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四大神國應該是比海神大陸更加強大的一塊大陸,其中的強者無數。

帶領一幫強者前往四大神國,只會引來更大的麻煩,這不是羅征想要看到的結果,他現在只想拿到足夠的生命原石,拯救寧雨蝶,至於跟四大神國對抗?他跟四大神國之間又沒有多大的冤讎,吃飽了撐了才會這麼干。

既然羅征執意拒絕,司徒昊天等人也不在提議,他們決定隨同羅征離開的時候,回到海神大陸。

羅征並沒有將寧雨蝶送回雲殿,雲殿固然安全,但其中終究還有一些蠢蠢欲動的家族,現在羅征身在中域里,還能夠將他們鎮壓住,誰也不敢妄動,不過羅征若是離開中域,時間長久之後就不好說了,人的貪婪總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與日漸張。

契約寵媳 相比之下,石克凡他們與寧雨蝶沒有任何衝突,以中域現在的格局,保護寧雨蝶也是綽綽有餘了。

七日之後,天辰殿中。

溪幼琴輕輕的倚在羅征的身後,臉上全然都是戀戀不捨的表情。

這段時間溪幼琴也隨同羅征居住在天辰殿中,看著羅征長長對著寧雨蝶唉聲嘆息,悶悶不樂,她心中既嫉妒寧雨蝶,又心疼羅征。

可惜她根本無力改變這些,也只能夠欣然接受,這個男人即將為了另外一個女人去遠方冒險……

那神國中的強者,比中域里的強悍強大何止百倍?

這一趟羅征的危險程度,即使是對武道不怎麼關心的溪幼琴也知道的清清楚楚。

「羅征,我跟你一起去好嗎?」溪幼琴柔聲說道,她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柔和一些,或許這樣羅征應承下來的可能性也大一些。

溪幼琴這段時間除了服侍羅征之外,也經常遁入紫極界中修鍊,她並不喜歡修鍊,這種枯燥的修鍊對她來說是一種煎熬,但是她卻很清楚自己的潛力。

只要溪幼琴修鍊到一定的地步,付出一定的代價,就能夠溝通真靈。

而紫極界中的真靈,都擁有毀天滅地的能力,若是在四大神國中遭遇危險,她至少能夠幫助羅征!

「不行,」羅征斬釘截鐵的拒絕掉了,沒有絲毫猶豫。

溪幼琴大約早就意料到羅征會拒絕,她臉上沒有絲毫惱色,而是繼續用柔順無比的聲音說道:「就答應我這一次,好嗎?」

羅征吐了一口氣,卻是扭頭過來,望著溪幼琴,伸手輕輕摸了摸她柔軟的臉龐,微微一笑,「除了這一次!」

溪幼琴這才撇撇嘴,不情不願的嘀咕道:「下一次不知道什麼時候……」

「不會很久的,」羅征只有安慰道。

面對溪幼琴,現在的羅征也生出了一絲淡淡的情愫,這個女子或許並不像寧雨蝶那般靈動,也不如熏那般靈動,最開始的時候甚至還非常鬱悶,讓人反感至極,可是她的性格轉變之後,卻異常惹人憐愛。

溪幼琴目光有些黯淡,低著頭不知道想著什麼,不一會兒她似乎想到了什麼,驟然抬頭笑道:「好,下一次你一定要答應我!」

「答應你什麼呢?」羅征卻是問道。

「不管我提什麼要求,你都要答應!」溪幼琴微笑道,那素雅的臉孔之上滿是認真的表情。

看到溪幼琴這幅樣子,羅征心中一陣跳動,隨即默默的點點頭。

天啟城中所有的武者,無論是否屬於商盟,都已經走出戶外,仰望著天空,今日便是那上百位強者離開的日子。

天下商盟的三位盟主自然那要親自相送。

不過頗讓人無語的是,司徒昊天他們並沒有帶走什麼貴重的禮物,天下商盟贈送的幾件寶物,也都被他們婉拒了。

畢竟在中域里當做寶貝的下品聖器,在司徒昊天眼中也算是很普通的寶物,天下商盟贈送的東西他們如何看得上?

但是讓人苦笑的不得是,司徒昊天卻是帶走了不少中域里的一些食材,甚至還向商盟討要了幾位有名的廚師……

這些廚師本身也是武者,只是修為只有先天而已,最厲害的也不過是照神境。

聽說能夠前往另外一座大陸,伺候這些神海境大能,這些廚師自然欣然應允,在天下商盟中辛辛苦苦一輩子,他也只是一名廚師而已,伺候這些神海境大能伺候好了,可能只要他們一高興,自己恐怕就能突破有望,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羅征在離開之前,深深地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寧雨蝶,等到他離開天辰殿後,臉上所有的憂傷和失落都消失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剛毅之色!

