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回過頭去,看了看蘇溫柔的別墅,我看到蘇溫柔正站在窗戶邊上,兩隻眼睛腫的像是大櫻桃一樣,她的眼神中滿是絕望。

我看了都覺得不忍,況且軒轅上祁呢。

果然,軒轅上祁看到這個情況之後,一溜煙的在我的眼前消失不見了。

過了小半天的功夫,才從裏面走了出來。

蘇溫柔出來之後,頂着一雙紅紅的眼睛朝着我笑了笑,我手裏面抱着塗山瑞奇也沒有辦法拿擁抱她,只得給了他一個微笑。

蘇溫柔跟在軒轅上祁的後邊,大概是覺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麼大的人,都當媽的人了,還哭鼻子,還是當着我們大家的面,的確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和雬月都裝作完全沒有看到的樣子。

一路上軒轅上祁大概也知道自己惹得蘇溫柔不開心了,所以他一路上也處處的哄着軒轅上祁,還真別說,這還是我第一見到軒轅上祁這麼放低架子來哄蘇溫柔呢,雬月都沒有這樣過。

雬月大概是看出我的想法來了,他趴在土山瑞奇的旁邊,低聲的說道,“你媽又開始嫌棄我們爺倆啦。”

一開始的時候,我的心裏面的的確還有點生氣,但是看到雬月臉上的表情我忽然心就軟了,即便是厲害像雬月人,此刻在他的臉上都開始露出了那種屬於父親該有的深色來,臉上原本那麼英朗的線條,現在竟然開始變得柔和起來。

上午的陽光還沒有中午時間那麼強烈,暖暖的陽光照到他的臉上,再加上他柔和的笑容,我一下子都被迷住了,還有我懷中的小狐狸。

此刻,我多麼的希望,我們一家人能夠永遠都額這樣下去,若是這樣的話,我真是就無慾無求了,但是隨即想到我們現在遇到的這種的現狀,我忍不住的有些想要流淚了,我趕緊的擡頭看着天空,努力的自己吧眼淚給忍了回去,怎麼能讓自己的情緒影響了此刻的溫情了呢,若是我們這一趟就再也回不來的了這可能是我們最後在一起的時光了。

這會兒,我才明白,剛纔雬月跟軒轅上祁說的那段話,他的意思應該是也是這個吧,如果我們幾個當中有有佛緣的那,那佛緣庇佑,如果沒有,我們威懾麼不好好珍惜這僅剩的時光呢。 軒轅上祁最終決定把蘇溫柔帶上了路,我們一行五人帶着蘇溫柔的肚子裏面的孩子就是六個人。一起往義山走去。

我們到了義山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讓我始料未及的是,這裏竟然有不少的人。

一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爲所謂的義山是一個人煙非常稀少的地方,別說是人了,估計都是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而事實卻是,這裏竟然像是一個旅遊勝地一樣,人非常的多。

我放眼看了看周圍的景象。

山腳下面有一條直接通往山上的道路。在這條山路的兩邊,從上千米開始就已經是各種各樣的叫賣的小攤了。有賣小吃的。有賣一些紀念品的。那些攤主看起來也是來自全國各地四面八方,各種方言的叫賣聲。倒是有些文化交融的感覺了。

而且小路上面人山人海,我們差點都被擠得走不動路了。

好在有雬月和軒轅上祁,他們兩人在兩邊合力護着我們幾人,蘇溫柔的肚子現在也打了起來得小心着周圍的人。而我懷中的塗山瑞琪現在也正在我的懷中東張西望的。

在路邊上,我們買了一些能夠帶在路上的吃得,還碰到了好幾個帶着旅遊的團隊前來旅遊的。

我聽到導遊口中所介紹的義山。是一個仙地,說是國家現在正在想辦法開發成旅遊勝地。但是,暫時的情況來說,是不能夠讓人上去的。

當然了。跟着導遊的這些人應該是比較聽導遊的話。我就懷疑,這麼多的遊客,既然這個地方已經不再隱蔽,相比會有很多的冒險者,或者是好奇者前來探險之類的吧。

到了山腳底下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擔心似乎有些多餘,因爲山腳下的那條路上有一個看門的老頭。

不知道爲什麼,我一看到那個老頭就覺得這人不一般,具體說哪裏不一般我倒是也說不上來。

他年月七八十歲,精神矍鑠,滿臉笑意的看着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

身穿一件道袍,臉上的鬍鬚花白,都垂到胸口上面了。

他一邊縷着鬍鬚,一邊看向不遠處。

順着他的眼光看過去,我發現在不遠處的地方,是一個大約都有七八歲的男童正在跟一隻狗狗逗樂。

我心中暗自動容。

雬月和軒轅上祁顯然也看到了這個老頭。

他上前不知道跟老頭說了一句什麼,那老頭看過來的時候,眼神十分的犀利,看了我一眼,和小狐狸一眼他沒有說什麼,但是當他看到我旁邊的蘇溫柔的時候,臉上好像更加的難看了,他對着雬月和軒轅上祁說了一句什麼,我看到軒轅上祁從懷中拿出來一件用布包着的東西遞給了那老頭。

