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哪怕看著,都是賞心悅目。

男人艱難的咽了口口水,問道:「你就是那霸佔了我妹妹院子的女人?」

白顏自然是注意到男人眼底的貪慾,唇邊的笑容透著冷意:「是又如何?」

「呵呵,」葉明陰險的一笑,「你得罪了我妹妹,你以為你能在我葯門待下去?不過……若是你願意服侍我,說不定我會幫你一把。」

剛聽到動靜從偏房跑出來的溫如,驀然間睜大了眼睛,白皙的臉龐滿是不可置信。

瘋了!

這葯門的人都瘋了!

葉影如此,那個叫做徐泓的長老亦是如此。

眼下這個葉明還要過分!

一個強大到連他都不知道等級的煉丹師,再加上這名煉丹師還是聖地三長老的徒弟!

他居然敢開口,讓她服侍?

天哪,那位聖地的小公主都不敢說讓白顏服侍,真不知道葯門的一個外戚,哪來的勇氣敢這樣囂張?

偏偏葉明毫不自知,他向前走了兩步,得意的揚了揚唇角。

「葉影說到底只是一個女人而已,我奶奶最偏向的還是我,只要你當我的小妾,我保證她不敢動你!」

白顏的眼眸輕輕眯起,她鬆開了白小晨的手,揚唇道:「小咪,幫我看著晨兒。」

「喵。」

小咪喚了一聲,表示明白了白顏的話。

隨後,白顏向前兩步,笑意盈盈的向著葉明勾了勾手指:「你過來。」

「哈哈,白姑娘果然是個聰明人,知道什麼樣的選擇對你最有利。」

葉明哈哈大笑了兩聲,不疑其他,滿臉笑容的向著白顏走去。

「白姑娘,不如你今晚……」

砰!

忽的,一道寒芒從白顏眸中劃過,她狠狠的抬起腿,膝蓋猛地踹向了葉明的兩-腿之間。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聲音響徹雲霄,驚得作鳥獸散。

葉明疼的連身子都直不起來,他的手緊緊捂著下-體之處,冷汗從額頭滲出,一張臉色蒼白無色,雙眸怨憤而狠毒,硬生生的咬著牙,才憋出了這幾個字。 「來人,將這個女人給我抓起來!」

可惡!竟然敢對他動手,他要讓這混蛋知道得罪他的下場!

葉明的心中除了痛苦之外,更多的是怒火,他若是不把這個女人碎屍萬段,誓不為人!

眾人向著白顏圍繞而去,手持長劍將她包圍在中間。

此時,站在包圍之中的女子,一襲傾城紅衣,風華絕代,她的唇角勾著淺淺的弧度,淺揚著的黑眸凜然的向著周圍的人群看去。

被她目光所及之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就連手中的長劍都無法握住,手指不停的哆嗦。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給我上,把這女人抓起來!」

血薔薇之三公主的復仇 葉明氣的跳腳,他才不管煉丹師大會!他只知道這個女人傷了他,他決不能輕易饒過他!

「小咪,給我拿張凳子來,我要坐看娘親虐這些壞蛋。」

白小晨坐到了地上,他從儲物袋內拿出一個瓷瓶,一邊坐看那些人作死,一邊咬著手中的零食。

溫如僅是掃了眼白小晨,白皙的容顏便猛地僵住了。

重生之嫡女風華 這個敗家子!竟然直接將丹藥當零食吃!他就不怕把自己撐死?

見到白小晨一顆一顆的丹藥送入嘴中,溫如急的跺腳,這表情若是讓不知道的人見到了,還以為他媳婦和人跑了。

當然,前提是,他得有個媳婦。

「小姑!」

白小晨腦袋一歪,就看到從院子的另一方走進來的帝小雲等人,他的大眼睛忽閃忽閃,透著明亮的光芒。

這一刻……

白顏的動作亦然停了下來,她驚訝的抬頭,驀然間,前方三名少女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瞳之中。

帝小雲,楚衣衣,藍小韻……

這三人怎麼來了?