隨後羅征帶著被自己奴役的曹駿風,與司徒昊天他們匯合,直奔中域的極東之地而去。

司徒昊天他們是回歸海神大陸,而羅征則是趁著暴亂星海上的風暴停歇,橫穿暴亂星海進入四大神國的領地! 關於羅征悄然離開中域的消息,被天下商盟嚴格控制起來了。

現在整個中域的武者,只要腦袋清晰一點的都已經明白,天下商盟已經牢牢控佔據中域的霸主之位,而天下商盟如今則又以羅征為馬首是瞻。

實際上當初羅征擊敗崔邪之後,這個格局就已經成形,其他幾大四品宗門已經學會了集體噤聲,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與天下商盟抗衡的勇氣和實力。

而隨著羅征帶著一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超級強者,以雷霆手段輕鬆滅殺神國強者之後,血木崖,玄陰館和黑山宗等四品宗門,只能選擇俯首稱臣,他們更加慶幸,羅征沒有建立神國的打算。

如果他真的打算建立神國,將所有的宗門收編,接合雲殿和天下商盟的影響力,現在中域里又有誰能夠反抗?

不管如何,羅征的影響力已經成為了中域的一塊招牌,這也是為何天下商盟會對羅征的行蹤進行保密的緣故,只要他在這裡,對於大禹神國也是一種相當大的威懾力。

石克凡等人當然相信,大禹神國如果傾巢而出的話,即使是羅征也無法抵擋。

不過四大神國內部未必就是鐵板一塊,他們當然不會為了一個小小的中域大費周章。

暴亂星海的上空,兩道遁光朝著東邊直射而去,送別了司徒昊天之後,羅征與那位叫做曹駿風的武者結伴而行,橫渡暴亂星海!

暴亂星海的風暴停歇,大約能夠維持三到六個月時間,羅征要趁著風暴的停歇期一路衝過去。

這段時間羅征通過曹駿風大概已經了解了大禹神國以及另外三大神國的局勢。

和中域的局勢完全不同,這片大陸之上所有的一切都由四大神國所把持,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宗門。

建立宗門,就等於建立自有的勢力,而一個神國是絕對不允許這種情況存在,因為一旦某個宗門慢慢崛起之後,就會與神國進行對抗,甚至有可能誕生新的神國。

所以當年七大神國被覆滅了三個之後,四大神國的格局一直從古延伸到現在,再也沒有新的神國誕生過,當真算得上千秋萬代大一統。

最後一個殺手 不過武者需要修鍊,神國之間也需要培養出繼承人和後來者,於是神國之中卻有另外一種宗門的形式存在,那就是武府。

無論是大禹神國還是其他神國,都有各種各樣的武府存在,這武府與中域里的宗門差不多,但是所有的武府都是操控在神國手中,大大小小的武府也就成了神國中的修鍊聖地,想要修鍊,獲得更大的資源晉陞成為更強大,就必須加入武府。

「你若是想要進入天羽聖海,恐怕就必須加入某個武府,」兩人在暴亂星海的上空飛遁,曹駿風卻是這般建議道。

「為何?」羅征臉上流露出奇怪之色,隨即問道。

曹駿風直接回答道:「天羽聖海乃是一處奇迹之地,這麼多年以來,一直都被四大神國所壟斷,任何獨立武者都沒有資格進入其中,更別說進入其中開採生命原石了。」

羅征的眉毛微微一挑,更加困惑的問道:「既然天羽聖海是一片海域,應該廣闊無比,這四大神國又如何能夠守死這一片海域呢?」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天羽聖海雖然說是一片海域,其實大約只是一片內陸湖而已,不過是一片相對比較大的湖泊,為了壟斷這天羽聖海中的諸多秘境,四大神國都用重兵陳列在天羽聖海的四周,何況……四大神國中的諸多要塞,大城都是圍繞著天羽聖海建設,整個神國之中大約有七成人口,九成強者都居住在海邊,想要私自進入其中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曹駿風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被種下的奴印之後,曹駿風不會欺騙羅征,羅征甚至能夠感知到曹駿風腦海之中所想的事情,自然能夠鑒別出他這番話所言非虛。

