,那更是一端上來就香飄四座的。

“這個時節,夏末初秋,正是我湖南老家吃洞庭湖野鴨的時候。唉,也是多年沒有回去了。如果是在湘鄉,我必定會親手打上幾隻肥肥的野鴨子,給衆位弟兄們嚐嚐。那個味道:肉精而鮮,酥爛香嫩,味美異常,那是別有一番風味的!”

宋希濂中將有些想念自己的湖南老家了。

宋希濂中將這話才說完,周大少團長就猛烈地咳嗽起來,倒不是怪宋希濂中將“陰謀”要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野鴨子們。原來他娃這時正用勺子舀了一勺子的紅豔豔的芙蓉蛋(湖南號稱芙蓉國,蒸個雞蛋羹叫芙蓉蛋,出處不可考)喂進自己嘴裏,立刻被辣得劇烈咳嗽起來:

原來紅豔豔的全是辣油啊!

好不容易制止住咳嗽,周大少團長嚷嚷道:

“蔭國兄,你啷個蒸個芙蓉蛋都要放這厚厚一層紅辣油嘛!?雞蛋羹就吃個嫩、鮮,你放這麼多辣油幹啥子嘛!”

宋希濂中將驚訝地反問道:“我們湖南人是辣不怕,你們四川人是不怕辣,貴州山是就怕不辣,湖南人吃芙蓉蛋放點紅辣油很正常啊,怎麼啦?”

周大少團長叫道:

“川菜百菜百格,光是味型就有三十餘種。而辣味只是其中一種罷了。很多有名的川菜並不是辣的。

說起你們湖南人我倒是真服氣了:無辣不歡!啥子菜都辣得死人。不多說,油炒牛角幹辣子下酒,四川人再不怕辣,也莫得這麼樣子吃得!哎喲,你這個紅辣油芙蓉蛋太霸道了!”衆人鬨堂大笑。

“曉舟啊,我的芙蓉蛋不霸道,你那40火纔是真霸道喲!”

宋希濂中將別有用心地學了一句四川話話。

周大少團長這個小人精馬上明白了,

“蔭國兄,莫得問題的。此戰後,我給你71軍配備二百具40火,兩千發火箭彈!這個辣(拿)還對胃口吧,蔭國兄?”

宋希濂中將等71軍的一聽,全喜笑顏開,宋希濂中將大笑着說道:

“辣(拿)的太對味了!曉舟,你可是幫了我71軍一個大忙。” 340章 富金山大捷之地雷伏擊戰

340章 富金山大捷之地雷伏擊戰

俗話說百聞不如一見,通過與第71軍中將軍長宋希濂的這兩天的親身接觸,周大少團長已經顛覆了之前由於先入爲主留下的不良影響,他娃私下對湯立勇等人說道:

“宋希濂這個人在老蔣的嫡系將領中,還算是一個比較正直的職業軍人,就憑他把自己起家的班底36師拿來在富金山上跟荻洲立兵的第十三師團硬拼就可以看出。

僅此一點,宋希濂可是比桂永清、湯恩伯、胡宗南這些混蛋中央軍將領強太多了。我以前對於他的認識是有偏差的,歷史會還原一個人的本來面目的(湯立勇等人這句話聽得莫名其妙的)。這樣子認真打小鬼子的人我們也得好好生生幫助他……”

這纔有了慶功宴上週大少團長要配備200具40火給宋希濂中將的71軍的事情,否則就像周大少團長這樣子的超級好吃狗,僅憑几道做得地道的湘菜就想從他娃的嘴裏套取東西,那是瞎扯。

能夠得到如此厲害的反裝甲神兵,71軍從宋希濂中將軍長、參謀長到36師陳瑞河少將師長等全樂得合不攏嘴,就在這個時候,周大少團長吃完美味可口的臘味合蒸,又吐出幾句話,頓時把在座的71軍衆人從座位上驚喜得站了起來!

“蔭國兄的71軍是支好隊伍,是一支敢打硬戰的英勇之師,此次面對小鬼子數倍於自己也是毫無畏怯,敢於刺刀見紅!曉舟甚爲感佩啊。

這樣子的一支好隊伍,竟然連門100mm以上的重炮都沒有,實在是令人大爲不解。我這次既然來到了富金山與71軍弟兄們一起戰鬥,我準備啊,乘此機會把71軍打造爲一支中國現代真正意義上的裝甲機械化部隊,汽車、大炮、坦克通通裝備上!這次就現弄幾輛坦克再說吧!”

“啊!?”

