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夏海芋一邊瞭望着閘口的方向,一邊看着手錶,還有五分鐘,還有五分鐘飛機就降落了!

從來不覺得時間是如此得難熬,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迫切。

五分鐘……四分鐘……三分鐘……兩分鐘……一分鐘……

30秒……20秒……10秒……5秒……3秒……1秒……

好多好多人一涌而出,她的呼吸窒住了。

放眼望去,穿着各色衣服的人們晃入視線,但是她眼裏就只有一個色彩——愛的色彩。

唐旭堯隻手拎着一個小行李箱,在人羣中央,在距離她很遠的地方,但目光卻深沉地望了過來。

“我看到你了!”

“我也看到你了!”

他們的視線在空中交匯,心裏想着同樣的話。

腳步也同時移動,但唐旭堯卻忽然神色一緊,大聲喊了起來,“你別過來!這邊人多!”

她啞然失笑,乖乖地站定在原地。

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眼睛瞬也不瞬,生怕自己一眨眼,他就消失不見了。

“……”唐旭堯站定在她面前,伸手想要抱她,卻被她那圓滾滾的肚子所嚇到,英俊的臉龐微微泛起扭曲,冷汗瞬間從額角冒出。

最強棄妃,王爺霸氣側漏 “這樣好了!”他嘴角輕顫,牽起了她的手。

溫暖的大手,掌心裏滲透出潮溼,與她手裏的感覺一致。

幸福是左手牽你,右手寫愛。在彼此凝視的眼眸中,在相聚離別的思念中,在默默無語的牽掛中,在滾滾紅塵的牽手處,在可以相見的日子裏。

“邵衡!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做的蘑菇湯了!” 都市巔峰高手 雲小小一把撲進邵衡的懷裏,小腦袋胡亂磨蹭。

“你只想我的蘑菇湯?!”邵衡挑了挑眉。

“當然……”察覺到擁住自己的手臂有點緊,雲小小連忙補充一句,“還有你……”

“這還差不多!”邵衡寵溺地敲了一下她的頭。

“哎呦,幹嘛,好痛哦!”雲小小誇張地叫着,吐吐舌頭,“討厭!”

“討厭?!大半個月沒見,居然說我討厭?!看我怎麼收拾你!”

“啊……不要……”

“別跑!”

相對於邵衡和雲小小的嘻嘻哈哈,唐旭堯和夏海芋這邊就顯得太過安靜了,見面後,兩個人還沒開始正式說話,就只是一直看着對方。

“……”

“……”

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羣不停地穿梭,說着各種語言的行人來來往往,而他們置身其中,聽得最清晰地就是彼此的呼吸聲,輕輕的,淺淺的,卻比什麼都有存在感。

咕嚕……咕嚕……

她的肚子發出抗議的聲響,早餐沒吃!

轟——

夏海芋小臉爆紅。

要命,她居然這麼煞風景!

可是……真的好餓好餓啊!

一張小臉,微微皺了起來,她總不能第一句話跟他說“我餓了”吧,太汗了!

她糾結的小模樣,讓唐旭堯終於忍不住,身體微微往前傾,雙臂小心翼翼地繞過她的肚子,將她整個人抱進自己的懷裏。

“我想你。”他將頭埋在她的頸項,沉聲呢喃着,“想你……想寶寶……”

“……”他沙啞的聲音,讓夏海芋糾結着的小臉變得更加扭曲,眼眶一紅,就掉下了眼淚,“我也想你,我和寶寶都想你。”

我想你,吃飯時,會問你:吃了沒;我想念着你,下班時,會告訴你:我下班了;我想念着你,睡覺的時候,會和你說句:我先睡覺了;我想念着你,不開心的時候,會說:我不開心;高興的時候,會告訴你:我笑了。

這些話,在分開的日子裏,她每天每天都會說,在心裏默默地說,說了一遍又一遍。

可是見了面,她卻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唐旭堯,我餓,我真的好餓!”終於,她嚎啕大哭起來,像個任性的孩子。 總裁上司強制愛不要掛斷

“……”唐旭堯簡直哭笑不得,“我帶你去吃飯!”

“……”夏海芋緊咬着脣,搖頭。

唐旭堯低頭看着她,困惑,搖頭是什麼意思,不是餓了嗎?!

伸手捧着她的雙頰,溫柔地問,“怎麼了?!不想吃啊?!””

“是好想吃啊,現在就想吃,我覺得我五分鐘內要是吃不到東西,會餓死的!”夏海芋話一說出口,連她自己都覺得汗顏。

可是她可以等,肚子裏的寶寶等不了了!

往常的這個時間,她已經吃過一頓正餐外加一頓零食了,今天卻連一口水都沒有喝呢!

唐旭堯怔了怔,然後緩緩笑開,寵溺似的安撫,“你在這裏等我,我去買吃的給你!”

“不要走!”她伸手扯住他的衣袖,不肯鬆手。

沒有他的日子,她過得還可以,不好不壞,不驚不喜,一切只是還可以,可是他回來了,她就變得很依賴。

她覺得今天很夢幻,很怕一鬆手,夢幻的泡泡就碎掉,然後他也會跟着不見了。

唐旭堯輕嘆了口氣,掏出手機,按下快捷鍵,跟着她包包裏的手機就響了。

他幫她把電話取出,放在她的手裏,然後舉到左耳邊,“拿着……不要掛斷……一直到我回來!”

說完,他撫上她的臉,親暱地捏了下,“乖,我很快就回來!”