這倒是有些麻煩了。

按照羅征的規劃,他是想偷偷進入天羽聖海,如果能夠在那所謂的羽皇秘境之中挖掘到生命原石,他拿到就可以直接走人,然後再找機會回到中域。

可是現在看來,進入天羽聖海都是一個大問題。

「加入武府,就一定擁有進入天羽聖海的資格嗎?」羅征便是又問道。

「呵呵,」曹駿風微微一笑,「每年四大神國都會派人進入天羽聖海,在天羽聖海之中有四大秘境,分別是羽皇秘境,神皇秘境和夢神秘境,還有最後一個天辰秘境。」

羅征微微點點頭,四大神國能夠發展到這種地步,每一個神國中都有若干神海境大能,想必這些秘境中的資源不會少,恐怕不會比海神大陸中的罪惡之塔和玄冥洞差。

不過羅征最關心的便是羽皇秘境,畢竟這羽皇秘境就是羅征此行的目標,在羽皇秘境中取得足夠的生命原石,他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隨即曹駿風接著說道:「想要進入前三個秘境,就必須加入某個武府,而且至少是五品以上的武府,四大神國中所有五品以上的武府都會擁有若干個名額,想要進入羽皇秘境就必須獲得這些名額。」

「怎麼獲得武府的名額呢?」羅征又問。

曹駿風直接說道:「加入武府,成為武府中最優異的武者!」

羅征本身對加入其他武府,還是有些抵觸的情緒,就像當初他前往罪惡之塔的時候,紫心聖地的人族邀請他加入,就被羅征拒絕了。

羅征是一個念舊的人,雖說以他現在的實力,其實雲殿已經容納不下他了,但是羅征還是堅定自己乃是雲殿的一員。

「除了加入武府之外,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羅征又問道。

「沒有,除非你能頂著神國內那些戰皇戰帝殺進天羽聖海……」曹駿風說道,隨即他奇怪的看了羅征一眼,「以你的實力,加入武府,爭奪出一個名額應該不難。」

在前往中域之前,曹駿風也聽無心上人提起過羅征,無心上人告訴他們諸人,中域里出現了一位超級天才,比神國內的那些神級天才還要強大許多,甚至以虛劫境中期的修為,就滅殺了生死境四重的武者。

照神境越階滅殺神丹境武者,這並不是什麼稀奇事,許多神級天才都能辦到。

可是武者修鍊,越是修鍊到後期,實力的跨度就越大,所以虛劫境中期滅殺生死境四重的強者,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曹駿風自身是生死境強者,每當他度過一次生死劫,就感覺自己如同脫胎換骨一般的強大,羅征能夠越階挑戰生死境強者,可以想象他擁有何等妖孽的天賦?

羅征想了想后,隨即還是釋懷了,罷了,加入其他武府也只是權宜之計,現在還是寧雨蝶的性命最為重要。

於是羅征下定決心,進入神國之後還是先找進入一座武府,他總不可能真的頂著那些戰皇戰帝殺入天羽聖海……

就在羅征腦海中思索的時候,前方的海面之上驟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漩渦。

即使暴亂星海的風暴處於停歇的狀態,這海域之中依舊有如同大山一般的波浪翻滾著,當那個漩渦一出現,便是又十幾道如山一般的波浪盤旋而去。

「好大的漩渦!」

這星海中的一個漩渦,差不多就有中域十分之一的面積,那漩渦的邊緣泛起無數的白色泡沫,而中段還保持著海水湛藍色顏色,但是到了這漩渦的底部,已經是漆黑一片,彷彿這漩渦的下方能夠通向地獄一般!

曹駿風看到這巨大的漩渦后,臉色頓時一變,連忙說道:「快,快快飛上去,飛到高空!」

他雖然被羅征所奴役,但終究也有自己的思維,他無法抗拒羅征的命令,但依舊還是會怕死。

(先祝大家小年快樂,感謝Léī13000閱幣的打賞!!!感謝熏500閱幣打賞!感謝人生寂寞如雪和符心固的打賞!雖然過年事情多,但是不用休息!還要攢稿爆發!你們的支持是我唯一,也是最大的動力!謝謝!)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通過奴印,羅征能夠感受到曹駿風內心的感覺,何況眼下聲勢浩大,似乎有什麼兇猛的妖獸出世,羅征的身形一晃,就跟隨著曹駿風向著上空飈射而去。

這個世界海洋的面積遠遠超過了陸地,而海洋中的凶獸數量,更是比陸地上的生物多出千倍萬倍。

人類並非大千世界中的唯一主宰,即使像海神大陸之中也有各種各種繁多的智慧種族。

而在海洋的下方各種海底種族,凶獸也是比比皆是,而廣袤的海洋給了這些生物更加豐富的資源和成長空間。

就像當初羅征剛剛進入天渺仙墓的時候,也遭遇過媲美生死境的高階凶獸,而天渺仙墓所處的位置,距離中域並不算十分遙遠……

至於暴亂星海的中央,更是擁有堪比神海境大能的凶獸,甚至比神海境大能更為強大的生靈存在。

「嘩……」

就在羅征與曹駿風朝著上方急速拔高身形的時候,從那漩渦的下方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一股劇烈的水流聲傳來,隨即羅征就看到一個龐大的生物鑽出水面,朝著上空一躍而起!

