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在城主府的大門口,則是站著兩位身著鎧甲,氣息達到了武祖五重的修士。

「兩位,在下散修段青,有點事情,想要拜見城主。」

秦南走上前來,抱拳說道,身上一縷縷武祖九重的氣息,散發出來。

「閣下有何事情?若是想參加凜然龍月私會,還請拿出請帖,才能入府,如若沒有,那請閣下回去吧。」兩位修士面無表情說道。

對於秦南這樣,聲稱有事要見城主的人,他們早就見得多了。

秦南眉頭微微一皺。

城主府之中,有著大帝的氣息,他想要強闖,自然是不可能。

而且他剛才早已經觀察過了,城主府籠罩了奇特的禁制,可以遮蔽瞳術、神念,所以秦南想要傳音進去,也根本不可能。

「難道要動用釣寶竿?」

秦南腦海中這個想法,剛剛升起,就被掐滅了。

若是用了釣寶竿,他恐怕第一時間,就徹底暴露了。

「兩位,這凜然龍月私會,如何獲得請帖?」

秦南思索一番,開口問道。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拿到請帖,光明正大進入城主府,然後在與那戰族之人接觸。

「身上擁有至少十萬神石的財富,或者是三大勢力、六大禁地、八大古族的弟子,亦或者修為達到了大帝。」兩位修士看了秦南一眼,不急不緩道。

「十萬神石?」

秦南聽得這句話,臉上露出了抹尷尬。

後面兩個條件,他顯然是不達標的,現在這第一個條件,他也無法辦到。

根據宮楊給予的玉簡記載,神石是一種,擁有了一絲武神氣息的石頭,可以用於修行,在半神之國中的地位,和帝晶如出一轍。

只不過,神石的價值,要比帝晶則是高出太多。

現在秦南渾身上下的所有帝晶加起來,能兌換到的神石,恐怕不足八千塊。

「看來得去賺點神石了,不過這也正好,趁著這個時候,搜尋一下整個凜然城,看看能不能再發現一點蒼嵐之樹的碎片。」

秦南恢復過來,打定了主意,離開了城主府,開始四處閑逛。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這可是最新弄到的逆天改命的地圖,說不定裡面就具備了可以逆天改命成為天級七品武魂的至寶啊!」

「古老大帝遺迹搜尋到的一些東西,現在便宜出售!」

「一些古老殘片,來歷不明,有興趣的道友,可以來看看!」

秦南聽著這些吆喝聲,眼睛不斷掃視。

他具備戰神左瞳,賭圖肯定不行,不過可以挖掘一些別人沒有發現的至寶,還可以觀察一下賭石和賭殘片。

只不過走了一會,秦南微微有些失望,雖然有不少寶物沒被發現,但是這些寶物的價值,根本不高,都沒有出手的必要。

「嗯?」

突然間,秦南眉毛一挑。

在他前面不遠處的一個攤販上,擺滿了一個個奇形怪狀,看起來十分古老的石頭。

這大部分的石頭,都用了極其高明的手法作假,如果換做一般的瞳術,根本無法洞徹,但是真正讓秦南拆的是,這些作假的石頭裡面,居然有一塊石頭,具備的寶物,價值不菲。

「這三塊石頭怎麼賣?」秦南走上前去,淡淡問道。

擺攤的黑袍老人,抬頭看了秦南一眼,眼中閃過了抹詫異,聲音沙啞道:「每塊石頭三百神石,五塊起賣。」

「好,那這五塊……」

然而,還未等秦南的話說完,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老頭,這裡的石頭,小爺我全部要了。」

只見到,一名略顯肥胖,氣息尚在武祖三重的青年,大搖大擺的走來,渾身上下,閃爍靈光。

在這青年的背後,則是跟著兩名目光冷厲的中年男子,一身氣息,都在武祖八重。

很顯然,這個青年,頗有一點來歷。

「看什麼看?難道你有意見?」覺到秦南的目光,青年挑了挑眉毛,冷哼問道。 兩個人在一起快一年了,從一開始王允仲就跟徐倩倩說過,等他離婚了就娶她。

徐倩倩對此也是深信不疑,一直等著王允仲離婚,可每次王允仲都跟她說不能操之過急,要把財產都轉移了才能離婚。

徐倩倩愛王允仲也愛錢,自然就信了王允仲的話。

可這一晃就是一年過去了,中間她也追問過幾次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離婚,王允仲的回答都模稜兩可,只讓她在等等。

徐倩倩只好放寬心,至少在她看來,王允仲對她還是很真心的,所以她一直相信王允仲會離婚娶她。

只是這句話她早就想再問一遍了,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時機,眼下借著剛才的話頭,徐倩倩順勢又問出了口。

