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周尚心想,反正就算能擊敗上官玉,自己也不是聶甄的對手,何況自己還有傷在身,索性就放棄比賽得了。

對於周尚的心思,大家也都看得明白,本來所有人期待的就是最後聶甄與上官玉的對決,既然周尚放棄,大家樂得總決賽提前開始。

「這場比賽應該是聶甄穩贏了吧?」

「我也這麼覺得,上官玉雖然有些古怪,似乎隱藏了修為,但應該不是蘇琦雨的對手,更不用提擊敗蘇琦雨的聶甄了……」

看台上大家對即將開始的總決賽議論紛紛,不過輿論大部分都是看好聶甄的,畢竟聶甄在上一回合的比賽表現實在是太驚人了,眾人很難想像年輕一輩還有誰的實力會超越聶甄。

聶甄朝燕若雪和眾同門朋友們打過招呼后,就緩緩走上擂台,在剛才那段時間裡,他已經服用了丹藥,將體力與靈力完全恢復到了巔峰狀態,足以與上官玉發動殊死一戰。

看台上那些看好聶甄唱衰自己的言論,當然全都被上官玉聽在耳里,雖然上官玉表面上沒有任何錶情,但心裡頭已經充滿了怒火。

嚴格說來,上官玉與蘇琦雨其實是一眾人,他們都自視甚高,自認天下無敵,都十分囂張跋扈,唯一的區別在於,蘇琦雨的囂張的同時,還要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樣,而上官玉則是在囂張的同時,還有一些陰險與卑鄙。

聶甄與上官玉二人幾乎同時走上擂台,主持弟子朗聲宣布,武道競賽的總決賽正式開始。

看台上各大宗門弟子屏息凝神,歷經多日的武道競賽,在這場比賽過後,終於要落下帷幕了。

想到自己無緣這次比賽的冠軍獎品,大家心中都有那麼些失落,但因為這次武道競賽許多場比賽都精彩絕倫,是平日在宗門內絕對少見的高等級比賽,大家心中又都大呼過癮。

如此高質量的比賽,對每個弟子來說都是受益匪淺,雖然無法得到天境九段兵器令他們感到遺憾,但能夠看到那麼多場各大宗門第一天才的戰鬥,他們也都知足了。

畢竟這場武道競賽是由元境強者太一尊者親自主持的,他們心中就是再有貪婪之心,也不可能生出搶奪的心思。

擂台上,聶甄與上官玉二人相對而立,兩個人一個充滿殺氣,另一個充滿陰翳詭異之氣,真是好一對對手。

聶甄看著上官玉呵呵笑道:「我真沒想到,最終能走到擂台最後的人,居然是你。」

與聶甄同樣心思的人不在少數,上官玉的修為比起其他宗門的第一天才,並沒有決定性的優勢,所以大家對他能夠走到最後決賽,都有些驚訝。

不過其實聶甄能夠屢屢戰勝強敵直到總決賽,也是其他人沒能預先想到的,大家本以為自八強之後,就是九宮派弟子的天下了,可誰想,九宮派弟子居然連一個都沒殺入總決賽。

上官玉朝著聶甄冷笑道:「聶甄,我也沒想到就連九宮派的蘇琦雨都沒能解決你,不過也好,借他人的手,總沒有自己親手解決你來的痛快!」

「聶甄,你我的仇怨,你我兩大宗門的仇怨,今天在這個擂台上,咱們就好好算一算吧!」

上官玉話音剛落,身上突然浮現出詭異的黑色靈氣,聶甄眯了眯眼睛,從這股靈氣中,他感覺到一股十分令人難受的鬼氣!

「大家上官玉的修為!」雷霆尊者突然喊道。

其實不用他喊,看台上所有人都感覺的到,隨著上官玉身上那黑色靈氣浮現出來的那一刻,他的修為就像是走台階一樣,一層層往上遞進!

「這怎麼可能?!上官玉吃藥了吧?!」

「天境五段……天境六段……」看台上的弟子們用震驚的眼神死死盯著上官玉,口中不斷念出上官玉的修為等級。

「這怎麼可能……」就是一些宗主都不敢置信,這世上哪有那麼容易提高的修為!

