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場面開始混亂。

陸眠起身要追出去,看小滿那架勢,怕是要動手了。

一隻手從旁伸來,攥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回來,「男人打架,你去湊什麼熱鬧。正好我也餓了,陪你一起吃吧。」 「不是逗我玩呢吧?」

王勃一臉懵逼,這系統真特么無良。

真尼瑪的絕對坑d(?д??)!!!

「本系統以神格保證,此次任務絕對公正!請宿主不要侮辱本系統,否則將採取不人道懲罰!」

「這,這……系統大大,求放過!」

王勃一臉便秘道。

「叮!宿主,本系統採用意識交流,無需蠢萌的言語交流,請宿主及時自我調整,避免弱智的表現!」

「噗!≧﹏≦」王勃鬱悶的想吐血,這系統也忒針對自己了吧。感覺自己一點都不是親生的,嗯,絕不可能!

「溫馨提示,宿主請在一日內,儘快完成任務,否則視為失敗!」

「什麼?竟然還有時間限制!」

王勃一臉詫異。

「任務要求:請宿主以濟公形象,使用跳大仙方式,治療一名一級病人!」

「系統大大!請問濟公形象,是什麼意思?」

「系統科普,就是宿主想的那樣,即字面意思!」

「啊!別逗我!我這形象,能和濟公相比?」

豪門婚寵:總裁溫柔點 「宿主,請放心!你和濟公活佛相比,差了不止一萬倍!所以不存在這些問題,還有宿主請不要在自己臉上抹金,那樣只會自取其辱!」

「額(︶︿︶)那我第一個要求豈不是就完不成?」

「看來本系統的宿主,智商急需提高!本系統剛才就已經說過,字面意思:即宿主需要準備破爛乞丐服一套,需佩戴破帽子一頂。由於宿主智商是硬傷,就不過分追求,酒葫蘆,殘破草扇,爛拖鞋之類!」

「呃呃……系統,我怎麼準備衣服?」

「叮叮!請宿主自我準備服裝道具!滴!滴!系統任務技能已發送,請宿主及時接受一次性濟公舞醫術!」

「系統!我接受!」

「滴!接受成功!」

「那啥?我怎麼沒感覺?」

「宿主,請問你要啥感覺?」

「不是小說里都說技能傳輸,都驚天動地,電閃雷鳴,或者是意識幻境什麼的嗎?」

「宿主,請不要把本系統,和那些妖艷賤貨相提並論!本系統不屑為之,再說一次性的技能,這種閹割版,就更沒必要作秀了!」

「哦哦! 冷少別靠近! 是嗎?」

「當然宿主如果強制要求,可以體驗十萬伏特電擊,免費的喲!」

神尼瑪的十萬伏特,還免費。。。

王勃一陣無語,看來自己真不是玩轉系統的命,自己要被系統牽著走了。

王勃響起自己出租屋不遠的棚戶區,那裡就有許多乞丐。

便換了一身山寨貨,身上只裝了二百塊錢,就像那邊走去。

不是不想多裝點,主要是怕自己第一次裝這麼多,萬一丟了咋辦?

嗯!最重要的是,拿那麼多也沒用啊,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花才好!

看著盤膝而坐,渾身還散發出一股惡臭的乞丐,王勃可以確定,這個乞丐是真的,不是那種騙財之人。

嗯!其實主要是他自己這麼認為,誰讓這個演員的自我修養太好了!

題歸正傳,王勃開始和乞丐套近乎。

「大爺?你餓不?」

可是乞丐搭理都不搭理。

「呃(~_~;)」

王勃有點懵逼,這神馬情況,還不帶理睬,至少說句話唄!

輕蔑的看了一眼王勃,乞丐淡淡的道。

「為推動業務發展,滿足顧客需求,適應市場,閑聊請離開,少於一百塊免談,有業務再開口,否則請離開,不要打攪我的生意!」

「噗╮( ̄▽ ̄)╭」

王勃看了看周圍,好像也就這個乞丐的服裝道具逼真,其他的乞丐太業餘了。

有穿秋褲的,有穿西裝的,還有那個,尼瑪的一身名牌,還當毛線的乞丐啊?

王勃才不會傲嬌的告訴你,他是被逼無奈╮(╯_╰)╭。

「大爺!」

「閉嘴!我沒你這樣的孫子,如果我是你大爺,你不把我接回家,好好供著,還讓我去乞討。所以我絕對不認你這孫子!」

王勃心裡碼麥啤。

誰特么是你孫子,你們城裡人真會玩,我要回農村!

「額!那啥?我有個業務想談談!」

「哦哦! 巨星校草戀上我:惡魔之吻 我一看你就跟我孫子挺像的,現在一看,原來真是我孫子啊!好好!」

我去,咱能不提這茬不?

