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夜輕舞聽到爺爺的話,頓時勾起了一些她再也不想記起的事情,喉頭微哽,「爺爺,你別再說了,讓他走吧,我不想看見他!」

三長老聽到孫女的語氣不對,看夜浩然的目光越發冷然,或許以前她還對這個兒子有那麼一絲絲期待,可是現在……沒有了!被他所做的那些荒唐事,一點一點給澆滅了!

他現在已經不想再管他了,只要他別太過分,他都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若他再來打擾輕舞的生活,他就斷了他的一切開銷!

夜浩然也想起了曾經他做的那些事,但是卻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指著他們兩個,怒道,「爹,她只是你孫女兒,我才是你兒子!你怎麼就不明白呢?爹,現在柔兒也懷孕了,而且是男胎,難道你就不想要個孫子嗎?」

三長老見他越說越離譜,直接喊道,「來人,快把他給我拉下去!」

本來是想著讓他過來跟輕舞丫頭道個歉的,沒想到他到現在都還不知悔改,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別說那葉柔現在還沒生,就是她真的生了,他也不會承認!

夜璃茉倒是沒想到這個人會是夜輕舞的爹,她從來沒有聽她提起過她爹,本來以為是不在了,沒想到,活著是活著,卻還不如死了!

而看輕舞的樣子,很明顯是小時候受過什麼創傷,所以才會不想見到他!不過這種事她也不好去問,只能打聽一下了!

夜浩然人雖然走了,但三長老和夜輕舞眉間都染上了陰鬱,剛才的開心也不翼而飛!

夜璃茉淡淡道,「反正人也接到了,現在也沒什麼事了,大家就都回去吧!」

本來好好的一件事,因為夜浩然變成了這個樣子,再待下去也沒什麼意思,所以,夜璃茉一說,大家就同意了!

藍凌羽在街上的時候,因為她那修為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導致她一言一行都需要特別注意,所以一回到夜府,她就顯得特別興奮,「夜姐姐我跟你說,那時候你在台上背對著他們,所以沒有看到台下那些人誇張的表情!我跟你說啊,當你把那些靈核拿出來的時候,她們都驚呆了!那表情……我跟你說,絕了!」

夜璃茉神色淡淡的,她們是什麼反應,對她來說無關緊要,「可能她們不願意相信我一個修鍊了幾個月的人能修鍊到靈師吧!」夜璃茉淡淡道。

藍凌羽聽懂了夜璃茉話中的意思,驚訝道,「這麼說,夜姐姐你真的是在幾個月之內修鍊到靈師的?」

隨即意識到自己問了個傻問題,懊惱的拍了下頭,「瞧我,都忘了,我遇見夜姐姐你的時候你才靈士,這才過了三個月就已經是靈師了,所以夜姐姐你修鍊幾個月就修鍊到靈師當然是沒問題的!」

夜璃茉突然停了下來,看著藍凌羽,認真道,「凌羽,到了別的城市不要告訴別人我修鍊了多長時間!」

藍凌羽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夜姐姐突然變得這麼認真,但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夜姐姐!」 「嗯」夜璃茉淡淡點了點頭!

藍凌羽突然想起了之前所做的決定,看著夜璃茉的身影,想了想還是說了出來,「夜姐姐,我們這次考核通過之後不是有一個月的時間嗎,我想趁著這一個月時間回去看看,這麼長時間都沒回去,我家人肯定擔心壞了!」

雖然心裡有些不舍,但還是把辭行的話說了出來,總不能一聲不吭的離開!

夜璃茉腳步微頓,隨即淡淡道,「你也確實是該回去看看了,你家是在東翎城是吧?」

藍凌羽情緒有些低落,說話也有些漫不經心,「對啊,夜姐姐,我就說了一遍你就記住了,你記憶力真好!」

「不然我陪你回去吧,你一個人我不放心,你不是說有人追殺你嗎?」雖然藍凌羽要回家這個消息打的她有些猝不及防,但是她想了想還是不放心!

「——轟!」

藍凌羽瞬間覺得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炸開了,聲音中帶著明顯的欣喜,「真的嗎,夜姐姐?」

夜璃茉覺得藍凌羽有些傻,她都說的那麼清楚了,她竟然還要再問一遍!但還是耐著性子點了點頭,「真的!」

「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們就出發,怎麼樣?」

「可以可以!夜姐姐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啊!」藍凌羽迫不及待的回答道。

夜璃茉皺眉,輕輕在她腦袋上拍了一下,淡淡道,「你都問了三次了!」

藍凌羽臉倏地紅了,主要是夜姐姐這個提議對她來說太不可思議了,有點像做夢,所以她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確認!在看到夜璃茉那張臉時,她腦海中就自動浮現出她剛剛的傻樣,乾脆也不跟著夜璃茉走了,捂著臉趕緊跑走了!

