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咣噹一聲,在芸綺夢詫異的目光中,蘇恩揚倒地不起。

“蘇老爺,你這是想訛人麼?”

芸綺夢氣極反笑,你一個無漏金仙,略施手段不就抵抗住我這迷迭花粉了?

沒想到,蘇恩揚卻突然睜開雙眼。

“我去!你別嚇人啊!”

芸綺夢被嚇到了,你沒暈破解了,我信。可你都暈了,突然又醒了是鬧哪樣?睡夢中破解了?

“呵!長得不錯啊!對我有沒有什麼企圖啊?”

蘇恩揚突然問道。

“腦子摔壞了吧你!滾你丫的!老孃不稀罕你!”

芸綺夢轉身就走,這丫的抽風了!

蘇恩揚不太適應地活動活動身體,夫君真的不錯哦,身邊美人都這麼討厭他,看來有加入魔門的潛力!

離此地一千里的地方,木頭人呆愣在一個冰窟前,他作爲仙盟的老人,怎麼會認不出這裏曾經是做什麼的!

該死啊!洛城北,你竟然敢做如此喪心病狂的事!這都是人族未來的希望啊! “湘爹,你說的那個徒弟,我已經找到了!”

紫電無極傳音道。

蘇恩揚三人走得急,沒有帶上自己新收的徒弟——鐵裏脊。

但考慮到不少人都看見過其與自己待在一起的畫面,如果不把他帶走,很可能洛家反手就將他抓住,拷問和自己的關係等等。

所以蘇恩揚早早傳訊紫電無極,讓他去一趟落雪城,將鐵裏脊一道帶走。

紫電無極自然應允,他早就想脫離樹魔那個變態了。自己每天大放電,都快要精神衰竭了。

“怎麼樣?還滿意不?”

蘇恩揚笑問。

“滿意,有啥不滿意的?這貨一聽我說是他師父的乾兒子,立馬開始討要見面禮!”

紫電無極無語地說道。你見過這麼厚臉皮的人麼?

“趕緊帶他過來,我要吃烤串!”

青璃在一旁說道。

“哈哈,那我不忙了,慢慢悠悠過去。你別說,這傢伙的烤串真的是一絕!”

紫電無極哈哈大笑。他纔不管你寒月神王的感受呢?管你吃不吃得上烤串,你想吃,我就走得更慢些。

簡單說了幾句,蘇恩揚切斷了傳訊。他們時間寶貴,洛家的人開始在周圍搜尋他們的蹤跡了。

尤其是移植靈根的事情暴露,洛家立刻出動了附近所有的仙人,來尋找截殺幾人。

洛連山。

無袖老人看着被自己再一次打得一動不動的洛城北,面色鐵青。

這他喵是個分身!無袖老人給了自己一巴掌,這傢伙什麼時候脫身了?

雖說自己沒有處決一位無妄仙人的權利,但就如此姑息一個荼毒生命的人,無袖老人做不到。

可惡啊!洛城北,你不要以爲你仙盟有人,就可以爲所欲爲了!

無袖老人將“洛城北”直接撕開兩半,這洛城北看起來在我的眼皮底下沒少搞事啊!

落雪城。

“你說什麼?!”

洛施一雙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洛青。

他被洛青說的情況震驚了,那羣人竟然有氣湘子這個變態。

這也讓洛施無比慶幸,自己沒有傻乎乎地去追真是對了。不然上去那不是找死去了?

“不要怕,侄兒!現在你已經安全了,我們馬上送你回洛家!”

洛施出聲安慰受到驚嚇的洛青。

“不,我不回去。七叔啊,我廢了啊!我廢了……”

洛青絕望地哭嚎。

梨九華厭惡地背過身去,她打心裏討厭這個紈絝子弟。這臭小子還打過自己的主意,現在被廢,真是好啊!

“放心吧!這點小事,你爺爺一定有辦法的。”

說完,洛施抽袖而去。

他是真的不想和洛青待太久,現在知道那幾人中有氣湘子,他立刻盤算,有什麼藉口,能讓自己不參加對氣湘子的圍剿。

這傢伙實在太猛了!當年洛家就攔不住,雖說現今洛家比當初實力要更強,但氣湘子難道修爲沒有什麼精進麼?

尤其是洛施從風洲那邊的情報中,得知三派圍攻一氣派,卻被氣湘子一招嚇退!

