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喬小諾抽回手,瞥他一眼,「不餓?那我自己去吃早餐了。」

轉身就走。

倚靠在門口上的男人,一改慵懶姿態,緊張的追了上來。

牽住了她的手。

喬小諾掙扎兩下,想要甩開他,莫風臨緊緊牽著她的手,不肯鬆開,她一個眼刀子飛過來,警告他:「鬆手。」

「不。」莫風臨牽著她,心情十分愉悅的往前走。

進了電梯,他才低下頭,哄寵物般的輕柔語氣,哄著她,「生氣了?」

本就磁性的嗓音,刻意放柔放緩,殺傷力極強!

喬小諾心尖酥了一下,她抬起眼帘,「你覺得我像是生氣的樣子么?」

難道不是?

氣鼓鼓的模樣,如果不是生氣,難道是撒嬌么?

莫風臨看破不說破,抬手,捏著她的臉蛋,左右搖晃兩下,他忍俊不禁了,「是,你沒生氣。是我小人之心了。」

「鬆手。」臉蛋被他捏著,不用想,此刻自己的臉一定很滑稽。

莫風臨倒是聽話,乖乖鬆開了手,但……仍舊順勢牽起了她的手。

爹地,媽咪又被欺負了 兩人來到餐廳,用早餐。

剛坐下,不曾想,卻遇到了一個兩人此刻都不想見到的人。

莫風臨一眼,就看穿了坐在對面的女人,神色微變下的情緒,他眉頭微蹙,眸色冷了下去。

喬小諾一抬眸,就看到楚城出現在眼前,她抿著唇角,情緒有些難以言明。

說不上是生氣,還是厭惡。

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在胸腔內發酵膨脹。

讓她感到有些氣悶。

楚城臉色有些蒼白,衣著倒是衣冠楚楚的模樣,他不知道怎麼找到這來,或許時候偶遇,又或許是他故意而為之。

不管是哪一種結果,喬小諾都不想理會。

淡淡的垂下眼帘,她拿起菜單,淡淡的對著莫風臨道,「想吃什麼,點吧。」

莫風臨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弧度,他轉頭,視線跟不遠處的男人,在空中相遇。

無形之中,有硝煙在蔓延。

火花迸射。

氣氛,劍拔弩張了起來。

兩個男人,各有千秋,同樣的俊美,一妖冶,一清雅,彼此氣場不同。

卻都在釋放出極大的不悅情緒。

餘光看到莫風臨在轉頭看楚城,喬小諾表面上鎮定自若,其實,心底里也很沒底。

一個是前男友,一個是現男友。

三個人相遇的情況,著實尷尬……

「風臨?」她叫了一聲。

莫風臨冷嗤一聲,收回目光,眸底的戾氣,一瞬間消散得乾乾淨淨,取而代之的,是柔情似水的溫柔:「嗯?」

「想好吃什麼了么?」

「隨意,你替我點。」

惜花芷 「那好。」喬小諾招手,侍應生上前後,她點了早餐。

菜單遞給侍應生,侍應生微微躬身,「好的,小姐。請您二位稍等。」

侍應生剛轉身,就被突然逼近的男人,嚇得小小的低呼一聲,踉蹌著後退了兩步。

楚城一手推開侍應生,站在喬小諾面前,眸光深幽,像是醞釀著一場狂風暴雨。

「小諾,跟我出來。」

他伸出了手。 飛梭飆速極致,不消兩日,就臨道萌境地。

金鰲和玄蛇見到大祭司,絲毫沒有驚訝,只道幾聲,「好!好!好!」

龍嫻靜本想把自家妹妹推薦到天府,再怎地不濟,她也可以推薦到奕劍山或者劍機閣。

誰知金鰲見到龍嫻雅本人之後,立馬就覺得讓龍嫻雅也留下陪伴他老夫妻二人身邊,龍嫻靜也就打消之前的念頭。

道牧以為兩位老祖宗會在兕湖底下,給大祭司開闢一處靈境。卻不曾想,兩位老祖宗竟然帶著大祭司來至道牧親父母的故居。

玄蛇指著那一處小橋流水,說是大祭司日後,就住在山坡后的那一汪清潭。

「可是符合心意?」玄蛇盈盈而笑,溝壑縱橫的老臉,聚成一朵向日葵,「周遭靜而幽,潭水正無垠,正需你來作那垠。」

玄蛇那枯木樹皮般的老手,對著清潭一抬,手心向上。咕嚕咕嚕,涌冒泉水,凝聚成一朵白蓮,渾如千萬年堅冰雕琢。

寒氣裊裊如霧氣,很快鋪滿整個清潭。然後順著一前一後兩個河道,隨著潭水娟娟流向遠方。

「只有你能讓這森森清清無垠無生之水,變得清清白白有垠有生之活水。」玄蛇讓大祭司攙扶著自己,一同登上蓮台,柔聲細語,「雖說你灌溉牽牛星普羅大地,潤物細而無聲,但總歸是在修無量功德哩!」

