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周雲說好。

周覽把周雲送回公寓以後,回到車上,沒有急着走,而是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喂,童總,您這也太不夠意思了吧?……您還問我怎麼了?文冰導演他早就有了自己的心儀的女主角了,你都不告訴我,把我們蒙在鼓裏,今天還傻乎乎地約了人家出來吃飯,多尷尬你知道嗎?」

周覽雖說是埋怨的口吻,但是並非真要找個說法。

「你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我才不信!」

又過了一會兒,周覽笑了,「好吧,那您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這部戲沒緣分就算了,不過我上次聽您說,您手上不是在籌備一部喜劇片嗎?晚上有沒有時間,我請您吃個飯啊。」

……柳席聲音不大,卻是好似狠狠敲擊在每個人心頭,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

就連摩柯天都是愣住了。

要知道,他可是摩柯天,摩柯古族族長,天賦異稟,實力強大,只需要一絲契機,就可以突破聖品天至尊的存在。

家世背景位列大千世界巔峰,族中有着聖品老祖,有着絕世聖物摩柯陰陽瓶,有

《斗破之重生柳席》第六百九十七章鎮壓(求訂閱) 除了放假的時候,莫如一般都不會給趙雪逢打電話。

因此,當看到莫如竟在白天給自己打電話后,趙雪逢整個人都緊繃起來。

竟是胡亂披上一件衣服便往外走,只聽「撲通」一聲悶響,手腳不利索的方毅辰,直接從床上栽倒了地上。

趙雪逢拿著手機,一邊通話一邊伸手將方毅辰從地上撈起來。

方毅辰緊緊拉住趙雪逢的衣角:果然看出關係不一樣了,他家雪逢都知道要回來救他了。

就在方毅辰暗自竊喜的時候,剛好聽到趙雪逢打電話的聲音:「莫曉茹,出什麼事了么。」

方毅辰的臉猛然扭曲了一瞬:一定要想辦法將那個討厭鬼從雪逢身邊趕走,不然太影響感情了。

聽了莫如的話,趙雪逢看向方毅辰:「你想不想出去玩。」

只見剛剛還一臉陰沉的方毅辰,瞬間露出開心的表情:「你去哪我都跟著。」

這算不算是蜜月旅行,他可以訂一間溫泉酒店。

不行,他要先查一查哪個城市十月下雪。

趙雪逢對著方毅辰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方毅辰的意思。

隨後對莫如說道:「不要緊,方毅辰也要過去,他們正好可以住在一起,也算是有個伴。」

剛剛那點子旖旎瞬間飄散,方毅辰的眼睛猛然瞪圓:他不是應該同雪逢一個房間么,雪逢現在想要他去同誰作伴。

正想著,就見趙雪逢看向他的眼神中,竟帶上了一絲嫌棄:「他恢復的挺好,不要緊,要是爬不了山,就不帶他。」

方毅辰:「…」我艹,難道說我就是個可有可無的道具人么。

不行,他一定要想辦法辦法成為雪逢心中的NO.1

爬山的事就這麼定了下來,只是從原本的兩人活動,變成了四人行動。

由於國慶節的調假,這個周末學校正常上課。

國慶節七天假,因為是高三,除了前三天全校放假外,剩下的四天,學生們都可以回到學校正常上課。

同莫如約好的當天中午,鍾離焱便給管家打去了電話,要求對方送些衣服過來。

聽說自家少爺即將經歷人生中的第一次約會。

當天下午,劉管家便興奮打包了不少當季新款衣服過來讓鍾離焱挑選,並誠心誠意的對鍾離焱建議道:「要不讓小趙把房車開過去吧。」

遠足約會唯一的問題就是吃和住,房車裡有冰箱有餐桌,說不定還能來一場浪漫的燭光晚餐。

如果氣氛好了,裡面還有浴室和床…

對了,車上有電視,他得給少爺放幾個裝滿電影的U盤。

在劉管家的提示下,鍾離焱顯然也想到了那輛設備齊全的房車。