老頭接過來,放到自己的懷中,然後又縷着鬍鬚想了想才點點頭。

我們是站在小路旁邊的一塊空地上面,等着雬月和軒轅上祁的,他們跟老頭交涉好了之後,就回過頭來把我接到了義山之上,這樣我我們才正式的算是登上了這一座傳說中的義山。

在山腳下的時候,我就已經看過了,這座山峯並不算是太過陡峭,我們走到山路上也發現了,路途不算艱險,這讓我有點放鬆心情了。

因爲在一開始的額時候,我一直以爲義山是一個十分艱難險阻的山峯呢,而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我們一路上隨便先聊着,我跟蘇溫柔的聊天內容,無非都是圍繞着小狐狸來說的,因爲上路之前的時候,已經給塗山瑞琪準備很多的吃穿用度的東西。

蘇溫柔的肚子現在大起來,很多的時候,都是靠着雬月和軒轅上祁給給她吃得仙丹來補充體力纔不至於落隊的。

這個時候我看着天色有點晚了,就自言自語的說道,“早知道,就應該湊着早晨一早的時候,上路了,現在天都黑了,就更嚇人了。”

蘇溫柔聽我說話,也隨聲附和着。

被雬月聽去了,他卻說道,“這個義山跟天黑天百沒有關係,越是天黑,我恩可能越是安全呢,這個山上的並不是一般的東西,而是一些仙界和地界之外的東西,都是要自己的運氣的並非單靠你我的能給力能夠阻擋的。”

他這話說的我似懂非懂,只得點了點頭。

天色漸晚,我們從下午的時候,上山,還一直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因爲一路平安,所以到時多了一些時間來看風景。

其實,這個季節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好的風景了,義山上也不例外,只有一些即將乾枯的樹木,而且還有一件讓人感到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在這個山上竟然沒有任何的生物,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爲會是因爲那些小動物之類的害怕生人,所以都沒有敢出來的,但是,後來的時候,我已經確定不是了,因爲即便是我們草叢裏面休息的時候,比如扒開一個石頭,或者拿開一塊什麼放在地面上的東西的時候,也發現完全沒有任何的活着的蟲子之類的。

直到這個時候,我纔有點意識到這個山上的恐怖之處了。

天色已經晚了,雬月提議大家先就地休息,不然的話容易迷路。

我們在地上放下了被褥之類的準備在這裏過夜。

正如雬月所說的,晚上也許纔是真正的安全的時候,我們晚上竟然一夜都相安無事。

但是,到了第二天一早的時候,看到雬月和軒轅上祁警惕的眼神,我就知道我們可能是遇到麻煩了。

果不其然,我覺察出就在我的腳下的地面上,好像裏面有什麼東西,一樣,我整個人都能夠感覺到那種震顫的感覺。

“有東西!”我提醒旁邊的蘇溫柔,他剛從睡夢中醒來,看樣子還有些發矇,我提醒他讓他趕緊的站到我的身後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看到地面上的那個東西,在我的周圍打出了一個圈,我的手中現在抱着塗山瑞琪,什麼都幹不了,可是腳底下的那個很深的大圈,讓我感到恐怖。

“雬月,雬月,這是什麼東西?”

我驚恐的話喊道。

雬月就在離我不遠的位置,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我的喊聲,因爲我現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那個被打開的圓圈的上面。

那種什麼都看不到,卻突然能夠看到的突兀感,讓人感到十分的恐怖。

忽然一陣地動山搖的感覺,我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掉下去了。

而且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我確實已經開始往下掉了。

不知道底下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就好像是底下是一個空的,上面的地面只是薄薄得一層,而就在剛纔的時候,那個東西一下子把我腳下的那片地面給割開了,所以我們現在開始往下掉了。

那一刻,我是有些絕望的,因爲我總記得雬月和軒轅上祁說到這座山的時候眼神中那種深深的絕望,那現在我們是不是馬上就壓遇難了,或者說這底下一定有非常恐怖的東西。

就在我絕望的閉上眼睛想要任命的掉下去的時候,忽然感到一個人拉住了我,緊接着就將我從地下拉了上來。

由於太緊張的原因,我上來之後,不由得雙腿一軟就準備跪坐在地上,一個人正好將我扶起來,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救我的是雬月。

我深吸了兩口氣,這才平靜下來,塗山瑞琪倒是一點事兒都沒有,他好奇的眨巴着眼睛看着我,又磚頭看了一眼雬月。

我將他的頭攬過來,說道,“沒事兒了,現在沒事兒了。”

