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在他看來,這李隊長進入到裡面,並且將那姓曲的給趕了出來,自己卻在裡面帶這麼九。據他手下的報告,這李隊長是準備抓捕早上在街道上鬧得轟轟烈烈的白骨命案的真兇。

他怎麼能讓李隊長得逞,不僅完成了少團長的任務,將曲三青給攆走了,還準備超額完成其他任務?

若真讓對方抓到了真兇,在這小鎮上獲得了威望,那麼肯定會在少團長哪裡力壓他這一頭。

所以,他領著人氣勢洶洶的準備闖入院子裡面。

不說搶在這李隊長之前抓捕真兇,至少也要讓對方無功而返。

只是,現在卻有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擋在他們的面前,還恬不知恥的揚言要見『七殺』雇傭武者團的團長。

笑話,他要是能隨時隨地見到團長的話,他還需要到這裡來攪局嘛?

人道至真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給老子讓開。」

「你們走吧,我得到了命令必須守在這裡,否則,別怪我大開殺戒。」 「好小子,死到臨頭還敢裝作,你,你,你…還有你,給我上,好好教訓這個小子。」

肥大隻點了十幾個手下,他自己卻是穩坐後方,等著他的手下幫他料定眼前這個障礙。

此時,張小哥在裡頭,而沒了張小哥的正氣鎮壓,這迷樂身上的邪氣也活躍了許多。

「小子,我們也是奉命行事,要怨就怨你自己吧,誰讓你得罪了我們肥哥。」為首的一位勁漢對迷樂沉聲說到。

在他眼裡,這迷樂就是個愣頭青,他們這麼多人圍著,也不認慫,還是死腦筋的守著大門。

迷樂顧目而望,並沒有在裡頭見到熟人,便打算放開手好好乾一票大的。

「算了,你們也是奉命行事的,我也不會太為難你們。」

伸手就入了他的衣兜,他那根毒杖在古墓時就遺失了,這會只好用些身上備著的毒藥了。

雖說藥性跟種類都不如你毒杖的高級,不過用來應付應付眼前這些人,那是綽綽有餘。

「你想幹什麼?」為首的那個勁漢瞧見迷樂伸手入兜,立即質問。

同時他也警戒了起來,這人說不定不是什麼愣頭青,而是根本就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但是,似乎那李隊長那邊,應該沒有這麼一號人物才對。

縱然是那李隊長,面對他們這麼多人,也是要吃大虧的。

「哦,沒什麼,我只是想問問,我這顆價值不菲的夜明珠,能不能與你們來個交易,換取你們暫且不要進入院子,等到裡面的人出來了再說。」

說完,眾人就見到迷樂從衣兜里拿出了一顆夜明珠出來。

這會天氣多變,還電閃雷鳴的,滿天的烏雲蓋頂,使得這顆夜明珠就是在這白日時分也明亮異常。

為首的勁漢等人不由得猶豫了一下。

這可是夜明珠啊,價值不菲,能讓一個雇傭武者團大半年不用幹活。

他們小支隊才剛剛成立,還沒得到什麼酬勞,若是真能獲得這麼一枚夜明珠的話,那也是極好的事情。

最後敵不住金錢的誘惑,這位勁漢決定回去與肥大隻商量一下。

「什麼?夜明珠?你可看清了真的是夜明珠?」肥大隻驚叫了起來。

「沒看出,的的確確是夜明珠,肥哥,我覺得這買賣可以做,我們只需要在外面稍等一下時間就行。」這位勁漢試圖說服他們的支隊長。

「呵呵,你呀,羅傑,你呀,還是太年輕了,這門,我們是一定要進去的,我絕不能讓那姓李的搶先我一步立功。」肥大隻捋了捋兩撇小鬍子,奸笑道:「不過嘛,這夜明珠,我們也是要拿到手的。」

「什麼?肥哥你是說要搶?可是這不合規矩啊。」勁漢有些不贊同。

這個小鎮,一直都是雇傭武者的聚集地,能這麼一直安安定定的全靠的『七殺』雇傭武者團的駐地和定規矩。

否則,都不知道要亂成什麼樣子了。

他們明文規定了,在這小鎮是不可發生搶劫性質的事件,否則直接就抓去牢房坐監。

因為有過好幾宗例子,所以來到這裡的雇傭武者們,都會老老實實的守著規矩過。

他沒有想到,這肥哥不僅人長得肥,膽子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肥了,居然想要破壞這小鎮的規矩?