其中一人見白顏分心,眼睛頓時一亮,莫大的勇氣提了上前,飛快的提劍衝到了她的面前。

他眼中狠厲閃過,長劍從空中斬落,斬向了白顏的腦袋。

可是……

面前的女子仿若長了眼睛,就在這人衝到身前之際,她揚手輕拍了一下,手掌趴在了這人的後腦勺上。

她的動作很輕,輕到就如拍一隻蒼蠅似得。

然而……

在這極輕的一巴掌下,轟然一聲巨響響起,原先偷襲而去的那位青年猛地撞入了土地之內。

深深的水泥地中,被他鑿出了一個人形痕迹,深不見底。

全能千金燃翻天 眾人都有些艱難的咽了口唾沫,皆是抬頭望向那笑意盈盈的少女,一時間,一股恐慌蔓延在心中。

魔鬼!

這個女人就是魔鬼,太可怕了!

「人……人呢?」葉明忘記了劇痛,傻眼的看向在他面前消失的青年,臉色煞白的問道。

白顏終於將視線從楚衣衣等人的身上收回,勾了勾唇角:「你派人挖,也許,在地底百丈之處,能挖出他的屍體。」

百……百丈?

葉明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幾步,與白顏保持著一大段的距離,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惡魔,身子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是葉影讓我來找你的,不關我的事,他說你搶了他的男人,讓我來勾搭你,他還告訴我,你只是聖地最微不足道的一個弟子,就算出了事也有葯門頂著。」 走入院中的帝小雲等人,好巧不巧的聽見了葉明這話,臉色齊刷刷的變了。

「白姑娘,」葉明的面容蒼白,忍著疼痛繼續說道,「白展鵬他沒有兒子,我這個表侄子早晚會成為葯門的繼承人,而且,我和聖地一些內門弟子的關係也很好,你如果得罪我,我會讓你在聖地也混不下去!」

白顏似笑非笑的揚眉,視線轉向了從院內走入的楚衣衣,雙眸中盛滿了戲謔的笑意。

「哦?原來你在聖地也有關係?」

「不錯,」葉明暗恨的咬牙,「實話告訴你吧,我奶奶說過了,以後聖地的小公主是要給我當媳婦的,我不但是葯門未來的繼承人,還是聖地的駙馬爺,你得罪我不會有好下場。」

該死的,若非是這個院落沒有葯門侍衛把手,更沒有人有機會去通知那些長老,他根本就不需要和白顏多說這些廢話!

當然,也因為白顏未讓葯門的人靠近這棟院子,而葉明帶來的都是葉家侍衛,是以,他才會有膽子說出此番話來。

畢竟他在愚蠢,也知道這話傳到白展鵬耳中是什麼後果。

就在葉明自信心爆棚的時候,一道身影如疾風般的速度從後方衝來,一腳踹在了葉明的背脊骨上。

葉明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身子驟然飛射了出去,他愕然的瞪大了雙眸,回頭間,一張通紅的俏臉映在了他的雙眼之內。

砰!

一聲重響,葉明的身體狼狽的撞在牆面之上,再緩緩滑了下來,疼的他一瞬間連腰都無法彎起,英俊的臉龐早已扭曲而猙獰。

「少爺!」

葉家侍衛大驚失色,飛快的上前將葉明的身子攙扶了起來。

葉明乾咳了兩聲,他咳出了一口鮮血,用手抹了下嘴角的血跡,怨恨的目光如淬毒的匕首,死死的盯著那一身黃色衣裙的少女。

「賤人,你敢偷襲我?」

楚衣衣傲嬌的抬著下巴:「我不只要打你,我還要廢了你!」

「你算什麼東西?我是葯門以後的繼承人,你連我都敢打?你長輩就沒告訴過你什麼人不能得罪?」

葉明緊緊的捏著拳頭。

一個白顏也就罷了,他因她的實力所震撼,一時間不敢動手。

可這小丫頭也敢和白顏一樣囂張?

便在葉明氣的頭腦發昏的時候,一道聲音忽的從身後傳來:「等等,我能不能先說一句話?」

葉明憤怒的轉頭,剛想瞪向白顏,卻接觸到她眼底毫無止盡的寒芒,嚇得渾身一抖,不敢再去看她一眼。

嬌妻,纏你上癮 「唔,」白顏輕撫著下巴,眉眼含笑,「你剛才不是說你是她的未婚夫?怎麼?你這個身為未婚夫的,連自己的未婚妻都不認識?」

「你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是這個野丫頭的未婚夫,我以後是要娶……」

葉明嘴角的嗤笑還未來得及散去,驀然間回過神來,他的眼睛瞪得極大,差點爆裂而開。

「你……你是聖地小公主?不可能,你在說謊!我不信!」

他的臉色已經由青轉白,再變為一片絕望,可即使如此,他還是不停的在心中欺騙自己。 帝小雲緩步走到白顏身旁,淺抬著下巴,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站在面前的葉明。

