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周毓惠半晌反應過來這話里的玄機,猛地省悟到了這話里的意思,拍著車玻璃跺著腳泄憤,忿忿地喊:「楊偉,你敢對我人身攻擊,我要跟你記仇!」

「哎,你這人太感情用事,當騙子不合格,我決定不和你合作了!」

楊偉捉狹似地說道,周毓惠氣得半晌說不出話,乾脆不理他了,這倒耳根子清靜了,得意洋洋地駕著車往回返……… 你到底有著幾個腦袋背棄黨姓!

當這樣的低聲怒喝從黃論談的嘴裡冒出來的時候,不但程東當場愣住,就算是蘇沐,再瞧向黃論談的時候,眼睛之中也多出一種別樣的味道來。.如果說不是親眼見到這幕,蘇沐或許真的會被黃論談的外表所給欺騙住。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的心機是那樣的深沉,隱藏的夠深的。

官榜的窺私只能夠窺探到最近的**,卻沒有辦法將對方的所有**全都窺探出來,更別說這還不算是**,更確切的說發是,為人態度。

黃論談真的是個不容小覷的人物!

想想也是,如果說黃論談真要是那麼好收拾好對付的話,又怎麼能夠成為黃家指定的第三代繼承者。蘇沐知道黃論談現在是有著仕途身份的,只是這個身份是那樣的可有可無而已。

但這卻不能夠否認,這時候的黃論談,在黃家的秘密安排之下,赫然已經是正處級的行政級別。

有點意思了!

蘇沐心底這樣想著,看到張眸那灰白的臉色,心底便不由升起一股快意。事情發展到這裡,也就意味著沒有必要再和張眸糾纏下去。像是他這樣的人渣神棍,早點處理掉為好,就當是給國家解決了一個蛀蟲。

「你是誰?」程東那邊沉聲喝道。

「我是誰?你還敢問我是誰?程東,別以為你是副市長,我就不敢說你。你最好給我掏乾淨耳朵聽清楚了,明天就去找,不,現在就給我去找黃煒琛市長。你和張眸之間的那點破事,要一五一十的說給他聽。我只給你今晚,逾時不候。」黃論談咣當就將手機掛掉。

張眸這時候是真的被震的里焦外嫩的,敢這樣沖著程東吼的人,又怎麼會是他能夠抗衡的那?

「三兒,就這麼點事,你非要折騰到現在,都折騰不清楚,真是夠丟人的。行了,我也懶得繼續再在這裡留著,蘇沐,要不咱們換個地方?」黃論談說道。

「我知道有個地方喝酒不錯,今晚真的是該喝喝酒慶祝下。」蘇沐笑道。

「是啊,是該喝點酒掃掃身上的晦氣。」黃論談道。

「哥,蘇哥,帶著我唄。」黃論迪說道。

「你也想去?不行,你留下來將這事情辦好。記著,我希望明天早上睜開眼,這個所謂的張眸的真實面目,就已經暴露在商禪市所有人的眼前。」黃論談淡然道。

「我來辦這事。」黃論迪趕緊道。

說著黃論談就去外面穿衣服,狄則成急忙跟隨著出去。他可是見識到了黃論談的強勢,這時候要是不趕緊恭維著點,豈不是要倒霉了。

敢如此呵斥一個副市長,又沒有將這事放在心上,就好像他這樣做再為正常不過的人,還真的是沒有多少個,難怪陳小龍會著急忙慌的向著這裡趕來,估摸著是知道了黃論談的真實身份。

當這裡只剩下三個人的時候,黃論迪沖著蘇沐笑道:「蘇哥,我出去打電話安排下這事。」

「去吧!」蘇沐點點頭。

「黃少,你不能走啊,你真的不能走,不能夠這樣對我的,我是不能夠這樣被對待的。你不知道的,我手裡握著很多東西的,我的事情要是捅出去了,這商禪市的天就會亂了的。」張眸急聲喊叫著。

「真的將自己當根蔥了,狗屁大師。」黃論迪不屑著道,他可是不怕張眸留在這裡能夠傷到蘇沐。就蘇沐的身手,弄十幾個張眸放在這裡都不是對手。

至於張眸的威脅,那管黃論迪什麼事情?這時候的商禪市真的要是有誰弄出一個大炸彈來,沒準還真的對黃煒琛的想法那。

很快,這裡便只剩下蘇沐和張眸兩人。當張眸瞧向蘇沐的時候,眼神分明出現了些許慌亂。

「認識我吧?」蘇沐淡然道。

「不認識!」張眸果斷道。

「真的不認識?」蘇沐神秘的一笑,揚起嘴角的同時點著了一支香煙,「我不管你是不是在這裡裝模作樣,但有些話我卻是要說出來的。張眸張大師,你的起家真的是夠離奇的,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從一個乞丐,搖身一變成為商禪市內的大師,你也算是開創了一個奇迹。」