王允仲當下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子,心道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現在最怕徐倩倩問他離婚的事。

因為王允仲從一開始,就根本沒想過要離婚娶她,當初的承諾也不過是權宜之計,只為了能和徐倩倩上-床而已。

眼下徐倩倩神色認真的問他,王允仲心裡雖虛,臉上卻賠笑著:「快了快了,你也知道我的情況,那麼大個公司,還有房產和孩子,我都得處理好不是嗎?」

又是這一套說辭,她倒著都能背下來了。

帶著空間闖七零 「你每次都這樣說。」徐倩倩急了,畢竟謊話說一次兩次姑且能信,這都一年了,每次王允仲都是這個態度,她又不傻,心裡自然會自行衡量。

「你根本就沒打算離婚是不是!」眼裡忍著眼淚,徐倩倩的心裡卻已經有些肯定。

這個王允仲,根本就是在騙她!

「哪能呢倩倩,我對你什麼樣你心裡不清楚嗎?」王允仲放軟語氣,連忙哄到:「你說我又給你買房子又給你買車的,我要是不喜歡你,我能給你花那麼多錢嗎?」

徐倩倩一臉委屈,心裡更是糾結,她想逼問王允仲,又怕把王允仲逼急了。況且王允仲說的沒錯,這一年他花在自己身上的錢快有百萬了,若不是真心喜歡自己,王允仲也不會如此待她。

可喜歡她和娶她是兩碼事兒,徐倩倩心裡明鏡。

深吸一口氣,徐倩倩正要張嘴說話,卻看見一個女人快步向著他們的位置走來。

眉頭一皺,女人的直覺告訴她對方就是沖著她和王允仲來的。

沒等她反應,蔣春芬已經走到兩人桌前,王允仲抬頭一看,待看清來人的時候不禁『噌』的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王允仲難得露出慌亂的神色,一開口都結巴了:「春……春芬,你……」

話沒說完,蔣春芬一臉怒容的拿起桌上的麥茶,迎頭便潑到了王允仲的臉上。

麥茶在王允仲的臉上炸出水花,瞬間濕了他一臉,頭髮也未能倖免。

店面本就不大,蔣春芬這一舉動頓時引來所有人的側目。

簡艾也是嚇了一跳,她剛才光顧著和吳彼哥聊天,竟沒注意大舅媽什麼時候來的。

兩女一男,蔣春芬的憤怒,徐倩倩的驚恐,在配上王允發此時的狼狽模樣,眾人一瞬間就已經猜到發生了何事。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戰小仙

「你難道不懂規矩?不知道什麼叫做先到先得?」秦南面無表情問道。

「先到先得?」青年一怔,隨即大笑而起:「什麼狗屁規矩,什麼狗屁先到先得,我只知道誰的神石多,東西就歸誰!再說了,我買下所有的神石,而你只買區區三塊,高下立判,豈能不賣給我?你要是不服,我們來比神石!」

青年眼神之中,露出了濃濃的挑釁。

他名為管虎,乃是一個小勢力的太子爺,雖然他的修為較低,但是他繼承了家族的『三蛇血瞳』。

他之所以要強行買下這所有的石頭,就是因為他用自己的三蛇血瞳發現,在這攤販上,所有的石頭,靈氣、紋路、光芒都是非常不錯,再根據他以往的經驗,至少能切出十件以上的寶物。

這樣好的機會,豈能白白放過?

秦南眼睛一眯,他剛才運轉左瞳,看到這青年具備的瞳術,心中就猜出了一二。

很顯然,這個青年被眼前這個攤販高明的造假手段給蒙蔽了,以為這裡的石頭,大多數都可以切出寶物。

「我神石少,比不過你,既然如此,那就讓給你吧。」秦南淡淡說道。

他其實完全可以,釋放修為,震懾此人,但是此人這般蠻橫張狂,那就不如順勢而為,給他一次慘痛教訓。

「算你小子有自知之明!」管虎眼中露出了抹喜意,走上前去,直接丟出了一個儲物袋,道:「這裡一共九千九百塊神石,所有的石頭我都要了!」

攤販老者神念一掃,看了秦南一眼,直接轉身離開。

「這位道友,果然厲害,拿出了足足一半的家當,買下了整整三十二塊廢石,這等魄力,這等勇氣,實在是令在下佩服,佩服至極啊。」秦南見此,當下輕拍手掌,感嘆說道。

「三十二塊廢石?簡直可笑!小子,你能看出我拿出了一半的家當,足以見得你也會一點瞳術!但是你的瞳術,豈能和我三蛇血瞳相比?你們兩個,給我把石頭切開,今天就讓這小子見識見識,什麼叫做本事!」