宋希濂中將、參謀長、陳瑞河少將、鍾彬少將等71軍將領們集體全站了起來,驚喜萬分。他們知道這個年輕的中將待遇的軍委會軍事參議院高級顧問的不少傳奇,據說這個年輕的高級顧問更是一個聞名川東的大商人和實業家。他既然說要給71軍裝備上這些現代化的重型裝備,那還是有這個實力的。

不管最終能否實行哈,就憑周大少團長這句話,宋希濂中將仍然有些感動得說不出話來:“曉舟,你對71軍真是……”

“周顧問,現弄幾輛坦克?!”

陳瑞河少將驚訝地反問道,這怎麼可能喲:周大少團長這些承諾如果能在一年內兌現,那都是很快的了。但是剛剛彷彿是聽見他說的是現弄?!難道耳朵聽差了?衆人也豎起耳朵靜待周大少團長的回答。

“對頭!就是現弄!如果這次我沒有判斷錯的話,今晚上,你,71軍36師的陳瑞河少將就將成爲中國第一支擁有自己的坦克的裝甲步兵師的師長!”(中國之前引進的少量德國輕型坦克是屬於獨立的戰車部隊,還沒有裝備步兵部隊的)

這回是71軍所有人都驚得目瞪口呆了,而周大少團長則是滿含深意的微笑着看着大家大眼瞪小眼。

沒錯,列位看官也別認爲周大少團長發了失心瘋打胡亂說。這是周大少團長針對小鬼子的性格特點設下的一個計謀---地雷伏擊戰。

在下午的反裝甲戰鬥中,小鬼子的十二輛九五式輕型裝甲戰車全被周大少團長率領的反裝甲小分隊擊毀在富金山山腳下的中國守軍的前沿陣地上數百米處。由於當時小鬼子也是第一次見識到有如此厲害的反裝甲武器,驚慌失措的就丟棄下這些被擊毀的坦克潰退下去了。

小鬼子就把這些廢銅爛鐵扔下了?不會的,小鬼子有一個比較好的地方:非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之下,一般都是不會扔棄裝備和陣亡官兵們的屍體的。這就是周大少團長實施這個計謀的依據。

再說,這些被擊毀的九五式輕型裝甲戰車,就是廢銅爛鐵嘛,對於資源缺乏的小日本來說也是寶貴的。一輛九五式輕型裝甲戰車,全車重七點四噸,這可都是優質的裝甲鋼。

傅小姐你老公又在作死了 說起來,一輛九五式輕型裝甲戰車也是蠻貴的,當時能值日元三十餘萬元,啥子概念啊?1938年,日元與美元的比率是1比1,也就是說值三十多萬美元。法幣當時由於戰亂,比起36底剛開始發行時已經貶值了一倍,與美元的比率大概能有4比1的水平。換句話說一輛小鬼子的九五式輕型裝甲戰車價值法幣在一百二三十萬元了。就是小鬼子財大氣粗的真丟棄這些廢銅爛鐵了,周大少團長又啷個會捨得?

對於他娃來說,把這些擊毀的坦克拖回來,尚好的裝備拆卸下來也是能當零部件用的(之前在南京保衛戰南線的廣宣戰鬥中,他娃就是把繳獲的幾輛“漏風”小鬼子坦克稍微修修先便宜賣給了來前線慰問川軍的重慶市工商貿代表團,通過他們用船運到了重慶城,最後還不是成了他娃訓練山鷹突擊隊的訓練裝備,在他娃眼睛裏頭,就沒有廢物一說,都是資源啊!),如果修修補補的能夠湊出幾輛好的坦克出來那就是賺大發了。再不濟,這幾十噸上好的裝甲鋼也值不少錢嘛。

周大少團長想當“破爛王”,小鬼子一慣扣扣索索的可不會輕易丟棄這些廢銅爛鐵的。周大少團長在撤回富金山的半路上計上心頭,利用小鬼子這個心理和習慣再算計小鬼子一回,給他來個守株待兔,利用這些廢銅爛鐵,在其周圍佈置下反坦克地雷陣,再弄翻小鬼子來拖拽的幾輛坦克那就美囉!

周大少團長的反裝甲小分隊這次也帶來了幾十枚自制的反坦克地雷,之前由於戰場平坦寬闊還不好用上。現在有了這些被擊毀的坦克作爲誘餌倒是正好用上。

衆人聽了湯立勇這番解釋,搞清了周大少團長的意思,興奮地交頭接耳起來。

“可惜啊,我們沒有坦克、大卡車這樣子的重型牽引裝備,要不然這些損毀的小鬼子的坦克今夜就能拉到富金山峽口後面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