「我嫂子有了我哥這樣優秀的男人,還需要和別人搶?一定又是哪個無恥的畜生引誘我嫂子不成,就想要栽贓陷害!」

白顏掃了眼帝小云:「你說的那個無恥的畜生,就是你哥……」

僅是一瞬,帝小雲淺抬著的下巴立刻放了下來,高傲的小臉一片煞白,她有些僵硬的腦袋轉向了白顏,露出了一抹慘白無力的笑容。

「嫂子,我剛才什麼都沒有說,我絕對沒有罵我哥是無恥的畜生。」

嗯,那話絕對不是她的說……

白顏微笑著點頭:「你哥本來就不是無恥的畜生,她是無恥狡詐又陰險的狐狸。」

帝小雲嚇得差點快哭了,她怎麼會知道那人說的是她老哥?

當即,她扭過頭,惡狠狠的目光瞪向葉明。

「該死的混蛋,若非是你,我也不可能罵了我哥!你立即告訴我想要搶我哥的賤女人在什麼地方!」

葉明身子一顫,他向後退了幾步,轉身就想要逃走,楚衣衣卻快一步的上前,一把提住了他的衣襟,陰笑著微笑道。

「想走?你欺負白顏在先,如今還自稱是我的未婚夫,若是讓你離開了,我楚衣衣以後的臉往哪裡放?」

「楚姐姐。」

白小晨抹了把嘴,將手中的丹藥瓶往旁邊一丟,軟糯糯的說道:「剛才這個大壞蛋,說要讓我娘親去服侍他,還說我娘親這個聖地的弟子,就只配給他當小妾。」

唰!

小包子這軟綿綿的聲音落下之後,幾道如利劍般的眸子頃刻間落在了葉明的身上,似能將他碎屍萬段。

「衣衣,小韻,我們要不要將這個混蛋廢了?」楚衣衣揚起下巴,手中驀然出現一把長劍,架在葉明的脖子上。

「廢他?」帝小雲撇了撇嘴,「廢他還髒了我們的手,等下次我們離開的時候把這個混賬帶上,將他丟盡妖獸之森,會有妖獸好好招待他。」

「小雲說的有道理,」藍小韻認真的點了點頭,「而且,我們還需要他帶路,去找那個叫做什麼葉影的,我倒要看看什麼樣的女人,敢窺視我表姐夫。」

「好!」

楚衣衣將人往地上一丟,腳踩在了他的手腕上,盛氣凌人的說道:「還不趕緊帶我們去找那什麼葉影!連白顏都敢欺負,找死!」

……

剛才還熱鬧的院落,在片刻后就安靜了下來。

白小晨愣愣的看著帝小雲等人攜著葉明離開的方向,他小小的表情充滿了委屈。

「娘親,姑姑是不是不要我了?去找壞女人算賬,都把我給忘了。」

「嗯,」白顏淡定的說道,「你可以跟去看看,有小韻在,我比較放心。」

那三人之中,藍小韻還是比較正常的,其他兩個……一個是小魔女,一個是傻白甜,把晨兒交給她們當中任何一個,她都不會放心。

「真的?」白小晨的眼睛徒然明亮,笑容燦爛好比春日陽光,「晨兒最愛娘親了,小咪,我們走。」 他一把拎起小咪的尾巴,小小的身子迅疾的向著三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墨離殤抿著唇,靜靜的站在白顏身旁一言不發,他微微垂下的眸中帶著疑惑之色,似在思考著什麼問題。

溫如心疼的望向被白小晨丟在地上的丹瓶,那眼神,就好像躺在地上的是他的媳婦,差點心疼的哭出來。

敗家子,這個敗家子!

那可是六品丹藥啊!他居然當零食吃,還吃了一瓶!

這些丹藥給他多好……

「怎麼了?」

白顏轉身之際,就見到溫如小心翼翼的把丹瓶撿了起來,目光充滿了哀怨。

可他沒有回白顏的話,踉蹌著腳步走向了偏房,重重的把房門關上了。

白顏甚感莫名其妙,也不知道這溫如再抽什麼風,乾脆也就不予理會,緩步向著房內而去……

……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