「這是什麼!」看到這龐大的生物,羅征臉上也流露出一絲驚恐。

這隻凶獸的體型,恐怕比玄冥洞下方那隻「凶蠍」也小不了多少了!

不過現在羅征畢竟處於暴亂星海之中,和廣闊的海洋對比之下,倒是不像在玄冥洞中看到那隻凶蠍那麼震撼。

可危險的程度,只高不低。

「這是吞囚水睛獸!體型巨大無比,在暴亂星海中一共有四隻!還要繼續上,這東西一躍起來,能夠達到數十萬丈的高度!」曹駿風很不願意回答羅征的問題,現在肯定是逃命要緊,只是羅征的問題他卻不能不回答。@^^$

「四隻,你們連這個都知道?」羅征的心態倒是平穩一些,沒有曹駿風那麼恐懼,當然,他依舊保持著高速朝著上方飛遁。

「當然,神國之人都清楚,曾經四大神國聯合諸多神海境大能,甚至進入暴亂星海中捕捉這蒼囚水睛獸的幼獸,後來其中一頭蒼囚水睛獸憤怒之下,一路衝上神國大陸,將我大禹神國三分之一的國土,化為了廢墟后,才回到海洋之中!」曹駿風解釋道。

聽到這話,羅征也是無語了。

這四大神國的武者也真是瘋狂,這種級別的凶獸,肯定不是神海境大能可以對抗的,他們竟然還敢進入暴亂星海捕捉它們的幼獸!

不過曹駿風所說的三分之一國土,雖然並沒有誇張,但大禹神國的損失也沒有這麼大。!$*!

就像此前曹駿風所說,四大神國重要的城市都圍繞著神國大陸中部的天羽聖海所建設,圍繞著天羽聖海一圈,都是極為繁華的地方,每個神國個子佔據了天羽聖海四分之一的海岸線。

但是在這神國大陸的外圍,基本都是人煙寥寥的地區,就算被毀了三分之一的國土,對大禹神國的損失也並不大。

不過這也說明,四大神國的武者更加瘋狂,更加貪婪!

自此之後,只要被這蒼囚水睛獸發現人類的蹤跡之後,它們就會毫不猶豫的躍出水面攻擊。

這頭巨大的蒼囚水睛獸完全離開水面后,便是朝著羅征兩人直撲過來。

「上上!還要上!」曹駿風急道。

羅征與他的身形不斷地升高,很快就穿破了雲層,朝著深空之中飛射而上。

「這……那傢伙能跳這麼高嗎?」濃厚的雲層擋住了下方的視野,羅征望著下方愣愣的問道。

羅征的話音剛落,就看到那個龐然大物衝破了雲層,繼續朝著羅征他們追來,那巨大的身軀擾亂氣流,更是將厚厚的雲層撥開了一個大洞!

「好傢夥!繼續上升!」羅征沒有絲毫猶豫。

就在羅征不斷地拔高之下,忽然看到一道道巨大的風團朝著他們刮過來。

「是罡風!」

那些罡風並非無色無形,在罡風的周圍鑲嵌著一條條金線,這便是深空之中的對流罡風,據說能夠將捲入其中的物質絞殺的粉碎!

羅征不止一次見識過這罡風了。

修鍊星辰之體,必須利用星辰引力將自己的感知體力,飄忽於億萬里之外,每一次修鍊的時候羅征就要穿越這罡風層。

不過以前只是羅征的感知穿越而已,而這一次,則是肉身親臨。

這罡風層幾乎能夠將一切絞碎,即使羅征擁有上品仙器之體,恐怕無法抵禦!

面對這巨大的罡風風團,羅征身形一扭,在空中劃出一個驚人的弧度,卻是朝著罡風層的下風急速飛躍。

曹駿風見狀,也是緊隨其後。

其實站在曹駿風的角度,他可是巴不得羅征被這罡風所絞殺,誰也不背負著一個奴印成為別人的奴隸,連自己的性命都無法掌控,何況他還是一位生死境五重的強者?

但他腦海裡面根本不敢擁有這種念頭,畢竟羅征可是掌控他的一切,對他的生命擁有予取予奪的大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