等着一切都平靜下來,這一件事情纔算是告一段落。

“這才只是一個小小的考驗,我們以後的路還長着呢。”我們開始趕路的時候,軒轅上祁小聲的說道。

我們幾人都沒有回話,因爲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回話。

正如雬月和軒轅上祁說的,我們已經經歷了一個考驗,現在在我們眼前的義山也像是換了一副模樣一樣,我們看到原本十分的蕭條的義山,現在竟然開始變得繁茂起來。

在我們的周圍全部都是茂盛的樹木,花草,風景好美。

如果我沒有經歷過之前的那麼多事情的話,對這種突然間的景色的變換,一定覺得十分的驚奇,但是自從我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之後,我忽然覺得什麼都見怪不怪了。

“在這裏,我們是不是還要經受考驗?”旁邊的蘇溫柔大概是被剛纔的景象給嚇着了,他的臉色慘白,小聲的問着正在往前趕路的軒轅上祁。

“是的,而且風景越美的地方,對我們的考驗也就越嚴峻。”軒轅上祁回答道。

這個時候,我總算是明白了,怪不得雬月和軒轅上祁也不看時間,不管什麼時候趕路,甚至我們再路上走着的時候,速度也是極慢的。

原來是在每一個環境中我們都要經受一次考驗,只有在當前環境中的考驗經過了之後,纔會進入另一次的環境中。

原來是這樣,我在旁邊點點頭。

“下次是不是會更加好玩?”這個時候塗山瑞奇突然問道。

好玩?我翻了一下白眼,沒去搭理他。 在這個風景優美的地方,我們走了足足有好幾個小時。 https://tw.95zongcai.com/zc/61086/ 都沒有任何的危險。只覺得山路已經變得越來越狹窄了,山路上面的臺階大約有兩米寬。我們一行人擠在狹窄的臺階上面,兩邊有護欄,外面就是萬丈深淵了。

說來也奇怪了,這義山明明是不高的,可是偏偏現在護欄的兩邊全都是雲霧。看起來像是天空中的雲彩一樣,好看的很。就連我懷中的塗山瑞琪都看的入了迷。

就在我以爲不會出事,已經放鬆了警惕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的哭聲。

“嗚嗚嗚——”乍一聽還以爲是風聲呢,但是仔細一聽才知道人的人哭聲,當然這個時候雬月和軒轅上祁他們都已經聽到了。

我看到他們兩人已經暗暗的拿出了自己手中的傢伙事,雬月更是將自己的軟劍緊緊的握在了手中。

我往山路的前方看了。發現根本連一個人的都沒有,又仔細看了,纔看到。原來在山路的旁邊有一塊空出來的地方,旁邊是山峯。山峯的底下好像有一個山洞,但是洞口很小,看不到裏面到底有多大。

而剛纔那盈盈嗡嗡的哭聲就是從山洞裏面發出來的。

“裏面是有人嗎?” 逆差 蘇溫柔的臉色看起來也有些害怕。躲在我的身後。我則跟在雬月和軒轅上祁的身後,他們現在已經到了山洞口,看雬月的樣子好像是在準備進去。

“雬月,會不會有危險?”我有些擔心,開口問道。

雬月瑤瑤頭道,“他們還不至於會來暗的,放心吧,我猜應該是前來爬山的人。”

在他的解釋之下我才知道,原來在這山上,並不是只有我們的人,應該越往上走越多,因爲在每年的八月份,都是一批嚮往成仙的人集中來這個地方,然後一起爬山的人。他們如果是從八月份開始往上爬的話,如果沒有遇難的話,應該現在已經爬到了三四層了,現在這裏有可能是落隊的。

原來是這樣,我覺得雬月說的有道理,就點頭道“那你一定要小心啊。”

塗山瑞琪在一旁也不老實了,使勁伸着身子看樣子是想要進去看看了。

“媽媽,我們進去看看吧。”塗山瑞琪說道。

我現在抱着他,若是沒有確定安全的情況,我是不會進去的。

雬月進去了大約有一刻鐘,我見他一直沒有出來,便開始有些着急了。想要催促軒轅上祁進去看看,但是又怕引起人的誤會,心裏面更是着急的不行。

起臥不安。

“父親,出來了。”這個時候,聽塗山瑞琪突然喊道,我擡頭看過去,可不是,正是雬月,只是從裏面出來的並不只是雬月還有四個年輕人,看相貌和穿衣打扮,應該是高中生或者是大學生。

這幾個女子共爲兩男兩女。

其中一個高瘦的女子眼睛哭的紅腫,在雬月的背上揹着的是一個高瘦的男孩子。

另外的是一個胖胖的女孩子還有一個胖胖的男孩子,男孩子正在扶着那個被雬月揹着人瘦高男,女的正在扶着那個哭的眼睛紅腫的瘦高女,他們的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都十分的憔悴,也十分的警惕。