大祭司微笑稱道,「應該!應該的!」

大祭司的問題解決后,其他都不成什麼問題。

道牧他們自己一眾親友聚會吃酒三天,而後依依離別,道牧、李煥衍、候大壯、牛郎四人隨著阿丁叔夫妻登上飛梭,直至牧星山空港。

空港。

織女星人最多的一處聚集城市,因其特殊關係,常住人口就過百萬,而單單織女星人就七成有餘。

道牧他們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頭,炎炎烈日下,各種人與精怪的酸臭汗味混合在一起。風都吹不散,就連街邊小吃的油香,以及各種茶酒點心等味道,都快被汗臭味淹沒。

這並不算什麼,其實最讓牽牛星修仙者難受的是,織女星的眼神和態度。就好像是這些修仙者們,平時面對那些普通人一樣。

其實看開來,就不覺得有什麼。優越感無處不在,不論是在他人身上,亦還是自己身上。

阿丁叔說,這裡僅僅是織女星的一個縮影。在織女星上,織女星本土人無論是普通人亦還是修仙者對待其他凡星飛升的修仙者,都是這麼一個情況。

不過,因為牽牛星的特殊存在,牽牛星人的情況最糟糕。不僅要遭受織女星人複雜的心態,亦還要遭受其他凡星飛升上來的人一起排斥。

李煥衍就算,道牧和候大壯亦是一副無所謂模樣。阿丁叔和香姨可謂是有喜有憂,喜的是他們心態好,憂的也是他們心態好。

心態特別好的人,雖不會無時不刻的散發著優越感,但會無時不刻散發著自信。就算不主動去招惹別人,就算你刻意低調,都會讓那些優越感十足,自信爆滿溢出的人前來滋事。

更何況道牧四人,哪一個都不是甚省油的燈。阿丁叔和香姨十分擔心道牧四人惹出甚禍事,將好端端的空港給傾覆。

其實空港沒甚好玩之處,隨便吃點小吃,墊墊肚子就差不多。道牧和候大壯更加好奇那巨型飛梭內部世界,只因李煥衍和牛郎說,飛梭內部是一個娛樂性更強的奇異城市。

於是,阿丁叔夫妻二人一直領著道牧四人在外面瞎玩瞎逛,不消一個時辰,四人就玩膩。儘管如此,阿丁叔夫妻看著道牧他們四人走進那售票場,方才離去。

四十九天之期,每七天發一艘飛梭。如今七夕已過五天,第一艘飛梭售票時間也已經接近尾聲,但買票的人並不少。

特別是普通艙位,擠得人山人海。其中並不缺乏各大門派弟子,甚至還能見到不少織天府弟子。一個個全副武裝,金甲披滿一身的甲衛將場地圍成一個圈兒。

各門各派本就有些間隙,如今都擁擠在一個場地里,難免會因暴躁而發生衝突。

金甲衛都會警告兩次,第三次若還不聽勸。他們直接出手將衝突者擒住,痛打一頓,然後扔出售票場。且限制三年之內,無法再次買票登船。

相較於普通艙位,高級艙位就少很多,但見他們一身華麗服飾。或是身著鑲金帶銀綉寶石衣袍的商賈,他們身邊跟著幾個地仙境的侍衛。

或是身著流光溢彩,激蕩祥光霧靄道袍的修仙者,他們背負仙劍,腰掛長鞭或短劍匕首。

無論男女,無論織女星人亦還是牽牛星人,皆氣宇軒揚,單單論氣勢就勝出隔壁普通艙位一大截。

尊貴艙位無客人,僅有一個精神萎靡的老漢,右手撐著臉,左手輪轉毫毛依然白得勝雪的毛筆。老漢身後六位地仙境的劍修,一個個精神抖擻,目露灼灼劍光,不斷掃視周遭。

道牧四人沒有著急進場購票,而是依靠在售票場的門欄,看著三個場地。李煥衍和牛郎司空見慣,道牧和候大壯嘖嘖稱奇。

「我為建設道萌境地耗盡所有,而今身無半斤靈石,更別說靈髓。」道牧瞥李煥衍和候大壯一眼,目光最終定在牛郎身上。

普通艙位用等量的上品靈石即可,高級艙位和尊貴艙位,都必須用靈髓交付。高級艙位一人一百斤靈髓,尊貴艙位一人一千斤靈髓。

換做平時,道牧隨手就扔出萬把斤靈髓,現在身上也就只有萬把斤上品靈石棺材本。

「祖上留給我的靈石靈髓,都給阿道一次敗光,我窮得只剩下這一身壯健橫肉。」候大壯說到激動處,忍不住抖了抖高大蠻體。

聞得此言,「嘴臉!」牛郎忍不住將口中煙氣,一次性吐出,烏煙瘴氣。「阿道,你那道萌境地也有些許時日,早該有產出盈餘。」

拽拽丫頭進錯房 說到激動處,牛郎矛頭一轉,以煙槍戳著候大壯的心口,「還有你這憨貨,你家婆娘可是斂財能人,香姨都讚不絕口。你敢昧著良心講自己一窮二白!」

牛郎將自己最大的私庫,都給道牧給敗去,現在想想都覺得肉疼,想想就覺得後悔,太過衝動。

如今這兩犢子什麼不學,就跟自己學壞,學得一毛不拔的性子。更氣人的是他們又盯上自個兒,真當他牛郎是傻子不成。

