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噹噹當,有人敲門,進來的是茶樓的夥計:「公子,一個人坐著無聊,可要聽小曲兒?」

「謝謝,不要,我喜歡一個人安靜的喝茶,對了,你們茶樓可有飯菜?」常小九忽然想到已經晌午了。

「咱們茶樓可以點酒菜的,大廚子的師傅可是御膳房的御廚呢。」夥計一聽要點酒菜,更加的熱情了。

按照夥計的介紹,常小九點了四個菜,難得的還要了一壺低度的米酒。

今個太緊張,需要喝一點點壯壯膽。

等下她想下去在太書院的那個評詩牆上,把自己頭晚絞盡腦汁寫出來的藏頭詩題上去。

菜很快就端上來了,看著確實就挺不錯的,常小九拿起筷子嘗了一口,味道也很不錯。

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帶著阿順來吃一次。

「公子,您的酒,不夠到門外招呼一聲就行。」夥計幫著她倒了一盞酒,說到。

常小九笑著點點頭,待夥計出去關好門后,身子又側坐了,端著酒盞飲了一口,繼續看向那太書院的大門。

米酒香醇,還有點甜很好入口,不知不覺的中,就喝了半壺。

感覺頭有點點暈,常小九趕緊放下了酒盞,給自己倒茶喝。

正事沒辦,喝醉了,再鬧出亂子來怎麼收場呢?

看看桌上的菜肴,雖然嘗過味道不錯,卻還是不怎麼想吃,強迫著自己吃了些,呼口氣站起身往樓下走去。

到櫃檯前結了賬,再次鼓起勇氣,抬腳往太書院那面評詩牆走去。

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飲了酒的緣故,她覺得自己兩條腿使不上勁,邁的步子都輕飄飄的。

終於,站在那牆前。

上面題著三首詩,常小九沒興趣欣賞別人的大作,看向邊上空白的位置,在想自己該怎麼題上去,豎版的還是橫版的呢?

抬手比劃了幾下,常小九看看自己空空的手,又往四周打量了一下,忽然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評詩牆前並沒有筆墨。

啊?提供牆面,卻不提供筆墨?要自己帶?

好吧,是自己不了解情況,考慮不周全!她自我檢討著,轉身往附近幾家店鋪看過去,想著要不要去問他們借用一下呢?

這時,就見先前茶樓的那個夥計,拎著食盒走過來:「公子,在這賞詩呢?」

「嗯,閑著無事可做,聽聞此處有評詩牆,便來欣賞,小哥你這是?」常小九笑著回應。

「裡面唐監院定的菜,公子我先送進去了。」夥計怕耽擱時間挨訓,邊回應著邊往裡走去。

看著那夥計的背影,常小九想了想,有了主意。

片刻后,夥計出來見常小九並沒有離開,就走過來與她說話:「公子看著像是讀書人,可有什麼佳作,何不也題在上面,讓書院的人點評點評?」

嗯?常小九一聽,就笑道:「我倒是有這想法,奈何沒帶筆墨。」

「嗨,這有什麼難的,公子稍等,待我回茶樓取來給你。」夥計說完,轉身就小跑著回了客棧。

很快的就去而復返,手上托著硯台和毛筆。

「多謝小哥了。」常小九接過,沾了墨就在牆上題下自己的那首藏頭詩。

「哇,公子的字真好看。」夥計在一旁誇著。

常小九笑了笑,繼續書寫著。

「小哥,你在這茶樓里做事多久了?」常小九寫完最後一句,退後一步端詳著自己的大作,問著身邊的夥計。

「嗯,到明年開春就滿四年了。」夥計算了下告訴著。

快四年了,那應該對這書院里的人比較熟悉,常小九心中一喜:「那這太書院的人,小哥你豈不是都見過了?」

夥計聞言笑了笑:「基本上,是差不多吧。」

「那他們是不是也有很難伺候的,就是很挑剔的?我聽說雲樂公主的駙馬,也在這書院里,作為陛下的女婿,是不是很神氣的那種?」常小九很是八卦的語氣打聽著。

「這個怎麼說呢,挑剔的也有,但是大多數都挺隨和的,畢竟都是讀書人么。夏駙馬啊,做駙馬的自然是神氣的。不過,人家現在已經不在書院里了,他現在是禮部侍郎。」夥計告訴著。

