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因為王族和桂族修真者的嚴格限制,所以散修的修為普遍不高,大多都是地境以下,並且無論功法和神通都不能和王族貴族相比。但他們畢竟也是修真者,並且數量極為龐大,各國修真者高層同樣也給予了他們一定的社會地位,授予一定的爵位和封地,通過這些手段牢牢控制了散修這個特殊的群體。

倒是林達一聽說這裡真的有修真者,並且就住在縣上時,不由得好奇心大起,產生了結交一番的想法。

沈紋的晚宴持續了很晚才結束,林達也酒足飯飽地回到公館,當夜無事。

第二日,林達因為昨夜飲酒過多,足足睡了個懶覺,很晚才醒來。呼吸著沒有任何工業污染的清新空氣,林達伸了懶腰,簡單洗漱一番后,聽到窗外傳來的嘈雜聲音,便打定主意想要在縣上周邊走走,也好多了解一下各方面的情況。

但林達剛剛打開門,便看見門邊一個白色的倩影站在門邊,看見他出來,笑眯眯地說道:「林大哥,你起來了?」

「咦?沈冰?你怎麼在這?」林達有點意外地看著門外的人,竟然是沈冰。

「我在這等你有一會了,爺爺說你剛剛來到我們小禹縣,想讓我帶你到處走走。」沈冰眨眨眼,笑眯眯地說道。

林達聽聞大喜,他本來就想在鎮上隨意走走,馬上就出來一個免費的導遊,這真是讓他欣喜的同時,也對沈家之人心中感激不已。

「走!帶我去看看!」林達一揮手,高興地說道。

兩人走在縣上的大街上,看著兩旁並不算很繁華的各種商鋪,來來往往的各色行人中,無論是兩旁店鋪叫賣的吆喝聲,還是街邊各種稀奇古怪的商品貨物,使林達覺得自已猶如回到了古代社會一般,如同剛進城的兒童一般好奇。

「這條縣中大街共有一百多家商鋪,每隔三日便有一個圩日,附近許多個村的村民都到這裡進行交易,算是我們縣上最繁茂的一處地方之一了。今天恰好就是縣城的圩日。」沈冰一邊帶著林達閑逛,一邊介紹道。

「哦?小禹縣除了這條街,還有哪裡比較熱鬧點的地方呢?」林達也是邊走邊問道。

「縣上還有兩個較大的坊市,一個小型拍賣場,就在附近,待會我帶你去看看吧!」沈冰馬上隨口說道。

林達點點頭,又跟著沈冰逛了那幾處地方,果然都是人氣極旺的地方。正如沈冰所說的一般,這裡的各種交易的各種商品都是他聞所未聞的東西,尤其是那些針對散修經營的商店。例如其中一間專門出售妖獸材料的店鋪,更是讓林達大開眼界。

在那間店裡,林達看到了各種稀奇古怪的妖獸材料,如妖獸皮、角、骨、爪、莖等常見材料,其中最珍貴的自然是一種叫做妖晶的石頭狀晶體。據說這種妖晶只有達到一定等級的妖獸體內才能出現,對修士提升修為大有用處,而要獵殺這種妖獸也極為不易。這間店鋪里也僅僅有幾顆品質較低的妖晶出售,並且還被當成鎮館之寶一般對待。

林達還注意到在這間店鋪里竟然還有他當日擊殺的那種六腳蜥蜴的材料出售,其身上最值錢的部位,竟然是看起來毫不起眼的皮膚。

看到林達一幅吃驚的樣子,沈冰莞爾一笑,上前解析道:「六腳魔蜥是最普通的妖獸之一,連一級妖獸的等級也達不到,它身上最厲害的神通就是這身可以隱身偽裝的皮膚了,通常可以用來製造偽裝服、潛行衣之類的特殊服裝,很受妖獸獵人的歡迎,林大哥竟能獨自滅殺一隻,真是很了不起呢!」

林達聽聞,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他當然跑到很近的距離才勉強發現這種蜥蜴的身影,如果當時蜥蜴的目標不是沙灘上的海鳥,而是要攻擊他的話,這種極為隱蔽的攻擊手段一定會讓他措手不及。想到這裡,林達頓時覺得后怕不已。