「你怎麼知道的?」張眸失聲道。

這是屬於張眸的**,除卻當年辦這事的人,還真的是沒有誰知道。而且這些年,為了能夠掩蓋過去,他也費了一番功夫,將以前自己的很多生活痕迹全都抹去,誰想到還是被蘇沐給發現了。

就像是蘇沐所說的那樣,張眸是真的知道蘇沐的。如何能夠不知道?當蘇沐在殷玄縣之內,和侯柏涼鬧出那樣的動靜之後,張眸就開始讓人搜集蘇沐的資料,為的是能夠幫到侯柏涼。所以當張眸看到蘇沐的時候,一下子就認出來了,只是必須要裝作著不知道的樣子而已。

「你別管我是怎麼知道的,我只是想要告訴你,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這些年做的那些事情,足夠將你槍斃多少次了。而今天你算是倒霉的,竟然敢和黃論談那傢伙這樣對著來。還讓你的手下,扇黃論迪的臉,踢黃論談。你真的是讓我都不由不感到佩服啊!」蘇沐冷笑著。

尼瑪啊,原來還有著這樣的隱情。

當蘇沐說出這些之後,張眸這才清楚為什麼黃論迪非要那樣往死的收拾自己不行,敢情是這樣的。想到這個,張眸便真的是恨自己當初那愚蠢的決定,非要將二蛋和狗勝留在身邊。要是沒有他們的話,能夠有今天的事情發生嗎?想到所有的榮華富貴就要這樣消失,張眸有種想哭的衝動。

「蘇書記,求求你,救救我吧。我能夠看出來,你和黃少他們的關係不錯,只要你能夠幫助我,我願意當你的一條狗,為你辦任何事情。就算是有關侯柏涼的事情,我也能夠全都告訴你。」張眸趕緊道。

侯柏涼?

這裡面有侯柏涼什麼事情?

蘇沐緊盯著張眸,「你說什麼?你知道侯柏涼的事情?你和侯柏涼又是什麼樣的關係?」

「沒有什麼關係,我就是知道一些事情而已。只要你能夠幫助我度過這一劫難,我絕對會幫助你的,會給你意想不到的好處。」張眸眼珠轉動著急聲道。

就算是這時候,張眸都沒有想著要將自己知道的侯柏涼的事情全都說出來。因為他知道,真的要是那樣做了,恐怕等待著他的就將是更為殘酷的下場。

侯柏涼的手段,張眸可是見識過的,那是相當的霸道!

這裡面肯定有問題!

張眸越是這樣,蘇沐就越是知道張眸手中肯定是掌握著一些東西,看著張眸那滿臉血痕累累的神情,他心思一動,直接走向門口,推開門沖著狄則成說道:「給我五分鐘,五分鐘之內,別讓那兩人進來,就說我要用這五分鐘就成。」

「是!」狄則成急忙點頭。

狄則成是不知道蘇沐是誰,但能夠跟隨著黃論談,並且讓黃論談以平等的姿態交往的人,相信總不應該會是些阿貓阿狗吧。再說五分鐘而已,蘇沐能夠做什麼。

五分鐘能夠做什麼?

能夠做很多事情了?

就在蘇沐轉身回來的瞬間,就在張眸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官榜的催眠威能瞬間施展。從官榜擁有了這樣的威能之後,蘇沐是很少使用的,因為他並不想要事事都靠著官榜,那樣的話真的是會讓人感覺到太有依賴感的。

再說官榜的催眠威能真的要是施展,蘇沐也擔心會有著其餘的後遺症之類,所以能不用則不用,但現在這樣的情況,真的是不用不行了。

「張眸,現在聽著我的話,將我想要知道的全都給我說出來。你和侯柏涼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別有任何顧慮,放心的說出來!」

「我是侯柏涼培植起來的,專門為他服務的大師!」

當這樣的答案從張眸嘴裡面冒出來的時候,蘇沐的神情一震,還真的是像自己所猜想的那樣,張眸和侯柏涼之間的關係不簡單。但蘇沐想到了不簡單,卻沒有想到會是如此的不簡單。

侯柏涼還真的是夠有野心的,竟然還能夠想出這樣的招數來。就沖著他這樣的做法,便能夠看出來這人,心術不正,是個陰險至極的官員。

「詳細的說說你們之間的事情…」

五分鐘后!

