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大夏除魔師,勸你們不要自誤!”樑俊冷聲道。

“哦?兄弟走這條路也不止一次,不知有何名堂?”瘦削男子冷聲道。

“殿主,他們這是說的什麼?”江元亮一臉茫然。

“不知道。”江道明淡淡道:“應該是過路錢。”

說完,他策馬上前,漠然道:“可是過路錢?黃泉三千丈如何?”

“殿主。”樑俊面色一變,低聲道:“三千丈,那可是三千大夏幣。”

瘦削男子面色一喜,“好,還是你識趣,那便三千丈!”

“妥了,那就三千丈。”江道明點點頭,漠然道:“拿來。”

“拿來?什麼?”瘦削男子一愣,九人也有些呆滯。

我們劫道的,你劫我們?

“三千大夏幣,若是不給,本殿主送你們入黃泉!”江道明神色一冷,一股龐然威勢壓迫而去。

十人終於反應過來來了,怒聲道:“找我們要錢?小崽子,朝廷鷹犬身份,在我們這可不好使,再給你一次機會。”

“本殿主不想給你們機會,死來!”

江道明一擡掌,五指曲張,磅礴吸力傳出。 摩雲堂,這是被李逸晨讀取記憶那名魔聖的名字。

這個傢伙一身修為已經聖境後期巔峰,曾經跟隨魔尊征戰過數個面位,從一個窺天初期的魔族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除了說其好運之外,自身的努力和天賦也同樣必不可少。

同時也令他成為魔尊少有的心腹之一,一直被魔尊秘密的派遣參加各種行動,表面上只是一個普通角色,但實則卻是為魔尊監視其他魔族,在行動的過程中有沒有出格的行為。

李逸晨原本只想化身魔族混入青雲聖地的核心之處,卻沒想到居然誤打誤撞的讀取了一個魔尊心腹的記憶。

同時也令李逸晨對魔尊有了更多的了解。

魔尊,站在冥界之門的頂端已經太久,久得以至於人們只記得他叫魔尊而忘記了他原來的名字。

修為早已達到臨虛聖人之境,但卻一直壓制著自身的修為也不破虛進入冥境,似乎他一直在堅持著想要走入聖域,所以這些年魔族四處的征戰幾乎都是由他一手導演,目的便是借著聖域星空中的那些面位,破虛進入聖域,至於是什麼原因,在摩雲堂的記憶中並沒有提到。

而如今魔族大肆侵略青雲大陸,並且鎖定法則之力本源的位置,魔尊便挾一眾心腹進入青雲聖地,以他如今的實力,別說完全煉化青雲大陸的法則之力,哪怕是百得其一,也足以令他瞬間破虛而去。

在摩雲堂離開的時候,魔尊便已經在十五大將的護法下開始著手煉化法則之力本源,雖然李逸晨並不知道如今魔尊的進度,但是按著摩雲堂記憶中的猜測,若不出現意外,七日之後,魔尊將會具備破虛之力。

一想到這裡,李逸晨腳下不由將飛行靈器催動得更加快捷起來。

因為一旦到了那個地步,如今青雲大陸將無人再是魔尊的敵人,他只需要在破虛之前多停留兩個時辰,便足以令整個青雲大陸的武者死傷大半,到那個時候,整個青雲大陸都不會再有半點反抗之力。

