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奶奶的!”北極熊臥倒在車板上,衝着身旁的準星問道:“還有多少M202火箭筒?”

準星看了一眼角落,扯了一具M202式66毫米四管火箭筒扔過來,大聲回答:“只剩下最後一具了!”

“足夠了!”北極熊咬咬牙,拿過那具M202火箭發射器,深呼吸一口,人半蹲起來,大吼一聲:“混蛋們!下地獄去吧!”

後面緊緊咬住烏拉爾卡車的一衆武裝車隊看到從車廂裏忽然冒出一個大個子,肩上還扛着一具顯然是火箭發射器一樣的東西,登時嚇得傻眼了。

武裝皮卡上的M2HB機槍手瘋狂朝烏拉爾射擊,12。7MM大口徑子彈突突地打在烏拉爾車廂的側擋板上,將鐵皮掀掉一大塊。

沒來得及調整彈道,機槍手看到大塊頭肩上的火箭發射器冒出第一團火焰,一支M74火箭燃燒彈發出尖銳的嘯叫,朝自己的皮卡迎面撲來。

叛軍機槍手的瞳孔因爲驚恐而瞬間擴大,丟下機槍也不管車速快慢,一個猛扎撲向路邊的草叢裏。

人還沒落地,他剛纔所在的皮卡轟一聲成了一個大火團,巨大的衝擊波將尚在空中的機槍手拋出幾米遠,撞在樹幹上,斷了好幾個肋骨,當場暈倒在樹下。

幾乎是在兩秒鐘時間裏,北極熊肩上的四管燃燒火箭彈一一被打出去,成“一”字縱隊的覆蓋方向,將頭幾輛車全部打廢。

爆炸聲接連響起,火光沖天,前方路面上頓時成了一片火海,後面跟着的皮卡和卡車剎車不及,紛紛追尾,叛軍的追擊隊伍頓時一片混亂。以速度優勢跑在最前面的幾輛武裝皮卡被摧毀大半,不過敵方士兵在第一輛皮卡爆炸之後就已經提高了警覺,紛紛跳車逃亡,死傷有限。

但這已經足夠阻礙整個車隊的前進速度,這種狹窄的兩車道土路,邊上又是深深的山溝,被打中的皮卡有的翻過來倒在路中間,成了天然的路障。

“贊啊!”準星興奮地跳起來,一把抱住身旁的北極熊。

很快,他覺得有些不妥,自己的手上摸到一片滑膩膩的東西。

低頭一看,全是血。

“我掛彩了……”北極熊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捂着腹部。

男人婆撲過來,扯開北極熊的RAV戰術背心,一顆子彈從內嵌防彈板的右下角射進去,打碎了防彈板之後,穿入北極熊腹部。

“怎麼樣?情況嚴不嚴重?”北極熊從口袋裏掏出個錫制小酒壺,喝了一口裏頭的高度伏特加,好像在問別人的傷勢。

男人婆利索地止住出血,給北極熊包紮好傷口,說:“現在還不能肯定是不是上了內臟,血止住了,要儘早去醫院。”

駕駛室裏,龍雲盯着儀表,水溫已經高達80度,屬於偏高的水溫,而且溫度還在不斷上漲。

“老魚,水溫很高!”他檢查了一下儀表臺:“是不是線路壞了?儀表出錯?”

老魚搖搖頭,指指駕駛臺和車引擎蓋上的幾個彈孔,無奈道:“子彈肯定射穿了水箱,咱們現在在漏水……”

又指指倒後鏡,說:“你看看後面,油箱也穿了,在漏油。”

龍雲從駕駛室裏伸出腦袋,看了一眼車的右側,心裏暗暗叫苦,老魚果然說得沒錯,油箱被打出一個小孔,正在往下瀝瀝地滴油。

看了一下油量指示表,已經在紅線附近了,恐怕跑不出多遠。

“傑克,電臺還能修好嗎?”他從已經被打穿的駕駛室後窗探頭出去,問車廂裏的傑克中尉。

“很糟糕,電路被打壞了,修也需要零件,這荒山野嶺沒法子修!”傑克中尉一臉無奈,摘下頭上的貝雷帽狠狠摔在車廂地板上。

龍雲命令男人婆:“把信號槍給他,如果看到附近有SAS的支奴幹直升機蹤影,馬上讓傑克發射信號彈,這樣可以爲我們爭取一些時間。”

正說着,老魚忽然驚叫一聲:“小子!不要說了,你快看前面!”

