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唰,唰,唰,唰……!’’~

正在我仔細打量這些飛行在空中的能量體到底是什麼東西的時候!~

突然從我們一路走來的方向傳來了大量的步兵踏步聲,聽起來就像是軍隊中的士兵一樣訓練有素。

難道是魔族的步兵?可是這不太可能啊,這裏可是不是一般人就能來的!

終於,我看到的東西解決了我心裏的問題,這是和空中的那些能量體一樣的生物,只不過他們沒有翅膀,只能靠步行前進。

他們一隻手裏握着透明的光劍,另一隻手裏持着光能護盾,目光炯炯有神,神態無比堅定的向前走,一路暢通無阻,而目標就是那些淘金者。

‘‘大家不要亂,飛鳥,天竺,帝屠你們三人先阻止他們這些可惡的能量人,其他人繼續挖,估計魔衆生大人就在這下面了!!’’~

領頭的淘金者果斷的派出了三個人打阻擊,其他人則繼續行動,他們完全沒有亂的痕跡!

看來他們並不像是單純的淘金者,而是更像是一種訓練有素的祕密組織成員,他們任務就是復活這個所謂的魔衆生。

至於魔衆生到底是個什麼的人物,我不知道,布魯既然都說了這在他小時候就是傳說,那他肯定對這個魔衆生也不怎麼熟悉,所以我和布魯只能在這裏看戲。

被領頭的淘金者叫出的那三個淘金者隊員從隊伍中脫出,暗黑色防護罩瞬間籠罩他們全身,使他們的肉體可以在防護罩的保護下減去一部分攻擊。

щщщ ✿TTκan ✿¢ ○

‘‘暗黑魔龍召喚!!’’~

‘‘亡靈軍團出擊!!’’~

‘‘古武魔兵降世!!’’~

被領頭的淘金者叫出的三個人分別念出不同的咒語,不同的元素也從他們的身邊往外擴散,一個是往天上,一個是往地下,還有一個是往本身。

‘‘嘯~!!!’’~

一聲龍吟自空中而來,一頭長達數百丈的魔龍自天而降,落在那個叫飛鳥的傢伙身後!

任憑飛鳥一躍,躍到魔龍的背上,然後一把光劍自手中幻化而出,騎着魔龍飛到低空中與那些飛舞的能量體對峙!

好在這個深淵夠寬敞,所以幾百丈的魔龍就是來個幾萬頭都沒有關係。

……

‘‘咔,咔,咔,咔…..’’~

又是一道元素產生了作用,只見地面開始發生了震動,而且整個深淵都在晃,深淵之下的地面上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不過我感覺,貌似要鑽出來的東西好像還不少。

好在我和布魯離他們有點遠,所以我們藏身之處並沒有什麼不妥。

終於,我看到了地下爬出的東西是什麼了,一個個身披鎧甲的骷髏士兵,而且渾身發的都是黑暗元素,一身的死氣沉沉。

和那些地面上的光明能量體差不多,這些暗黑色亡靈士兵也有長矛和盾牌,雖說看起來有點破,但是我更相信那是亡靈軍團的風格。

現在,還有帝屠的元素正在聚集,我記得他剛纔喊的好像是古武魔兵降世,所以我很好奇,這個古武魔兵到底長什麼樣!

‘‘嗡~’’~

只見一股能量以帝屠爲中心向四周呈衝擊波狀擴散,隨後便在帝屠的身後出現了十二道比普通人要高一倍的暗黑色光影,時刻在等待着帝屠的命令!

花擦啊,他們三個一個個也太牛叉了吧,而且看的我眼都直了,這可比特效牛叉多了,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境界的,怎麼會如此強大的技能。

而我怎麼會沒有,我到現在基本還都是靠的和龜仙人的龜波氣功似的打法,完全一點意思都沒有,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領悟這樣強悍的技能!

‘‘啪!’’~

正在我發呆中,突然後腦勺被打了一巴掌,氣的我正想發作,就被布魯‘噓’的一聲給壓制住了!

‘‘我說布魯老頭,你能不能別打我,小心我給你翻臉知不知道!’’~

經過布魯暗示我不要大發作,我也明白當前的形式,我也只能小聲的警告他,並問他打我幹什麼!

‘‘你小子剛纔想的什麼,口水都流出來了,我打你當然是要你從發呆中醒過來啦,不然的話要是被發現了,你怎麼跑!’’布魯說完,指了指我的下巴!

果不其然,下巴處真的是溼了一片,哎呀我去,這下我在布魯面前可算是丟大了!