出了山洞之後,那個微胖的女子,先是看了我們一眼,然後才僵硬着臉,朝着我們笑了笑。

爲了減輕那個女孩子的緊張感,我超着他笑了笑。

從山洞裏面出來,我們決定現在空地上面休息一下,也計劃一下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進行,還有這幾個孩子應該怎麼安置的問題。

交談中,那兩男兩女,逐漸的對我們放鬆了警惕,在加上,我們從自己的揹包中拿出了吃食分給他們,他們更是感動的不行,看起來也是餓了得有幾天了,他們吃的狼吞虎嚥的。

吃飽喝足之後,我們也瞭解的差不多了。

這兩男兩女,都是大學的學生,他們早就聽說在大學附近的額這個地方有一個被傳的十分的奇詭的義山,幾人有的時候,就坐在一起商量,後來不知道怎麼滴,商量着商量着,就決定要來看看了。

於是,他們湊着一個十月一的空的就來了。

我當時聽了十月一,還一驚,現在足足到了十月份了,他們已經出來一個多月了,現在家裏面肯定已經找瘋了。

豪門冷少:恩寵新妻 “你們沒有帶手機,讓家裏的人來找你們嗎?”我問道。

那個胖胖的男孩子說道,“這裏哪有信號,一點信號都沒有。”

他們當初來到山腳下的時候,正好一隊人馬,大約是十來個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的,反正就糊里糊塗的就跟這那一隊人馬一塊上了山了。

可是到了山上就不通了,先開始他們是跟在那隊人馬的後面,因爲上山的道路只有一條,並未有什麼不妥,但是後來就不行了。

那隊人馬當中,其中有一個人,在一天早上的時候,忽然得了一種怪病,在皮膚上面長了許許多多的膿包,那些膿包把那個人整個人都鼓脹起來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那個人身上的膿包竟然傳染,而且傳染的速度也是非常的快,剛纔在不知情的情況,碰過那個人的所有人的身上,開始迅速的長了一層的膿包。

他們幾個人覺得他們實在是他嚇人了就趕緊的逃走了,但是逃走之後,他們發現自己很快就迷路了。

按理說,這裏的山路只有一條,如果下去的話,他們只要沿着這唯一的一條往下走的臺階就能夠下去,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無論他麼怎麼往下走,就是走不到那個出口的地方,當走到這裏的時候,幾個人終於完全走不動了,索性就在這個地方開始休息了。

瘦高男是在下臺階的時候,腳下打滑一下子滾下來受傷的。

在這裏的時候找到這個山洞,他們就進去休息,剛纔的時候,瘦高女越想越覺得自己可憐,而且現在自己的額男朋友還好好端端的受傷了,情不自已的才哭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我問雬月的。

我不明白的是,我們來的時候明明只有一條下去的路,可是爲什麼他們會走不下去呢。

雬月探了一口氣說道,“這座山的由來想來你們還不知道,怎麼可能是你那麼想來就來,想不來就不來呢。”

聽到之裏,我也點點頭,這也真的是奇怪了,如果說這座山是講究佛緣的額,那也就是說他們從一開始鞥能夠進入這座山,就跟是一種命中註定似的,可是我怎麼看也看不出來這幾個人有什麼特別之處,也想不明白爲什麼這幾人會有這樣的佛緣,而且現在看來他們並不是什麼善緣,似乎從一進入這座山開始他們,就開始遇到不幸的事情了。

最後雬月問了這幾個人的想法,就是看看他們是想要跟這我們走,還是自己去尋找出路,反正據雬月和軒轅上祁瞭解的,還從來沒有什麼人能夠在沒有經過這義山上的所有的考驗之前,就能夠自行下山的。

我心頭猛地一驚,乍一聽雬月這句話好像沒有什麼的,但是,確實細思極恐的事情,畢如果說進入這座山的人,還從來沒有在經過所有的額考驗之前能夠自行出去的話,也就是進入這座山的人,要麼就是有佛緣,要麼就是要死。

可是雬月之前的時候也說了,有佛緣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那其他的人呢?

其他的都死了!

想象就覺得十分的恐怖。

那幾個人相互看了看,好像是在考慮雬月的話的可信度,也在商量他們接下來的去處,雬月則示意我們到別處,讓他們先商量商量,也是看着他們不容易,也尊重他們的選擇,但是有一條現在來說是已經沒有辦法了,那就是說他們現在初始出不去了。

最後,胖胖的女生,站起身來,朝着我們打招呼,表示他們想要跟這我們一塊上山,還準備拿出自己身上的錢財等給我們,以示謝意。

我們當然拒絕了,在這種地方有錢有什麼用呢,即便是有用,我們也不會收他們的錢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