龍雲回過身子,透過滿是彈孔的擋風玻璃朝前面一看,只見一輛同樣是烏拉爾型的卡車朝自己迎面馳來。

“我幹掉它!”龍雲從駕駛室窗口伸出M4A1,一個點射打在司機位置前的擋風玻璃上。

輛車距離只有七八十米,M4A1擁有高精度,龍雲十分確定自己的三顆子彈都準確打在司機的胸前。

爲了保險起見,他又進行了一次點射。

呯呯呯——

再一次準確射中對面的司機,龍雲似乎看到那名司機身子狂震了幾下,但很快就恢復如常,繼續握着方向盤駕車朝龍雲和老魚的車衝來。

“糟了!”倆車距離漸進,龍雲終於看清,迎面而來的卡車上竟然是穿着那種奇怪黑色連體作戰服的近衛士兵。

“是那些日本赤軍的怪物!”

他深呼吸一口空氣,讓自己鎮定下來,麻利地將一顆榴彈推進M4A1下懸掛的M203榴彈發射器裏。

嗵——

榴彈特有的發射聲音過後,對面的烏拉爾車急速狂打了一下方向盤,車子走了個“Z”字形路線,榴彈打在右側地上,炸起一團黃色的塵土。

“該死!沒中!”龍雲繼續再推上一顆榴彈。

老魚扯了一把龍雲:“沒機會了!”

近衛士兵幾乎是無所畏懼的,在他們面前,無論是特種兵還是精英僱傭兵,對他們來說都不過是普通人而已。

他們接受近乎瘋狂的殘酷訓練,意志比任何一支部隊的士兵都要堅定。

兩臺烏拉爾卡車面對面、頭對頭,如同兩名騎着戰馬在戰場上遭遇的騎士,誰都沒有退意。對於龍雲和老魚來說,他們同樣無法後退,就算現在棄車,或許不會比跟對面那些瘋子撞一次有着更高的存活機率。

拼了!老魚眼中要冒出火來,龍雲雙腳往駕駛臺上一蹬,人扯住扶手,做好猛烈撞擊的準備。

“兄弟們!咱們跟他們拼了!”他大喊道。

車廂後的所有人都相互扯住腰帶,將身體頂住車廂板。

一整夜的被追擊,讓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種崩潰的邊緣,這些近乎恐怖的近衛士兵對人造成的心理壓力是巨大的。

與其被他們無休止的追擊,不如干脆來個硬碰硬,狹路相逢勇者勝,死也要抱着對方一起下地獄!

“跟他們這羣****拼了!!”包括英軍士兵在內,所有人都發出自己的怒吼!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兩臺烏拉爾卡車轟鳴着,如同兩頭非洲大草原上決鬥的兩頭野牛,拖着排氣筒中冒出的黑煙,捲起輪胎下濃濃的黃土,瘋狂地在狹窄的土路上迎頭狂奔。

剩下的七名黑衣士兵中,其中六名是近衛,次郎和凱比基地的小隊隊長阿部信一樣是“神僕”。

負責開車的近衛士兵沒想到對面的烏拉爾卡車司機會如此置生死於不顧,至少在他看來,從未見過這種不怕死的人!

沒想到非洲的僱傭兵裏,也有這樣的精銳!

作爲近衛,是無所畏懼的。他們是亞特蘭蒂斯神座下的忠實追隨者,蒙受神的召喚以供驅使,即便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他們生下來和常人無異,一般長到十幾歲便開始血統覺醒,首先是身體發生異樣,容貌發生極大的變化,體格比同齡人要強壯許多。這段覺醒期是痛苦的,身體中的骨骼發生極大的變化,肋骨會產生異化生長,在脊椎上長出二十六條新的肋骨,這些骨頭刺穿硬成型的肌肉,重新將內臟包裹得嚴嚴實實。

接下來便是四肢,肌肉會瘋狂生長,顱骨也會開始異化,臉上的顴骨開始突出,眉弓瘋狂生長,上頜骨凸起,梨狀孔會擴大一倍。

最後,連這些人自己照鏡子都會嚇一大跳,鏡子裏的自己不再是從前的樣子,活脫脫就是一頭直立行走的狼般模樣。

在外形改變的同時,他們的心性也會變得異常。即便從小溫順怕事的人,從血統覺醒開始也會變得冷血暴躁,易怒而且狠毒。他們對身邊的人和事漠不關心,甚至是自己的親人也覺得毫無瓜葛,從內心燃起的一種衝動讓他們無時無刻不在等待着一種能夠讓他們臣服的、去追隨的東西。