居然被他發現我一個二十好幾的人還流口水,這要是傳出去該怎麼見人啊。

但是我仔細一想啊,既然布魯都是好幾萬歲的人了,他應該是知道這些人使用的是什麼大法術的,於是我充滿好奇的問向布魯!

‘‘哎,我說老布頭,你知不知道他們是什麼境界的,他們的法術好牛叉啊,爲什麼我不會,而我也沒見你使用過,解釋解釋唄!!’’~

我說完後看向布魯,瞬間使滿臉充滿了祈求,祈求他千萬不要拒絕我,好在布魯早已經明白了我,於是點了點我的頭說:‘‘好小子,估計你剛纔流口水就是因爲這些人使用的大法術是吧,好吧,就讓我給你仔細講講這些高級法術的來源吧!’’~

隨後,布魯便開始了他那滔滔不絕的嘴,給我講起了關於法術的修者常識,這也是每個在魔界修煉者的必修課!

因爲我是自學成才,所以用的都是老掉牙的攻擊方式,當然,魔界也已經發展了億萬多年,也是盤古界父培育的兩大聖靈族之一!

並且自混沌初開便已經存在,經過這麼長的歲月洗禮,其族人中也不乏絕世之才。

經管之前經歷過神魔大戰,但是還是有大量魔族先祖精髓存在於經典之中,而這些傳奇級的經典寶藏,則保管於魔族的各大門派!

各大門派中的修者可不像普通的修者,門派中的修者修的都是經典之中的精髓,經過門派長老們的點化之後出道磨練。

普通修者則不同,即便是擁有再大的潛質,頂過算個自學成才,永遠摸不到先祖在魔武之中探取的精髓所在,終究是要被超越的。

好在各大門派都會定期廣招天下有志者海選入門,根據自身體質分別被安排到內門和外門,內門弟子修煉的是內家功法,相比於外門弟子修煉的外門功法則要好上很多倍!

即便如此,從大門派出道的外門弟子在整個重生魔界中都很有威望,更別說那些魔龍見首不見尾的內門弟子了。

布魯還說,看這些人的身手應該都是魔皇后期的修者,而且根據所他們使用的功法判斷,這些人應該是屬於則隸屬於‘魔宗’的內門精英弟子!

說起這個魔宗,布魯說他大有來頭,而且還是整個重生魔界宗教排行榜前十的大門派!

位居第二,僅次於排行榜第一的逍遙宗之下,宗主叫做‘冷無情’,此人心狠手辣,異常卑鄙!

臥槽,這麼牛,既然宗主卑鄙,那麼弟子就不用說了,肯定和都和宗主一個樣子,除了卑鄙,還是卑鄙!

他們來到這裏挖的是被封印的魔衆生,肯定也是個大魔頭,曾經絕對是一個危害一方的傢伙,而且和這個魔宗的宗主冷無情應該還有點交情!

要不然這個魔宗的宗主也不至於出動內門的精英弟子,如果說這個魔衆生對於冷無情沒有任何作用的話,那麼冷無情也是不可能派人來幫他解開封印的!

要知道來幫他解開封印的可是魔宗的內門精英弟子,既然是精英,那肯定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培養的出來的,肯定也經歷數千年的風雨磨練才培育而出的。

其耗費的魔幣和精力絕對也是不送小視的,畢竟一個魔皇境界的高手也不是說像種白菜似的一種好幾畝,一畝有好幾千顆之多,這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聽布魯給我介紹完,我覺得啊,既然來的是內門精英弟子,他們會這些技能但也不奇怪了。

趕明我也要去找個門派試試,說不準就能學會個一招三式!

到時候找到那些欺負過我的人好好教訓一頓,讓我也揚眉吐氣一番。

與此同時,對峙中的兩方部隊開始了進一步行動,看起來就好像是在試探着彼此的實力,而且劍拔弩張,大有開打的氣勢!

‘‘咔~’’~

‘‘三長老,我挖到了,我挖到了大長老的封印啦!’’~

突然,一聲鐵與陶瓷的碰撞聲打破了雙方對峙的平靜,隨後又伴隨着一位淘金者說完一句重要的話之後,能量體生物這邊便開始採取了行動!

