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大宮主點了點頭,隨即說道:「如果不是凌霜親眼所見,恐怕我也難以相信有人能再以肉身入彼岸。」

這大宮主對遠古時發生的事情略有知曉,可古神修鍊法無法渡彼岸真正的原因,她也不知曉。

「那人可曾有透露過自己的身份?」大宮主問凌霜。

凌霜搖了搖頭,隨即說道:「他應該不屬於母世界的人,連魂丹,破幻咒這些最基本的東西都不知道。」

破幻咒固然玄奧,但在母世界中屬於最基礎的一種靈魂秘法,入真意之海前人人都要掌握的東西。

「不屬於母世界?」大宮主的目光微微一凝。

母世界外的混沌中,也零零碎碎有些小種族,小勢力,這個範圍太寬泛了。

「嗯,他曾問起過九黎與有熊一族的戰爭,而且十分關心蚩尤的生死,」凌霜回憶道。

「關心蚩尤的生死,他是九黎的人?」老五脫口而出。

萍姨翻了一個白眼,「僅憑這個,難以定論吧?」

大宮主也點點頭,「只這一點,終是無法定論,若他真的能肉身入海,凌霜若能跟隨他也能獲益良多,至於肉身入海意味著什麼,還需要我前往羅浮山一行。」

凌霜是他們這一宮的寵兒,所有人都希望她能安然度過真意之海。

凌霜歪著頭想了一會,忽然說道:「姥姥,有沒有道法自然的真意神通?」

「你需要道法自然的真意神通做什麼?」大宮主有些不解。

凌霜修鍊劍運永恆真意,她自然是用不上的。

「那個人是修鍊道法自然真意,我看他什麼都不知道,估計也沒有真意神通,我想送他一門,」凌霜說道。

大宮主微微點頭,「雖然我宮主修劍運永恆,但其他的真意神通終究還是有一些,讓你的五伯拿給你就好了。」

……

……

凌霜猜的很正確,她隨口一問的東西的確是羅征所缺少的。

神域在黎族覆滅後幾乎沒有真意神通留存下來,即使留存下來,也沒有人能修鍊。

因為修鍊真意神通的前提,就是將一門道之真意領悟完整。

這麼多年來,若將那些軒轅衛排除在外,袁承道的一念善惡真意化出的非攻之地是一門真意神通,還有東方純鈞的陰陽化世也算是一門真意神通。

而且即使是東方純鈞的「陰陽化世」同樣是他在真意之海中苦苦求來的。

從真意之海中退出來,羅征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雖說他能承擔真意之海中的壓力,但只要位於其中,那種壓力是無時無刻都存在的。

退出后陽魂承擔的壓力消失的一乾二淨,羅征自然是倍感輕鬆。 仙府之中,御神鋒上上下下打量著羅征,那眼神盯著羅征猶如看一個陌生人。

羅征領悟了完整的道法自然真意后,他的陽魂已有了一番升華,而真意之海亦是一處修鍊之地,對他的靈魂也有一定的增幅。

這兩處升華之下,羅征的氣質也有了變化。

他雙眼中的目光依舊銳利,但五官看上去則變得極為自然。

「小師弟,你可算出來了!」御神鋒湊上來問道。

「怎麼了?」羅征心中暗暗一驚,難道自己閉關的日子裡發生了什麼大事?