飛行靈器疾馳中,李逸晨因為其他四大領主跟著自己而帶來的變化,將整個行動計劃做出一些調整后,心神沉入聖戒空間中又與他們交待了一番。

接著劍靈又將新得到的各種自然之力的精髓反饋李逸晨后,李逸晨便直接坐在飛行靈器中修鍊起來。

也不知道壓力太大還是一下子得到四大自然之力的精髓,短短三天的時間李逸晨的修為居然再次突破,而且同樣是連破兩級,直接從窺天境後期突破到洞天境中期。

「老大,你也太變態了吧!」雖然洞天境修為在六大領主眼中仍然算不得什麼強者,但李逸晨這樣的突破速度還是令他們震驚不已。

「我的修為要不快速提升上來,以後還怎麼做你們老大!」修為再次突破,李逸晨也知道此時自己沒有再繼續修鍊的必要,否則只會在適得其反,索性直接將心神沉入聖戒空間之內。

連續四場與魔族大戰大捷,大量的資源被劍靈捲入聖戒空間,如今的聖戒空間比起初建之時已經有著天翻地覆的變化了。

隨著各種自然之力被移入其中,此時的聖戒空間內充滿著各種各樣的氣息,而且面積也足足擴大了數十倍之多。

天絕崖的靈種隨著天絕將各自的本命靈種移入空間內,數日的時間四周已經衍生出各種植物,雖然這些植物並不具有靈性,但卻也為整個空間平添了無數的生機。

而來自各凶地的那些靈獸則穿梭在叢林草原之中,遠遠看上去,整個空間充斥著無盡的安詳與和諧,給人一種難言的舒暢。

「空間初開,萬物初生,這裡的一切都像是世界演化的過程,你用心去感悟,對你將來領悟法則之力有著無比的好處!」就在李逸晨靜觀著這一切的時候,耳中傳來劍靈的聲音。

「將來?還是等先過了眼前這關再說吧!」李逸晨輕輕一笑道:「現在有了這麼多的自然之力,你大約還需要多少時間?」

「如今看來估計一刻鐘的時間便足矣!」劍靈帶著幾分自信地說道。

「如此一來那倒多出一些勝算!」聽到這個時間,李逸晨不由也輕輕舒了一口氣。

如果還是如同之前那般需要兩個時辰,在如今完全了解了魔族的實力之後,李逸晨知道那絕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因為一旦開始煉化法則之力本源,劍靈就必須全力而為,也就是說到那個時候天運神劍將只是一把普通的靈劍,不可能藉助劍靈的力量來爆發出驚天動地之威。

而以魔族如今的實力,就算青雲大陸所有武者一起出動,也根本支撐不了兩個時辰,即使如今劍靈只需要一刻鐘的時間,李逸晨也有一種底氣不足的感覺。

雖然青雲大陸也不乏一些當年與自己同輩的強者修為不輸於魔族強者,但其戰鬥經驗以及兇狠程度卻絕對無法與常年四處征戰的魔族所能比擬。

而且在戰鬥的過程中,魔族可以不斷吸死去的敵人或者同伴的血肉來壯大自己,甚至變得更強而越戰越勇,而青雲大陸的武者卻只能因為力量的消耗而越戰越弱。

再次和劍靈商議片刻之後,李逸晨將心神從聖戒空間中退了出來,同時也將飛行靈器收起。

此處距離青雲聖地已經只有數百里的距離,若是被其他魔族發現自己使用飛行靈器只怕會引起懷疑,雖然魔族之中也不乏一些人會使用搶奪來的飛行靈器,但李逸晨並不願意太過招人眼目。

收起飛行靈器,李逸晨體內靈力微微運轉之間,使得臉色多出幾分蒼白,接著便向著青雲聖地的方向極奔而去。

雖然李逸晨修為已經突破到了聖境中期,但是全力奔行之下還是和聖境後期巔峰的速度相比起來有著一定的距離,不過好在此時他扮演的只是一個從大漠荒地敗脫的魔聖,那麼受了點傷,速度受些影響倒也十分合理。