「有什麼不合規矩的,這規矩是人定的,我問你,我們現在是奉的誰的命令?」 錯惹刁蠻小嬌妻 肥哥問到。

「『七殺』雇傭武者團的少團長。」勁漢老實回到。

「那不就結了嘛,誰不知道這小鎮一直都是這『七殺』雇傭武者團坐大,以前咱們一個個都是些雜牌的,所以要守著他們定下的規矩過,現在,身份不同了,咱們也是這『七殺』雇傭武者團的一員了,哪能還要像以前一樣守規矩了。」

肥哥這一通謬論,居然還真的點醒了不少心懷不軌之人。

對啊,以前低人一等,的確是要守規矩,現在不同了,他們也是這定規矩的其中一員,幹嘛還要繼續守規矩。

「可是…」勁漢還是不贊同。

「別可是了,好在這附近沒啥人,咱們把這個偷偷做了不就行了?」肥哥試圖給這勁漢洗腦。

那可是一顆夜明珠啊,夠他去吃香喝辣一段時間了。

「什麼?肥哥,你不僅要搶劫,還要殺人?」勁漢一臉驚容。

一朵婚花出牆來 這肥哥太狠了,搶劫不打緊,還要殺人?

「誰要殺人了?」肥哥也是一愣,反問,

「你剛才不是說把這個偷偷做了?」勁漢問到。

「我的意思是,咱們可以先收下對方的夜明珠,然後直接把那小子架開,往裡面闖,若這小子最後找咱們要東西來,咱們就打死不認不就得了。」肥大隻抹了一把虛汗,解釋著。

他料這迷樂也就是那李隊長的一名普通團員,就算是告到了少團長哪裡,也作不了什麼亂。

他給身邊那個油頭粉面小子打一個眼色,那小子立即會意,就朝著迷樂那邊走去。

他們都知道,這位叫做羅傑的勁漢個性比較耿直,不適合做這些勾當。

所以就讓深通此道的油頭粉面小子過去料理了。

「喂,我們支隊長答應了,把你的夜明珠給我們吧。」油頭粉面小子說著,一隻手便直接就探出,將迷樂手中的夜明珠拿到手。

「東西到手了,隊長。」油頭粉面小子轉過身去沖著肥大隻高聲大喊著。

「那就好,兄弟們,給我沖,把這門給老子拆了。」肥大隻揮動著他那隻肥臂振喊到。

他倒要好好看看,那姓李的到底在裡面搞什麼鬼,抓沒抓到真兇。

「你們果然不守信用,現在我可以確認,你們不是『七殺』雇傭武者團真正的團員了。」迷樂突然冷冷地說到。

「切,你腦子有病吧,看沒看到這個徽章,那是『七殺』雇傭武者團的團徽,這可是少團長親自給的我們。」油頭粉面小子得意洋洋的說到,忽然,他發現了迷樂似乎並沒有佩戴『七殺』雇傭武者團的團徽,疑問道:「你怎麼沒有團徽?難道說你不是那李隊長的人?」

