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咳咳,紫馨啊,你就別亂想了。”葉寒像平時對待林夕瑤那樣,摸了摸陳紫馨的頭。

然後轉過身,看了躺在地上的獨一刀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

將玻璃杯放回心語的手裏,葉寒緩緩的走到獨一刀的身旁。

“你想幹什麼,一刀哥已經被你們揍的很慘了,你們就放過他吧,有什麼事衝我來。”左毅連忙擋在獨一刀的身前,不讓葉寒靠近。

“左少。”躺在地上的獨一刀無力的喊了一聲。

“一刀哥,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左毅眼裏充滿了堅定,對着葉寒說道:“有什麼事衝我來,我跟蹤陳紫馨的確是我的不對,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哈哈。”葉寒笑了。

“你笑什麼?”左毅問道。

葉寒笑着搖了搖頭,“小朋友,很不錯嘛,小小年紀能有這脾性。”

“我不是小朋友,而且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吧。”左毅說道。

“好了好了,你閃開。”葉寒臉色突然一冷,“如果你不想這個什麼一刀哥的腿廢了的話,就給我讓開。”

左毅被葉寒表情的轉換下了一跳,一種從心底冒出的寒意,控制着他的身體緩緩的讓開。

葉寒走到獨一刀的身旁,眼睛打量了一下,笑道:“不錯嘛,沒了一隻手,居然還能在我家心語面前撐了這麼久,也算是很不錯了。”

說着,葉寒蹲下身,手掌抓住獨一刀的右腳膝蓋,念力緩緩的輸了進去。

獨一刀頓時覺得自己的膝蓋一陣溫暖,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修復着被踢斷的骨頭。

很快,獨一刀感覺到右腿已經不在疼痛。

“好了,你站起來試試看。”葉寒收回手掌,說道。

獨一刀看了葉寒一眼,然後用右手支撐着站起身,活動了一下右腳,沒有了任何疼痛感,也沒有什麼活動不變,跟沒斷過一樣。

“恩,看來已經好了。”葉寒看着獨一刀的右腿,笑道。

“你是怎麼做到的?”獨一刀一臉震驚的看着葉寒,因爲就一隻手按在傷口上,不到一會就給治好了,沒有接回來,就這麼按了一會。

其他人也是滿臉的震驚,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咳咳。”葉寒撓了撓頭,“這是內力,其實我修煉過《九陰真經。》”

衆人:“……”

“師傅!”左毅撲到葉寒的腿下,雙手緊緊的抱住葉寒的大腿。

葉寒:“……”

“師傅,你太牛X了,收我爲徒吧。”左毅緊緊的抱住葉寒的大腿,大聲的說道。

“喂喂,放手,男男授受不親啊,我靠,還不放手我把你丟出去。”葉寒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如果是個美女抱着的話那還沒意見,但是個男的話,就有點噁心了。

不對,是非常噁心。

“師傅,你不答應我,我就不放開。”左毅死死的抱住葉寒的大腿,滿臉崇拜。

“那個,你叫獨一刀是吧,快把你這什麼左少給我扯開,要不然我等會傷到他就不好了,怎麼說他都是救了紫馨。”葉寒連忙對着獨一刀說道。

“左少,先放手吧。” 二婚嬌妻很搶手 獨一刀連忙扯了扯左毅的手。

但左毅抱的特別緊,壓根扯不動。

葉寒冷汗直流,好惡心啊。

而林夕瑤則站在一旁偷笑,陳紫馨則滿臉的驚訝,想不到平時在學校裏橫着走的左毅,還有這樣的一面。

葉寒無奈的搖了搖頭,左腿輕輕一動,用念力將左毅給震開。

被震開的左毅不但沒有驚訝,臉上的崇拜反而更濃了,“師傅,你好厲害,我決定了,不拜你爲師,我左毅就不出來混了,師傅,你以後有需要用的到我的地方,儘管開口,我義母在東海還是有頭有臉的。”

葉寒挑了挑眉毛,說道:“你義母是誰?”

