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夏沫心直口快,而且她一心維護艾小咪的樣子也是讓人感動到了極點,三言兩語就把女孩兒逗樂了。

如果要說遇上豐城爵之後可以得到的好處,那麼艾小咪可以毫不含糊地說一句:就是認識了夏沫,並且和她成為了可以交心的好朋友。

一整天的學習生活讓艾小咪感到特別充實,有了夏沫的陪伴在學校艾小咪也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臨近放學的時候,夏沫接到了她的父親夏致遠打來的電話,從她臉上的表情可以判斷,應該是和豐城爵有關。

「小咪,對不起,本來約好和你一起去逛街的,可是現在……」

「沒關係,你有事就先走吧!逛街什麼時候都可以啊!」

「嗯,那我們明天見啦!」

「好,明天見。」

夏沫和艾小咪告別之後,匆忙鑽入學校門口等待的豪華轎車內。

艾小咪收回有些失落的表情,打起精神邁開了回家的腳步。

艾小咪,一切都過去了,從這一刻開始你要振作起來、打起精去迎接和挑戰新的人生!

踏著輕快的步伐,夕陽西下揮灑在女孩兒明媚靚麗的臉龐上,恢復自信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

艾小咪得到了夏沫的支持和鼓勵,現下是心情舒暢堪比沐浴著陽光,走起路來一蹦一跳,遠遠望去像極了一隻快樂的兔子。

「哈嘍,小咪寶貝,好久不見!」

有著走著,有一道高大的身影也不知是從哪裡竄了出來很快擋住了艾小咪的去路。

「豐城厲!你怎麼會在這裡?」 「哇,快看快看,馬路對面的那個男人好帥啊!」

「真的呢,還是個金髮碧眼的大帥哥,會不會是國外的明星呀?」

豐城厲的突然出現引起學校附近一陣騷動。

正巧趕上放學的時間,校園兩旁的梧桐樹下人流涌動,那些個平日里最喜追星美男的富家千金一個個都被豐城厲出色的外表迷戀止步。

「帥哥,方便留個電話號碼嗎?」

更有甚者居然直接忽略掉豐城厲老師的艾小咪,厚著臉皮直接遞上了自家公司的名片藉此攀談。

「真是抱歉,我的電話只留給有興趣的人!」

豐城厲可是情場上出了名的浪子,類似這種低級手段的搭訕方式哪裡能夠入的了他的眼。

這不,那位前來搭訕的大小姐很快就被男人極端諷刺的語言給駁了回去,臨走前還氣鼓鼓地瞪了艾小咪一眼。

暈,艾小咪覺得自己特別無辜,分明是豐城厲嘴壞得罪了那個女生,可為什麼作為旁觀者的她卻變成了被人家發泄的對象?

「豐城厲,這裡人多說話不方便,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艾小咪好不容易擺脫了和豐家大少豐城爵的流言蜚語,她可不想再背上個與豐家二少糾纏不清的罵名。

如果這事被喜歡搬弄是非的小人或是狗仔偷拍了去,那她艾小咪這次真的是跳進黃河都洗不幹凈了。

「好,那我們上車!」

豐城厲心中暗喜,一定是他的小咪寶貝見到這麼多女生圍著自己心裡不舒服了,吃醋妒忌通常都是一個女人對待自己欣悅愛慕對象的最真實表達。

艾小咪當然也不會例外了,呵呵!

豐城厲撥開人群,拉起艾小咪的手不由分說就把她帶進了不遠處停靠在馬路邊的一輛銀色超跑中。

二流靈師 哇,豐城厲的車好酷啊!

果然是人長得帥,開的車也特別拉風。

艾小咪從未坐過這麼漂亮的車,正一個勁地四處張望著車內的豪華裝飾,誰知豐城厲的俊臉突如其來就放大在了她的面前。

「你,你想幹嘛?」

男人身上有一股特別好聞的香氣,不濃不淡,清新怡人,令人很難抗拒渴望去靠近。

「好久不見,小咪寶貝有沒有想我呢?」

豐城厲坐在駕駛位上也不開車,他一手托腮媚眼撩人地凝視著艾小咪早已羞紅一片的俏臉。

「你,你在胡說些什麼呢?好好地我為什麼要想你啊?」

男人的臉離得好近,艾小咪緊張到都不能順暢地呼吸了。

分明就在幾天以前,艾小咪和豐城厲還在豐老夫人的豪華郵輪上共同經歷了難忘的一幕,本以為至此之後彼此間應該不會再產生任何的交集了,沒想到……

「是啊,小咪寶貝好好地留在豐城爵身邊,吃得好住得好,看來是一早就把我這個無關緊要的閑人給忘乾淨了吧!」豐城厲嘆氣,故作失落順勢將頭靠上了艾小咪香香誘人的肩頭,「哎,可是怎麼辦好呢?這幾天我茶不思飯不想,腦子裡想的都是小咪寶貝你,再這樣下去我會死的!」

「豐城厲,你……你不要再開玩笑了。」

怎麼豐家的男人都這麼無賴呢?