在場的人除了林無悔等幾個知情人之外,唯有聶甄和燕若雪二人面對上官玉的行為稍微淡定一些,雖然不知道上官玉是靠什麼提高自身修為的,但是聶甄知道,這股力量恐怕並不屬於上官玉本身,他肯定是靠什麼秘法提高的修為。

因為聶甄和燕若雪都看出來了,就在上官玉修為爆發的時候,他體內那股之前一直隱蔽著的力量,也由此完全被釋放出來了。

「這不可能……居然有兩個人能夠……不可能啊!噗!」被人抬到看台上,通過各種靈丹妙藥的治療,此刻已經恢復神志的蘇琦雨,看到擂台上上官玉爆發出來的靈力,頓時一口氣緩不上來了,因為他明顯感覺到,上官玉此刻的修為,在他之上!

「天境七段……天境八段!」

終於,上官玉的修為穩固在了天境八段,此刻的上官玉,毫無疑問將年輕一輩的最強實力,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我的天哪!難怪上官玉可以輕鬆擊敗各宗門弟子,原來他的實力已經高達天境八段了!」

「上官玉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這是人能展現出來的實力么?!」

「這下糟糕了,聶甄剛剛坐地成神,現在恐怕又得讓賢了……」

「這也未必吧……聶甄之前不是……」

「就算他能擊敗天境七段的蘇琦雨,也不代表他還能戰勝上官玉啊!你沒看到他都已經達到天境八段了么?!」

看台上的弟子們看到上官玉爆發出來的氣勢,頓時紛紛倒吸涼氣,原本十分看好聶甄的人,現在也都不再看好他了,原因很簡單,上官玉現在具備了天境八段的修為和實力。

他們可不在乎這股力量到底是不是上官玉的,他們只知道,此刻在擂台上,聶甄比起上官玉來,還是處於弱勢的地位。

「哼哼……聶甄,你看到了吧?你的戰績在我的實力面前,根本就是渣滓!」上官玉朝著聶甄殘忍地冷笑道。

然而,聶甄看著上官玉卻冷笑道:「說的好像這股力量是你自己修鍊出來的一樣。」

上官玉聽罷一愣,然後對聶甄怒吼道:「不管這股力量是不是我的,總之能戰勝你,要了你的狗命就足夠了!」

就在這時候,看台最頂層的卓不凡突然想到了什麼,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著林無悔道:「林無悔,難道你讓上官玉修鍊了……」 纖盈曼妙的少女站在花圃前,晚風吹起她大大的裙擺,滿頭烏髮散落在薔薇花上,少女只顧嗅著眼前的薔薇,笑容靈動,嬌俏迷人。

幾個傭人正準備過去見禮,男人微抬起手,幾個傭人立馬噤聲。

蘇歌開心的站在大片薔薇花前,從前因為討厭楚亦寒,連帶著薔薇花她也一塊兒討厭,幾乎不怎麼來這園子里。

現在才發現,薔薇花原來這麼好看。

比起蓮花的清新淡雅,薔薇花艷而不俗,花香濃郁卻沁人心脾,是一種讓人一旦喜歡上,就永遠也忘不了的花。

蘇歌唇角笑意更深了些,伸出小手,親自勾過一朵嬌艷的花湊到鼻尖,深深嗅了兩下。

隨即一臉滿足的放開。

真香!

腰間突然一緊。

微風裡,薔薇花香,混合著男人身上特有的香氣。

蘇歌驀然怔在原地,微微偏過腦袋,剛準備開口,男人低啞的嗓音從耳邊傳來,「別說話,讓我抱會兒。」

臉上表情微微僵住,大大的眼睛里光芒閃了閃,最終什麼話也沒說,安靜站著,任由楚亦寒抱著自己。

晚風不斷從院子里拂過,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兩人仍然保持著那樣的姿勢。

蘇歌看著滿院子絢爛的薔薇,再垂眸看了眼男人抱著自己的手。

他應該是,想自己的母親了吧……

他的母親,很喜歡薔薇。

所以他見自己喜歡薔薇,一定是想自己母親了。

那麼他現在,是把自己當成他的母親,在懷念嗎?

好像也沒什麼不對,可她怎麼覺得有些怪怪的?

「小歌。」男人低啞的嗓音再次響起,蘇歌眸光微微一亮,他還知道自己是小歌?

還來不及多想,就感覺裸露的脖子上連續被印上濕熱的吻,蘇歌嚇了一跳,急忙伸手將男人推開,「亦寒,我還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說。」

蘇歌小臉微紅著轉過身,看了眼院子里,剛剛還站了許多傭人,這下卻幾乎都跑乾淨了。

「別在我面前提那個人。」楚亦寒像是料到蘇歌想說什麼,臉當即就沉了下去。

眼底剛剛才升起的幾縷情火,也是瞬間撲滅。

迷糊嬌妻太搶手 蘇歌略略愕然的看著他,好一會兒才乖巧的點點頭,「……好吧。」

她當真也就沒提。

男人目光繼續緊盯著她,臉色非但沒有緩和,反而沉得更厲害了。

蘇歌沒敢對視他的眼神,悄悄把目光轉向一旁看院子里的薔薇。

「那個人對你做了什麼?」

目光才剛剛轉開,男人沒好氣的聲音就響起。

叫她不提,她還就真的不提了。

這個女人什麼時候變這麼聽話了?