“夏紫嫣。”

說話的是獨一刀,說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獨一刀的眼睛裏閃過一絲崇拜。

聽到這個名字,葉寒眯起眼睛,夏紫嫣,這個名字在東海並不讓人陌生。

美女蛇,擁有着迷倒衆生的外貌,卻有着蛇一般的毒辣,一不小心你就會被她咬一口,而且永遠都不可能再站起來。

她是東海地下世界的巔峯人物,讓南半國顫抖的女人,血竹幫的幫主,夏紫嫣。

“怪不得。”葉寒看着左毅,“你是左少天的兒子。”

左毅的臉上閃過一絲落寞,但依然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葉寒摸了摸下巴,“收徒的事以後再說,這要看你的表現,因爲我在前段時間才收了一個徒弟,徒弟太多了好麻煩的。”

“放心吧師傅,端茶倒水,搬貨跑腿,我樣樣行。”左毅頓時又換了個人似得,滿臉的興奮。

“那我先給你個任務。”葉寒打量了左毅一眼,笑道。

左毅頓時站直身體,像一個士兵似得看着葉寒,唰的一聲敬了一個軍禮,滿臉認真的說道:“請首長指示。”

屋裏的人都被左毅這模樣給逗樂了。

“他好可愛。”林夕瑤捂着嘴巴笑道。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樣子,不過,好好笑。”陳紫馨也是跟着笑了起來。

當然,只有心語這個冰塊一點反應也沒有。

“你跟紫馨同班是吧,那就好好的保護她,她可是我家的保姆,要是我家的保姆出了什麼事,以後就是你來我家搞衛生了。”葉寒拍了拍左毅的肩膀,笑道。

“放心吧首長,保證完成任務。”左毅再次敬了一個軍禮。 「姑娘,公子,如果有什麼吩咐只管叫一聲,小的立刻就到。」說完,小二點頭哈腰的走了出去。

清靈意外的笑了笑,「叫一聲就到?難道這房間里有喇叭,或者是客棧的店小二都是千里耳嗎?」這裡可是二樓,小二在一樓,怎麼可能叫一聲就聽得到呢?清靈不解,但是沒多久,她就知道小二的意思了。

隔壁的風玄敲了敲牆壁,『咚咚咚——』的跟敲門聲差不多,「小清靈,你餓不餓?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一牆之隔的隔壁聲音傳來,竟然和同在一間房差不多!這隔音效果……果然是叫一聲就聽得見。

「你又想出去招蜂引蝶嗎?」清靈隔著牆壁問到。

出去吃飯是正事,可是也不用每次出去吃飯,都變成風玄大出風頭,走到哪裡被女人圍觀到哪裡,偏偏當事人的他還一副悠然自得的炫耀摸樣,是在向自己炫耀嗎?自己需要被一群女人給圍起來嗎!

清靈不耐。

一牆之隔的那邊,風玄的聲音傳來,「小清靈,你誤會我了,自從我有了你,哪還敢出去招蜂引蝶啊,可是也不怪我,誰讓我魅力這麼大,可是不該喜歡我的都喜歡我,該喜歡我的卻對我無動於衷啊~~~」

風玄大嘆,想不通了,怎麼就清靈對他不為所動呢?

他不僅實力比靈冰襲和緣峰赤加起來都高,長相也不比兩人差,可偏偏得不到清靈的心。現在出門了,看到自己這麼受廣大女子們的歡迎,他就不信清靈依舊不為所動。可是事實告訴他,清靈還是不為所動……

另一邊,清靈沉默……

她不想繼續這個話題,風玄對她很好,可是她卻不能和風玄在一起,一來是身份不配,她配不上妖皇之子,再來是她已經有了靈冰襲和緣峰赤,不想再招惹其他男人,最後,也是最最重要的,清靈覺得風玄只是對自己有興趣而已。越是得不到的人,他就越想要得到,那不是愛!

雖說緣峰赤和靈冰襲兩人也是莫名其妙的被她給連坑帶騙的收下,可是一路相處下來,她看得到兩人對自己的真心,而清靈也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那份默默守護的愛,和處處關心的情。現在她可以大聲的告訴別人,自己愛上了靈冰襲和緣峰赤,至於風玄……雖然也有心動過,可是明知兩人不合適。

「小清靈?小清靈~~小清靈……我真的真的喜歡你啊~~你為什麼就不能喜歡我呢?啊?」

風玄不停說,一直說,可是牆那邊的清靈卻一句也不理,咬牙切齒之下,風玄窩火的要去找清靈問個究竟,沖著剛剛聲音響起的方向,一頭沖了過去。

『碰——』的一聲驚響,原本就薄薄的木板牆,直接被風玄給撞了個洞穿。原本還有一牆之隔的兩個房間現在被風玄撞出的一個洞被變成了一間房……

「小清靈,你相信……」

「你這是在做什麼!」清靈大怒,只是發獃了一小會兒而已,房間里就忽然迫降而出衝出個人來,這樣一來晚上還怎麼睡覺啊?!