「你這衣服賣不?嗯!還有這帽子!」

「嗯!小夥子,你這不地道啊!這可是我吃飯的傢伙,賣給了你我咋辦?」

「額!」

「那啥?小夥子,低於一百塊我不賣哦!你要多少?量大從優!支持微信付款,支付寶掃碼!」

說著,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個紙板,上面是兩個付款二維碼。

王勃一頭暴汗(「▔?▔)汗?!

「真專業啊!」

「那是必須的!小夥子,你還沒說要多少?」

「那個,一件賣不賣?」

乞丐一臉你逗我的表情,看著王勃,弄得王勃倒是很不好意思。

「大爺,那個,您到底賣不賣?給句話唄!」

「不賣!」

「額(︶︿︶)!」

「蚊子腿再細,也是肉。唉!一百塊都不給我,賣什麼賣!」

「什麼?好好!大爺,這是一百塊,您拿好!」

乞丐從身後拿出了一套,和自身現在穿的一模一樣的衣服,遞給了王勃。

「小夥子有前途,歡迎下次再來,記得好評666!」

額,什麼鬼!乞丐大爺,你這是變身淘寶客服了!┗┃?■?┃┛

王勃有些羞澀的將乞丐服和帽子,捲成一團,裝進黑色的袋子。快速的離開了,實在是受不了周圍人異樣的眼光!

「這乞丐大爺真有意思!」然後一路溜達,走到了文化廣場。

「前面有人暈倒了,大家快過去!」

「什麼?有人暈倒了!在哪裡?」

「誰知道是什麼情況?」

「怎麼沒有人去幫助一下?」

這位仁兄剛說完,畫風一變。

「嗯!兄台大好人,病人就在前面,你快去吧!」

「對,對!需要幫助的人,就在前面!」

「仁兄……」

「額,那啥?這萬一要是碰瓷?咋辦?」

嘩!!!圍著的人群頓時齊齊退後一大截!

「叮!系統提示:發現一級病人,請宿主珍惜機遇,換上服裝,開啟風騷的濟公舞治療!」

額,哪裡有廁所,看到旁邊二十米遠的公廁,王勃狂奔而入。

旁邊傳來一陣怒罵。

「跑那麼快,趕著投胎還是吃屎啊!」

看到衝進廁所的一幕,話語驟變。

「看來是單選題,吃屎啊!」 吃?

他現在還有心情吃?

陸眠甩開他的手,她算是明白了,他今天在辦公室那麼輕易的就走了,原來是有后招!

在這等著她呢!

「凌遇深,你真讓人討厭!」

凌遇深在她身邊坐下,拿起她的筷子,吃了起來。

「放手。」她用力掙扎兩下,沒掙脫。

凌遇深皺眉,「毛肚老了。」

「吃吃吃,辣死你算了!」

看他吃得不像很勉強的樣子,陸眠還是疑惑了,他的胃……不是不能吃辣么?

凌遇深按著她坐下,餵給她一顆蝦滑,「張嘴。」

「不吃。」陸眠腦袋別到一旁。

「那我吃。」凌遇深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陸眠:「……」

她還是很擔心梵澤,本來就是吃一頓飯的事,問題不大,凌遇深非要把事情搞複雜,現在小滿和梵澤還沒回來,她真的擔心兩人動起手來,手裡沒個分寸……

「這麼擔心?」凌遇深像是看出她的心思,玩味一笑,「跟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約會,有意思么?」

陸眠就是看不慣他一副瞧不起別人的樣子,什麼叫乳臭未乾?

人家招他惹他了?

「當然有意思,朝氣有活力,陽光又帥氣,最重要的是,年輕力壯血氣方剛。」

話音剛落,男人臉色驟變。

「你嫌我老?」

一分鐘之前還優雅從容的男人,此刻臉上烏雲密布,陰沉得嚇人。

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年紀還被嫌棄了。

「跟梵澤比起來,你確實老了點。」

她不說還好,這句話,無疑是火上澆油。

凌遇深的臉色,更難看了,「難道你沒聽說過么,找男朋友要找比自己年紀大的,比較會疼人。年紀小的,幼稚得很,得像個老母親一樣照顧他。」

「並不覺得。」陸眠端起水杯,抿了一口,慢悠悠的說,「現在的男孩子,早熟得很,還很會疼人。還有,現在流行姐弟倆,你懂么?」

「不懂。」凌遇深心情煩躁,身子靠在椅背上,散發著不好惹的氣息。

「不懂就算了,懶得跟你解釋。」

「陸眠,你存心惹我生氣是不是?」凌遇深捏著她的下巴,把她腦袋扳過來面向自己。

漆黑的眼眸,深邃而陰戾,壓著怒火併未刻意對她發泄。

陸眠彎唇一笑,「不是你故意惹我生氣么?破壞了我的約會,只許你生氣,不許我生氣啊?」

凌遇深:「……」

定定的看她幾秒,凌遇深鬆開手,「算你狠。」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