「沒什麼,只是問你真意之海中好玩么?」御神鋒嘿嘿一笑。

羅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隨即徑自走向仙府的中堂。

中堂之中,羅霄背負著雙手,抬頭看著天花板,臉上隱隱有一絲憂色。

聽到了門口的動靜后,他扭過頭來看到是自己的兒子,那一絲憂色才悄然隱去,「征兒出關了!恭喜你,已修成完整的道之真意!」

羅霄在閑下來的日子裡,也在琢磨道法自然真意。

他修鍊的進度並不比羅征慢多少。

「聖人」在母世界中雖然不算是一層境界,可他活過的歲月終究是羅征的無數倍,經歷的事情也比羅征要多,視野更加開闊,對於道法自然的領悟相對羅征有優勢。

當然,即使是羅霄想要踏足真意之海,依舊需要一定的契機。

雖說羅霄臉上的憂色只持續了一剎那,依舊被羅征敏銳的捕捉到了,「爹,發生了什麼事嗎?玄月家族他們做出了什麼選擇?」

羅霄的目光微微一凝,隨即說道:「浮島那邊傳來消息,玄月家族已經離開了浮島。」

「搬離了浮島?」羅征的眉毛微微一挑。

羅霄點了點頭。

雖說時間海中沒有羅家的人,但想要安插一些耳目在時間海中並不難,這些情報很容易交換出來。

玄月家族算是時間海最老牌的豪門,無數年來一直穩居前三。

但就在數天之前,玄月家族拋棄了經營了無數年的浮島,所有的浮島子弟盡出撤走。

這件事情在時間海上引發了不小的震動。

如此一來,排名第一和排名第三的豪門浮島現在都已經人去樓空,玄月家族所有的人都已回到了若木。

「他們選擇了我們,」羅征淡淡的說道。

羅霄的目光中閃爍出一絲深邃之色,「他們不是選擇了我們,他們只是選擇了不屈。」

無論從哪方面來看,玄月家族都不足以抗衡彼岸境強者。

而羅霄也並未透露外域那些彼岸境的存在,玄月家族做出這樣的選擇,無疑是背負著相當大的壓力!

但含青帝想要讓屹立這麼多年的豪門,想要讓李玄月這些聖人們屈從,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這對於我們而言,應該是好消息,」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說道,「可父親剛剛為何還是憂心忡忡?」

羅霄輕輕嘆了一口氣,又說道:「從劍族傳來的消息,袁承道被殺了。」

「袁老……」

羅征的目光頓時一凝。

袁承道對於神域而言也是極重要的一位人物,當初也是因為袁承道羅徵才得以調轉神域這艘船的方向,避免了這艘船墜毀的命運。

聽到這個消息,羅征臉上露出一絲哀傷之色。

儘管他與袁老不過見了一面,但承影劍還是他贈與自己,而這把劍已經被東方春的陰陽爐鼎煉化,成為了娘親肉身的一部分。

「袁承道當年施展混元封印,封住了那幾名軒轅衛,那些軒轅衛自然是恨極了袁承道,剛剛脫離混元封印他們就要將其誅殺,其實現在的袁承道對他們已經沒有什麼威脅了……」羅霄淡淡的說道。

袁承道被詛咒之後,就化為那一具骷髏模樣,根本無法離開那深井。

若有一日神域回歸母世界,或許他還有重見天日的希望,沒想到那一天並未盼來,最終迎來的是軒轅衛的誅殺。

「那劍族現在如何了?」 獨家婚寵:腹黑總裁暖萌妻 羅征又問道。

如果玄月家族面臨抉擇,那麼劍族同樣也無法例外。

「劍族也打算撤離浮島,估計不久之後,劍族會將族中的精英舉族遷徙到不周靈山,」羅霄回答道。

「可是不周靈山能抵擋住軒轅衛么?」羅征的眉頭微微一蹙。

我真是醫神 羅霄苦笑道:「這也是我擔憂的地方,不僅僅是不周靈山,便是瀧漩森林和這座仙府也會面臨相同的問題,宇太白已經前往不周靈山,他想要構築一條空間通道,若一方禁地遭遇軒轅衛的攻擊,可通過空間通道轉移到另外一座禁地。」

和神域的外壁一樣,禁地同樣也會排斥外來者,軒轅衛無法通過正常的手段踏足禁地!

但這些軒轅衛就連神域的外壁都能打穿,未必就不能突破禁地,所以羅霄現在也做了幾手準備。

「征兒有把握渡過真意之海嗎?」羅霄問道。

羅霄並未踏入過真意之海,但他聽洛水大致描述過,所以有一定的了解。

「短時間內,恐怕不行,」羅征搖了搖頭。

真意之海中的一段線就讓他倍感壓力,後面恐怕只會越來越困難。

「就算你真的踏足彼岸,也難以抗衡那些軒轅衛,此事不用急,」羅霄微微一笑,「但現在我要親自帶你出去了。」

「去哪裡?」羅征一愣。

「神域,將其他的道碑完全融合,」羅霄說道。

羅霄最核心的野心,就是無量尺融合三千神道。

至於羅征修鍊混沌秘術,開闢的體內世界都屬於意外之舉……

他始終相信蚩尤將無量尺交給洛水,必定有其深意,只是這深意中蘊藏的秘密一直都不曾揭開。

羅霄也不知道自己的推測是否正確,但現在幫助羅征融合三千神道已是必要之舉。

羅征雖然已踏足真意之海,但他修鍊的並非虛空幻滅真意,憑他的遁速想要走遍神域,吸納剩下的兩千多座道碑未免太慢了。

久幽凌霄錄 羅霄終究是聖人,他施展大挪移的距離一次能橫跨數十個大域,比羅征大挪移的範圍寬闊的百倍,在父親的幫助下羅征的進度自然能飛速提升。 仙府的後院內,一座座精緻小巧的院落一直排開。