之後這些尚處於迷茫期的近衛往往選擇走上黑道,又或者離羣獨居,過着與世隔絕的生活,在某天遇到自己的引路人,便一心拜服在亞特蘭蒂斯的舊日光輝下,開始誓死追隨光復會,以重建亞特蘭蒂斯輝煌爲最終的使命。

他們從不把自己的命當做一回事,也不把別人的命當做一回事,他們只聽從亞特蘭蒂斯的召喚,對光復會俯首聽命。

兩臺車在瞬間拉近了距離。

五十米……

三十米……

二十米……

老魚手心裏全是汗,額頭上的汗珠像被淋了一盤水,不斷滴在大腿上。不過他唯一堅定的就是自己的目光。

那雙眼睛裏燃燒着怒火,可以燒掉世間的一切!

從昨晚到現在,一次次的突襲,一次次的被追殺,人的意志已經接近底線。

已經無路可退!

作爲一名士兵,在恐懼絕望的時候往往有兩種選擇——要麼棄械投降,向敵人搖尾乞憐,這是一種恥辱的做法,讓士兵的名號蒙羞;要麼就是將恐懼化作怒火,在敵人的槍林彈雨中破釜沉舟,殺出一條血路!

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十米……

兩臺車絲毫沒有減速的意思,相反,轟鳴聲更大,油門幾乎要踩得陷入駕駛室的地板上!

烏拉爾卡車的駕駛室裏,那名近衛司機的瞳孔瞬間擴大,他莫名其妙又不可思議地產生了一種從未嘗試過的感覺——恐懼!

即便對面是一羣在他們看來低等生物一樣的人類,此時也讓他感到一陣顫慄!

次郎猛然抽出背上的兩把武士刀,和阿部信一樣,作爲一名“神僕”,他畢竟在日本生長了那麼多年,對武士道精神有着一種天然的狂熱。

菊與刀,刀就是武士的生命!

那柄閃着寒光的武士刀上,閃過一串血紅的銘文,是亞特蘭蒂斯古文字組成的符咒。

御風!

這是一個增加力量和攻擊速度的神之符語。能夠最大程度激發次郎身體中的亞特蘭蒂斯血統,雖然他只是一個二級的混血種,不過依仗本身強大的力量,加上神之符語的催谷,兩車相撞之時他可以騰空而起,落地時以秋風掃落葉般的速度將對面十幾個僱傭兵和英軍切成肉塊!

他鬼魅一樣輕鬆躍上駕駛室上方,骨骼開始格格作響,肌肉頓時暴漲了一倍,將黑色的緊身戰鬥服撐大了一圈!

嗵——

一聲似曾相識的響聲傳來,次郎擡起頭,一個小黑點從對面的烏拉爾卡車駕駛室旁射出,瞬間到了面前!

榴彈!

龍雲在距離十米的地方將M4A1單手伸出駕駛室,進行了一次概略射擊。如此近的距離上,要打中駕駛室上方的次郎簡直易如反掌!

“八嘎!”次郎怒吼一聲,已經來不及躲避,十米的距離,這顆殺傷榴彈的初速是240米/秒,只需不到0。04秒便可命中目標。

轟——

次郎生生被轟中胸口,人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倒飛出去,榴彈的衝擊力和爆炸的衝擊波將他直接震飛二十多米,遠遠落在路邊的黃土溝裏,摔得塵土飛揚,頓時沒了聲息。

龍雲也沒有機會將槍收回,順勢丟掉槍,雙腳死死撐住駕駛臺,雙手抱頭。

嘭——

巨大的撞擊聲響起,兩臺烏拉爾車頭在慣性作用下狠狠粘在一起,車體的鋼製大梁瞬間彎曲,水箱爆裂噴射出水柱,射向天空。

由於速度快,撞擊力極大,兩臺車上的人在巨大的慣性作用下被多數被甩出車外,所幸的是早作了準備,否則誰都會沒命。

烏拉爾是發動機前置的尖頭車,撞擊之後車頭癟了下去,車尾甚至在一瞬間擡了起來,然後居然倒立,再重重翻滾起來,然後倒在路上。

龍雲感到自己全身像被人用巨大的錘子狠狠敲在胸口一樣,兩手護着的腦袋狠狠磕在駕駛室的窗沿上,右手的大臂傳來一陣劇痛,一種肌肉被撕裂的感覺瞬間傳入神經中樞。

接下來便是一陣天旋地轉,人被狠狠地拋了出去,像滾筒洗衣機裏的一條破毛巾,被隨意翻滾和扭轉。

一時間,他失去了意識。

公路上頓時安靜下來,兩臺烏拉爾卡車的發動機上冒着白煙,一切變得那麼靜悄悄的,彷彿一個死人的世界。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龍雲覺得自己的腦袋要炸開一樣,劇烈的疼痛伴隨着嗡嗡的耳鳴聲,他艱難地從路邊的土溝裏爬起來,剛站起來,腳下一軟,又跪倒在地。