「我可從未說過,我是『七殺』雇傭武者團的。」

迷樂言罷,就聽見油頭粉面小子「啊」的一聲慘叫,倒地不起,還口吐白沫。

他手裡的那顆夜明珠還在散發著濃濃的白煙。

「這是你們自己找死的!」迷樂看也不看倒地的油頭粉面小子,抬頭對著衝來的眾人冷冷的說到。

衝來的雇傭武者沒想到這人居然敢反抗。

迷樂原地躍了起來,一個半轉身,雙手合十默念,隨即喚出了一批毒蜂來,指揮著毒蜂攻向離他最近的那幾個雇傭武者。

這些個漢子見到毒蜂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拿出火種來,點燃隨身攜帶的小型火把,以火來驅趕毒蜂。

「鏗」的一聲,劍光一寒,一名雇傭武者拔劍直刺半空中的迷樂。

然而,迷樂早就計算好了,在那人一劍刺來之時,正好是刺在了他的兩指之間。

「咔擦」的一聲,那長劍被迷樂兩指一夾,一下子就斷裂成了兩截。

迷樂雙腿一盪,一個跟斗,躍出了一丈外,一腳踩在了其中一名雇傭武者的頭上,借力盪了回去,正好落在了大門之外。

這一系列的動作是一氣呵成,又快又准,如行雲流水。

「閣下是何人?」那肥哥冷冷地說道,他終於認清了,這人絕非那姓李的手下。

開玩笑,有這種身手的人,怎麼可能是姓李的手下,當個支隊長都有損他的名號了。

「你不配知道的。」迷樂冷冷的說到。

說著,他還戴上了一雙滿是蛇鱗的手套,雙手一揚,十二條細小的毒蟲飛射而出。

前面的幾個雇傭武者躲避不開,當即就被這這些細小的毒蟲咬到,毒素入體發作,不多時,又倒下了幾人。

那羅傑勁漢手中的長劍一灑,頓時是劍光如雨,擊斃了其他幾條射來的毒蟲,而肥大隻則是身子往旁邊一側,從左邊直接揮刀切入,直接就切向了那迷樂的腰間。

迷樂立即雙腳一點,整個人一盪,躲過肥大隻的致命一刀。

沒想到這肥大隻看著挺笨重的,卻一點也不影響他的速度,竟然比那羅傑還要快上幾分。

擊斃了毒蟲的羅傑是又驚又疑,這人的身手一點也不弱於他見過的那些大宗師,特別是這人還玩得一手的好毒物,更是讓人防不勝防。

雖是如此,但羅傑也是一個高手,他手中的長劍往上一揚,直射半空之上迷樂的胸膛。

迷樂見狀,雙手一揚,一道白光射出,赫然是一條白蛇。

這白蛇張著血口子,露出兩根獠牙,速度是又快又厲,直襲羅傑的面門。

羅傑見到白蛇射來一陣駭然,立即收回劍招,回劍護住,不然,就算他此招能夠刺傷對方,自己也要被這白蛇咬傷他的喉嚨,毒發身亡。

迷樂一個翻身落地。

然而,肥大隻早就在此守候多時了,他憤怒的長嘯了一聲,刀光森然,一個撲砍,沖著迷樂的胸膛就是一刀。

迷樂立即飛躍而起,雙手一揚,只見一股白煙從他手中撒出,頓時把肥大隻整個人給團團罩住。

「咳咳…咳咳…該死…居然…中招…」

肥大隻一個不小心吸入了這些白煙入肺,立即就是一聲聲咳嗽,緊接著整張臉都開的發紫,堅持不了幾息就倒在了地上。

眨眼間,現在場上就只剩下了五人,其中就屬羅傑的實力最高。

風裏雨裏,我在情深處等你 眾人是又驚又怒,立即往後面撤退,紛紛站在了風向的上風處,一個個屏呼住呼吸,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像那肥大隻一樣著了對方的道。