於是,他抿抿嘴義正言辭的說到:「我只是和同學一起去爬山罷了,不需要多餘的東西。」

劉管家認真的聽鍾離焱說話,還不忘對鍾離焱詢問:「那讓不讓小趙把車開過去。」

鍾離焱清了清嗓子:「過來吧。」

與莫如無關,他只是很長時間沒見過這輛車了,倒是有些想念。

劉管家麻溜的應了一聲,直到兩個人掛斷電話,鍾離焱的臉依舊在繼續燒紅。

越是在心裡告訴自己,他只是想看看房車現在的狀態,他的臉就變得越紅。

其實,燭光晚餐也不是不行。

就在鍾離焱認真思考,要不要邀請莫如一同駕車出行的時候,莫如在教學樓樓下被人扯住了。

拉她的人,是個身材臃腫的女生。

那女生有些胖,可五官輪廓卻是非常漂亮。

能看出來,在發胖之前,她應該是個純天然的小美女。

莫如越看這女生,就覺得越發眼熟。

終於,一個名字從莫如腦海中閃過:「你是田依依?」

女生猛然向後縮了一步,似乎下意識的想要否認,可看到莫如的鄭重表情后,女生淚眼婆娑的看著莫如:「我是。」

聽到田依依承認了自己的身份,莫如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田依依可是校園女神,長的漂亮不說,舞蹈也非常厲害,曾在不少舞蹈比賽上拿過名次。

還因為形象好,參與了不少影視劇的拍攝,被稱為一中最牛校花。

可是現在,這人的形象卻變得非常凄慘。

原本精緻漂亮的小臉,變成了一張圓盤大臉。

可能是因為油脂分泌過剩,田依依的臉上泛著一層油光,還爆了不少豆豆。

至於身材…

莫如有些吃驚:這人是天天吃豬油泡飯么。

當初剛開學的時候,她還看到田依依在迎新晚會擔任主持人的校園公告。

卻沒想到,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姑娘就變成了這樣,當真是比被大棚扣上長的還快。

看到莫如的眼神,田依依用手捂住臉。

就在莫如以為對方要哭的時候,卻見田依依竟然從褲子口袋裡抓出一把巧克力豆塞進嘴裡。

莫如:「…」和著田依依不是想哭,她只是不想看到自己吃東西的樣子啊。

聽人說田依依在吃飯上非常克制,不僅數著米吃飯,更是只吃水煮青菜,生怕身體里攝入的油脂含量超標。

可看了田依依剛剛吃巧克力豆的動作,莫如想說,她信了。

吃完一把巧克力豆,田依依哭了,哭的聲嘶力竭,撕心裂肺。

她也知道這樣下去只會越吃越胖,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只要見到食物,她就會忍不住將東西塞進嘴裡。

而且她總是非常餓,餓到抓心撓肝,甚至半夜也要爬起來給自己加餐。

田依依哭的直打嗝,她也想減肥,可她減不下來啊。

只一個月的時間,她的體重就增長了60斤。

這忽然出現的贅肉將她的皮都撐開了,身上的皮膚都是一道道的花紋…

父親整天都在唉聲嘆氣,母親也跟著哭天抹淚。

他們曾經嘗試過將田依依與食物隔離開,可最終的結果卻是田依依餓的去醫院打了營養針,導致體重攀升到一個新的台階上。

這些負面情緒,逼得田依依幾乎崩潰,

於是,她便來跑來找莫如幫忙。

聽了田依依的話,莫如疑惑的看著對方:「你是想我陪你一起運動減肥,還是讓我盯著你,不讓你吃飯。」

田依依搖頭:「都不是,我感覺我中了降頭。」

莫如:「降頭,為什麼?」 風弦臉色變了變,掩飾道:「我怎生會認識她?我只是有些好奇罷了」

於尊淡笑著,點了點頭,幽幽道:「風大哥今日的酣夢,於尊可也有幸窺見了一斑」

「夢裡之事哪有幾般真實?於兄弟不要胡亂猜疑了」風弦略有些不自然道。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意味深長的瞥了一眼風弦,嘆道:「風大哥,你還真是我的風大哥啊,哈哈哈」,之後便隨仲夏一同上樓去了,仲夏狡黠的雙眸中,爍著一絲雪亮,笑吟吟的回頭向風弦瞥了一眼,道:「風大哥,你放心罷,她沒事了」