夜璃茉回到房間里后,第一時間就是進空間找小白!

「什麼?你又要靈植?」空間里突然響起小白的咆哮聲,小白黑黝黝的眼睛里滿是怒氣!

夜璃茉捂著耳朵,無視小白的怒氣,淡然道,「三棵!」

小白肺都要氣炸了,上次三株這次又三株,上次那個也就算了,畢竟她也是為了就它這個便宜主人,可是這次呢?一口駁回,「不行,你當靈植是大白菜啊,還張口就要三棵?絕對不行!」

夜璃茉眨了眨眼,疑惑道,「為什麼不行,靈植不就是給人用的嗎?」

小白擺手,語氣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反正就是不行,你要是想要,你可以自己去找!」

夜璃茉有些頭疼,本來以為是輕而易舉的事,沒想到小白竟然這麼堅決!

無奈,夜璃茉只好使出殺手鐧了!「我是這個空間的主人,為什麼我沒有權利支配裡面的東西?」

小白看她的眼神一下子就變的冰冷,還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委屈,「所以,你要用你主人的身份來命令我嗎?」

夜璃茉皺眉,「你怎麼會這麼想,我只不過是在跟你講道理!」

知道了夜璃茉並非是想要命令它,小白的語氣一下子就軟化了,「你要靈植幹什麼?」

夜璃茉一想,反正小白也不是外人,告訴它也無妨,「我是看輕舞她修鍊那麼刻苦想幫幫她,還有我爺爺他們,如果能讓他們的修為高一點,我再外面也能放心不少!」

「你是煉丹師對吧!」小白突然問了一句與驢頭不對馬嘴的問題!

夜璃茉雖然疑惑它為什麼會突然問這麼一個問題,但還是回答了它,「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小白眼神奇怪的看著她,「既然你是煉丹師,那就應該知道靈植是不能亂吃的!為什麼你會覺得靈植能幫助他們?」

夜璃茉有些迷茫,喃喃道,「不是你說的嗎?」

小白炸毛,「你別什麼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好不好,我什麼時候說過靈植能讓他們修鍊速度加快了?」

夜璃茉瞪了它一眼,「你不記得了?那好,我再給你敘述一遍『神戒內的靈植無一不是奪天地造化而生的,給她一株都受益無窮,剛剛喂她吃了三株,所以她以後的修鍊道路可謂是勢如破竹,可能還會比你還快哦!』你好好想想,這是不是你說過的話?」

小白眨了眨眼,「沒錯啊,這確實是我說過的話!」

夜璃茉一巴掌拍在小白頭上,「那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

小白大呼冤枉,「藍凌羽吃的那幾株靈植都是對症的,靈植裡面多出來的神力被她吸收了所以才會修鍊速度加快,可是你要拿著一株靈植給一個正常人吃,他不爆體而亡才怪!」

夜璃茉狐疑的看著它,「是這樣嗎?該不會是你為了勸我打消這個主意所以才這麼說的吧!」

小白乾笑兩聲,「雖然我確實有這個想法……哎哎哎你別打啊!你先聽我說完啊!」小白整理了一下凌亂的毛。恨恨的瞪了一眼夜璃茉,才開口道,「雖然,我確實有這個想法!但是,我說的也一點都沒錯啊!你的身體都不能進來,你覺得這裡生長的靈植你吃了就會平安無事嗎?都是一樣的靈氣值,結局當然也一樣!都是一樣的!爆、體、而、亡!」

夜璃茉不停的戳著小白的小腦袋,指責道,「危言聳聽!」不過雖是這麼說,但其實她心裡已經信相信了,只是心裡的鬱氣還是滿滿的!

「哎……你別戳啊!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啊!」小白兩隻小爪子不停的捂著頭,可惜爪子太小,捂住這裡捂不住那裡,最後小白直接就不捂了,自暴自棄的任由夜璃茉戳它的額頭!