「小妞,你覺得現在你的反抗還有意義嗎?」

「穿梭之靈有什麼用?這裡的空間早已被我們封鎖,別說是穿梭之靈,哪怕是聖人強者使用空間之力也會受到影響!」

「嘖……嘖……這細皮嫩肉的,吃起來一定很美味吧!」

就在李逸晨奔行三百多里已經步入青雲聖地外圍之時,從左側突然傳來一陣魔族的戲謔之聲。

顯然是有人落入魔族的手裡,李逸晨腳步微微一滯,隨即又繼續前行起來。

若是換作平日,這樣的事情也許他還會管上一管,但如今時間緊迫,他也只得壓住心中的善良,否則整個青雲大陸極可能因為自己一時善良而承受更大的苦難。

轟……轟……

就在李逸晨動身之際,巨響之中一道赤紅之光向著他這邊疾馳而來。

「跑啊!怎麼不跑了?今天若是讓你逃了我們從此退出青雲大陸!」

「跑啊,活動開了,肌肉會更有嚼勁一些。」

就在李逸晨轉身之際,只見一個少女此時身上掛著血跡,無力的坐在不遠處的草坪之上,眼神中充滿著無助與恐懼。

在她左側數十丈外,五個魔聖修為的魔族正緩緩走來,那看向少女的眼神卻彷彿看到絕世美味一般。

當看清楚少女的模樣之時,李逸晨心中也是微微一緊。

少女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被李逸晨安排來打探魔族情報的岑萬冰。

李逸晨原本是想讓岑萬冰象徵性的打探一番之後,若遇到危險便利用穿梭之靈回到天嘯星,如此一來,自己也好擺脫這個麻煩。

可是他卻沒想到岑萬冰居然一根筋的深入到如今這個程度,雖然這裡仍然還是青雲聖地的外圍,但也絕對不是岑萬冰那樣的修為所能涉足的地位。

如今肯定是被魔族發現,而這片空間已經被魔族以秘法將空間封鎖,此時縱然是沈萬冰身懷穿梭之靈也插翅難逃了。

「咳……咳……」事情已經撞到眼前,李逸晨知道哪怕在趕時間自己也不可能再袖手旁觀,何況岑萬冰來到此處說到底還是因為自己的原因。

「魔聖大人……」李逸晨乾咳之聲立刻將五個洞天境魔族的目光吸引了過來,當他們感應到劍靈為李逸晨偽裝出來的氣息之後,感覺到李逸晨乃是魔聖的存在,立刻紛紛行起禮來。

魔族雖然殘暴無比,但其內部卻有著森嚴的等級制度,雖然他們的勢力不如青雲大陸這般三幫五派,但面對著修為高於自己的強者都會表現出應有的尊重。

當然這是和魔族的修鍊方式有關,通常境界高的魔族都會盼著不如自己的人對自己無禮,如此一來自己便有了動手的理由,而一旦動手,對方的血肉將會成為自己提升境界的營養之物。

在這個原因之下,魔族對於強者的尊敬絕對不是任何一個面位所能比擬的。

五人行禮之間,甚至連目光都不敢移向岑萬冰半分…… 「這人是?」李逸晨目光微微掃向岑萬冰,喉嚨之間輕輕蠕動,彷彿有種要把岑萬冰食之而後快的感覺。

「她應該是青雲大陸的探子,被我們發現行蹤,正準備抓回去審問一番!」其中一個魔聖掃了岑萬冰一眼,雖然知道李逸晨話中之意,但一個洞天級武者的血肉對於他們來說也是大補之物,實在不捨得到嘴的肥肉就這麼飛走。

「探子?你見過蠢到這個程度的探子嗎?以她這點修為敢深入到這裡,還是探子?應該是誤打誤撞闖進來的武者吧!」李逸晨瞪了說話之人一眼厲喝道:「本大人剛好受了點傷,想要調理一下,這小妞我帶走了。」

「大人,這可是……」那人似乎還想爭辯扎幾句,卻被一旁的同伴拉住連使眼色。

那傢伙似乎隱隱知道一些摩雲堂的身份,當即說道:「大人看得上這小妞是她的福份,我們這就把她擒下送給大人享用!」

「算你小子識趣,快動手吧!」李逸晨輕輕點頭,帶著幾分讚賞地說道。

岑萬冰早已被五人折磨的力量全失,剛才發動最後一擊雖然突圍而出,但也沒跑幾步便已經脫力倒地,此時五人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其擒下送到李逸晨的面前。