「對我做了什麼?」蘇歌一臉無辜的將目光轉回來,「楚伯父沒對我做什麼,他是來看你的。」

「哼,那個男人那麼憎惡我,能給你好臉色?」

男人氣得轉身直接走向花園裡的涼亭。

蘇歌趕緊跟上去,兩人剛在涼亭坐下,立馬就有傭人上來倒茶。

蘇歌躊躇了一會兒才開口,「那如果我說,我也沒給楚伯父什麼好臉色,你會不會生氣?」 「哼哼哼……卓不凡,你還真聰明啊……看來你對我元元宗是認真調查過的。」林無悔盯著卓不凡冷笑連連,但他的笑容在其他人看來,卻是無比的詭異。

「你簡直瘋了!」 一胎兩寶:蕭少的逃跑嬌妻 卓不凡怒斥道。

段榮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不知道卓不凡到底猜到了什麼,不過他知道,卓不凡一定是猜到了什麼,連忙問道:「老大,上官玉到底修鍊了什麼?」

其他人也都紛紛看向卓不凡,說實話雖然看出上官玉有些詭異的地方,但究竟上官玉是怎麼回事,恐怕在場的人里除了林無悔,也就只有卓不凡知道一些了。

卓不凡深深地看了林無悔一眼,也不知道心中究竟在想什麼,見大家都有疑問,他便如實說道:「我所知也不多,只是偶然有所了解……相傳,元元宗歷代有一門禁忌功法,名曰:百鬼噬魂決,根據古典記載,這門功法是無比邪惡的鬼功,修鍊這門功法的修鍊者,從地獄召喚出厲鬼融入自己的丹田內,能讓修鍊者在短時間內,修為快速提高數個級別,且靈力自帶一股詭異的鬼氣!」

卓不凡說到這裡,眼神瞥向擂台上的上官玉,大家的視線集中在上官玉身上,果然他的身上浮現著一層黑色的靈氣,充滿了邪惡的感覺。

「但這種強行提升的力量,不會沒有一點後遺症吧?」雷霆尊者看向卓不凡,其他人也同樣有這個疑問。

在座的人都修鍊了一輩子了,都知道這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平白無故就提高好幾層修為,不可能不付出一些代價的。

卓不凡皺著眉頭用不好的語氣說道:「自然不會,不僅需要修鍊者付出代價,而且還是十分慘痛的代價,否則這門功法又怎麼可能淪為禁忌功法呢……」

「是什麼?!」段榮急著追問道。

卓不凡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忌憚來,緩緩說道:「要付出的就是修鍊者的靈魂……百鬼噬魂決,就是從地獄中召喚出上百厲鬼,融入自己丹田內,雖然修為提高了,但是那些厲鬼也會不斷吞噬修鍊者的靈魂……而且當事人根本無法阻止……」

「吞噬靈魂?那等靈魂被吞噬之後呢?」

卓不凡回答道:「那這幅軀體就會被那厲鬼佔據,鳩佔鵲巢,到時候雖然上官玉的軀體還是他的軀體,但實際上卻是另一個人了……」

四周一片寂靜,就是那些見多識廣的超級強者,都沒聽說過這世上還有這麼邪門的功法。

「我的天哪……林宗主,你們瘋了么?為什麼要給上官玉修鍊這種功法?」雷霆尊者瞪向林無悔,大家都知道,這門功法既然是元元宗的禁忌,除非這些宗主同意,否則上官玉又怎麼會修鍊呢。

林無悔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為什麼要給他修鍊?因為宗門現在需要一個能夠戰勝三大帝國所有年輕一輩的弟子,而上官玉也要為自己報仇雪恥!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他為什麼不能練?!」

在場眾人聽到林無悔那冰冷的笑聲,心中頓時升起一股寒意,元元宗為了奪得武道競賽的獎品,居然如此對待門下弟子,連門下弟子會被厲鬼奪舍都不在乎,而上官玉也實在是太恐怖了,為了殺聶甄,居然願意接受這種功法,可見上官玉心中對聶甄的恨意簡直比海還深。