夜璃茉看到小白的動作,唇邊隱隱有了笑意,氣質上也多了幾分溫軟,接著聽到了小白的話,夜璃茉手微微一僵,詢問道,「有什麼辦法?」

小白趴在地上,有氣無力的回答道,「你別再戳我腦門,我就告訴你!」

夜璃茉悻悻的收回了手,嗤笑一聲,「我又沒有用多大力氣,你用的著這樣嗎?」

小白傲嬌的別過頭,「你懂什麼,男人的頭是不能亂摸的!」

夜璃茉被它給逗笑了,調侃道,「沒想到啊,你竟然是公的?」

小白抬起爪子打她,「什麼公的?你怎麼這麼粗俗?是男的!」

「好好好!是男的!」夜璃茉強忍著笑回答道。

小白抬眸,直直的看著她,「那現在呢,是不是可以把我頭上的爪子拿下去了?」

夜璃茉把手從它的頭上移開了,淡淡道,「你現在可以告訴我,有什麼辦法了吧!」

小白搖頭晃腦,故作高深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夜璃茉噗嗤一笑,小白搖頭晃腦的在它看來是神秘,但在她看來就是超級可愛啊,讓夜璃茉又忍不住想上前摸兩下!不過它說的遠在天邊,盡在眼前?夜璃茉突然把視線停在了靈泉那裡,她記得凌羽當時就是一直泡在靈泉里的!指著那靈泉道,「你說的是不是那靈泉?

小白半眯著的眼睛一下子精神了,看夜璃茉的眼神就像見鬼了一樣,「你怎麼知道的?」

夜璃茉笑了笑,「這麼說,我猜對了!說吧!怎麼用?我可以用嗎?」

小白神情蔫蔫的,本來想讓夜璃茉著急上火一下的,沒想到這麼快就猜到了,無精打采道,「隨便啊,直接喝就行,泡澡也可以,你嘛,也可以用,不過我要提醒你,你這東西喝下去,絕對會被人發現的!而且直接喝下去的話,很痛哦~」

夜璃茉點了點頭,瞬間明白這靈泉的作用了,可惜她前幾個月竟然沒用!淡淡道,「好,我知道了!」

說完,人就消失在了空間里,小白頓時怒了,「用到人家的時候就叫人家小甜甜,用不到的時候,走都不說一聲!」小白語氣中是滿滿的幽怨。今天有其他事情耽誤碼字,請假一天。感謝支持諒解,感謝支持!

《神王太嬌羞?唯硬撩!》請假條 「叩叩叩!輕舞,你在嗎?我有事情找你!」夜璃茉從空間里出來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來找夜輕舞,明天就要離開了,總要把事情安排好!

過了會兒夜輕舞把門打開,夜璃茉明顯看到她的眼眶紅紅的,臉上也有明顯的水跡,想起剛回來時的那一幕,她瞬間就明白了!

就算表面上再怎麼冷淡,被自己的爹那樣對待,心裡肯定會難受的吧!!雖然不知道她和她爹之間發生過什麼事,但夜璃茉基本上能猜個大概!她爹也真夠可以的,為了一個女人竟然想要自己親生女兒的命?搖了搖頭,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夜璃茉拍了拍夜輕舞的肩膀,安慰道,「輕舞,你也不要太難過了,為了他不值得!」

夜輕舞被夜璃茉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身體僵了僵,夜璃茉的話猶如一記重擊,狠狠的砸在了心頭,這些年她都在嘗試著忘記他給她帶來的傷害,可越是想要忘記就記得越深刻,只能以冷淡的態度來掩飾心中的翻滾的情緒!苦笑道,「你說的我都明白,可是人的感情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有時候我真的恨他恨的要死,可是再見到他時,心中卻還是忍不住有那麼一絲絲期待,期待著他來誇我兩句,你說我是不是很矛盾?」

夜璃茉點頭,「是挺矛盾的!」

夜璃茉不太明白夜輕舞的感受,愛就是愛恨就是恨,愛了就對他好,恨了就一刀砍了,再不濟做個陌生人就好了!哪有這麼麻煩?