「像這樣的一張魔蜥皮,大概可以賣個什麼樣的價錢?」林達連忙掩飾過心中的駭然,這才開口問道。

「大概可以賣10金幣這樣吧!」沈冰看了看店鋪里掛著的標價,馬上說道。

林達點點頭,心中暗暗吃驚,「看來這裡的日常貨幣和地球上一樣,也是用黃金白銀嘛!」

接下來,沈冰又帶著林達轉了拍賣場和坊市一圈,讓林達大大地開了一次眼界。

這時時間已近中午,差不多也到了該回去的時侯,二人並沒有順著原路返回,沈冰為了讓林達見識更多一些,故意帶著他繞了一大圈。二人轉過幾條街,經過一片居民區時,林達看到此處全都是連成一片的低矮破舊房屋,完全是貧民區的模樣,頓時眉頭一皺,奇怪地問道:「小禹縣的經濟看起來也不錯的樣子,為什麼這裡的居民樓房卻如此破舊呢?」

聽到林達這麼一問,沈冰的臉上閃過一絲無奈,邊走邊低聲說道:「這裡住的都是縣裡最貧困的人,不過他們貧困的原因,卻都是因為繁重的貢稅。」

「貢稅?什麼是貢稅?」林達不解地問道。

「當然是向修真王族和貴族繳納的稅了,難道林大哥的的族人沒有交過稅嗎?」沈冰奇怪地問道。

「納稅我當然知道,但我們那裡並沒有修真者,不過修真者不是只是需要靈石這些東西嗎?怎麼會向凡人徵稅呢?他們要那些黃金白銀幹什麼?」林達奇怪地問道,在他看來,修真者都是些不食人間煙火的超脫者,凡人有什麼東西能吸引他們呢。

沈冰回答道:「原來是這樣,是冰兒倒忘了林大哥那沒有修真者這事了。修真者的修行雖然不需要金銀財寶,但他們維持整個國家的運行,這也需要錢啊。像那些挖掘靈石礦產、建造宮殿房屋、開挖水渠啊等等之類的臟活重活,修真者肯是不屑於乾的,這些自然是要雇傭凡人來做了。而且修真家族中也有許多普通凡人,他們同樣需要不少開支的。」

林達聽了恍然大悟,又問道:「原來如此。那聽你剛才的話,這個貢稅是不是很重呢?」

沈冰一聽,頓時露出一絲怨氣,說道:「林大哥有所不知,修真王族規定所有凡人每半年都要繳納一筆稅金,既可以是金銀貨幣,也可是用實物來代替。在徵稅時,桂國修真王族都會派出大量的徵稅隊到全國各地收繳貢稅。除了向王族繳納的貢稅,我們還得向管理地方的貴族繳納稅收,這兩筆貢稅數目極大,名目繁多,往往繳納一次就幾乎佔了普通凡人家庭一年大半的收入。正因為如此,所以許多凡人才會這麼貧困了。」

「賦稅竟然有這麼重?」林達吃驚地問道。

「是啊!而且我們桂國王族還宣布,普通凡人只有繳稅之後,修真者才會負責保護我們的安全,不然我們早就會被那些邪修或者妖獸異族侵害了。我們桂國還算好的了,凡人只要繳納一定的稅品就可以過關了,那些修真者至少還把我們凡人當人看。聽說在大陸上還有不少國家,那裡的凡人都是像奴隸一樣生存呢!」沈冰既認真又無奈地說道。

「奴隸?凡人奴隸?」林達震驚道。

「是啊!其實不僅在那些國家,就算是我們桂國也有不少呢!不過那些奴隸大都是桂國修真軍隊從其他國家掠奪過來的凡人,在我們這種偏遠的地方可能比較少見,但在都城象城的修真王族,以及四大貴族中,還有其他許多大戶人家中,可是有不少這種奴隸存在呢。」

林達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看見沈冰對這些社會現象的了解程度,好像與其年齡不太相符的樣子,不解地問道:「這些東西你是怎麼知道的?」 ?聽到林達這麼一問,沈冰頓時單手作噓聲狀,眨了眨眼睛,故作小心地說道:「噓!千萬不要說出去哦,這些都是我爺爺告訴我的。」