大部隊開始向前挺進,能量弓箭以箭雨的趨勢落向亡靈軍團,並有一支能量體飛行生物從大部隊分離出來,追擊天空中的那頭魔龍騎士。

下方的能量體步兵則齊刷刷的邁着步子向前挺進,手中長矛也提到了胸前,以方便刺向敵人的胸膛。

對面的天竺看到能量體生物已經開始行動,於是也催動亡靈軍團向前挺進,雙方一照面,實力差距便明顯了。

從表面看起來,亡靈軍團散發的氣息也是很強橫的,但是剛與能量體步兵交手,亡靈軍團這邊就開始了大量的傷亡。

‘‘轟隆隆~’’~

而且箭雨所落之處就如同**爆炸一樣,直接將一大片的亡靈士兵給炸得粉碎。

可能亡靈士兵由於是人爲控制的,所以行動不是很自如,難以發揮全部實力,面對強勢攻擊的能量體軍團,它們只有一步步的敗退,隨後數量變得越來越少。

帝屠的十二道魔影此時也加入了戰鬥,想比天竺的亡靈軍團要好的多,這些魔影就如同帝屠的分身一樣,衝入進能量體軍團中大殺特殺。

飛鳥和魔龍的情況則不怎麼好,好幾百個飛行能量體手持魔法能量弓箭追着他們揍。

而且,魔龍的大片鱗甲都被魔法箭給轟的粉碎,露出了血淋淋的肉。~

但是他們沒有辦法反擊,只能一個勁的抱頭鼠竄,並不斷的往後盲目的施發大法術。~~

可是,三個人的力量終究是小的,能量被源源不斷的能量體給逐個被擊破。

最終,飛鳥也身受重傷,魔龍被擊中要害死亡,天竺遭到反噬,亡靈軍團全軍覆沒,帝屠的魔影也架不住源源不斷的攻擊,逐步敗退,最終被全部打散,也受到了強大的反噬。

三人由於靈力消耗過於嚴重,全部都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就像快要死了一樣,被三道璀璨的魔法箭給了結了生命。

這三個人死的真是太不值了,都只不過剛剛召喚出各自的絕招而已,然而還沒殺幾個敵人就被破了,而且還把小命給搭上了,真可惜了魔宗的這些內門精英弟子了。

真不知道冷無情知道這件事後會怎麼樣,他們可是已經損失了六名內門精英弟子,我估計夠讓他抓狂一段時間的。

我和布魯在這裏蹲的時間夠長了,但是我要找的是磨世盤,而不是躲在這裏看戲,所以我一直希望他們快點結束,無論誰輸誰贏,只要別打擾我和布魯就行。

‘‘魔宗大長老魔衆生,速速從沉睡中醒來吧,我帶來了你的魔魂,讓你在沉睡之中復甦,醒來吧,醒來吧!!’’~

這支隊伍的首領真切的念着咒語,並從懷裏掏出一個卷軸,扔向挖好的深坑之中,任憑不知名的元素從卷軸中飛出,然後深入地下。

元素越來越狂暴,以至於讓大地都產生了震動,看起來就像是那個魔衆生在強行突破封印,或許,我想的可能就是對的,魔衆生正在積極配合着外界這些魔宗內門弟子突破封印。

‘‘阻止他們釋放大魔頭!’’~

突然,我聽到更遠處傳來了一聲具有領導範的聲音,隨後在前線的那些能量體軍團開始發生了狂暴,一股腦的全部衝向了正在念咒語的魔宗三長老。

臥槽,太壯觀了,數以萬記的能量體軍團揮舞着武器衝向正在奮力挖掘東西的十八位魔宗的內門精英弟子,這場面才叫真的有氣勢。

蜂擁而上,將十八名魔宗弟子團團包圍,每個人都是拉弓舉劍,狠狠的射向那些挖掘中的魔宗弟子,不留一點情面。

十米!!

五米!!

一米!!

半米!!

一毫米!!

就在能量弓箭馬上就要插到這些內門弟子身上時,奇蹟發生了!!

只見大地猛的幾震,將不少的能量體步兵軍團給震倒在地,就連這些人中最強的三長老也被震得差點摔倒。

隨後一聲‘嗡~’的聲音,一道弧形能量防護圈將所有的魔宗弟子籠罩在內,將那些近在咫尺的魔法箭直接給彈回了始發地帶,使不少在空中飛行的能量體被炸成了空氣,消失在這深淵之中。

‘‘啊哈哈,啊哈哈哈,不錯,冷無情果真沒有忘記我,讓你們這些小鬼來救我,既然是冷無情的弟子,那也是我魔衆生的弟子,我是不會讓你們有事的!!’’~

魔衆生人還未出,狂妄的語氣倒先從地下傳了出來了,隨後就看到一雙魔爪從地上伸出,被幾個內門弟子給拉了出來。

我是很想瞅瞅這個魔衆生長什麼樣,但是一看倒嚇了我一跳,不由自主的看着魔衆生自言自語道:‘‘臥槽,花擦啊,那不是牛魔王嗎?’’~

說實話,此人和牛魔王長的簡直一個模樣,都是一對大牛角,鼻子上還套着一個圈子,手持着牛魔王特有的兩把混鐵棍。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