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天青色光芒匯聚,在趙天背後勾勒出了一道模糊不清的古老身影,而唯一清晰的,便是其右手的那根無名指。

趙天抬手,右手的食指點出,慢到了極點,彷彿趙天的身上壓著一座大山!

而在其背後,那道虛幻的古老身影也抬起了右手,一根晶瑩剔透的食指緩緩點了出去。

朦朧與虛幻層層破碎,山峰崩潰著化為虛無,李狂面色白得像紙一般,狠狠地砸落在山林之間。

破開了面前的阻難,黑色巨猿壓根沒理會李狂,直接咆哮著殺向趙天。

察覺到對面那個人類,將要匯聚完成那恐怖的能量。

生命遭受到強烈的威脅,靈魂中雖然充滿了混亂與殺戮的慾望,但是依靠本能直覺,黑色巨猿依然在脫困的第一時間發動了攻擊。

他抬起了巨大的爪子,上面寫黑色的光芒瘋狂流轉,直接對著趙天當空壓落,要將面前的人碾壓成粉碎。

然而,趙天對此視若無睹,右手的食指依然堅定的點了出去。

晶瑩剔透,猶如天青色的玉石雕刻而成的手指,和黑色巨猿的巨大爪子碰撞在了一起。

下一刻,恐怖的一幕發生了。

十多米長的巨大手指沒有絲毫停頓,直接洞穿而過,泄漏而出的一點點青色能量,直接將黑色巨猿的那隻手掌撕成了粉碎。

簡直如同摧枯拉朽一般,黑色巨猿噴吐出的血色光柱被瞬間湮滅,身體之外的黑色光芒寸寸破碎,太嚇人了!

黑色巨猿的胸口直接炸開,身體當場四分五裂,神血灑落,晶瑩璀璨,在大地上流淌。

巨大的天青色手指依然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以一種緩慢而堅定的速度,繼續向前。

虛幻與真實,彷彿都在這一指下模糊了界限,晶瑩剔透的手指直接刺入了那片滔天而起的黑色世界之中。

不!

模糊不清的嘶吼聲中,黑暗世界最中心處,那道還沒有形成的虛幻身影被那根天青色的手指插入胸膛,下一刻,那裡發生了大爆炸,天青與黑暗絢爛到極致,淹沒了所有的一切。 遙遠的西方,一場大戰將要上演,引起了無數人的關注。

綿延而斑駁的古城之外,遼闊的大地之上,一名身著潔白長袍,滿頭金髮耀眼的青年正緩步而來。

神聖光輝相隨,一片片光明的凈土隨之打開,有模糊不清的天使在歌唱,亦有光輝燦爛的天堂之山若隱若現。

他是光耀,光明教廷行走在人世間的最強者,號稱擁有著真正的神靈血脈,為當世至強天驕!

他漫步而來,神情恬淡自然,帶著溫和而寧靜的笑意,注視著面前的這座古老聖城,嘴裡輕聲說道:

「這就是那座阻擋了我們無數歲月的古老城市,只是經歷了一次次浩劫,不知如今還剩下了多少!」

而此刻的耶路撒冷,這座飽經戰火摧殘的城市,如今卻已變得不一樣了。

一道道古老的場域形成了一片片璀璨的光芒,殘破的宮殿被包裹,傳說中埋藏著神聖的地方升騰起金色的銘文,猶太教最後的聖跡傳來神靈蒼涼的嘆息。

隨著天地大變,這座經歷了漫長歲月的古老城市,終於從沉睡中醒來,悄然無息,靜靜的注視著這個世界。

當光耀毫不掩飾自己的王者氣息,從大地遠處緩步而來的時候,某些沉睡的古老存在被驚醒,瀰漫出一絲絲晦澀難言的情緒。

然而良久之後,卻什麼也沒有發生,沒有強者從沉睡之中走出。

明亮的光芒逐漸暗淡,氤氳越深、璀璨隱去,一個個的金色銘文漸次熄滅。

一片漫長的沉默之中,位於耶路撒冷老城區,圓頂尖塔的古老清真寺中。

一間大殿內,幾名老邁的***相互對視,嘴角皆有苦澀。

「走吧!總得有人去的!」

其中一名老邁的***當先開口,平靜地站起身來,緩步朝外走去。

另外兩人也嘆息一聲,老邁而腐朽的身體緩緩站起,跟在了當先那位老者的身後。

「尊敬的強者,請問您來到安拉的城市是為了什麼?」

耶路撒冷城外,三名老朽不堪的***緩慢而堅定地走來,其中一人微微行禮,表達了對一位當世王者的尊重。

「竟然有這樣的實力!」

光耀有點詫異,在他的感應之中,眼前這三人都有封號級巔峰的實力。

不過,仔細的打量了一下,他卻越發失望了。

「你們太老了,當世之人能夠成就封號巔峰,確實不容易。

不過可惜了!」

光耀搖頭,不再理會這三位老者,繼續朝著耶路撒冷而去。

「真主教導我們,真正的勇者從不畏懼死亡。」

三名老者擋在了光耀之前,為首那人堅定地說道。

彷彿沉睡的蛟龍蘇醒,三道強大的氣息向著四周擴散,原本身體略顯佝僂的三名老***緩緩地站直了身體,眼神前所未有的明亮。

看著這一切,光耀那平淡微笑的表情緩緩收斂,他變得莊重而認真,因為這三位老人是值得尊敬的對手。

光耀可以肯定,這三名老者生命本源已經近乎衰竭,真的很蒼老了,一旦爆發全力,或許只能存活不到一個小時。

狂夫愛妻 然而終究,這是信仰的戰爭,蔓延了無數歲月的仇恨,對與錯、好與壞已經沒有了意義。

下一刻,恐怖的大戰就此爆發。

潔白的光輝化作天使的羽毛根根散落,神聖的金光熾烈而耀眼,那裡成為了一片光明的世界,無窮無盡的明亮將那裡徹底籠罩。

透過模糊不清的光影,人們可以看到,在那片璀璨之中,三把巨大的彎刀表面流淌著不朽的生命光輝,不斷劈砍,彷彿要撕裂天地,十分的恐怖!

耶路撒冷聖城之外的這場戰鬥,大約持續了十多分鐘,一切就歸於了寂靜。

明亮到甚至有些耀眼的光芒緩緩黯淡,光明天堂的投影逐漸隱去,光耀一步一步從中緩緩走出,面上依然平靜,看不出絲毫喜悅。

他的白袍依然纖塵不染,而背後,大地殘破,長達百米的漆黑裂縫隨處可見。

三名老者,依然站立在大地之上,雙眼怒睜,然而他們的身上已經沒有了生命的痕迹。

這一日,神之子光耀隻身一人走入耶路撒冷,掀起了一片腥風血雨。

無數虔誠的***武士在聖潔的光明之中化作虛無,古老的清真寺被夷為廢墟。

腳踏耶路撒冷,光耀一路無敵,殺進了那些古老遺迹的真正最深處。

聖山之前,光耀停下了腳步,默默的望著。

最後他選擇了離去,沒有登山。

猶太教最後的聖跡哭牆,已經籠罩在一片氤氳之中,光耀在此也站立良久,最終卻同樣選擇了離開。

最後,他徹底爆發,每一根髮絲都流轉神聖光芒,皮膚晶瑩猶如天神下凡,展開了無比可怕的攻擊。

古老的場域被撕裂,光要獨自一人,殺入了傳說中埋藏著基督教聖者的古老墓穴。



「半日後q,一道白光劃過耶路撒冷的上空,徑直朝著光明教廷的方向而去。

有人看到,白光之中正是一名金髮青年,渾身浴血,應該是身受重傷。」

英國白金漢宮之內,一位少女合上了手中的情報。

「光明教廷的這群傢伙果然還是這麼自命不凡.「

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少女的身上,那頭白金色的碎發格外耀眼,英武而帥氣,十分的美麗。

房門被打開,英國當代女王,******帶著淡淡的笑意走了進來。

此刻,雖然只是一身普通的衣服,但是穿在******這位老婦人身上,卻處處都透露出一股優雅與高貴。

「雖然這樣,但我們也不得不承認,光明教廷確實強大,神之子光耀是真正的天才,堪與東方的幾位當世天驕比肩而立。」一頭白金色碎發的少女雖然是這個古老貴族的成員,但是顯然對於貴族的禮儀優雅那一套不太感冒,直接毫無形象的站了起來,一把抱住了英國女王的胳膊。

撇了撇嘴,少女不服氣的道:

「最後還不是重傷逃命,說不定那傢伙根本就沒有取到那東西。

而且,我的天賦也不差吧!」

「這丫頭啊!」

頭疼的揉了揉眉心,******對於自己的這個孫女也是毫無辦法。

少女名為黛安娜,是亞瑟家族這一代天賦最高的年輕人,如今還不滿20,就已經擁有了封號級初期的實力。

並且,黛安娜還擁有著極其特殊的體質,能夠拔出那把石中劍,只不過卻無法真正動用,因為其實力完全不夠。

要知道,整個亞瑟王家族漫長歲月以來,除了黛安娜之外,真正能夠使用石中劍的就只有亞瑟王本人,而其生命層次可是蛻變到了八級超凡者,乃是皇者巔峰的存在。

心中嘆息,******無奈的笑了笑,語重心長的道:

「生命層次越往後退變越困難,你現在僅僅只有封號初期,要花多久才能到達王者?