「你爺爺?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懂得那麼多東西呢!」林達恍然大悟道。

沈冰點點頭,頗有點怨氣地說道:「爺爺雖然是王族任命的小禹縣縣長,但他這個縣長可不好當,不但要負責收集整個縣的稅收,還要負責安全防衛,充其量不過是修真家族指定的一個專門負責管理地方、負責收集納貢的領頭人罷了,可比不上那些那些王族和貴族家族的家族官員。而且爺爺心地和善,對普通凡人一直很照顧,雖然表面上對王族和貴族客客氣氣,但暗地裡卻對他們橫徵暴斂的行為極為不滿。我們家這些年來不知為王族和貴族交了多少賦稅,還經常被王族以各種理由苛責。還有我們家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修士沈浩大哥還經常被他們排擠,根本進不了什麼好的門派,得到好的修行。爺爺經常自言自語,說整個桂國不過是王族和那幾個修真家族的天下罷了,凡人在他們眼裡,不過是他們工具罷了。」說道最後,沈冰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林達點點頭,對沈冰的話頗為認同,這也驗證了自己的判斷,凡人在修真者統治下,過得並不安穩,看來剝削和壓迫不僅地球上有,在這個世界同樣也有,而且更加嚴重。因為觀點相同,林達對頓時沈紋等人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聊到如此沉重的話題,二人再也沒有談話的興緻,轉過幾個低矮的街道后,沈冰竟無意中把林達帶到縣城巨大的城牆邊來,望著這10米高的城牆,一想到昨日進城時見到的森嚴守衛,林達不解地問道:「為什麼小禹縣要把城牆建得如此牢固?還安排了那麼多守衛呢?」

「為了防備海盜和妖獸啊。小禹縣可不是什麼樂土,這裡地處桂國最偏僻的東南部,而南部海域數千里之外的地方就是著名的亂礁島,那裡有一群海盜常年佔據那裡,他們在甲浦國的支持下,不是掠奪過往船隻,就是偷襲我們桂國沿海的城縣,所以我們也不得不防啊。至於妖獸則嘛,每年一定時期,附近的海域都會爆發一定規模的妖獸潮,不過一般都是些海上生活的海獸而已,這反倒對我們縣城威脅不大,只要在那段時間把城門關上便可安然無患了。」沈冰邊走邊耐性地解析道。

「哦,如果那些海盜或妖獸突然襲擊小縣,你們又有什麼辦法對付呢?」林達看了看城牆上每隔一段距離就站著的一個守衛,有心想打聽一下小禹縣的軍事力量。

「當然是靠縣上的城防隊了。我們小禹縣一直沒有官府的修真軍隊把守,所以爺爺便組織全縣的居民自發地組成了這支部隊,人數有上千人之多呢。」

林達點點頭,看著這厚實的城牆,眼中閃過一絲凝重的表情。這裡的凡人為了生存竟如此艱難,不知要耗費多少資源修建如此龐大的工程,才能面前保證自身的安全,聯想到他們自治團眾人在那無名小島中能安然無患地生存下來,不免心中暗嘆不已。

這一天的遊歷很快就結束了,熱情的沈冰把林達帶到家中吃飯,而林達也有點不好意思地留下蹭飯。

第二天,見到林達對人族大陸的風土人情以及修真等事頗為好奇,沈冰又把他帶到縣上僅有的一家書店,找出了一些專門介紹人族大陸和桂國人文地理情況,以及關於介紹人族大陸修真界的書籍。

林達見到這些書籍,頓時驚喜萬分,雖然他卻看不懂這裡的文字,但沈冰卻十分熱心的為他翻譯。連續數天,林達沉浸在對人族大陸各方面信息的學習中,讓他眼界大開的同時,心中更是震驚不已。

林達通過各種信息了解到,在人族大陸,修真者按照修為境界分為上、中、下三個等次。其中,下境界是氣、地兩境,中境界是丹、嬰二境,上境界是虛、真二境。每個境界又分為前中后三個層次,境界越高,實力越強,壽命也越長。

人族大陸上的修士數以億計,但能達到上境界的人少至又少,大多數國家的統治者都是嬰境修為。任何一個國家或宗門中能出現一個虛境修士,其所在的勢力立即飆升至大陸一流勢力的行列,而真境修士更是傳說中的存在,有這種修士坐鎮的勢力,更是人族大陸甚至整個異界最頂端的存在。

傳聞,修士若能突破真境,便可以直接飛升到更高一層的仙界,成為天上的真仙,不但可以壽元無憂,更具有莫大的力量,成為神仙一般的存在。所以,追求境界上的不斷提高,便成了修真者趨之若鶩的大事。對於修真者來說,世界最重要的事莫過於讓自己提升修為、突破境界,其他所有的一切都要為這個服務。而要提升實力需要大量的資源和天地寶材,為了更好地得到資源,一些實力強大的修真者們便建立了屬於他們自己的國家或勢力,人族大陸上數百個國家或勢力都是為了這個而建立的,而修真者實力大小,也決定了國家或勢力的強弱。

