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周尋道在靈魂中,看著這一幕,搖了搖頭。

現在的局勢,當真不是一般的亂,最終到底會如何,他是一點也看不懂了。

就在這一刻,懸浮於天空上方的子寧神宮,突然劇烈震顫起來,釋放出來的光輝,變的耀眼了數十倍,無比璀璨,猶如一尊古日。

不止如此,一道道若有若無的聲音,開始響徹了整個第三十二小仙域的每個角落,彷彿在那無形之中,有著一位位遠古聖人,從沉睡中醒來,傳授眾生大道。

轟轟轟!

隨著一道道驚天炸響,只見到永夜天尊、皇雲主宰等等進入子寧神宮中的所有巨頭們,每一個都像是遭到了驚天打擊,身形從那其中倒飛而出。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秦南抬頭看去,立刻見到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震撼之色。

「無天,堪狼,發生了何事?」

墨邪沉聲問道。

「師……師尊……葉……葉昭仙他……」

堂堂諸仙第七人無天魔君,聲音都顫抖了起來,受到的衝擊,不亞於看到秦南是蒼之轉世。

「鎮定!葉昭仙怎麼了?」

墨邪低喝一聲,聲含道法。

剛一問完,他就和秦南一併看到,在那子寧神宮的大門裡面,一道身影,不急不緩,從中走了出來。

很快,身影的面容,就浮現在了兩人眼前。

這是一名青年,劍眉星目,皮膚白皙,身穿八卦青袍,漆黑的長發,垂落到了腳踝之處,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出塵之感。

而且,這名青年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明明只有蓋世霸主的境界,但是不知為何,在他的面前,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好像變得俗了起來,沾滿了紅塵的種種。

「葉……葉昭仙的本尊?」

墨邪失聲而出,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上古那一戰,四位無上天尊,無一例外,全部隕落!

周帝和皇甫絕,都不得不轉世,剛才的蒼,也淪為了一種怪異的狀態!

但是,這葉昭仙,竟然是本體?

「什麼?」

秦南的心神,也是一陣震動。

此時此刻,天地之間,變的相當寂靜,只有颳風和呼吸聲。

葉昭仙一雙眼睛,淡淡的掃過了眾人,在秦南的身上,微微停頓了一下之後,才收回了眸光,雙手結出了一個法印。

「時光之道,追溯伊始!」

葉昭仙手中法印不斷變換,身上溢出了一道道朦朧白霧。

在場所有人都清晰感受到,明明只感覺過去了數息時間,這片天地卻過去了數天,時空的流速,都被加快了。

轟!

不知過去了多久,葉昭仙的體內,彷彿有著某道太古封印被衝破,他一身氣勢,瞬間開始節節飆升,直衝雲霄!

九天至尊!

九天至尊巔峰!

主境!

主境巔峰!

短短一會,他的氣勢,就達到了主宰巔峰的層次,泛開了一道道規則之力的波動,無比的驚人。

而且,這股飆升速度,還未停止,仍在繼續向前!

「只能恢復到這個地步么?」

又過了片刻,葉昭仙喃喃自語了一聲,法印逆結起來,他體內的氣勢,就不在飆升,反倒是迅速下降起來。

直到主宰初期之時,才慢慢停住。

葉昭仙法印散開,吐出了口白氣,整個人看起來更加飄逸出塵。

「各位道友,我葉某人運氣很好,死過一次,竟還能保下肉身,重生於這方天地之間。」

葉昭仙看著眾人,沒有威嚴,也不親切,淡淡道:「我說兩件事。」

「第一,我不會有任何人聯手,與蒼也再無聯繫。只要沒人招惹我,沒人擋了我道,我也不會對任何勢力出手,請各位道友放心,不必耗費心思,苦苦猜忌。」

「第二……」

他稍稍一頓,繼續道:「我觀各位之修為,這天地之狀況,想必上古那場大戰,給這片天地帶來了極大的重創,這其中有我的不少原因。」

「所以,為了彌補過程,也是為了我自己。下個月的一號,我邀請在座的所有主宰大成以上的修士,重來這子寧神宮。」

「我帶各位進入青穹,開闢晉陞天尊之地!」

寥寥幾句話,卻猶如一枚驚天炸雷,令得在場所有巨頭們,無不為之動容! 這一場戲拍完,清歡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回到保姆車內,陳進對著清歡說到:「中午不留在劇組吃了,回酒店吃點然後睡一覺吧!」