打斷了風玄的話,雙手一推,直接把風玄又從牆洞中推回了他的房間,清靈小腳一跺,叱喝到,「別過來!」

「是……可、可是……姑娘房間里真的沒事嗎?」門外,正打算敲門進來的店小二擦了把汗,還剛到門口呢,就被房內的姑娘發現了自己,還一聲令下,別過來!著實嚇了他一跳。

清靈對風玄說話,卻錯被小二當做是跟他說的,一時語塞,警告的瞪了眼風玄之後,回頭朝門問到,「有什麼事嗎?」

小二一聽屋裡的姑娘回話,立刻解釋,「小的在樓下聽到響聲,所以上來看看,姑娘您沒事吧?」

「|沒事沒事~」清靈看了看牆上的大洞,有種無力感,看來明天是要多賠點錢了。想到剛好要吃飯,於是順便吩咐,「端兩份晚飯上來吧。」

「好嘞~~小的這就去,姑娘請稍等。」店小二踩著重重的步伐『蹬、蹬、蹬——』的下了樓,難為風玄站在牆邊的洞口處被清靈的一句話給堵得閉口不言大半天。

『呼——』清靈無奈的嘆了口氣,「我想今後的三天時間裡,我們還是全力趕路吧。」

至於休息?省了!如果這樣的事情再發生幾次,她寧願不休息!

「小清靈,你別太難為自己了……」風玄弱弱的安慰。

「我真的沒有難為自己……」

……………………………………………………………… 海邊的小漁村中涼風徐徐,耳邊可以清楚的聽到海lang拍擊海岸時的嘩嘩聲響,海水的味道在鼻下飄蕩,讓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從這座漁村租船到海面十裡外的小島上,便是此次清靈所要到達的目的地,海月島。

不過在此之前,清靈卻要做完另外一件事情——「出來吧,跟了一路不覺得累嗎?」

清澈的聲音在海邊響起,海風吹拂幾乎被海lang聲遮住,但是清靈知道,那人一定聽得到。

許久,無人回應,無人現身,彷彿剛剛清靈的喊聲只是憑空而來,憑空而去。

身邊,風玄也是一副早已了解情況的表情,等待著某個隱藏在暗處的人出現。

「不肯出來嗎?待會我們可是要下海了,在海上你是沒有辦法繼續跟蹤的。」清靈很有把握的說出這句話,她肯定就是有人在對她或者說是風玄跟隨。

那個身後跟隨的人是清靈幾天前就發現的,從仙道學院出來之後,第一次入城時她和風玄就已經被人跟著了。

「出來吧,我不喜歡被人跟著。」風玄也是早已發現,只是見清靈不拆穿,因此他也沒有道破,此時一路跟隨的人明明被識破,還是不出現,讓他皺著眉頭不悅的淡淡說到。

不遠處,海邊的一座小屋后露出一個人影,窈窕身姿,一身粉紫色華美衣著,一塵不染如天上下凡的花仙般美麗動人,正是紫櫻!

紫櫻款款走出,被人當面揭穿面上有些窘色,但數秒后便收斂了情緒,一副來到這裡理所當然的樣子。

「紫櫻小姐怎麼會在這裡?」清靈問到,而且還是明知故問,心裡大概有了猜測,應該是為了追隨風玄而來的吧。

「我的修為可是到了合體期的,自然有走出仙道學院的權利。」紫櫻對清靈拆穿自己的事情小小記恨,讓她在這裡面對風玄尷尬起來。

「呵呵呵~~~」清靈掩嘴輕笑,掩飾自己的表情,「是這樣嗎?可是紫櫻小姐又怎麼會剛好吹出現在這裡?是一直跟在我們身後嗎?」清靈用言辭來激紫櫻,就是讓她說出她是追著風玄來的,一路上風玄多次添麻煩,現在也讓他好好麻煩麻煩~~面對心儀之人,紫櫻立刻露出弱點,從小嬌生慣養的高傲讓她立刻就仰著頭說了出來,「我是監視你們的又怎樣!」

風玄一聽監視,冷冷的朝紫櫻看過去,他可是不知道紫櫻心儀的人就是他,而錯把紫櫻所說的監視當做是仙道學院所要監視他和清靈兩人,有些惱怒。雖說紫櫻也算是認識的人,也和清靈同自己相處過一段時間,可是如果她真的是被派來監視的,那絕對不可饒恕!

風玄的火氣在仙道學院之外可沒有一絲隱藏,隱隱的顯露出原本的性格來,這一細微的表情,被紫櫻細心的捕捉到,立刻慌張的解釋,「別誤會,我不是內院派來監視你們的,是我自己要監視你的。」

紫櫻雙手擺動,極力解釋,可是她的解釋不清不楚,還是讓風玄無法平息。

清靈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微笑的等待著紫櫻交代自己前來的目的。到時候,風玄會有怎樣的表情呢?她很期待。

「什麼意思!?」風玄也被紫櫻給搞糊塗了,一時間不懂她在說些什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