「大人請!」

「算你們還識趣退下去吧!」李逸晨一把將岑萬冰抓起,當即向著青雲聖地的核心之地走去。

「我去,吃了肉還連湯都不給我們留一口!」看著李逸晨居然是把岑萬冰帶走,而不是當場吞食,之前說話那傢伙更是直接叫罵起來。

顯然若是李逸晨在此食用,他們怎麼著也能分上一點嘛,如今這樣他們連看都看不到了。

「你小子找死!」身旁那人趕緊將同伴嘴捂住,「你想死,我可還想在多活幾年!」

「我們又沒失禮數,他要人我們也給人了,他還能把我們怎麼?你沒看出他有傷在身嗎?真動起手來,他也未必打得過我們五人呢!」那人帶著幾分不屑地說道。

「如果我告訴你他還有一個身份是尊前秘使,你還會不會這麼自信?」

「什麼?」被同伴這麼一說之前還囂張無比的那傢伙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過了片刻之後才小聲地說道:「他應該沒聽到我剛才那番話吧?」

「如果聽到了,你覺得你現在還有命在?」那人沒好氣地說道。

對於身後之事李逸晨自然不會知道,縱然知道此時他也不願意節外生枝。

「混蛋,放開我,放開我!」

此時的李逸晨正被拎在手中的岑萬冰喊得頭大不已,可是一路過來,他又明顯感覺到四周有著不少魔族的氣息也不敢對岑萬冰多言。

「不想馬上被我吃掉最好給我乖乖的閉嘴!」李逸晨眼含凶光的冷喝道。

「難道我閉嘴你就會放過我嗎?如果不能我為什麼要閉嘴!」岑萬冰並沒有因為李逸晨的大喝而停止下來。

無奈之下不想太過引人注目的李逸晨直接一掌將岑萬冰拍暈之後,在一個無人的區域,直接將岑萬冰扔入聖戒空間之內。

好在聖戒空間如今吸收了大量的資源,功能越發的完善之後,李逸晨可以將她困在一個獨立的空間之內。

如此一來,就算將來把她放出來在,她也不會知道她曾經進入過李逸晨的逍遙聖戒。

「摩雲大人,快……魔尊叫你一回來立刻前去見他。」剛剛進入青雲聖地的核心地帶,立刻有一個魔聖走了過來。

雖然對方也是聖境後期巔峰,但此時面對著李逸晨卻表現得十分恭敬。

「好的!」李逸晨點頭之際,心裡卻微微一緊。

原本按著李逸晨的計劃要晚一點再去找魔尊,畢竟魔尊修為已至臨虛,對於臨虛的感知力有多強大,李逸晨是十分清楚。

雖然自己身上有著劍靈的偽裝,但是李逸晨對於瞞過這些魔聖一級自然沒什麼擔心,但要去長時間面對魔尊,心裡還是有著幾分忐忑。

畢竟距離約定的總攻時間還有六個時辰,而自己要在魔尊面前呆上六個時辰,李逸晨也沒有不被識破的把握。

可是魔尊召喚,此時他卻根本無法推辭,只得跟著來人硬著頭皮向前走去。

「糟糕!那傢伙已經快要把法則之力本源煉化了,現在已經等不到他們來支援了,必須儘快動手!」就在李逸晨還擔心著自己是否被識破身份的時候,劍靈卻帶來了一個更壞的消息。

「怎麼可能?你不是說就算是破虛聖人也至少還要五天的時間才能將法則之力本源初步煉化嗎?」李逸晨雖然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但聽到這個消息,臉色還是不由微微一變。

「我說的那只是理論數據,就好像洞天境足以碾壓窺天境一樣。你在窺天境的時候,別說洞天境,聖人你都干倒過,所以也不排除這個所謂的魔尊身上有著什麼異於常人之處。」劍靈當即解釋道。

「那現在怎麼辦?」李逸晨問道。

罪妃指腹爲婚 「提前動手,進去尋找機會先用護宗大陣將你和魔尊困在其中,然後讓那六個小傢伙在大陣之外守住,不讓魔族大肆攻擊大陣,我再去吸收法則之力本源,你只要能拖上一刻鐘的時間那麼這事就算成了。」

