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命運是如此不公,大嫂是大家閨秀,而小堯,小的時候就被賣到了窯子……”

“龍王救過我的命,我不否認,但是我多希望,他救下的,是小堯。”丘根擡起頭,直視着秋楓,“在我眼裏,我欠了龍王一條命,但龍王,同樣欠小堯一筆債。”

“既然龍王不還,我便幫他還。而龍王留下的,只有青龍幫。”

“他的一筆債,可比我一條命值錢,我幫他還了債,我也就不欠他。”

秋楓一臉懵逼。

還有這種操作?

拿別人的東西幫別人還債,順便就把自己的債也一筆勾銷了?

雖然不懂丘根的邏輯,但秋楓還是瞭解到一點——

在丘根的觀點裏,他的命不值錢,至少,遠不如讓那個小堯幸福來的值錢。而他這麼多年,一直認爲龍王虧欠小堯,想用整個青龍幫去補償……儘管對方是個植物人,時至今日也不知在世與否。

難怪五十多歲了卻沒有子嗣,身爲青龍幫的管理層,是不合理的,原來竟然有這麼一段往事。

秋楓嘆了口氣。

難怪丘根說自己比公羊壽還能隱忍。三十年不改其心,只有那小堯一人……只是,聽上去雖然是丘根用情至深,但其實都是丘根一廂情願罷了。

人家姑娘家願意爲了龍王豁出命,關他鳥事?

“好了,說了這麼多……”丘根緩緩站了起來,“也該做正事了。動手。”

“砰砰砰——”

話音剛落,他帶來的手下們立刻紛紛開槍,火舌吞吐,籠罩了秋楓。

秋楓早有預感,身形暴閃,衝出了彈網,飛快地衝向丘根。

只要靠近他,那些人也勢必不敢繼續開槍。

“噗噗!”

即便秋楓的速度夠快,也架不住槍太多,頓時被兩顆子彈撕裂了肌膚,嵌進了身體。一顆在小腹,一顆在大腿。這可不像午夜夜總會那般,有人體給秋楓擋子彈。

秋楓的身體被巨大的衝力推了出去,腳下忍痛一踩,撲向了丘根的身後。

果然,槍聲驟歇。

丘根面無表情,猛然躥出!

“轟!”

這個五十多歲的老頭,不顯山不露水,竟也是暗勁!

秋楓瞳孔一縮,看着丘根撲來的身影,不退反進,硬碰了一擊!

“嘭!”

巨大的衝擊讓秋楓一陣皺眉,用“氣”封住的傷口有撕裂的趨勢。

“看樣子我正好趕上一場好戲。”

門口,突兀地傳來了一個聲音,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是你!”丘根目光一閃。

“是我。”門口站着兩道身形,其中一個稍矮一些,但是身材卻十分精壯,而且那股氣勢沉重如山,讓人腿腳發軟,想要膜拜,那對眸子更是犀利逼人,難以直視。

“不如我也湊個熱鬧吧。”來人開口道。 在這個人的旁邊,另一個的身形略落後半步,穿着灰色的勁裝,神色平靜,但是眼神之中偶爾流轉出不屑和倨傲之意。

丘根的手下們,沒有見過這兩個人,但是從爲首之人身上感到了那股無法忽視的氣勢,以及一切盡在掌握的氣度,讓他們忍不住心生臣服之感,無不變色。

毋庸置疑——這是個強勢而又厲害的人物!

看到這人,丘根也無法再分身應付秋楓,將注意力完全轉到了他的身上,嘴中緩緩吐出兩個字:“虎王!”

“是他!”秋楓心裏一動,看着這個從未見過的男人,眯起了眼,露出了慎重之色。

黑虎幫幫主,虎王!

黑虎幫是青龍幫分裂出去的,剛開始在道上的名聲並不好,雖然讓青龍幫元氣大傷,但是沒有人看好黑虎幫,即便是跟着兩個元老叛出黑虎幫的心腹成員,內心也頗有微詞。

尤其是大家知根知底,公羊壽更是對老三老五十分了如指掌,因此黑虎幫始終屈居一隅之地。但是自從虎王上位,獨攬大權,手段果決、強硬,黑虎幫竟然勢不可當,步步爲營,在青龍幫的壓制之下發展到如今的地步。

這個男人,被視爲第二個龍王!

而如今,在青龍幫內部矛盾不斷激化的時刻,他出現了。

或許這不是最恰當的時間,丘根和秋楓都有一戰之力,但是虎王不在乎。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浮雲。

他想來,便來。

他想走,無人可留。

他想要的東西,必得之!

虎王的頭髮猶如一根根無比粗硬的針尖,兩道目光更是犀利,被他看到的人,無不肌肉緊繃,冷汗直流,像是真的被一頭猛虎盯上,視爲獵物。

丘根面無表情道:“這裏屬於我們青龍幫的地界,似乎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青龍幫?”虎王嘴角牽起了一個弧度,似乎有些不屑,“在這裏折損了近百的中堅力量,其餘千八百不過烏合之衆,何足爲慮?”