這得是多強的實力啊!洛施可不會想要自己去試氣湘子的戰力,那些事情還是讓別人去吧!

要留下一位無漏仙人太難了!說不定半點功勞沒撈到,還被氣湘子反過來打死打傷!

“城主,風洲有新的情報過來!”

闊基弧說道。

他的手中握着一隻小小的信筒,爲了不被發現,很多密探都不攜帶傳訊符的。

最普通的方式,看起來容易被發現,但其實大家都習慣於法術手段後,反而對凡人間的手段少了提防。

洛施接過信筒,看上面做的小標記,應該是風洲傳來的情報。

從中抽出一張紙張,這是特殊處理過的紙,不怕火燒水浸。但卻在接觸靈氣後,就可以輕易破壞。

“氣湘子於罡風堡渡災劫六重!”

洛施眼珠子差點戳到紙上。渡過六重災劫,恐怕無漏金仙裏最強的仙人也就這個檔次了!

“怎麼了?城主!”

闊基弧疑惑地問道。

洛施可是很少失態的,大部分時候,其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彷彿一切事情都盡在其掌控。

“氣湘子還真是強啊!”

洛施將紙張遞給闊基弧,讓他自己去看。

“這,這也太可怕了!這不是都比寒蟬仙君還強麼?”

闊基弧也被驚得下巴都掉了。

同樣是無漏金仙,爲什麼大家的差別就這麼大呢?我怎麼感覺自己這麼水呢?!

闊基弧都開始懷疑自己修煉的是不是哪裏不對,好在洛施及時安慰了他。

“不必太過羨慕,剛過易折!只要我們能繼續一步步地走下去,未必沒有超過他的時候!”

洛施安慰闊基弧,同樣也在安慰着自己。

這個說法其實也對,就比如氣湘子在無漏金仙中再強,面對無妄仙人時候,也依舊不會是其對手。

所以修仙不僅僅只是看天資悟性,不然大家資質差的就不要繼續修煉了啊!何必白費力氣呢?

仙途難行,非大毅力者不可!

這是說,修仙是很艱難的一件事情,只有真的有毅力走下去的人才可以在仙途上走的越遠!

積雪山。

蘇恩揚將戰利品再次全部裝進自己的乾坤袋,在芸綺夢和青璃不太友好的眼神下,他依舊是那麼的雲淡風輕。

“對了,之前我沒有什麼異常的行爲吧?”

蘇恩揚問道。

之前他昏迷時,身體被桃緋煙掌控,這小娘皮肯定沒拿自己的身體幹什麼好事!

“沒做什麼啊!就是路過城池,都要進去買好多衣裙和飾品……”

芸綺夢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額,蘇恩揚嘴角抽搐,許久沒有說話。

“後面的人又追上來了,我們還要跑麼?”

青璃從後方飛了過來。

“有多少人啊?”

蘇恩揚整理整理衣衫,兩軍對壘,不能落了氣質。

“大概十幾位仙人吧!有沒有暗地裏潛伏着的,就不知道了!”

青璃皺了皺黛眉。

這些仙人大多都是大日仙人,你要真和他們打,他們立馬掉頭就跑。如果你不打,他們就一直吊在你後面,爲無漏金仙級別的高人指引方向,創造機會! “那就打一場吧!馬上就到巖洲了!”

蘇恩揚看着遠處黃色的巨大巖山,一旦進入巖洲,那些洛家的人大概率不會跟上來。

巖洲有個別稱——混亂之洲,外來的勢力在巖洲根本討不了好!

“也行!老孃早就想活動活動手腳了!”

芸綺夢伸了個懶腰。

這段時間,他們到處破壞洛家的各處靈根移植據點。雖說有些麻煩,但其駐守人員基本都不是仙人。

畢竟仙人這種級別的戰力,是一個勢力最強大的手段。不會讓他們去看守一個可有可無的據點的!

是的,就是可有可無!對掌握了其中技術的洛家來說,一個據點被發現搗毀,那就再建設一個好了!

想要進入洛家的修仙者可是不少,而仙人就不一樣了,每一個都是洛家的寶貝,就應該用在刀刃上啊!

“老木頭!你這次可是瀆職了啊!”

四海仙人挺着個大肚子,從洛連山的一處傳送陣中走了出來。

“小龍蝦!你他喵怎麼來的這麼慢?!我不是早就上報給了仙盟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