豐城厲的行事作風大膽十足,特別是面對異性的時候,他從來都是不吝擁抱和親吻的。

艾小咪紅著臉一個勁兒地往後縮,車廂內的空間本就不大,男人花言巧語很快就將一室的氛圍升溫曖昧。

「在小咪寶貝的面前,我所有的玩笑都是認真的!」

豐城厲不得不承認,他對艾小咪這樣的女孩兒存在著某些自己一時也很難說清道明的興趣。

或許因為艾小咪是豐城爵先看上的女人,都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這樣簡單的道理豐城厲又豈會不知呢?

雖然豐城厲從小生長在法國,但是豐海鄴卻很重視對他國文的教育,再加上豐城厲生來智慧超群,什麼三十六計和四大名著之類的古典名著也是倒背如流,所以區區一個未經人世的小丫頭對他來說更是不在話下了。

近距離看,豐城厲膚若凝脂,高挺的鼻樑下是一張薄如蠶絲般的性感雙唇,他的眼睛是寶石般璀璨奪目的蔚藍,艾小咪從來都沒見過哪個男人長相比電視上的明星美女都要好看幾千倍的,豐城厲絕對是頭一個。

試問像豐城厲這般無論是外貌還是家世以及事業都能如此傑出優質的男人,又有幾個女人見了不會心生愛慕的?

艾小咪只是一個平常人家最最普通的女孩子,她自然也被豐城厲這身好看到人神共妒的外表所吸引,曾一度陷入自欺欺人、妄圖高攀的幻想中難以自拔。

只不過面對現實,理智還是佔據了上風,因為艾小咪深知豐城厲和她之間的距離,是一輩子都無法逾越的鴻溝。

「那個,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不如我們還是換一個地方再說吧!」

艾小咪很快收回自己貪戀美色的目光,小心翼翼將內心深處的悸動和失落掩藏。

「好,就聽小咪寶貝的!」

點到為止,豐城厲閱人無數,在目的達到之前,他自然也不會太過刁難艾小咪了,故意親近和主動投好只不過是為了迅速拉近彼此的距離罷了。

汽車飛速前行,艾小咪轉臉望想窗外,這個方向正是她每天放學回家都要去往的西山別墅,路邊的一草一木和房屋街道也是她極為熟悉的。

據可靠消息透露,艾小咪昨晚拉著行李被豐城爵趕出了西山別墅,之後今天午間的新聞就報導了本市商業巨頭因酗酒過度送入醫院搶救的醜聞。

豐城厲自問接近艾小咪的目的是不單純的,可是當他餘光瞥見身邊的女孩兒似對西山別墅的方向仍存留戀,心中就莫名不爽起來。

和豐城爵朝夕相處了那麼久,難不成艾小咪已經對那個比魔鬼還要冷酷無情的傢伙產生感情了嗎?

不會的,據豐城厲所知,艾小咪在西山別墅里的日子並不好過,而豐城爵雖然表面上急需她的陪伴和照料,實則卻是對她輕則辱罵、動則打掐,所以艾小咪沒理由會喜歡上那樣的一個男人。

除非,是他的情報出了什麼紕漏…… 艾小咪坐上豐城厲的跑車神遊在外,不知過了多久只覺眼皮越來越沉,之後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夢境中她好像見到了豐城爵,男人一臉病態躺在醫院毫無聲息的病房內,他的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就這樣孤孤單單地躺在那裡緊閉著雙眼。

科技巫師 「豐城爵,你怎麼了?」

這時,從門外闖進一大群的醫生和護士,在一陣騷亂的檢查之後,有一名護士走近病床將豐城爵身上的白色被單拉至頭頂,蓋住了男人的腦袋。

「不,不要!豐城爵,你不要死,不要……」

豐城厲把車穩穩地停在了城郊一處幽靜的花園洋房之外,轉臉見到艾小咪睡得很不踏實,飽滿的額頭滲著汗水,嘴裡喃喃不清地說著胡話。

是做噩夢了嗎?

豐城厲觸手碰上艾小咪烏黑的秀髮,為她擦去額上些許汗珠。

「不要!豐城爵,你不要死!」

艾小咪從噩夢中驚醒,轉臉望向身側,豐城厲此刻的表情震驚中透露著難掩的寒意。

「對,對不起。我剛才做了一個噩夢……」

艾小咪極力安撫自己不安的心跳,這才意識到原來豐城厲的車已經停在了一片風景優美的好地方。

「人人都會做夢,但是夢終有醒來的一天。小咪寶貝這麼聰明,一定能夠分清夢境和現實的區別吧?」

豐城厲一語雙關,極為紳士地下車為艾小咪打開了車門。

這裡是什麼地方?