或許是作為演員繃緊的那根弦終於鬆了下來,清歡靠在舒服的座椅上頓覺疲憊不已,當下無力的點了點頭:「都聽你的進哥。」

直接讓司機將車子開回酒店,回到房間,陳進便聯繫了酒店的廚房給清歡準備午餐,好歹是五星級酒店,陳進能稍稍放心一些。

而清歡則是看了一眼時間,繼而給簡艾打了個電話。

此時二中正值午飯時間,清歡離開學校之後,簡艾便和冠桃兩人加入了男生隊伍一起吃午飯,眼下幾人剛巧聊到清歡。

「說曹操曹操到,真是不經念叨。」簡艾揚了揚手機,對著身旁的幾人笑道,繼而接了起來:「哈嘍,大明星!」

電話一通,那頭便傳來夏清歡不滿的咆哮聲:「你們這些死沒良心的,我都走了好幾天了,也沒人給我打個電話!」

「不是怕打擾你拍戲嗎!而且我這段時間也是非常忙,一堆事。」簡艾語氣含笑,又道:「不過我們雖然沒有給你打電話,但是卻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你啊,你都不知道你現在有多紅。」

「紅?」夏清歡一愣,不禁疑問:「我這還什麼都沒做呢,怎麼就紅了?」

簡艾笑著開口:「娛樂雜誌這些天全是你們劇組的報道啊,而且別的地方我不敢說,至少在咱們學校,你可是紅的透透的,你不知道這些天所有同學都在討論你,集體關注你的動向,你現在就是咱們二中的大明星了!」

一旁的冠桃見狀示意簡艾把電話給她,而後對著清歡道:「清歡,我看報道說褚凌峰也在你們劇組,你回來的時候一定要幫我要個簽名啊。」

「桃子你過分了啊!」清歡佯裝生氣的嚷嚷到:「不關心我也就算了,還讓我幫你要簽名!」

一婚更比一婚高 「我在心靈和精神上關心支持你呀,簽名的事就拜託了!」冠桃笑道,說完便將電話還給了簡艾。

簡艾覺得玩笑差不多可以了,才一本正經的開口關心:「說實話怎麼樣啊?在奧斯卡導演的鏡頭下,扛不扛得住?」

夏清歡聞言,心頭一暖,總是再累,能有好朋友送來關心,便會讓她覺得充滿力量,當下也主動脫下偽裝在自己身上的堅硬外殼,開口抱怨:「我快累死了,你知道嗎,我從昨天早上七點一直拍到今天中午十二點沒合眼,我現在看人都重影了。」

「而且我現在一閉眼就是拍戲時的場景,有幾段戲就跟刻在我腦子裡了一樣,揮之不去的,我估計一會兒也很難睡著。」

「這麼嚴重?」簡艾微微皺眉,不免擔心了起來。

清歡這時也突覺自己話有些多了,心裡不想讓簡艾幾人惦記她,當下便又轉了話鋒:「可能第一次強度這麼高的拍攝,或許適應一段時間就好了。」 要知道,自從上古那場大戰結束之後,整個次下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創,故而沒有了晉陞天尊之地,更別說是衝擊無上天尊了!

故而,各方大勢力想出了各種各樣的辦法。

數萬年過去了,弒道一族、墓門、鄭家想要魂回太古,還有其他的一些勢力,在暗地裡做著不為人知的實驗。

但是,更多的勢力們,他們都將目光盯向了青穹!

夜未央情已殤 大上界無數的修士們並不知道,這些主宰級的巨頭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聯決進入青穹,一併探索。

這麼多年,一直都未成功,那就是因為……

青穹,太過恐怖!

每當涉足那邊,他們才會感受到自身的渺小。

如果說換成秦南,或者是蒼,來告知他們,一同探索青穹,他們都不會如此,但葉昭仙可不同啊!