什麼?不在書院了……

。 在帖子中,樓主不光拍了大量現場照片,而且也向所有人普及了關於異教徒的來源。

圖片中,一處山窩窩,四周樹木林立,雜草叢生,顯然這肯定是某個隱蔽的山林之中。

在圖片的中間,數量應該有過千的人類呈不可思議的角度躺在地上,只見他們滿臉痛苦之色,顯然生前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這種圖片還有很多,都是關於「魔鬼盛宴」的圖片,方旭越看越氣,大罵一句:「真是一幫畜生。」

異教徒,俗稱魔鬼的信徒,他們原本是召喚師的身份,但是卻受到了惡魔的誘惑成為了邪惡的異教徒。

想要成為一名強大的異教徒,那就得進行獻祭,而獻祭的物品自然就是靈魂,這是對於惡魔來說最珍貴的東西。

其實說實話,獻祭這玩意很多種族都需要,但是異教徒的獻祭卻非常BT。

異教徒需要讓祭品感受到深深的痛苦才能進行獻祭,肉體越痛苦,獻祭的靈魂就越純凈,所以很多異教徒都會把祭品折磨的生死不如在進行獻祭,這樣他們就能獲得更強大的實力和召喚物。

邪惡的異教徒,在加上BT的獻祭儀式,這就導致他們是所有召喚師人人喊打的存在,特別是安全局已經明確規定,遇上異教徒必殺之。

看完關於異教徒的帖子,帖子下面回復高達上千,所有內容都是「遇異教徒必殺之」幾個字眼,顯然所有召喚師對於這種邪惡的傢伙也是非常痛恨。

感慨一聲,方旭又點開了那個京城四少真實身份是叛逃者的帖子。

帖子內容非常簡單,那就是兩張圖片加一大堆的文字描述。

圖片內容上是一位非常俊俏的中年男子正和四五位召喚師在搏鬥。另外一張圖片則是那俊俏的中年男子正和一位衣着樸素的男子會面。

兩張圖片中,方旭一位也不認識,但是回復帖子中就有人認出了第二張衣着樸素的傢伙,那就是叛逃者副首領「成文老魔」。

不同於異教徒那份帖子,眾人對於叛逃者顯然都是調侃之意,很多帖子的畫風顯得非常異類。

我叼大我驕傲:「李子成早應該投入叛逃者麾下了,我記得前幾年他為某局拿下普西城堡,但是後來戰功竟然換成了其他人,你說氣不氣。」

媽咪不是咪:「用一個朋友罵我的話說,某局狗都不去,我雖然還在某局,但是我就混日子,他還能拿我怎麼辦。(狗頭保命)」

天人五衰:「帖子估計馬上要河蟹了,大家趕緊罵。」

夜傾城:「李子成這人我倒是有過了解,妥妥的一位暖男大叔,但是沒想到竟然被逼上梁山了,哈哈。」

魔術手變大:「某局勢力大,90%的召喚師都在它的麾下,店大欺客,正常。」

JJ復JJ:「李子成:我命由我不由天,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

帖子中畫風詭異,方旭倒是看的一愣一愣的、

「某局,安全局?」

「卧槽,真的假的。」

方旭傻眼了,他聽水友們說的話都感覺在看天方夜譚一般,完全看不懂啊。

想到這裏,他趕緊搜索關於叛逃者的信息,但是信息內容為無。

「…….」

方旭懂了,他好像知道了一些了不得的信息。

正當他沉思時,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喂,你好。」

「你好哇,我是給你送貨的。」

「送貨的?」

方旭秒懂,直接就下樓朝着安全局大門外走去。

來到大門外,一位牽着一匹白色馬的男子早已在門外等候。

「龍馬?」

方旭眼饞的看了一眼那匹馬,內心暗暗嘀咕一句。