而且,等到了那個時候,這些當世天驕又到了什麼境界?」

一吻成癮:爹地求放過 黛安娜吐了吐舌頭,連忙點頭稱是,一副虛心聽講的樣子。

見到這一幕,很清楚自己孫女的性格,******乾脆不再多說,提起了另一個話題。

「我準備讓你去東方一趟,那裡將會舉辦一場文道大會,雖然與我們無關,但舉辦方既然是孔家隱脈,想必很可能會動用…

所以對你而言,這次也算是難得的歷練機會。」

「好吧,我收拾一下就動身。」

黛安娜點頭,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

等到******打開房門離開了這間房間,黛安娜終於綳不住,臉上露出了開心無比的笑容。

拿出通訊器,打開社交軟體,卻發現那人根本沒在線。

黛安娜也不以為意,滿臉興奮的打字道:

「小珂珂,本大爺馬上就要來找你了!」

當然,此刻的某人,壓根沒空看見她的這條消息。

因為小紅拐走了護國神獸,整個炎黃閣正處於雞飛狗跳之中Q,尤其是負責情報的人員,更是忙得不可開交.

由於種種原因,劉星終於被從禁閉室中放了出來,說起來他也確實夠冤枉的,差點就幫趙天背了這天大的黑鍋。

如今的劉星對於某隻雜毛鸚鵡可以說是咬牙切齒,一出來就開始滿世界的尋找,可惜始終也沒有什麼結果。

另外一邊,在幹掉了那隻黑色巨猿之後,趙天在趕來的軍隊幫助下,將其屍體完整地收集了起來。

像這種強大妖獸的血肉,擁有著極其濃郁的精氣能量,更利於生命吸收。

並且,除了直接食用之外,配合上珍稀的老葯,更是可以煉製出品質極佳的精血丹。

這隻黑色巨猿,體型如此巨大,生命層次更是蛻變到了四級,其價值可以說是極其的巨大。

趙天對於這個並不是很懂,好在李狂對這方面十分熟悉,經過商量之後,還是將這隻黑色巨猿的血肉全部賣給了官方。

考慮到黑色巨猿之前造成的破壞,趙天將獲得的六成金錢委託給當地軍方進行災后重建,剩下的則和李狂進行平分。 關於這次收穫的分配,李狂倒是沒有什麼意見,畢竟在他看來,這次殺死黑色巨猿主要靠的還是趙天。

說實話,對於趙天最後那一招的恐怖,李狂也是看得咋舌不已,直呼變態!

「小金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趙天微笑,帶著善意,開口說道。

從李狂處得知,其肩膀上那隻渾身金燦燦的小鳥,名叫小金。

這座城市中毫不起眼的一座餐館包間內,趙天與李狂正坐在一桌,桌子中間是一個大大的火鍋,鮮紅的湯汁正在其中翻滾。

旁邊的碗碟上,各種調料齊備,一大塊被切得整整齊齊的肉塊散發出奇異的芬芳。

血肉表面流轉著晶瑩剔透的光輝,其中蘊含著旺盛的生命精氣與能量,這是趙天他們唯一留下來的黑色巨猿的血肉部分。

本來趙天是打算將黑色巨猿的血肉全部賣給官方的,畢竟體積太大,沒辦法攜帶。

不過,在李狂的堅持下,兩人還是挑選了一塊百公斤重的血肉,準備大快朵頤。

事實證明,趙天對於這種強大異獸的血肉的美味程度估計不足,僅僅是普通的火鍋,那也好吃得讓人恨不得把舌頭吞下去。

春閨記事 經過最開始的風捲殘雲,瘋狂大吃,原本百公斤的血肉都已經消失了大半。

趙天夾起一片肉放入嘴中,使勁的咀嚼了兩下,無比艱難的咽了下去。

下一刻,他全身的毛孔不受控制的張開,不斷往外噴著霞光,頭頂上蒸騰起一道精氣狼煙,看上去相當的詭異。

「我說你—!」

李狂剛欲張口,嘴中就往外噴吐著金燦燦的霞光,那是短時間內進食了大量的血肉精華,自身無法消化,開始向外溢出。

直到這個時候,趙天與李狂才放慢了進食的速度,開始一邊喝酒一邊交談起來。

對於那隻渾身金燦燦的小鳥趙天頗為好奇,得知其具體名字之後,便笑著打了招呼。

小金壓根沒理趙天,輕輕一躍,就跳到了一盤切好的血肉旁邊,埋著頭狂吃起來,十分的傲嬌!

李狂當時就有點尷尬,他表示,小金比較害羞,不好意思跟陌生人說話。

渾身金燦燦的小鳥從食物中抬起頭來,狠狠的白了李狂一眼,在後者求饒的眼神中又繼續埋頭狂吃起來。

「一對活寶!當初的形象真是全崩塌了!」

趙天無語,他發現真正和眼前這傢伙熟悉之後,李狂在其心中建立的形象完全崩塌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