「哎呀,不說這個了,我來你這裡是有東西給你的!」夜璃茉拿出了一個瓷瓶遞給夜輕舞,淡淡道,「你把這個喝了,這個可以洗精伐髓,但是呢你也要有一些心理準備,因為可能會有些疼!」

夜輕舞接過瓶子,有些疑惑,「你是從哪裡弄來這個的?」

當然是在神戒空間里,夜璃茉如是想著,不過這個原因自然不能跟夜輕舞說,倒不是信不過她,只是現在這個神戒在她心裡已經成為了一個危險的代表!淡淡道,「這個是我機緣巧合得來的!」

夜輕舞溫柔一笑,「那你這個機緣可真不小,能夠洗精伐髓的東西可是修鍊者夢寐以求的寶貝!而且年紀越小使用效果越好!」

夜璃茉面無表情,是啊,機緣是不小,但危機也不小!但是年紀越小使用效果越好嗎?夜璃茉急急問道,「那要是讓爺爺他們用的話效果怎麼樣?」

夜輕舞皺眉,「我也不太清楚,因為沒幾個人會願意把這麼珍貴的東西給一個老人的!都是留給家中小輩,激發潛力的!你要給爺爺用嗎?要是給爺爺用的話,最好不要讓爺爺喝下去,因為他年紀大了,體內的雜質也多很可能會很多,要是直接喝下去的話,怕是會起反效果!」

夜璃茉自然知道夜輕舞口中的反效果是什麼,雜質太多,輕則經脈堵塞,重則危及性命,想到這,她心中不禁有些后怕,還好她是先來的夜輕舞這裡,小白的意思是喝下去效果更好,所以她原本是打算讓夜輕舞和爺爺喝下去,然後其他幾位長老爺爺,就泡澡!現在從夜輕舞口中聽到這個消息,不由的慶幸她還沒有給爺爺送過去,不然她就闖大禍了!

夜璃茉看夜輕舞的目光也多了一絲感激,這次真的多虧她提醒了!「對了輕舞,凌羽明天要回家去看看,我不放心,所以打算跟她一起去,你呢?你去不去?」

夜輕舞眼睛亮了亮,她因為今天門外的這一出不想在夜府里待著,出去走走也好,便一口答應,「去啊,我這實戰能力現在還是有些差,這次我們是僥倖過了,下次在蒼梧城還不知道是考什麼,在外面提升一下也好,對了,凌羽家在哪兒啊?」

「在東翎城!離我們這兒還挺遠的!」

「咦?」夜輕舞驚呼一聲,「你確定是東翎城?」不是她大驚小怪,實在是太令人驚訝了!東翎城啊,那可是除了東域主城以外的第二大城市了!

夜璃茉點頭,她當然確定她說的沒錯,「的確是東翎城,她親口說的還能有假?」

「沒想到啊,這小妮子家室竟如此了得!我雖然猜測她身世不凡,卻也沒想到會如此不凡啊!」夜輕舞頗為感嘆的說道,其實平時她還是挺鎮定的,除了面對那個人之外,她兩次失去理智,一次是夜璃茉的修為,另一次就是現在!

隨即又想到了什麼,淡淡道,「不過這樣我們反倒還好辦了!從白夜城到東翎城需要的時間不少,而且我們現在只能進白夜城和蒼梧城,從城裡走是不現實的,反倒是在絕命山脈還能快點!不過我們到時候只能在外圍走,不能去中心地帶!」

夜璃茉沒想到夜輕舞反應這麼快,淡淡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還沒跟凌羽說!」

夜輕舞輕笑一聲,「那她現在只怕是反悔也來不及了!」

「是啊!」提起這個,夜璃茉就想起了藍凌羽遇見靈獸的慫樣,也笑了笑,她這個毛病還真是得治一治!

夜璃茉又跟夜輕舞聊了一會,就起身離開,她還得去和爺爺說一聲!不知道爺爺知道她要外出會是什麼反應?可能會暴跳如雷吧!想起爺爺,夜璃茉就不由自主的彎起了嘴角,但想起很快就又見不到爺爺了,心裡又有些悶悶的難受!

只希望她能順利解決所有麻煩,然後好好的陪她老人家,對了,還有她爹,她還要把爹爹和娘親帶回來,讓爺爺好好享受一把天倫之樂!那塊玉佩她一直都放在空間里,等那塊玉佩有了反應,她一定能找出爹爹的蹤跡,只要找到了爹爹那娘親還遠嗎?

「爺爺,我來看你了!」夜璃茉笑吟吟的進入書房,發現爺爺果然在裡面!

夜霸天一聽到夜璃茉的聲音,鬍子一抖,臉上隱隱有了笑意,但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在桌子上寫著什麼!嘴裡卻吐出嫌棄的話,「說吧,又有什麼事?是不是闖了什麼禍了?」

夜璃茉一頭黑線,她看起來就那麼愛闖禍嗎?無語道,「爺爺你就不能想點好的嗎?」

夜霸天放下手中的筆,抬頭看向夜璃茉,那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我也想想點好的啊,但你明顯就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嘛,你現在過來,明擺著就是有事嘛!」

夜璃茉聽出了夜霸天那語氣中濃濃的怨氣,不由的笑了,「原來爺爺是想讓我多來看看你啊,那好,孫女以後一定一回來就來看你!!」

『糟了!口誤了!』話一出口,夜璃茉心中就是一咯噔,她知道爺爺肯定聽出來了!