“不過我還是有點意外,丘根,連我也小看你了。”虎王輕笑一聲,深深地看着丘根,“本以爲此刻會是公羊壽事成,正志得意滿之時,沒想到,被你做了黃雀。”

“正好,我便做一頭老鷹,翱翔九天。”

丘根眼皮一跳,看着虎王嘖嘖稱奇的表情,神色複雜:“花棍……是你殺的。”

“還真是讓人驚喜啊。”虎王輕聲笑了起來,“丘根,你果然不像表現的那般頭腦簡單!”

秋楓心底一寒。

今夜一切的導.火索,就是花棍的死。

竟然……是虎王下的手?

這個男人,不僅夠狠,心機也是深得可怕,就連公羊壽都被算計在內。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虎王笑道,絲毫不以爲意,“我已經從公羊壽的手裏保他一命,需要他的時候,自然要收回來。”

保下花棍,他已經在手下面前賺足了人心;殺了花棍,不僅能推到公羊壽頭上,還能逼的公羊壽狗急跳牆。

不得不說,虎王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絕非運氣。

虎王露了勝利者獨有的笑容:“現在,龍王不在,公羊壽也死,我拿下青龍幫,只是時間問題,誰能阻我?”

“憑你嗎?”虎王掃了丘根一眼,神色輕蔑,“還是說,憑那個孫老四?”

這囂張到極點的話,從虎王嘴裏說出來,似乎並無不妥!在場所有人的,都默認了他的驕傲張狂。

他有這個資格,因爲他是虎王!

就算是丘根,也閉口不言。

即便他跟龍王是結拜兄弟,更是協助龍王打下偌大的江山,貴爲青龍幫的元老,在此刻面對比他小了十歲的虎王之時,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後起之秀,手段、能力,皆在他之上。

空氣靜謐了一秒鐘,便聽到有一個人,輕聲笑了起來:“憑我。”

這笑容是這般刺耳,這語氣是這般自信,驚得衆人紛紛側目。

誰敢如此大言不慚?

竟然是他……

公孫楓!

農家好女 這個傳聞之中,連公羊壽的都不敢招惹的大家族子弟。

有人心底嘀咕:“或許也只有他這種含着金鑰匙出生的人,纔會如此小看虎王?真是年輕沒經驗啊。”

虎王的強大,足以讓他們仰望。

“你?我知道你,公孫楓,傳聞是龍都公孫家族的子弟。”虎王正色打量了秋楓兩眼,玩味道,“你身上的傷,可不輕啊。”

“是傷的不輕。”秋楓點了點頭,表示認同,旋即又笑眯眯地說道,“不過,不影響殺虎。”

殺虎!

這傢伙還真敢說啊。

丘根暗暗牙疼,老臉忍不住抽了抽。

“不知死活!”虎王的身後的年輕人冷哼一聲。

虎王手微微一擡,示意他別說話:“公孫公子,像你這種家族子弟,何必捲入我們江湖幫派的紛爭,也不怕影響家族生意?”

涉黑,終歸只是底層,即便如公羊壽這般,也只是羊城的幾個二流家族給點面子。

靠黑道發家致富,被上面的人所鄙夷,沒幾個能真正進的了上流圈子的,整個羊城幾十年來,也只有龍王一人。

而在龍都,乃天子腳下!那些生活在黑暗中的,不過一羣走狗。若是被人知道公孫家族的子弟和地方幫派糾纏不清,定被人恥笑。

“那就不是你該關心的事了。”秋楓咧嘴一笑,勾了勾手,“誰先來送死?”

“找死!”虎王帶來的年輕人終究浮躁一些,往前踏來。

“看樣子,我只能選你們了。”虎王看向了丘根和其他人。

“砰砰砰——”

槍聲又起,不用丘根開口,手下們已經紛紛開槍。虎王給他們的壓力太大,有人已經快站不穩了。

然而他們站得離門口太近,虎王的速度又太快!

“嘎啦!”

大手一擰,頓時有人的腦袋轉了一百八十度。

丘根掃了年輕人一眼,撲向了虎王。若不能遏止虎王的攻勢,今天誰都走不了。

而秋楓這邊,盯着走來的年輕人,微微眯了眯眼。

這個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越來越強,甚至不弱於此時的秋楓。而秋楓身中兩槍,更是經脈俱傷,一點優勢也無。

“公孫家族又如何,在我們眼中也不過土雞瓦狗。”這人輕蔑地撇撇嘴。

“哦?”秋楓盯着他,“你是誰?”

“我姓洪,洪屠天。”洪屠天冷笑着,“我會折斷你四肢,再擰下你的腦袋!你大可以記住這個名字,到了陰曹地府,去找判官記我一筆。”

“你說公孫家族是土雞瓦狗?”秋楓咧嘴笑了起來,“最好別讓我家老頭子知道,否則你全家老小,都會死的很慘。”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