當蘇沐從房間中出來,和黃論談兩人乘坐著一輛車離開這裡后,黃論迪留下來處理這裡的事情。黃論談既然已經發話了,他自然就必須做到最為完美的地步。

段鵬和慕白則在後面開車跟隨著!

蘇沐坐在黃論談的那輛瑪莎拉蒂中,別說這車坐起來就是舒服的很。和剛才相比,這時候的黃論談臉上的神情已經是恢復如初。

「是不是覺得我有點小題大做了?」

「小題大做?如果我要是說,這事你不辦的話我來辦,會比你做的更加誇張,你會怎麼想?」蘇沐微笑著道。

黃論談瞧著蘇沐的神情,能夠感受到他真的不是在說謊,當場便大笑起來,「蘇沐,你真的不愧是我黃論談結識的人物,就算以後不能夠成為兄弟,我也會對你很佩服的。」

「這話說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蘇沐笑道。

「哈哈!」 |著周惠期期艾艾患的患失的表情。林涵靜強自忍|辨白道:「你可別記恨我啊。我可是全部按照你的指示辦的!」

「怎麼會怨你呢?」惠訕訕說著。代替了楊'的位置乾脆捎帶著吃早飯了。不過一吃起來有惡狠狠的吃相。彷彿要拿食物發泄一般。平時優雅之處一點都不見了。剝雞蛋都連皮帶都剝下來了。明顯心不在焉。

前兩天無意中才發了楊偉和林涵靜的秘密。這才知道楊偉是把林涵靜導來搞通訊定位追蹤來了。別說。周惠精通計算機。倆人還頗能說到一塊。有些程式的應用林涵靜一點就通。那種微通訊裝置還沒有用。倒先派上這用途了。知道楊偉今天回來。倆人早安排好了這麼一出。其實周惠一直住在陽光酒店。不過。這結果。比不安排還失望。

「他這人怎麼這樣啊!?」

惠吃著。兩眼有點發愣。同樣的一句話。重複了幾遍。不解疑惑加上忿忿然。感覺有多複雜這句話就有多複雜。怕是在回味剛剛聽到的楊偉和林涵靜的談話!越回味越覺的楊偉這人。是不怎麼樣。當面說的話就夠嗆了。本來以為背後說自己。沒準能聽到幾句真話。不過聽到了才發現。聽還不如不聽呢。更夠嗆。

了不好意思地笑笑。很勉強地笑。

象?」林涵靜笑著。湊著上前問。已經吃完了。就看著周惠吃。還越看越有意思。

「他呀。還完美?可能嗎?」周惠搖搖頭倒還真沒有完美過。不過也沒有這麼不堪過。

林涵靜笑著說道。

氣死我了!」周惠指著自己的鼻子引用著楊偉地話。胸前一起一伏。真被氣著了。

女人。不管多大的胸。那胸里只的下讚美而沒有給其他不良評價留下位置。何況是誹謗!

即便是在林涵靜看來。周惠雖然個沒有那麼高。但也不矮;身材沒有那麼豐|但很秀氣;特別是舉手投足之間的氣,很優雅。這才是讓林涵靜很欣賞的。臉蛋可以天生。可氣質天生不出來。即使算不上傾國傾城的佳人。也算個麗人了吧!絕對不至於很醜吧!?林涵靜一直懷疑楊偉是故意的。想到這茬林涵靜才笑著解釋道:「呵……我保證。這話絕對不是他的'里話。這絕對是惡意中傷你。我覺他是在刻意地貶低你而已。他這兩天我一直覺的心裡好像有事!……不過我覺他有一句話很對。」

性沒佛根。愛喝酒吃肉。見了女人跑不動! 人到中年 ……這人怎麼這樣!?」周|惠氣咻咻地說道。看還真顛覆形象了。曾經聽說過千里去找韓雪那事讓周|惠為感動。不過今天一聽這傢伙的女人觀。還真是一時無法接受。

了這才說道:「是一句:人活著是糊裡糊塗過。真把細節都完美無缺了那別了!沒意思了。」

這話說出來。周惠有點詫異沒有明白林涵靜是什麼意思。或許是理解了卻接受不。被這話說發獃。

「呵呵。這事呀。我覺的你沒有錯他也沒有錯。但你們相遇了。不管他喜歡你還是你喜他。這就是個錯。」林涵靜笑著。喻地看著周|惠。半晌無語又找話題了。

「林姐。你說吧。我喜歡聽你說。你看人比我准。」周|惠六神無主之下。美目眨著盯著林涵靜。要說起來。也算個人。絕對沒有楊偉說的那麼不堪。

「我退役后在北京。基金會幫扶的大學生很多。在北京各大高校有很多朋友。其實打交道和見的最多的就是你這一類知識型的女性。受過良好的教育。碩士博士海歸好多好多。當然也不乏漂亮的。不乏家世良好的更不乏歸國已經事業有地。就像你一樣。」林涵靜說道。盯著周惠。彷彿在斟酌語氣。