例如林達所在的這個桂國,是由一個桂姓修真家族所統治,族中修為最高者就是一名嬰境強者,其他修士的修為都是丹境以下。在桂國,桂族建立了一套封建王朝統治制度,他們以族姓來命名國家,桂族中許多修為較低的修真者或凡人擔任王朝的各級統治者,而家族中真正的精英則身居幕後,一心修鍊,王朝所有的一切都要供給他們服務,成為凌駕於整個國家之上的存在。

桂國除了桂家之外,還有四個中等實力的修真貴族,以及上百個小修真家族,這些家族作為桂國的貴族,協助桂家一同統治整個桂國。

林達還通過書籍,還了解到了關於散修的情況,這比他之前在沈家酒宴上了解到的情況更加詳細。

人族大陸上把不屬於王族、貴族或者不屬於任何一個勢力的修士稱為散修。散修占修真者中的大多數,他們的來源,大多是凡人家族自行培養起來的。例如小禹縣沈家的那名叫做沈浩的修士,就是一名典型的散修。

因為散修並非出身統治階層,所以受到修真家族的限制,能接觸到的修真世界也極為有限,況且一國的修真資源往往掌握在修真王族手中,散修們得不到多少資源,修為一般都不是很高,功法神通也較弱。

當然,散修中也有一些天資卓越之輩,他們靠著個人的機緣和努力,或是無意中撿到一些功法,或是得到某些高人的傳承,或是闖入一些險地得到一些重寶,修成強大神通,甚至開創一個新的修真勢力之人,在人族大陸歷史上也大有人在。

長期以來,各國修真王族和貴族對散修們一般都是持打壓的態勢,即不能讓散修們勢力增長過快,威脅到他們的統治,也不能因為過於壓制而導致散修的反抗,人族大陸歷史上就爆發過多次散修的起義,甚至顛覆原來的修真王族,建立新的王國也屢見不鮮。

所以,修真王族對散修們一邊打壓,一邊拉攏。普通凡人家族一旦培養出一名散修,便馬上被修真家族納入其管理國家的體制中,可以領取一定的俸祿,但必須承擔其所在城市的守護者等職位。一旦其所在城市出現安全危機,或是國家因為戰爭需要而徵調,這些散修便有義不容辭的責任。

而且各修真勢力也每年從民間招收一部分散修,經過培養后,或是加入從屬於王族的各大宗門,或直接加入王族的軍隊,每年按其功績享受一定的資源,擔任一定的職務。散修們有了出路,自然對王族忠誠服從起來。而對一些有特殊機緣、實力強大的散修,各修真王族一般都會極力招攬,讓這些人成為家族的客卿長老或食客,壯大自己的力量。至於那些沒有機緣變得強大,又不能得到王族恩惠的散修,數量雖然極多,但實力卻極為弱小,作為修真界的最底層存在,他們所能從事的工作,大都是那些最為艱苦和繁重的雜事,和普通凡人幾乎無異。

人族大陸除了修真者之外,便是人數占絕對優勢,但地位差別卻極為懸殊的凡人了。

在修真國家中,修真者對凡人的態度絕非平等,而是以二等、甚至三等居民而視之。大多數國家都將國民分為五個不同的等次,一等人為統治地位的修真者,二等人為修真家族成員,三等人是修真家族凡人與普通散修,四等人是從屬於修真家族的凡人,五等則是人數眾多的普通凡人了。

位居社會最底層的普通凡人,不但每年要繳納一定數量的賦稅,還要從事一定的徭役,為修真王族修建宮殿、工事等等。而修真王族和貴族中那些沒有修真資質的凡人,以及他們的從屬凡人的地位高於其他凡人,同樣作為統治階層存在。其中一些特殊凡人的地位,甚至比許多散修還要高一等,同樣佔有大量的土地。修真王族和貴族們,靠著自身強大的實力,佔據著廣袤的土地和資源,統治著廣大處於底層的散修和凡人,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人族大陸的社會形態,與地球上封建社會甚至奴隸社會相差無幾。

林達了解到的這些情況,一部分是書上的介紹,一部分是沈冰的抱怨,其他則是他來到小禹縣幾天來的觀察和分析。實際上,這些的確與人族大陸的真實情況相差無幾。

林達的心情不覺變得沉重起來。他一開始時還對人族大陸抱著幻想和希望,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了一片適合藍星族人生活的樂土,但現在看來,現實與他希望的大不相同,反倒是他們所在的藍星島,才是避開這紛繁雜亂世界的烏托邦。