羅傑也是驚疑無比地盯著場上的迷樂。

「我說過,不要逼我大開殺戒。」迷樂落地后,冷冷地對著羅傑等人說道。

「閣下,還請恕罪,我們不是有意要結怨的。」羅傑趕緊認慫,他可不想所有人都折損在這。

「算你識相,帶著你的人都滾吧,下次,我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的。」

手一揮,場上的那些白煙就通通被吸回了手套之內,那些正在空中飛的毒蜂也飛走了,毒蟲也化作了膿液。

而那些本來一副副像是中毒身亡的雇傭武者們,也逐漸的恢復了一絲血色,不過還是依舊倒地不起。

「謝謝閣下不殺之恩。」羅傑立即對著迷樂行了個禮,隨後指揮著那幾個手下,去附近找來幾輛板車,將昏迷的同伴架到板車上,推著離開了這裡。

而迷樂,則是繼續守著大門。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的烏雲,還有那陣陣的雷鳴聲,無聲的嘆了一息。

話分兩頭,此時在相隔一道門的院子內。

那條正纏繞住病貓的紅色『怪物』在受到一道道舌尖血的攻擊,居然刺激到了它的凶性。

只聽見「澎」的一聲悶響,眾人就看見了,有一隻瘦骨嶙峋的手從紅色『怪物』的表皮里伸了出來。

緊接著,又是「澎」的一聲悶響,另外一隻手也從裡面伸了出來。

這兩隻手一出現,便沖著小趙、小六的胸口來了一拳,將他們給轟了出去。

「噗」的一下,二人在飛出去的時刻,都吐出了一口血來,灑在了那紅色『怪物』的身上,『滋』的一下便被其吸收掉了。

「這是…這是什麼怪物啊,還有手?」那些在李隊長身後的雇傭武者們見狀,驚恐萬分。

然而,那李隊長在見到這紅色『怪物』的異變后,卻是興奮的大笑了起來,而且,他的聲調也變得十分奇怪,就好像是兩個不同過的聲音重疊在了一起。

「哈哈哈,化形化形,餓鬼道的餓鬼化形了!」

這李隊長也發生了變化,兩隻眼睛變得非常的邪魅,他沖著被黑炎包圍著的張小哥笑道:「哎呀呀,玄門弟子,好不威風吶,我倒要看看,現在泥菩薩過江的你,如何來降伏這餓鬼道出來的餓鬼。」

「看來,你就是那隻只敢藏在地底的陰暗下下,不敢露面見光的老鼠吧。」

張小哥操控著一道閃電,當即從黑炎之中破開了一道口子,從這道口子與這李隊長對話:「邪靈附身,看來你果真是獵命師。」

「沒錯,老娘正是獵命師,專殺你們玄門弟子。」這話從李隊長口中說出,還真的有些不倫不類的。

一七尺男兒自稱老娘,而且還有蘭花指,說話都是腰肢招展的。

怪不得原本站在他身邊的那些人,現在一個個都逃到了張小哥的後面。 在眾人都為之緊張的同時,人群中虎威等那邊也發出了一陣兒的呼叫聲。

「我們快不行了,張兄弟救命啊!」小趙猛受了化形餓鬼的一擊,肋骨都斷了兩根了。

其他人也紛紛受到了餓鬼的干擾,無法再近得半分,只有虎威還在苦苦支撐著,雙手抓住化形餓鬼的頭部,不讓其鑽入病貓體內。

而作為受害者的病貓,此時已經是有氣進沒氣出的了,多半若是再不把纏繞在他身上的惡鬼降服,恐怕就沒得救了。

場中,只剩下張小哥是最為冷靜的了,他繼續念著咒語,隨即就聽見『嗡嗡』的響聲。

「這是什麼聲音?」在張小哥後面的雇傭武者們問到。

緊接著,就聽見『錚』的一聲,之前插在地面上的那柄七星劍立即拔地而起。

那被附身了的李隊長為之色變,驚叫道:「魁斗劍!」

七星劍虛空飛落到張小哥的手中,他反手背在背後,「雷電,召來!」

一道比之前還有巨大無比的閃電當即劈下,將那團團黑炎辟出了一道口子。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