「一刻鐘?你讓我拖著一個臨虛聖人一刻鐘?」李逸晨沒好氣地問道。

「不錯,你現在已經沒有選擇了!」劍靈說道:「如果在進入青雲聖地之前發現這個情況,我絕對讓你調頭就走,即使你不走,我也有手段讓你離開,但現在你若是離開必會引起魔尊的懷疑,到時就算我們能殺出去,一旦魔尊將法則之力本源煉化,整個青雲大陸也將無你容身之地,現在除了拚命已經沒有第二個選擇。」

「而且以你的手段,未必堅持不了一刻鐘,等我煉化了法則之力,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我就保你安然無恙。」劍靈頓了一下又說道。

「拼吧!」李逸晨也知道劍靈說得是實情,如今自己已經沒有退路,好在在趕來的路上自己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洞天中期,若是亮出所有的底牌來支撐一刻鐘的時間倒也不是沒有可能。

九極攝神陣。

當快要靠近青雲聖地核心之際,看著此時籠罩著青雲聖地的陣法,李逸晨臉色不由一變。

魔族運用陣法李逸晨並不意外,哪怕是能動用更高級的陣法,李逸晨也覺得是理所當然,可是這九極攝神陣,按道理卻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九極門,乃是聖域中的一個二流勢力,雖然在聖域只能算是二流,但哪怕只是一個分舵也有著整個青雲大陸無法抗拒的實力。

而九極攝神陣便是九陣門的核心陣法之一,拋開陣法的玄奧不說,單是其代表著九極門的意義就足以令李逸晨為之動容。

魔族雖然常年四處征戰,但李逸晨並不認為魔族敢把觸手伸到聖域里去,可是如今九極攝魂陣卻出現在魔族的陣營,李逸晨的心裡隱隱泛起一股不安,似乎有什麼自己意料之外的情況正在發生。

「跟緊我,這個陣法乃是聖尊使者親手布下,若是不小心別說你我,就算是魔尊大人也未必能全身而退!」走到九極攝神陣前,那魔聖停住腳步對李逸晨提醒道。

「聖尊使者?」李逸晨不由眉頭微微一皺,不斷回憶著他之前所讀取的記憶碎片。

似乎隱隱也有過這四個字,只不過這關於這四個字的信息彷彿被摩雲堂封鎖在了記憶深處,哪怕李逸晨以搜魂大法,也沒有讀取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那魔聖輕輕地點了點頭,豎著手指向著上空指了指,抬腳踏入陣法之際,帶著幾分興奮地說道:「不錯,因為青雲大陸乃是廢星,不會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所以這次聖尊使者從聖域橫跨而來,親自煉化法則之力本源,不過聖尊大人雖然吃了肉,但也打算給我們一口湯喝,所以魔尊大人才把我們叫來,使者馬上就要將法則之力本源完全煉化,到時一些外泄的法則之力將會留給我們。」

「還有這等好事,還好我及時趕回來了,要不然可就錯過一場大機緣了!」李逸晨當即也流露出濃濃的興奮之色,但此時在心裡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為何法則之力本源的煉化時間比劍靈的預計要快出這麼多,原來動手煉化的並非魔尊,而是來自聖域的聖域使者。

雖然李逸晨不知道所謂的聖域使者是誰,更不知道他的具體修為如何,但有一點李逸晨可以肯定,那就是此人的實力比起臨虛境的魔尊來說,絕對只強不弱。

一個魔尊便已經令李逸晨頭痛不已,如今還有一個來比魔尊更加強大的那什麼聖域使者,李逸晨突然覺得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跳出自己的掌控之外。

「若真趕不回來,錯過的又何止是這場大機緣!」 我的武魂特別多 那魔聖輕輕一笑道:「魔尊大人的修為你我都清楚,這次感悟法則之力本源,破虛而去已是必然,到時肯定會跟著使者前往聖域,而新一任的魔尊將會在你們尊前十六將中產生,若是摩雲兄這次厚緣深厚,到時可別忘了兄弟我就好!」

「這是必然,這是必然!」李逸晨嘴上回應著,心裡卻在想著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面。 龍象擒拿手,十人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龍象之力吸納過去。

五龍五象,神聖鎮壓之力,如同山嶽,將十人壓的跪伏在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