風弦臉上乍現出一絲喜色,大喝道:「小二,上兩斤熟牛肉」

「好嘞,客官,只是客官今日不飲酒了嗎?」

風弦大笑一聲,道:「不飲了,今日不飲了」

小二搖了搖頭,低吟道:「今日這位大哥好生奇怪,平日無些酒水,他決計不會食些餐食的,還有今天早上發生之事,卻也是稀奇至極」

入夜,喧囂的街市上張燈挂彩,行走的人流,卻依舊絡繹不絕,而在一處小巷裡,一位身披黑色長袍的中年人,手執一葉紙鳶,急匆匆的從小巷的深處走去,而那巷子的盡頭,卻是一座宏偉的府衙,只是此刻府衙上的那塊木匾上,卻繞著一層黑紗布。

於尊靜立在一座木質樓閣上,他的眸子漸漸變得空靈,似已不在這方世界了,而與此同時,那靜謐的木質樓閣里,陡然掀起了一層細弱的風浪,而他的額間,也慢慢地溢出一絲淡淡的玉光。

一片浩瀚的汪洋上空,一位身披白衣的少年,恭敬的站在一位頗為冷艷的女子身前,那女子一襲紫紗衣,她靜立在半空中,雖靜默不語,但周身的氣場,卻硬是將那起著狂潮的瀚海,壓迫的熄了三分凶狂。

「你還知來這裡」女子輕拂衣袂,冷哼了一聲。

「前輩,最近於尊身纏百事,煩擾頗多,因此才……」於尊躬身抱拳,歉意道。

女子一蹙蛾眉,反詰道:「那你可還記得你的初心?」

「初心?」於尊心底一滯,他的面色陡得變得哀傷悲鬱十分,囁嚅道:「初心自是有朝一日還能與琪兒一見」

殷千秀冷笑道:「我知你心胸也只能容得下一個女人,只是此刻的你,卻連一個女人也救不了,枉我如此高看你了」

「前輩,於尊生來卑苦,不敢攀前輩生前所達高位,琪兒是我在這方世界,遇到的第一個親人,而她亦是因我而死,我於尊豈能處之木然?」於尊微顫著唇角,悲慟道。

「哼,以你現在的實力,即便在我手中,也走不出三招,你又如何救你的琪兒?這世界又豈非你所見到的那般大小?現在的你恐有蚍蜉之勇,卻無撼樹的實力,個中是非,你自己去判斷,以後就莫要來煩擾我了」

殷千秀寂寒無比的冷麵上,卻落著些失望消沉,負手而立的她,似化作了一團光暈,漸漸地消失在了原地。

於尊躬身抱拳,一直佇在那方良久良久,他的嘴角微顫,眼底略帶一絲愧色,道:「前輩,於尊令你失望了,於尊定會好生修鍊,待前輩再現身之時,定讓前輩看到於尊的成長」

他祭出一本玄金古籍,微闔著雙眸,開始演繹古籍里的功法,玄天之上,一條巨大的風鯤,猶如一座浮在空中的孤島一般,悠悠的在於尊的頭頂游弋著。

那風鯤稍一掀動巨尾,卻已是一番滅世之境,彩色的雲霞在天邊狂卷,濃稠的墨雲,從遠方招之而來,蹙閃的霹靂,劃過長空,落在風鯤的墨色的軀幹上,風鯤略抖動身姿,那霹靂竟猶如珠水般,直接被抖落下去。

於尊腳底下的那方瀚海,卻也起了浪潮,那浪潮直抵長天,洶湧澎湃的聲浪,直教人耳膜盡穿,風鯤大口一張,一吐一息間,風雲卻又變了色,那彩色雲霞,竟順著它的鼻息,流入又游出,腳下的瀚海,洶湧海水卻也形成一條長河,架在天地間,浩蕩的沖著風鯤嘴裡涌去。

於尊微闔的雙眸,陡得一開,那風鯤猛地扎入海中,而與之相隨的,風鯤周圍的空間,竟似形成了一眼黑洞,荒陳的氣息,自那口中,幽幽的流出,刺眼的光線,竟被吸扯著淪陷其中,天地陡得暗了下來。