嫡女貴妻 想著這些沉重的事,林達的心情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一連幾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出門,沈紋等人見到林達這般樣子,還以為他生病了。三日後,林達的房間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他連忙出門一看,竟然又是沈冰找上門來。

「林大哥!快去!縣裡又新開了一間修真店鋪,專門賣修真者用的東西,你想去開開眼界嗎?!」沈冰一見到林達,連忙興緻勃勃地叫道。

「修真店鋪?縣裡家店鋪我們不是去過一次了嗎?怎麼又開了一家?」林達好奇地問道。

「這不一樣,這架店鋪可是我們沈家開的呢!一年一度的妖獸潮就要到了,爺爺說為了吸引到外海捕妖的獵妖隊來我們小禹縣,這才特意開了這麼一間店鋪,專門收購或銷售修真材料,這樣我們小禹就能吸引更多的修真者和客商了!」沈冰一臉得意地說道。

「獵妖隊?那是什麼?」林達好奇地問道。

「哎呀!這個以後再慢慢跟你解析了!你到底想不想去?!」沈冰有點不耐地催促道。

林達想想見識一下也好,便立即答應了下來,在沈冰的帶領下走出門去。 ?沈家的修真店鋪開在小禹縣城最熱鬧的地方,因為是縣長的家族開的,所以剛開張便擠滿了人,雖然其中大多數的顧客都是來看熱鬧的普通凡人,大多數都不是真正來買東西的獵妖武士,但這能夠為店鋪聚集人氣,對擴大知名度也有不少好處。

林達在沈冰的帶領下,穿過密密麻麻的人群,直接擠到櫃檯后觀看。店鋪的夥計和護衛見是縣長的孫女,自然不會阻止,對林達也只是好奇地看了幾眼,這讓林達得以近距離觀察店鋪里各種稀奇古怪的商品。

正如沈冰所說,這一間店鋪的規模,實在要比此前林達見過的那兩家修真材料店大不少,整間店鋪的面積有近數百平米,分為五個長長的櫃檯,每個櫃檯都陳列著不同種類的修真材料,並都有數名經過訓練的男女夥計照看。

在店鋪大門及四個角落,八名高大威武的沈家護衛站得端端正正,威懾著那些想動歪點子的人,足以可見這裡商品的珍惜程度。

帶著巨大的好奇心,林達上前把每一個櫃檯里銷售的東西都看了個遍。

第一排櫃檯里銷售的是妖獸材料。妖獸材料包括妖獸身上各種有用的部分,如集中了妖獸能量的妖晶,有特殊功能的身體器官和部位等等,主要用於煉丹、煉器或直接被修真者煉化己用。因為修鍊的需要,人族大陸各國每年都向浩洋派出獵妖隊,專門捕殺海上的妖獸,獲取妖丹等材料。這件櫃檯出售的,大多都是海上妖獸的妖丹和身體各部分材料,這也是沿海獵妖隊能夠獲得的最常見的妖獸材料了。

這間店鋪的業務,就是專門收購各種修真材料,轉賣給其他來到小禹縣的修真者或商人。因為是第一天開業,所以櫃檯的妖獸材料並不多,只有兩三塊不大的黑色妖丹和其他一些從妖獸身上剝下的尖牙利爪、骨頭等等材料,全都來自低階妖獸,林達也曾在其他店鋪里見過類似的材料,只不過數量沒有這裡這麼多罷了。

看完這幾塊妖獸材料,林達又轉向第二間櫃檯,這裡賣的,竟是修真界常用的法器。

法器是修真者中的煉器師祭煉的、包含一定法力和特殊神通的物品,其種類五花八門,功能各不相同,幾乎能複製修真者所有的神通。按照其功能或型號大小,又有小中大型之分。

小型的法器,主要指的是那些單人使用的刀劍棍槍箭等武器法器,或是飛盤、法盤、潛地錐等等輔助法器。這些法器同樣有不同的等級,店鋪里銷售的自然是最普通、最低階的等次了。整個櫃檯里只有一個爆裂手銃,可以發射壓縮過的靈力爆裂法術;一個聚靈法盃,能一定程度的收集空氣中的靈氣;一把可以放出火焰的紅劍;一個用於遠程傳音的擴音法器;還有幾個擁有十多倍儲物功能的法袋,等等。這些法器的模樣和普通凡人物品差不多,但個頭要小很多,像是縮小了幾倍的模型,這種設計都是為了裝入法袋,方便攜帶之用。