在場所有人中,心情相對比較淡定的就是聶甄了,不說別人,其實聶甄自己也不過是附身在上一任聶甄的軀體內,要說靈魂,也是另外一個人,所以他是最能理解靈魂佔據軀體的概念的。

不過聶甄與上官玉大不相同,聶甄是前世遭到雷劫,只剩下一縷靈魂,而正巧在靈魂消散之前,前任聶甄正好身亡,他才進入這副軀體內。

而上官玉則是直接通過那門詭異的功法,直接召喚出一個厲鬼來,以自己的靈魂為代價,強行提高自己的修為,任由自己的靈魂逐漸被另一個厲鬼取代。

擂台上,聶甄對上官玉冷笑道:「哦……我明白了,敢情你也沒多少活頭了,照我看,不出三個月,你的靈魂恐怕就會被那隻厲鬼完全吞噬吧?」

上官玉厲聲道:「答對了,不過你是活不到那天了!」

「你不覺得可悲嗎?為了殺死我,任由自己的身體被別的魂魄佔據?」聶甄實在不明白上官玉到底是怎麼想的。

誰知,面對聶甄的疑問,上官玉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可悲?活著的人才有資格談可悲,而你聶甄,過了今天你就沒有任何機會了!比起我,你才更可悲!」

聶甄十分無語,這貨真的是瘋了,聶甄冷喝道:「你這個瘋子,看來不打服了你,你是不會消停的,不過我也不用殺了你了,再過兩三個月,你怎麼都得死的!」

「嘭!」聶甄說完,主動朝上官玉沖了過去,他已經沒有任何和上官玉對話的心思了,面對這樣的瘋子,拳頭永遠比舌頭有用。

「聶甄,拿命來,鬼王掌!」上官玉手掌中突然出現一道黑色的鬼氣,朝著聶甄拍了過來。

「修羅瞳術,殺神領域!」

聶甄一聲低喝,同時施展出兩大武技。

「嗡……」

上官玉的靈魂突然遭到了重大暴擊,修羅瞳術就像是萬道刀芒將自己的靈魂不斷斬下,頓時上官玉七竅都迸出黑色鮮血來。

同時,面對聶甄的殺神領域,自己身上那些鬼氣居然一下子變得十分不穩定,差點就要徹底消失了!自己全身上下的靈力,居然連十分之一,調動起來都十分困難。

「怎麼回事?!」上官玉大驚失色,他知道聶甄殺神領域和修羅瞳術的厲害,但他不明白,為什麼會這麼厲害,哪怕對付的是蘇琦雨,也沒這麼大效果才對。

「上官玉,你簡直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你不知道你以自己靈魂為代價,卻反而被我完全克制了么?!」

聶甄的聲音此刻出現在上官玉的後方,上官玉猛然回身,正好面對聶甄打來的修羅斬。

「轟隆!」

上官玉慘叫一聲,被聶甄的修羅斬給瞬間轟飛,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地痕迹。

這場景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上官玉爆發出來了天境八段強者的力量,怎麼反而不是聶甄的一合之將了?就是天境七段的蘇琦雨對上聶甄都還有來有往的呢。

「不可能……為什麼你的力量會把我壓製得死死的……」上官玉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

上官玉知道,自己之所以在聶甄的攻擊下完全沒有還手之力,是因為聶甄的殺神領域直接大幅度削弱了自己體內的鬼氣,雖然他的修為還是天境八段,但靈力的強度和輸出連天境七段都不如,這還包括他的防禦力,他自然不可能是聶甄的對手了。

「所以我說……你這是作繭自縛!」聶甄一個閃身,來到了上官玉的身旁,反手一巴掌,直接把上官玉扇飛,不僅把上官玉扇出去老遠,而且還有幾顆牙齒從上官玉的嘴裡吐了出來。

「我的天哪!我是瞎了吧?!」

「我一定是在做夢……聶甄居然在扇上官玉耳光……他居然在扇天境八段強者的耳光……」

「天境八段居然這麼脆?!我感覺我上去都能揍他啊!」

整個看台都驚呆了,原以為聶甄這次會遭遇強敵,無論是輸是贏,至少也是一場激烈殘酷的戰鬥。

但誰成想,激烈的戰鬥壓根就沒有爆發,聶甄像揍小孩那樣在痛扁上官玉。

上官玉原先營造出的那種氣勢,與現在的狀態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我明白了!」突然,段榮激動道:「我知道為什麼聶甄能夠如此淡定了,原來上官玉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這時候,看台最頂端除了段榮、卓不凡以及少數宗主外,大部分人都還摸不著頭腦。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