而下一刻,黑洞看似漸漸沉陷了,而遙遠的彼方,卻又隱現一眼心底的空洞,風鯤搖著巨尾,轟然從那孔黑洞中傳出,卻僅僅是一刻間,風鯤已遊動了數千里之遙。

於尊臉上略顯了一絲笑意,然而這一切遠未結束,他猛地朝半空一擊,天地間陡然變色,本已消失的雷霆,卻又悉數登場,而玄天上那巨大的拳頭掀起的拳勢,竟直接將空間砸出了一團凹陷。

之後他又沖腳下的瀚海揮出一拳,轟!數股千米之高的激流,竟似升龍一般,從八方沖著玄天包裹了去。

過了許久許久,天地才漸漸恢復了清明,而於尊不自知的卻是,方才他揮拳時,他額頭上的那團紫炎玄印,卻也在疾速旋轉著,而他那瘦削的身體上,卻也隱現了數條扭曲的魔紋,伴著他揮拳的動作,而蹙閃蹙滅。

少頃,他收起了那本玄金古籍,手中卻多了一把圓月彎刀,他猛地一劈,一道巨大的刀痕,沖著玄天劈了上去,而此時那玄天上,卻悠悠抖落下一行黑玉字,他忽的想起,之前在靈魘山巔觀道壁時劈落的玉字。

而今武道修鍊,較之曾經業已神速,這自是與他心智的成長有所關聯,然而卻也與他當初在靈魘山巔,劈落的那幾簇玉字,有著莫大的關聯,靈魘山那道石壁,之所以叫做觀道壁,確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而這行黑玉字,確是當初猶如魚梗在喉般的存在,殷千秀曾命他用蒼梧氣將之圈養起來,而今他欲展刀鋒,卻無端的將之劈落了下來。

於尊心底一愕,微眯著雙眼,將蒼梧氣調之一縷,這一縷蒼梧氣,卻也是當初在殷血祭壇與塵鷹大戰時,幸而所得的,如今他的魂力雖因修鍊惘為的緣故有所提升,然而卻依舊難以引動蒼梧氣分毫。

那黑玉字墜的很快,眨眼間便盡皆沒入了海水中,一縷蒼梧氣自於尊的手中流出,之後隨幾行黑玉字,一同墜入了海中。

微醺的陽光,映射在碧波蕩漾的海面上,那海似是天倒的影,那天似是海烙的痕,很難讓人想象,方才的滅世之象卻亦發生在這片沉靜的海域中。

而此時幽深的海底下,卻是另一番場景,那幾個黑玉字一經入海,便似融化在了海水之中,昏暈的字跡,似纏繞著一縷精神遺骸般,悠悠的盪在深海中,而那激蕩的海流,竟似隱約間多了幾聲沉沉的誦經聲,過了片刻,那誦經聲愈來愈繁盛,那平寂的海水,竟開始微微的沸騰了起來。

而那片字跡的周圍,則漸漸包裹上了一層彩色的柔漣,那柔漣倒是與黑玉字個性相逆,彩色柔漣不侵萬物,萬物卻也難耐它何。

彩色柔漣看似柔弱,卻隱約包含著一絲天地偉力,即便此刻那激流中的誦經聲,業已從八方圍剿柔漣,但那柔漣卻依舊幽幽的盪著,漸漸地圈成一團,將黑玉字隱隱包裹其中。

而此刻,那猶如洪鐘的誦經聲,竟已傳遍了整片滄海,而那沸騰的激流,也漸漸地激射向海面,那陽光卻依舊溫馴可人,那碧空也依舊澄澈如初,而這腳下的一片滄海,卻已如翻滾的漿岩般,似只要有活物墮入其中,便已深墮地獄般。

於尊心神一滯,低喃道:「沒想到這黑玉字,竟如此厲害」,他靜靜地佇在瀚海上空,平靜的面色,倒也看不出些許慌張,「只是即便你再厲害,也逃不過蒼梧氣的圍剿」,他微微上挑著嘴角,不僅不驚慌,反倒是有種要看一出好戲的顏色。

轟!

就在此時,那數段黑玉字,猛地炸翻了平寂的海流,數股駭浪,自瀚海的中央湧上長天,沸騰的駭浪,夾雜著一片佛陀之音,整片瀚海竟被那數段黑玉字釋放出的光輝,染得一片炫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