「林姐。您這是準備先揚后抑吧?」周惠省的。說了句。

「對呀。說了這麼多好。當然也有不好的地方。最不好的地方是什麼呢?就是因為你們太好了!太好了所以沒有知心知性的男人敢來追你們;太好了所以對一般凡夫俗子看不入眼;這種女性。很自立自強。當然也有點自高自大。自以為是;但骨子裡不乏傳統的成份渴望被愛也渴望去尋找愛。但是會隨便把自己託付給誰!你們對待愛情就像對待你們學業和事業一樣。兢業業。追求完美說不聽呢。就是斤斤計較……可現實呢?總是很難盡人意的。所以。最終這樣地女性在遍尋無著的情況下只能於自己。能的到美滿家庭的比例並不高至少比普通女人的的比例要低的多。你現在就是這個樣………別生氣啊。只代表我自己的看法!」林涵靜溫文爾雅地說道。見的多了。理解的也更深了。

想又是接受了:「差不多是這個樣子。不過林姐。我現在對生活的期望並不高。難道這樣也不行?難道我放下一切都不行?」

「是啊。我看出你的變化來了你對生活期望不高。但你對自己心上人期望過高了。」林涵靜笑著說想到這倆人就要忍不住笑。兩個人簡直是天下差到了地下還的打個大窟窿。偏偏還是說不清道不明地糾纏不休。

「不你一點都知道。比如今天的話。我認為偉很誠懇地向我展示了他。毫不隱瞞自己;他是一個很直率的人。一學歷不高文化層次不高又是數次進過專政機關的人。你對他地期望還是太高了! 王牌囂妻之許愛向暖 你期望被理解。以地水平。你的他能理解嗎?你期望他主動示愛。你想他會嗎?或者你更期望他來刻意地關心呵護你和你花前月下談情說愛。這可比讓他舉著槍瞄準難多了。呵呵……」

林涵靜說著。笑著。怕是很了解這種軍人背景的人。話題一轉又是說道:「不過我相信。他是善良地一個在寺里長大的人。心裡應該有善良

就再壞也壞不到那;我也很欣賞他。軍人血性由表經浸透了他的骨子。舉手投足都是那麼瀟洒。這也許是他能夠吸引女人的原因吧!當然他也很無恥。地流|,惡棍他都擅長。有出身和經歷地原因。也有生活的所迫。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三教九流七十二行。你如果以你的價值觀衡量他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我敢保證。他就真娶了你。再遇上一個向他示好的美女照樣把持不住。或者遇上一個讓他心動的女人。他照樣敢胡來。不過這又有什麼呢?大部分男人。不都這的性?……呵呵……」。

林涵靜說著倒先把自己說笑了一下子想起了楊偉和自己哥哥在一塊咬耳朵鬼鬼祟祟商量事。兩個身份不同的人眼光卻是一般般樣子。

惠不知道為何有點面上發紅也不知道對於這話該如何理解和接受不過她現在相信林涵靜作為局人要比自己看的更清楚。|喃了半天才說了句:姐那我怎麼?」

「我也不知道。跟著感覺走吧連我現在都覺的你們差異太大。彼此接受對方都是個問題。如果你覺自己真喜歡他。就喜歡下去。如果不喜歡。保持個朋友關也不錯嘛?」林涵靜留後路了。

「不會吧。這問題你都問我?……你真連勾引男人都沒學會!?」林涵靜很八卦地湊上了。笑著提醒道。紅撲撲的臉蛋。笑意盎然。

「呀!說什麼呢!」周惠有點臉紅。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兩人的那個長吻好像確實是自勾引的。好像確實也挺管用。

「惠呀!」林涵靜欠欠身子。笑著道:「我的楊偉這話說的對。人就糊裡糊塗過的。不能太耽於細節了。」

「哼!我可不願意糊裡糊塗我要勾引他。我要霸佔他!」

惠說著。 蜜戰99天:高冷帝少太危險 捏著小拳頭。惡狠狠地說著。有點受刺激了。

林涵靜笑容僵了。|瞪口呆了。現在開始有點後悔。自己當和事佬把這倆人往一塊扯。是不是犯了個很大的錯誤。

……………………………………

……………………………………

鳳城太行關耽擱了一夜的重卡重新啟程地消息傳到楊偉耳朵里的時候。楊偉正把車停在路邊休息。一夜未眠抓緊時間打個盹。不過還是迷迷瞪瞪沒睡著。收駕照行車證這些小把戲能嚇唬了司機能糊弄了趙三刀。不過在真正的大佬眼裡根本不夠看。一個電話就解決問題了。車上路是預料中的事。光頭被抓一事。又讓他有點心煩亂。心裡原先的一些想法和設計都被打亂了。想了半天都是毫無著落。心下里覺的莫名地有點心慌!