這些法器雖然低階,但對於手中拮据的散修來說,有一兩件這種法器,也是不簡單的事。尤其是能夠儲物的法袋,人族大陸的個個修士更是人手一件以上。

大型法器之中,,一般需要數名或數十米修真者共同操縱才能施展。最常見的大型法器是城市防護組陣法器,這隻成套的法器分別有多件,安裝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後,能釋放出一個巨大的靈力防護罩,這種防護罩有較強的防護能力,能夠抵擋一定程度的法術攻擊。防護罩的等級越高,能夠抵擋的攻擊越強,人族大陸一些強國甚至有一些鎮國的禦敵防護罩,能夠抵擋上境界強者的攻擊,甚至還具有大範圍的反擊能力。

不是所有人的城市都能裝有這種大型城防防護罩,據林達所知,整個桂國,只有桂國都城象城以及其他幾個王族重要城市,還有四大貴族的首府才有裝有這種防護罩布陣法器,而小禹縣城這樣的普通城市自然不會有這種東西。當然,店鋪里同樣一件這種大型防護罩也沒有,林達也只是看了看簡介才知道有這種東西,他也沒期待能在這種店鋪見到這種寶貝。

不過,說到法器,林達自己身上就有那麼一件,但林達自然不可能在此時取出,他仔細地看著店鋪里的幾件法器,暗暗和自己以及唐龍等人的法器對比,希望能發現什麼相同的聯繫。但無奈的是,他根本看不出什麼東西,感慨一番后,又轉向第三個櫃檯。

第三個櫃檯陳列的,則是各種符籙。包括幾張具有隱身、定型、穿透以及放出五行攻擊防禦技能的靈符。看著這幾張好像用硃砂在普通黃紙書上隨意書寫而成的紙片,卻有著如此奇怪的功能,林達頓時嘖嘖稱讚起來,為修真界的神奇感到驚嘆不已。

其實不論符籙或者法器,都是修真者才能製造出的產品。每一件法器或符籙,都需要經過特定培訓的修真者經過細緻繁瑣的加工過程才能製造得出來,而製造者的修為和經驗不同,生產出的法器和符籙的神通和威力又大不相同。

人族大陸各修真國經過數萬年的發展,各種修真體系逐漸完備。因為修真者之間存在不同的社會地位和實力大小等等差異,以及修真種類的複雜,使得修真體系內的各種分工越來越多。人族大陸上,修真者按照各自的特長和分工,主要分為不同的幾種職業。

例如,專門煉製修真用具修真者稱為煉器師,專門煉製丹藥的稱為煉丹師,還有負責專門制符的制符師,專攻陣法的陣法師,以及御獸師、醫師、毒師、建造師等等。從事這些職業的修士,因為時間幾乎都花在研究所在領域之上,真正用來修鍊的時間很少,所以修為都不是很高,而且大都是各大修真勢力刻意培養,專門為修真統治者服務的。 刁蠻女主播:霸佔兵哥成癮 他們就如同人類社會的手工具製造者一般,專門製造上層修真者修鍊所需各種用具。

當然,店鋪里陳列的幾件符籙,當然都是最簡單、最低階的符籙了。即使如此,也讓好奇的林達看了好一會。

林達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把目光從櫃檯里幾件普通但卻顯得神秘異常的符籙上收回后,又繼續把目光轉到下一個櫃檯。 ?第四個櫃檯的商品,居然是十幾株看上去很普通的藥材。

如不是旁邊標識的文字和夥計的介紹,林達還真的以為這些都是普通的草藥。實際上,這裡每一株藥材都是極為稀少罕見的靈藥,而且每一株都有數十年的火候,其中一株更是有上百年的年份。這十幾株藥材,分別是煉製火屬性丹藥的火蓮子、煉製療傷葯的青菊心、煉製補充法力的的甘葛脈等等。

在修真界,珍惜藥材對修鍊的重要性,對大多數修真者來說,遠遠超過法器和符籙等外物。因為修真者煉製各種丹藥所需的重要原料,便是各種上年份的藥材,藥材年份越高,煉製出的丹藥藥性越強,對修真者提升修為、突破瓶頸的功效就越大,甚至一些特殊功能的丹藥需要某種指定的珍惜藥材才能煉製成功。