模糊的視線中,兩臺烏拉爾卡車翻側在地上,正冒着煙。周圍到處都是暈倒的人,離龍雲最近的是北極熊沙薩,他爬過去,扯了一把北極熊。

“醒醒,北極熊!醒醒!”

可是無論他怎麼叫,北極熊都沒有一點反應。龍雲趕緊伸出手去,探了探他的脈搏,然後鬆了口氣,顯然北極熊只是昏過去而已。

不遠處傳來一陣“哐當哐當”的響聲,龍雲使勁搖了搖頭,總算聚焦了一點視力,發現那是近衛士兵開的那輛卡車裏傳來的,顯然這些近衛還沒有在這場碰撞中死掉。

龍雲意識到現在必須趁這個好機會過去把那些近衛全部幹掉,否則等他們恢復正常,倒黴的將是自己和隊友。

他左右看看,北極熊身邊橫着那支巨大的XM214尼米崗機槍,龍雲聚起全身力氣,搖搖晃晃走到槍前面,伸手要去提搶上的提把。

“啊——”右手一用力,一股鑽心的疼痛傳遍全身,他忍不住慘叫一聲。

他蹲在地上吸了一口冷氣,發現自己的右手大臂已經脫臼,根本使不上力氣。

“哐當”的響聲不絕於耳,而且越來越頻繁,顯然近衛士兵已經醒了,他掃了一眼對面,一個黑衣近衛扶着車廂掙扎着站起來。

這次撞擊,雙方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即便是身體強悍的近衛,在這種巨大的撞擊之下雖然不會要了性命,但骨折是難免的,甚至有些會昏過去。

等不了了!時間就是生命!

龍雲緩緩蹲在地上,將自己的大臂伸入兩條大腿中,然後用力夾住右手。他深呼吸一口氣,接下來的動作將是關鍵,也是最疼的一關。

這種簡易的脫臼處理方法在傭兵課程裏是必習的,老魚曾經手把手教過龍雲怎麼緊急處理各種脫臼的情況。

“啊——”

他用力將身體往上一擡,脫臼的大臂被扯直了,大臂關節被拉到了關節囊下,疼得龍雲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他用力將上半身前俯,藉助身體的重量硬生生把關節鷹嘴位推進關節囊中。

啪——

一聲輕響過後,巨大的疼痛襲來,然後逐漸覺得舒服了許多。

龍雲轉動了下大臂,雖然還是十分痠痛,好歹也能正常活動了。

他忍住痠痛,趕緊提起XM214,將彈藥箱背在身上,大踏步走向近衛士兵的那臺車。

突突突——

第一名站起來的近衛被XM214巨大的火力掃得整個人跳了起來,撞在車廂板上。

龍雲走上前去,一腳踩住近衛的腦袋,將槍口抵近,距離心臟位置不到三十釐米,猛然再次扣動扳機。

密集的子彈幾乎打在一個細小的圓形位置上,近距離的射擊將近衛堅硬的肋骨射斷,再鑽進肌肉,把心臟打成肉醬。

龍雲沒有任何一絲猶豫,轉身又走到駕駛室旁,對着裏頭兩名近衛瘋狂開火。

當朗朗——

彈殼不斷落地的聲音如同一曲死亡奏鳴曲,兩百多發子彈瞬間傾瀉進駕駛室裏,把近衛士兵掃射在座椅上不斷扭動身軀,兩名還沒來得及逃脫的近衛立即被打成漁網。

提着開始發燙的XM214尼米崗機槍,龍雲迅速繞到車廂後,伸頭朝裏面看了一眼。

遺愛 剛伸頭,就聽到“呯”的一聲槍響,他趕緊縮了回來。

一顆子彈打在車板上,改變了彈道,擦着龍雲的左太陽穴飛過,龍雲甚至能感到子彈彈頭上的高溫灼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