艾小咪一下車就被眼前的優美景象吸引住了,她定了定心神沖著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是啊,豐城厲說的沒錯,剛才她見到的只是個夢,不是事實。

都說夢是反的,所以豐城爵現在還是好好的,他並沒有死,真是虛驚一場!

「小咪寶貝,覺得這裡怎麼樣?」

豐城厲的聲音很快讓艾小咪從噩夢中解脫出來。

「嗯,這裡很大也很漂亮。」

艾小咪順著豐城厲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一大片波光粼粼的湖面,湖面兩岸綠柳成蔭,遠遠望去碧綠青翠。

「你喜歡這裡嗎?」

豐城厲陽光般的笑容襯托出眼前的美景更勝往昔。

「嗯,喜歡。」艾小咪由衷地讚美。

「那從今往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了。」

「你說什麼?」

豐城厲是在開玩笑吧?

艾小咪環顧四周,花園洋房是獨立的小型別墅,三面環湖,風景宜人。

這裡地方開闊,左右兩側的房子都隔著碧綠的湖水,每戶人家還備有獨立的船舶停靠位,閑暇時間可以泛舟湖上、盡情欣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這麼好的房子一看就是有錢人住的高檔區域,豐城厲怎麼會無緣無故把艾小咪帶來這裡?

一覺睡醒,艾小咪似乎變得比之前更迷糊了,她一點都不明白豐城厲的用意。

「這裡距離你的學校只有半個小時的車程,以後每天進出就讓司機送你。還有,這是房子的鑰匙,現在都一起交給你保管吧!」

豐城厲自說自話拉著艾小咪往別墅里走,完全忽略身後的女孩那一臉驚訝不解的迷惑。

艾小咪不懂,豐城厲和自己非親非故,為什麼總是會無緣無故出現在她的面前,現在還又送房子、又給鑰匙的,難不成他是打算把艾小咪當作自己在外的情人給包養起來吧?

那日在郵輪上,艾小咪無意中得知了豐城厲是有未婚妻的。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豐城厲的未婚妻應該是葉氏集團的千金葉一茜。

「豐城厲,你這是什麼意思?」

豐城厲的做法令人匪夷所思,迫使艾小咪簡單的頭腦立馬就和不好的事情聯繫在了一起。

想到這裡,艾小咪一把丟開豐城厲送到自己手中的鑰匙,她很生氣,生氣自己究竟是上輩子做了什麼缺德事,今生才會碰上豐城爵和豐城厲這對「活寶」兄弟。

一開始是豐城爵仗著自己有錢有勢強迫把她囚禁在身邊,現在對象換成了豐城厲,還是一樣的自以為是。

這兄弟倆全都不是好人,他們究竟是把艾小咪當成什麼了?

一個可以供己玩樂寵物?還是一個可以隨手丟棄的玩具?

「小咪寶貝,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豐城厲很快讀懂了艾小咪臉上的憤怒,他彎腰撿起地上的鑰匙,一臉無辜地解釋道。

「我沒有誤會!你和那個人都是一樣的,你們都是壞蛋,我恨你們!」

艾小咪真的很恨自己,為什麼當她離開了豐城爵之後,腦袋裡時不時還會想起那個可惡冷血的男人?

豐城爵昨晚睡得好不好?

豐城爵有沒有按時吃飯?

豐城爵是不是真的因為酗酒進了醫院?

艾小咪,你真的是瘋了?

豐城爵已經不再需要你了,他都已經當著你的面把那份協議撕毀了,他都已經親口承諾還你自由了。

事已至此,你為什麼還要傻乎乎地去想起他,你為什麼還不下定決心徹底忘了那個男人?

艾小咪哭著跑出豐城厲為她精心準備的花園洋房,她的眼淚早已決堤。

「艾小咪,你給我站住!」

好不容易送到嘴邊的肥肉,豐城厲可不允許自己就這麼把她給放走了。

他迅速地追著艾小咪跑出了別墅,一把拉住女孩兒的手腕將她帶入自己的懷抱。

「啊,好痛,快放開!」

艾小咪的手臂上滿是新舊傷痕,稍微觸碰到一點就會疼得淚眼直流。

「怎麼了?弄疼你了?」

豐城厲順手撩起艾小咪的袖管,下一秒內心深處隱藏已久的怒火迅速被點燃了。

豐城爵果然是個冷血無情、辣手摧花的混蛋!

面對一個如花似玉般的脆弱少女,他竟然真能狠得下心去折磨?

「這是我自己不小心碰到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