為了隨時取用藥材,修真國都建有大型的藥材園,專門種植修真者所需的各種藥材。這種自養的藥材數量雖多,卻只能滿足嬰境以下修士的需求。真正具有逆天功效的天地靈藥,則只能在各種深山野林和險境絕地中存在。所以修真國每年都派出大量的散修和凡人到這些地方去尋找靈藥,一些珍惜的天地靈藥,價值之大,甚至可以引發修真國之間的戰爭。

不過林達現在並沒有任何需要丹藥的地方,對於這些藥材,也只是看看,並沒有停留多久,很快就往下一個櫃檯走去。

最後一個櫃檯,則擺放著數十顆看似普通的珠子。但仔細一看又好像在哪裡見過,回想一下后,林達不覺驚訝起來,原來這些珠子,和他原來安裝在小刀法器上那顆五色圓珠竟一模一樣,正是靠著這顆珠子提供的異能量,小刀法器才能發揮出強大威力,難道這些圓珠也有同樣的功能嗎?或者,這東西就是前幾天在書上介紹過的那種石頭?

「請問,這些圓珠是不是靈石?」林達猶豫了片刻,對櫃檯后一名肥胖的中年管事問道。

這名管事原本正在笑眯眯地和一個看起來頗有點身購買慾望的外來妖獸獵人商量著什麼,根本沒有注意到林達。但就在這時,胖管事放在櫃檯旁一個小型的火柴盒大小的法器,突然無故亮了起來。見到這一幕,胖管事頓時一驚,馬上按照法器的指引轉向林達,雙眼頓時一亮,臉上如同笑開花地對林達笑道:「嗯…仙師大人,您好!請問您需要些什麼?」

「仙師大人?我不是什麼仙師,你弄錯了吧?」林達一聽,立即糾正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胖子這麼叫他,但他也不敢冒充什麼修真者。。

「大人您開玩笑了!您若不是仙師,小人這個靈力盤怎麼會有反應呢?這是弊店專門為了分辯仙師才高階購入的法器呢。」胖管事笑眯眯地說道。

「原來是這樣!」林達點點頭,煥然大悟。他雖然不是修真者,但其身上卻有一件不凡的小刀法器,恐怕就是這件法器引起的反應吧。

一聽管事說林達是修真者,旁人正在參觀的普通民眾立即圍了過來,好奇地地盯著林達,好像在圍觀什麼奇怪的東西一樣。胖管事見此,立即一努嘴,一旁幾名大漢立即將看熱鬧的人攆了出去。而剛才那位正和胖管事商量的妖獸獵人也深深看了林達一眼后,自知無趣地走了出去。

胖管事這才笑眯眯地對林達問道:「請問仙師大人需要些什麼?」

「嗯,給我們介紹一下這些石頭吧?」林達見別人誤認了他,感到有些無奈,不得不硬著頭皮問道。

「哦!原來仙師您問的是這個!難道仙師大人您看上這些靈石了嗎?沒錯,這幾顆都是我們剛剛收集到的一階靈石,可以用在所有的一階法器以及布陣器上,而且裡面靈力極為充足,保證沒有一絲靈力流失,絕對物美價廉!」胖管事把這幾顆靈石說的天花亂墜,好像是什麼珍寶一般。

「原來這就是靈石啊?!」林達點點頭,心中暗暗驚訝。他前幾日的觀察中知道,靈石是修真界最基本的一種資源。這種石頭看上去和普通的鵝卵石差不多,形狀千奇百怪,但卻蘊含著驚人的靈力。

林達通過在地球上的研究知道,天地間的自然能量除了光、熱、動能之外,還有其他的能量,異能量就是其中之一,而靈力就是異能力的其中一種。事實上,若不是幾天前看過那些書籍,林達還不能把研究多年的異能量和靈力聯繫起來,這一次的學習,終於讓他對異能量的了解增加了許多。

按照能量守恆定律,能量之間可以相互轉變,光、熱等能量可以轉化為靈力,而靈力也可以轉化為其他的能量形式,這些轉變的關鍵,就在於貯存能量和釋放能量的載體。而靈石,就是貯存異能量的天然載體。

靈石來自於靈礦之中,是各種天地能量經過數萬年的積累沉浸而成,裡面蘊含了修真者修鍊所需的靈力。靈石按蘊含能量的高低不同,分成一階、二階、三階和頂階四個等次,按照能量屬性的不同,又可以分成金木水火土等五種屬性,以及其他各種異能量靈石。