從羅征掌控仙府以來,這座府邸中已是越來越熱鬧。

對於寧雨蝶還有蘇靈韻她們而言,神域的輪廓是模糊而遙遠的。

羅征不在的日子裡,她們除了修鍊之外,亦會通過藏書閣了解這世界的面貌。

雖說紙上得來終覺淺,可上面描繪神域種種瑰麗景色,還是會讓她們嚮往不已。

「夫君答應我帶我去看時間海的……」

寧雨蝶將白皙細嫩的小腿擱在羅征的肚子上,眼眉間浮著一絲絲慵懶之色,即使以她的修為體力早已十分充沛,但一番繾綣后,還是讓她略感疲憊。

「不會再讓你等太久了,」羅征輕撫著寧雨蝶的額頭。

有時候羅征也想,為了她們的安全將她們置入仙府中是不是太自私了?

不過現在這麼想,也是因為父親安然回歸。

若非如此,萬一羅霄有什麼意外,整個大衍之宇崩塌,存在於其中的生靈不會有絲毫倖存,若按當時來說,也是無奈之舉。

在羅征閉關之前,熏也提過想回到大衍之宇看看。

重生我的1999 她終究還是妖夜一族的王,仍然記掛著她的子民。

這個請求,羅征也答應下來了……

若能順利將三千神道融合,他會向父親提出這個請求。

畢竟大衍之宇的主人就在這裡,回一趟大衍之宇還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羅征說出安慰的言語之際,寧雨蝶那秀氣的小腦袋卻微微搖動,「可這一次夫君的麻煩沒那麼容易解決吧?」

神域中的局勢,羅征並未向幾女透露。

儘管幾女都非常努力,但天賦終究是有限,讓她們知曉現如今面對的麻煩,除了徒增煩勞之外也沒有用處。

然而仙府中卻有御神鋒這個大嘴巴,一些消息傳到他的耳朵中,不用多久整個仙府都知道了。為此凈無幻曾警告過御神鋒許多次,但似乎沒有什麼用處。

羅征尚且沒有回答,寧雨蝶的玉臂已環繞上來,「不用回答我了,我不想知道……」

……

……

第二天羅征與羅霄已出現在了三千萬裡外的「幻真域」。

上一次羅征吸納神道,是一路南下,這一次在羅霄的幫助下則是向東而行。

以聖人的手段,不過兩次大挪移后,他們已到達了幻真域。

「幻真域的中央神城以北三百里,是幻神道的道碑,」羅征說道。

神域中有人繪製了各大道碑所在的地圖,但這些地圖並不見得精準,而且記錄的道碑也是殘缺的。

可在無量尺的引導之下,羅征腦海中已有了所有道碑的圖景,尋找起來自然是極為方便。

「好!」

羅霄應了一聲,便帶著羅征踏入了空間通道。

兩人再度踏出空間通道,就看到下方浮著一顆巨樹。

「咦?」羅征微微一愣,按道理這裡並不是巨樹,應該是一座道碑才對。

羅霄則是淡淡一笑,「幻神道的道蘊,便能營造各種詳實的幻術,這顆大樹就是道碑幻化而成,征兒仔細望過去便知!」

聽到父親的話,羅征的眼睛微微一眯。

這般仔細凝視之下,果然發現這大樹之上隱隱有道蘊在流光。

「快去吧,」羅霄說道。

羅征點點頭,自高空中盤旋而下,徑自落在了這大樹的周圍。

在這大樹的四周,羅征又發現了一些離奇古怪的東西,例如一隻椅子,一顆小樹苗,一塊一人高的岩石。

「這些……是人,」這些人對幻神道的了解自然沒有那麼深,羅征幾乎是一眼就看穿了。

他剛剛落地,就有兩棵「小樹苗」朝著他走過來,那小樹苗散掉了幻術,便要詢問羅征的來歷,按照慣例羅征想要領悟幻神道需要交納一定的費用。

這兩人尚且沒有開口說話,羅征已經將準備好的神武幣遞給了對方。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