管虎嘴角浮起了抹冷笑,大手一揮,站在他身後的兩名中年男子,立刻點頭,走上前去,拿起第一塊石頭,利用玄妙的手法,將之切開。

石頭切開的剎那,一股磅礴的劍意,驟然爆發出來。

只見到在其中,足足七把晶瑩剔透的小劍,交織一起,竟是形成了一個先天劍陣。

「好強大的劍意!」

「嘶,先天七劍劍陣?這東西價值足足三千神石啊!」

「漲了!漲了!我記得那裡的石頭,只要三百神石一塊!」

四周不少的修士,頓時被這一幕吸引,忍不住驚嘆開口,眼神之中,露出了濃濃的羨慕之色。

「哈哈哈!小子,你剛才不是說我買了三十二塊廢石嗎?現在這第一塊,就切出了先天七劍劍陣!而且我告訴你,不知這一塊,剩下還有數十塊石頭,都有價值不菲的寶物!」管虎滿臉紅光,意氣風發,用一種俯視般的眼神,看著秦南,譏笑道:「我告訴你,正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別以為會一點瞳術……」

其他吸引而來的修士,聽到管虎所說的話,頓時明白了什麼,看向秦南的眼神之中,就帶上了一絲其他的意味。

因為他們的心裡,都是認可管虎的,第一塊就能切出先天七劍劍陣,足以見得管虎此人的水準。

剩下的石頭,絕不可能全部是廢石。

「是么?這才第一塊而已,後面剛好還有三十二塊。」秦南淡淡說道。

「你還以為我買下了三十二塊廢石?看來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繼續給我切,看我今天怎麼教他做人!」管虎見到秦南這般態度,心中火氣不禁冒了起來,再度下令。

暖妻之老公抗議無效 兩名中年人,齊齊點頭,切開了第二塊石頭。

只不過,這第二塊,是一塊廢石,什麼寶物都沒有。

「繼續,動作麻利點!」

管虎表情絲毫不變,開口說道。

兩名中年人繼續動手,切開了第三塊石頭,仍舊是廢石。

「繼續,繼續。」

管虎不耐煩的擺手道。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在眾目睽睽之下,第四塊切開、第五塊切開、第六塊切開……

原本還很鎮定的管虎,以及四周的修士,伴隨著每一塊石頭的切開,看到石頭裡面毫無寶物之時,他們的表情,終於開始了微妙的變化。

直到第二十塊石頭切開的時候,管虎以及眾多修士,都是臉色一變,眼神之中,露出了濃濃的不可置信之色。

黑帝總裁的妖孽嬌妻 怎麼回事?

怎麼連續二十塊石頭,都沒有寶物?

「道友,你不是說今天要教我做人嗎?怎麼就不切了?」秦南淡淡笑道。

「小子,你別給我得意的太早!剛才只不過是讓我碰上了全部的廢石而已,這剩下的十二塊石頭裡面,必然有著價值不菲的寶物!還愣著幹什麼?給我切!一次性全部切開!」

管虎先是對著秦南厲喝一聲,又轉頭對著兩名中年人咆哮道。

兩名中年人武祖之力震蕩,施展出來了一門帝術,立刻將剩餘的石頭,全部切開。

這一刻,街道上的氣氛,彷彿凝固。

管虎還有四周的修士,都是急急忙忙抬頭看去。

然而,這一看之下,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狠狠一震。

這剩下的十二塊石頭中,都流淌著靈氣之外,毫無他物,全部都是廢石。

換而言之,除了剛開始的先天七劍劍陣之外,三十三塊石頭內,有著足足三十二塊石頭,都是廢石。

「這……」

管虎臉色微白,瞪大了眼睛,滿臉震撼之色。

怎麼會這樣?

這個傢伙居然全部都說中了?

四周的修士,看向秦南的眼神之中,都露出了濃濃的驚色。

因為他們也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看上去非常儒雅,氣息普通的青年,居然有著如此驚人的本領。

只不過,誰也沒看到,人群之外,一名身穿青色長袍,頭髮盤起,面色白皙,顯得十分英氣的女子,眼中露出了一絲異色。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琉璃匕首

秦南聳了聳肩,懶得多說什麼,直接轉身離去。

接下來,他走遍了凜然城所有的街道,伴隨著他每一次的出手,他身上的神石,也暴漲到了兩萬塊。

只不過,這一路上他都沒有碰到蒼嵐之樹的碎片,或者是什麼驚人至寶。

「這位閣下,請留步。」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