龍馬擁有一絲龍脈,渾身長滿鱗甲,不管是負重力和速度都是拔尖的,它們更是龍騎兵的專屬坐騎,非常的牛逼。

來到男子面前,方旭打了一個招呼道:「哈嘍。」

「你好。」

男子笑了笑,接着說道:「這是你要的主僕契約,你驗驗貨。」

說完,男子手中憑空出現一份羊皮紙,然後交到方旭手中。

方旭接過羊皮紙,一股莫名的信息就出現在了腦海中。

【主僕契約】

品質:一階(普通)

狀態:未簽訂

方旭買的這份主僕契約是一階的,只能和一階生物簽訂契約,價格自然也不貴,只要一百金幣即可。

「行,沒問題。」

方旭確認貨沒問題,當場就付了一百金幣。

錢貨兩清,對方直接騎上大馬就離開了,眨眼睛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契約搞定。」

拿着這份契約,方旭回到了別墅。

回到別墅,剛好又碰到了小蓮。

「大人,明天有一場培訓,你要參加么?」

「先幫我報名,到時候去不去再說。」

「噢。」

小蓮點點頭,然後離開了別墅朝着安全局走去。

見小蓮離開了,方旭直接回到了迷霧森林。

十分鐘后,會議室大廳內。

「沃爾特,現在感覺如何?」

方旭坐在椅子上,好奇的問了一句。

「主人,好像沒有什麼變化。」

沃爾特眨了眨眼睛,搖搖頭說道。

見沃爾特沒什麼副作用,方旭點點頭道:「行,沒問題就好。」

「對了,你把關於你駐守的礦場和附近的情況告訴我,我打算重啟礦場的開採。」

一聽方旭說要重啟礦場開採,沃爾特臉色一變,連忙說道:「主人,現在可不能重新開採礦石啊。」

「為什麼?」

方旭皺着眉問道。

「大人,你可能不清楚整個埃蒙德礦場的具體情況,我慢慢說給你聽。」

「…….」

半小時后,方旭終於明白了整個埃蒙德礦場的地勢情況。

埃蒙德礦場處於迷霧森林的西北地區,整個礦場面積多大並不清楚,但是絕對要超過十幾個足球場大小。

埃蒙德礦場共十五個開採區域,每塊區域都有特定的勢力開採,而之前沃爾特他們駐守的區域是十五號區域,由邪靈堡勢力開採。

邪靈堡實力就不多說了,按照沃爾特的說法,城堡內連七階死靈生物都有,實力強大到沒邊。

在埃蒙德礦場中,邪靈堡擁有三塊開採區域,八號,十三號,十五號。

當初史丹佛就是駐守十三號礦場區域的負責人,也是離沃爾特最近的那一批人,所以當初邪靈堡才會下達命令讓史丹佛前往十五號礦場支援。但是最終的結果已經出來了,史丹佛掛了,整個十五號礦場區域落入了方旭的手中。

但是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十五號礦場區域緊靠整個埃蒙德礦場最外圍,意思就是說走出十五號區域那就是迷霧森林的範圍了。

沃爾特還說了,當初十五號區域上一任主人是矮人族,但是不知道某種原因而導致整個家族分家了,邪靈堡就是趁著這個機會佔領了十五號區域,但是在十五號區域外還流竄著一隻矮人分支,它們一直想奪回十五號區域。

除了矮人族以外,迷霧森林外還有很多實力比較強大的種族覬覦這塊十五號礦場,之前礙於邪靈堡的強大不敢搶奪,但是現在這塊區域已經落到了方旭手中,那結果就不好說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呂布張開嘴,食指和大拇指伸進嘴裡,夾出一團粉色的已經死去的舌頭……

「阿巴……阿巴……阿巴……」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