「沒錯呀!她是斂財能人!」候大壯任由牛郎用煙槍戳自己胸口,摸著後腦勺,憨憨笑道,「所以,靈石都在我婆娘那兒。出門時,我沒問,她也沒給。」

「你……」牛郎啞口無言,還真符合這對夫妻性格。煙槍一轉,只蹬道牧鼻尖,大喝道,「你呢!」

「自然也是在大嫂那兒。」道牧無奈雙手一攤,連連搖頭嘆息,「大壯和你多少靈石被我敗光,我欠下你們的靈石債,比我欠下的功德債還多得多得多。」

「你……」牛郎啞口無言,道牧說得也是個事實。煙槍再轉,揮指李煥衍,右手叉腰,朗聲怒斥,「你呢!」

「我們鍾馗聚的是陰財,散的是陽財。否則你也不會看到,那些個鐘馗,為了陽財在牧星鎮,連命都不要的奇怪場景。」李煥衍支支吾吾,面色一青一白,欲哭無淚。在李煥衍看來,沒錢真的很丟人。

「你們這些狗……」牛郎捶胸頓足,嗚呼哀哉。左手緊攥煙槍,太過用力,整個左手臂都在顫抖,逐個指著道牧他們,「苦也!命也!」

其實,牛郎也只剩一萬餘斤靈髓,若四個人都在尊貴艙位。七天下來,再加上其他消費,可就所剩無幾。

牛郎內心嘀咕,一肚子壞水泛濫成災,「得從他們身上撈回本才行……」他目波蕩漾,腦海千思萬緒齊開花。

須臾,牛郎冷哼一聲,「走吧!」

道牧見狀,一把拉著牛郎,有些不忍道,「阿牛,要不咱們就去高級艙位得了。看得出你被我敗光那些私庫靈石之後,也剩不得多少積蓄哩。」

「開什麼玩笑,我就是死也不會住尊貴艙位以外的艙位!」牛郎哼唧唧,手猛地顫抖,綿軟滑溜,如泥鰍一樣,掙脫道牧的束縛,接著自信微笑道,「走吧。」

道牧、候大壯、李煥衍相視一笑,擠眉弄眼。牛郎轉過頭去時,也在笑。道牧四人一個比一個笑得陰賊賊,皆以為自己佔了大便宜。

老漢斜著身子,掃過道牧四人,他老早就注意到道牧四人,目光最終定在道牧身上,同那雙晶瑩的血色星眸對視,「何方人士,那門哪派,要去何方,去那作甚?」眉頭微微一皺,對道牧這一身打扮,有點印象。

「我是道牧,牧劍山道牧。」道牧微笑,努力讓別人覺得自己很親近,「我是要去織天仙女的道場,拜入祝織山學道。」

「牧劍山,道牧?」老漢神情一怔,停止轉筆,再次細細打量道牧一番,饒有興緻問道,「牧劍山,那個被織天府開除的脈承?」 男人的手,白皙修長,骨節分明,就連指甲也都修剪得圓潤整潔。

江水爲竭 這雙手,她曾經不止一次的誇讚過,適合彈鋼琴。

每次,他都會溫柔的抱著她,說她喜歡的話,以後他會去學。

回憶如利刃,刺得人遍體鱗傷。

喬小諾的目光,一頓,緩慢的順著這隻伸到面前的手,一點點上移,最終定格在了那張她一度愛極了的上。

「跟我走,嗯?」楚城嗓音低低啞啞,像是粗糲的砂紙在磨礪著牆壁一般。

聽得人難受。

喬小諾眉頭微蹙,她明顯感覺到了對面的莫風臨,臉色開始陰沉。

抿著唇角,她突然彎唇一笑,聲音清清淡淡,卻又帶著幾分尖銳的凌厲,「跟你走?你憑什麼?」

你憑什麼?

一句話,簡短卻沉重。

輕而易舉的擊碎了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

莫風臨低頭,理了理襯衫,他站起身來,走到喬小諾身邊,乾燥溫暖的大掌,落在了喬小諾的腦袋上,親昵的揉了揉。

「乖乖在這等我,我去去就回。」

「莫風臨……」喬小諾意識到他要幹什麼,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莫風臨拽著楚城的領口,將他往外拽,「我想,我們需要談一談。」

兩人很快便消失在了她的視線里。

不知道為什麼,喬小諾突然有些擔心……

空中花園。

莫風臨鬆開楚城,他玩味的勾唇一笑,開始活動手指關節,「我最後警告你一次,不要靠近我女朋友。」

「呵。」楚城只是一聲冷笑。

他什麼也沒說,開始動手解袖扣,很快便將袖子挽至手肘。

不遠處,跟媽媽在散步的小男孩,看到廝打在一起的兩人,嚇得尖叫著往回跑。

「媽媽,有叔叔在打架!」

那位媽媽緊張的抱住了小男孩,捂住他的眼睛,「快走,不要靠近。」

越來越多的人,看到這一幕,很快,帝國酒店的安保部就接到了通知。

立即趕到空中花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