靈石在修真界的應用極為廣泛,從各種法器的輸出,到布置陣法的消耗,還有修真者吸納靈氣修鍊等,都需要大量的靈石。所以,在很多時候,靈石和凡人所用的貨幣一樣,也就成了修真界常用的硬通貨。同樣,靈石也是各地納貢最重要的貢品,但因為出產地極為偏遠,大都遠離凡人的住所,所以普通凡人要想見到一顆靈石也極為不易。在修真國家,任何開採出來的靈石都要上繳修真王族所有,當然,像小禹縣這間取得官方認可的店鋪,當然具有可以自由買賣靈石的資格。

林達想讓胖管事取出櫃檯里的靈石讓他看看。胖管事先是猶豫了片刻,終於還是按林達的要求辦,他手腳麻利地從櫃檯取了幾顆靈石,小心翼翼地擺在林達面前。

林達拿起靈石一顆顆地觀察,心中思量了一番,終於還是猶豫地問道:「這靈石怎麼賣?」 ?胖管事見林達竟真的打算買,連忙說道:「哦!原來仙師想要啊!我們這靈石可是剛剛從一個採礦隊那收集的,絕對是物美價廉!仙師想要,這種一階靈石,就需要十個金幣一枚好了!」

「十個金幣?!」林達心中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這看是普通的石頭竟然賣到這個高價。他在小禹縣這幾日也略微了解到這裡的物價和居民消費水平,普通家庭一個月的支出大約是一個銀幣,五個銀幣大約可抵一個金幣,這靈石就需要十個金幣,豈不是一個普通家庭4年的支出了?!

「原來修真者真的不是普通人家能供養的起的!」林達心中暗暗叫道。

林達不知道,其實在修真者,靈石的價格遠沒有達到這個高價,也沒有稀缺到這個程度。只不過是修真統治者為了極力刮取民間財富,故意把靈石抬高到這樣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並且採取壟斷經營的方式,以這種手段來限制民間散修的修鍊,所以靈石這才有如此離譜價格的原因。

靈石是這樣,其他的法器、符籙、藥材等等也是如此。林達這時才注意到,在店鋪中間的位置上掛著一個不顯眼的招牌,上面標註了店鋪里售賣的各種商品的價格,其中最便宜的居然就是這一顆靈石了!

但林達卻有不得不買的需要。他猶豫了片刻,終於從懷裡取出一個沉甸甸的小布袋,打開倒在櫃檯上,問道:「金幣我沒有,你看這些金砂可以嗎?」

林達取出的這袋金砂,正是藍星島上發現的礦產,這次出門前,想到有可能與當地的人類發生交易,這才取出一些帶在身上,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哦,原來是金砂啊?這…先讓小人看看吧…」胖管事極為不願意地拿起金砂查看,又取出一個天枰稱起重量,不停地計算金砂里金子的比重和價值。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忽然從胖管事身後傳來,「不用算了!這位林大哥想要靈石,我們就送給他一顆吧!」

這話一出,林達和胖管事頓時驚訝萬分。不遠處正在把玩著一件法器,沒有注意到林達正在這裡交易的沈冰也跳了過來,興奮地叫道:「爺爺!您也來了!」

說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小禹縣縣長沈紋,他剛剛帶著幾名長老從店外走來,恰好聽到了林達與胖管事二人剛才的談話,望著林達的眼裡頓時一亮,笑道:「原來林小哥也是修真之人,在下一時眼拙不查,還請見諒!」

「沈縣長誤會了!在下可不是修真者,購買這靈石不過是一時好奇罷了!」林達見沈紋走來,連忙拱手施禮,同時立即解析道。

沈紋上前細細地打量了林達一番,見林達身上的確沒有修真者獨有的靈壓,雖然心有疑惑,但也勉強相信了他的話。半響后,這才說道:「既然林小哥想要這靈石,我們怎能收取你的錢呢?就無償送你一顆吧!」

林達連忙拒絕道:「這怎麼行!這靈石如此珍貴,林某怎麼受得起?!縣長您不要開玩笑了!」

沈紋語氣一沉,真誠地說道:「林小哥不要客氣,這靈石雖然珍貴,怎能抵得過你對孫女的救命之恩?就當作是我縣對你的報答之禮吧!」

林達推辭不過,見沈紋是真心要送給他,只要不得已便挑選了一顆收下。一旁的沈冰立即跳了過來,向他討要靈石觀看,叫道:「原來林大哥您真的是修真者啊!怪不得有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