這個四大無上天尊最為低調之人,他當年可就一直住在青穹!

他對於青穹的了解,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比的!

「果然,還是得去青穹么?」

墓門和鄭家的巨頭,臉色一陣變換。

弒道一族的巨頭,手掌更是悄然攥緊,青筋爆出。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永夜天尊,臉色莫名的陰沉起來。

他突然間發現,這一位位無上天尊的相繼出世,他在這片天地間的光芒,變得越來越黯淡了。

雖說短暫時間中,他這第一人的位置,無人可以撼動,可是當葉昭仙與各方巨頭們,真的開闢出了那晉陞天尊之地,那……

「這青穹是什麼?」

秦南忍不住傳音問道。

「吾主,在上古時代,所謂的青穹,指的便是界外凈土。」

墨邪解釋道:「此地不在大上界之中,需前往時空戰場,跨越整個大上界的壁障,才能夠抵達。」

「另外,此地無比神秘,它上面有著各種恐怖之物,堪比主宰境界的妖獸、禁制、殺局等等,隨處可見,如若深入,堪比天尊境界的,甚至是無上天尊境界的,也仍存在。」

「當年您,還有蒼、周帝、葉昭仙,曾聯手探尋過此地,也未能挖掘此地的奧秘。您和他們都一致認為,在青穹之後,就是界外界,一處凌駕於大上界之上,更為廣闊的世界。」

秦南目露震驚。

這個說法,他還是第一次知道。

不過,仔細想想,化尊左右境裡面,那神秘的七十二天地聖區,還有神秘的問道之地,有這青穹的存在,也很正常……

「莫非,九龍石印,就是來自於青穹之物?」

秦南腦海中冒出這個念頭。

根據當年圖靈所說,這九龍石印可是四大無上天尊,都想要得到的東西。

「秦南,還有一事,當年周帝和皇甫絕他們,聯手探索完青穹之後,沒過多久上古大戰就爆發了。」

周尋道淡淡道。

「這也和青穹有關?」

秦南一怔。

白縱生曾說過,他一直感覺,上古那場大戰的爆發另有隱情,難道秘密就在青穹裡面?

「言盡於此,這第三十二小仙域,從今天開始,就屬於我了,誰若貿然進入,那就視為與我為敵,你們且都離去吧。」

葉昭仙說道。

一言,定一域!

無上天尊的威嚴,被彰顯的淋漓盡致!

永夜天尊心頭無名火起,忍不住冷笑了一聲,道:「這第三十二小仙域,你說是你的,那便是你的了?倘若,今日我不同意呢?」

皇雲主宰等等巨頭們,眉毛一挑,眼底閃過了一絲戲虐。

這個永夜,看來被這數萬年的恭維,已經給徹底腐蝕了。

葉昭仙瞥了他一眼,道:「你是……想死嗎?」

轟!

一股無形的意志,宛如一把絕世利劍,直斬永夜天尊的眉心。

永夜天尊知道這股意志,根本傷不了他,但是不知為何,他的心中,卻有股驚人的寒意,滾滾炸開。

「葉前輩既然如此說了,那我們便就此離去!」

皇雲主宰等等巨頭們,連忙拱手,行了一禮,飛入天穹。

此次蒼之現世,子寧神宮現世,他們各方大勢力都收穫頗豐,只有少數幾個勢力沒有拿到什麼太大的好處。

繼續待下去,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應當回去好好籌劃,準備下個月的一號再來!

永夜天尊的臉色,登時變的無比難看,他心頭彷彿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一樣,不發泄出來極其不爽。

「呵呵,開一句玩笑,葉前輩不必當真。」

永夜天尊皮笑肉不笑,也沒入了虛空。

「你們其他人,也都走吧。」

葉昭仙看了一眼墨邪等人,還有明初老祖等人。

「葉前輩……」

墨邪身形不動。

「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他。」

葉昭仙淡淡說道,他指的就是秦南了。

「好,吾主,我們會留在第三十一小仙域,有什麼事情傳令即可。」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