夏海芋站在原地,抓着手機一動不動,看着他朝着機場便利店的方向跑去,進了人羣,然後一下子就沒了影兒。全本書庫

可是,她卻一點都不害怕看不到他,因爲耳邊的聲音清晰可見——

“對不起,借過!”

“請讓一讓,謝謝!”

“不好意思,我可以插隊嗎,我老婆懷孕了,她很餓,快暈了!”

“謝謝啊!”

“謝謝!”

“不用找了!”

“……”

他的聲音一句句傳了過來,每一句都不是對她說的,可是每一句都是爲她說的!

閉上眼睛,靜靜、靜靜地聽着他的聲音,急促的腳步聲,微喘的呼吸聲,每一下,每一下,都是他。

“你回來了嗎……”她輕輕地問了一句。

“回來了。”他快速回答,聲音很清晰,就好像在她面前。

她睜開眼睛,看見他已經放下了電話,手裏拿着一大包吃的,站在她面前。全本書庫

“……”很想說些什麼,但是覺得還是不要耽誤時間的好,免得她真的餓昏過去!

“先吃麪包好不好?!”唐旭堯拆開包裝袋,把奶油麪包遞給她。

夏海芋伸手接過,看着那金燦燦的麪包兩隻眼睛都放光了,用力地吞了吞口水,然後低頭狠狠地咬了一口,又一口,用力吞下去,飢餓的感覺頓時緩解了不少。

然後慢慢地小口吃了起來,後知後覺地嚐出奶油的香甜味道,緩緩地傳遞到心裏。

真的好甜!

從來沒有覺得麪包這麼好吃過!

有他在的時候,即使平凡也浪漫。

五分鐘後,夏海芋又開始吃泡芙,跟着是小餅乾,中間還喝了幾次水。

十五分鐘後,唐旭堯買回來的吃的被她吞掉了一大半,終於有一點點吃飽了。

唐旭堯低下頭,笑着問,“吃飽了嗎?!”

“嗯!”夏海芋點了點頭,雙頰泛紅,剛剛吃的好像有點粗魯哎!

“太好了,現在輪到我吃了!”他捧過她的頭,精準地吻上她的脣。

白骨精修煉法則 先是輕輕地啄了下,然後加重,加深,誘惑她張開嘴,讓他的舌頭進去,挑逗她與他共舞。

“……”雖然有點意外,但是她沒有拒絕,相反還很快配合起來。

在這樣深情的吻裏,她情不自禁地哭了。

一滴又一滴的眼淚從眼角滑落,熱熱的,沾溼了臉頰。

很快,唐旭堯嚐到了鹹鹹的味道。

“海芋……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唐旭堯慌了手腳。

“沒有……我就是想哭而已……”她揪着他的外套,將頭埋進他的胸膛,讓眼淚打溼他的衣服。

終於,又可以在他的懷裏哭,還有笑了。

不遠處,雲小小被感動得一塌糊塗,眼睛紅紅的。

“邵衡……”她伸出小手,扯了扯邵衡的衣袖,搖晃。

“嗯?!”邵衡低下頭來看她,“怎麼了?!”

雲小小瞪了瞪眼,什麼怎麼了,她都表現得這麼明顯了,他還不懂哦?!

親她啦!

她也要那麼浪漫!

好像韓劇哦!

“說啊!”邵衡有些好奇,湊近了臉。

雲小小很糾結,說出來就不浪漫了啊!

算了!

他們兩個之間不適合那樣的!

耷拉下腦袋,有些小懊惱。

邵衡卻在這個時候忽然擡頭托起了她的下巴,噙着笑容的一張俊臉直直地壓了下來,薄脣覆上了她的。

“……”萬歲!雲小小在心裏尖叫。

二十分鐘後,四個人搭乘計程車離開機場。

雲小小和邵衡乘坐一輛,唐旭堯和夏海芋乘坐另一輛。

兩輛同樣是明黃顏色的計程車,一前一後。

唐旭堯扭頭看了看夏海芋,“直接回家好嗎?!”

“好。”夏海芋點了點頭,一臉的信任。

但其實她不知道他說的那個“家”是哪裏,不過哪裏都沒關係了,今天的一切安排都交給他做主!

他想帶她去哪裏,她都跟隨!

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她和寶寶的家!

至少……今天是這樣……

看完記得: 總裁上司強制愛縱容的愛

最後,他們回到了她住的小公寓。

夏海芋下了計程車,仰頭望了望5樓的高度,暗暗吞了吞口水。

今天她起了一個大早,然後又去機場折騰了一番,好像有點走不動了。

隱隱的,察覺到雙腳有點浮腫,而且雙腿也有點發軟。

真的不是她虛弱,是因爲她的肚子實在是太沉了,8個月的肚子讓她覺得自己像顆球,腹部的壓迫感覺很明顯,稍微走動一下,就會氣喘吁吁。

晚上睡覺的時候也會覺得不舒服,一個姿勢不能躺很久,每次翻身,她甚至很誇張地覺得整個肚子都會“譁”一下隨着翻身的動作而傾倒過去。

她覺得自己的身子又笨又重,動作遲緩笨拙,這讓她覺得有點沮喪,但是一想到肚子裏的寶寶這麼健康,她就覺得好幸福!

“邵衡,快點,我們先上去開門!”雲小小拉着邵衡快步衝上樓梯。

“喂,你慢點!”邵衡看着速度驚人的小女人,忍不住驚呼。

“羅嗦!你再不走我不讓你進門了哦!”

“你敢?!”

“我就敢!”說着,雲小小已經跑沒了影兒。全本書庫

“……”邵衡黑了黑臉,果斷追了上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