果不其然,夜霸天一聽到她的話,眼睛一瞪,語氣低沉,「回來?你要去哪裡?」

夜璃茉看到他那個表情,知道想瞞也瞞不住了,乾脆就說了出來,「是這樣的,我們不是通過了中域招生的考核嗎?為了下一次能順利通過,所以我決定這一個月就外出歷練歷練!」

「這樣啊,那你去吧,不過小心點啊!」夜霸天思索了片刻,說道。

夜璃茉傻眼了,這……就完了?小心翼翼的看著他,試探的問道,「爺爺你沒有別的囑咐嗎?」

夜霸天疑惑,「還能有什麼囑咐?哦,對了,安全第一啊!」

夜璃茉鬱悶的點了點頭,爺爺這一下子變得這麼好說話,她還真有點不適應!

「對了,爺爺,我這次來其實還有另一件事的!」夜璃茉把備好的靈泉水拿了出來,跟夜輕舞的不一樣,這次拿出來的是一大桶,而且是堪比水缸的桶,主要她也把握不好用量,乾脆就弄了這麼大一桶,反正多了總比少了強! 「爺爺,這個水呢,你以後每次洗澡的時候都放點,對你身體會有好處的,還有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那裡,你也送點,爺爺你卡在大靈師巔峰很久了吧,這個可能對你的境界會有些幫助!」

接著,在夜霸天驚愕的目光中,又拿出了好多瓷瓶!淡淡道,「爺爺,這些是丹藥,是我自己練制的,裡面大多都是一些療傷的丹藥,還有一些輔助突破的丹藥,爺爺你看著辦!」

夜霸天腦袋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雖然他不知道夜璃茉給的那個水的具體功效,但裡面濃郁的靈氣他還是感受得到的,而且都拿出來這麼久了,那靈氣還一點都沒有消散的趨勢,足以證明這是好東西!這還不夠,她居然又拿出了這麼多的丹藥?他雖然不是煉丹師,但也知道,煉丹師練制一枚丹藥有多麼的不易,可……她竟然一拿就拿出了這麼多?

夜霸天顫抖著聲音道,「璃兒,你……我這不是在做夢吧?這……真的是丹藥?」

夜璃茉早就料到了爺爺會是這個反應,無奈道「是啊,爺爺,所以爺爺你就放心的用吧!」

「這麼說,你真的事煉丹師?」夜霸天還是有些不信,幾個月前他孫女兒都還是一個傻子,怎麼就這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就變化如此之大,不僅修鍊速度快,這一眨眼,都變成煉丹師了?雖說早就有心理準備,但當真的發生時,他還是忍不住的震驚!

「真的!」夜璃茉莞爾一笑,怎麼爺爺就是不相信呢?

夜霸天看著夜璃茉,半天憋不出一句話,待到緩過來之後,撫了撫下巴上的鬍子,激動道,「好,不愧是我夜霸天的孫女兒啊!」

夜璃茉聽到夜霸天誇讚的話,內心突然湧起一陣難以言喻的歡欣,嘴上是止不住的笑,「對了爺爺,那個水你先泡一段時間,等你覺得身體差不多了,就試著喝一滴,要是沒事的話,就每天一滴,也只能是一滴啊!」

夜璃茉又想了想,如果量少的話再加上每天堅持用這個水泡澡,應該不會有大問題!

夜霸天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好了,我知道的,你不就是擔心我身體承受不了嗎?我有分寸的!」

夜璃茉點頭道,「你有分寸就好!」

夜璃茉把事情說完后,又和夜霸天聊了會兒天,在書房裡待到了晚飯時分,陪爺爺吃了晚飯後,才出了爺爺的院子!

待出了房門后,月亮已經高高的掛在空中!

回到房間后,夜璃茉躺在床上,思緒放空,神識進入了空間,笑眯眯的看著坐在草地上的小白,打了個招呼,「嗨,我又來了!」

小白抬起頭,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語氣中是毫不掩飾的嫌棄,「你怎麼又來了?」

夜璃茉也不惱,依然笑吟吟的看著她,「我感覺到你想我了,所以就來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