知道對手是誰的時候。不管對方有多強大。楊偉都會很平靜。都會在平靜中找到對方的破綻;不過這次太過於特殊根不知道對手是誰?這事。讓他想起了一個人。一個能幫著解決這個問題的人。

手裡緊緊地攢著電話。手機被攢的發熱。剛剛還怕電話打擾了這個人。楊偉笨手笨腳地發了個簡訊。簡訊很簡單:思遙。在哪裡?

六個字的簡訊讓楊偉想了很長時間寫了很長時間寫完了又想了好長時間才發出去!

發出去后。在等地幾分鐘里。又覺的是一個很長的時間!

兩個人之間的故事太多了……

一閉上眼睛經看的見郎山嶺上的那一刻。看的見佟思遙槍被頂著腦地時候眼神地無助和絕望。看到自己跪在地上她眼裡地不屑和憤怒。也許救她。只是在無數的執行任中練就地本能。換作另一個人。或許楊偉也會出於本能去救人。

楊偉傷后不知道自是怎麼回到鳳城的。但後來聽兄弟們說是被佟思遙一路抱著看護著回來地受到的責難最多。哭的最凶的也是她。那一次是倆人關係發生地轉變的開始。佟思遙很漂亮。一種另類的漂亮。是一種讓人感到有所威壓的漂亮。也許在楊偉眼裡。只是許多種漂亮的一種。可命懸一線的時候。能自己性命託付給對方的時候還有什麼放的下和放不下………楊偉喜歡這個女人。很直率很颯爽也很義氣。不過可惜地是。自己偏偏又是她最不齒的一種。兩人從認識開始就那樣的格格不入。數次的爭吵。無數次的敵對無數次的誤會最終自己還是沒有的出她編織地情網。

一閉上眼睛。就會憶起那一夜的瘋狂那一夜個人肆無忌憚地瘋狂。那個充滿野性軀體總是挑起楊偉最原始的慾望。貌似冷酷無情的背後。是比常人火熱的慾望。

久閉的心扉一旦開啟。愛潮噴涌的時候。淹沒的。不是對方就是自己!或許會把兩個人一起吞沒!

那是愛嗎?我真地愛這個人嗎?

楊偉不知道。不願意知道也不想去深思這個問題!問過自己無數次。他知道自己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不過當他和佟思遙分開的那一刻。佟思遙眼裡悲慟讓他覺的有點心被刺痛的感覺。是從未有過的那種感覺就像每次再想起來。都覺的心情黯然不願再想!

那一次地別離之後楊偉再不敢去碰女人即便是對於周|惠。也沒有敢再往深里想!什麼債都還的清而情債卻是無法償還。自己欠下的。好像夠多了!……天羅地網。最讓人難逃地是情網!

電話。終於嗡嗡地了。是簡訊示音。上面一行字像跳躍的心:中午聯繫你!等我!

並不意外地結果。讓楊偉發愣了很久!

…………………………

…………………………

楊偉在迷糊里接到第二個簡訊的時候卻是已經過了午時了。迫不及待地翻開手機。三個字:白馬寺!

看完簡訊。詫異不地楊偉駕著車便朝著澤州路頂頭疾馳。一直出了路上了盤山路。一路轟著油門衝上了山。直到停下車還詫異不已。這鳳城的白馬寺可是尼姑。莫不是佟遙要來出家不成?

這想法把楊偉想的有點可笑。不過笑過之後又是凄涼的味道。這是一個心裡做事的女人。許有一天心灰意冷。還真敢找個這樣的地方棲身!

午時。日過三暖洋洋的太陽曬在山頂。除了兩家旅遊用品小賣部。'|大的一座山上幾沒什麼人。不是旅遊的旺季。這裡少有人來。只聽木魚的叮咚和梵音在耳。空山鳥鳴卻時時

|如果沒有空氣中煤炭的煙塵。這裡也算的上是一塊了!

鳳城。好像已很難|的到這麼一塊凈土!雖然來過這裡。楊偉從未覺白馬寺像今天這麼美。

山。因為人的心境而美。那怕是一種凄楚的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