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她傷感地遙望了元昊一眼道:“只是…..我心中割捨不下的他….恐怕只有來生再見了!”

許多正陽宗的弟子都像山前去和她一起抵抗魔雷,但是都被情緒顯得有些激動的高泠秀呵斥開,既然選擇了她,她就不想因爲自己的關係而讓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元昊無奈一笑,身子一閃之下在高泠秀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站到了她的身旁!

高泠秀只感覺身子一歪,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抱在了懷中,接着感覺到翹臀上幾下輕拍,一個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個傻妞!!我都還沒說啥,你就要死要活的!!誰說你就會死的了!!!還敢跑開,看我不好好教訓你!!!有我在這,誰也甭想傷害你!!!”

高泠秀臉上一陣火辣,身上傳來的從未感覺到的安全感讓她深深的迷醉其中!被元昊這樣大庭廣衆之下抱在懷中,饒是她素來有着強悍一面但是也受不了這麼多人火熱的目光!

“你幹嘛!?快放開我!”高泠秀嬌弱無力地輕輕捶了元昊胸膛幾下,掙扎着逃離他的懷抱,但是玉手始終被元昊緊緊握住,怎麼也掙脫不開,只得嬌羞地讓他這樣!

“別傻了,魔雷的威力你剛纔也看到了,我…我…不能讓你爲了我而以身犯陷!”

高泠秀的堅決地看着元昊道,自己身上魔氣越來越充盈,眼看魔雷之威就要降下!

元昊搖搖頭沉聲道:“相信我!!!沒事的,一個破陣法怎麼可能收的了咱兩的命!!呵呵…..”

不理會元昊的“狂妄”之語,高泠秀看着頭頂上匯聚在一個的魔氣漩渦,魔雷就要降下了!但是元昊緊緊握住她的手卻怎麼也拿不開!

“萱姨,我真的能夠掌控溟涬鐲了嗎?”元昊一把將高泠秀緊緊拉住,一邊魂識詢問道。

“操控溟涬鐲需要真元之力,雖然你現在只是半步元神,真元之力也只是佔力量的一半而已,但是你小子身上有混沌元精,自然不能和尋常之人一樣同日而語!”

萱姨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將元神之中的力量盡數激發而出,奔着溟涬鐲而去,試着將魂識沉入其中,和我溝通,我在溟涬鐲之中和你相互支援,共同開啓溟涬鐲護住之力!!!

有神器相互,就算是天神一擊都能抗下,別說這個小小的天陰聚煞陣法了!”

聽萱姨這麼說,元昊徹底放心了,萱姨的口氣倒是對着煉屍門的天陰聚煞大陣不怎麼看重!

也是,此刻的天陰聚煞大陣雖說厲害,但是充其量也就是幾個小魔頭在掌控,要是換了那些以前的大魔頭或者是三大魔門的老妖怪那才叫可怕呢!

“轟!!!”

一道磨盤般粗壯的黑色魔雷從天而降,直接擊打在了元昊和高泠秀的頭頂之上,就在所有人都以爲這對苦命鴛鴦即將共同消亡的時候,異變突生!!!

一陣柔和的淡金色光芒從元昊身體中鋪撒開來,就像夕陽落下將餘暉撒在金色的沙灘上一樣的秀美感覺,高泠秀只覺得此時此刻天地間一片寂靜,彷彿世界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再無其他!

元昊身上氣息在那一刻顯得飄渺無比,彷彿抓住了,可是又什麼都沒有!

眼中是睥睨天下的光彩之色,單手摟着高泠秀,元昊眼中金光一閃,一根指頭一指向天,嘴裏輕聲吐出一個字:“啓!”

只見從元昊指尖上冒出一個圓圈,泛着金光飛離天空,越變越大,到了接近於天陰聚煞大陣的陣法旋轉的時候,幾乎已經變得一樣大小了!

金圈就像一個渦輪一般慢慢籠罩上了大陣,將整個天陰聚煞大陣的旋轉陣法給遮掩住了!!!

“這是…這是怎麼回事….”三名魔頭有些驚慌地喝道,他們忽然發現,天陰聚煞陣法居然不受他們控制了!

剛纔靈活運轉的陣法怎麼會在一瞬間就像失去的聯繫一般,三名魔頭衝着天空的金色輪盤發出一陣魔光,威力無比的魔光打在金色輪盤上絲毫反應不起!

“臭小子!!你到底做了什麼!!!”

元昊淡淡一笑道:“其實也沒有做什麼,只是讓你們暫時和那鬼陣法失去聯繫,相互隔斷罷了!!”

“怎麼可能,你一個出玄上期的小子,有什麼實力能夠阻絕天陰聚煞大陣的陣法旋轉!”

一名魔頭髮出驚怒交加的聲音,顯得對元昊的說法完全不信!

元昊撇撇嘴沒有理會他,而是扭頭衝着高雲他們喊道:“現在他們無法操控陣法,快速將三名魔頭擊殺,現在他們也跑不出這個陣法,只要他們一死,天陰聚煞大陣一定會破的!”

三名魔頭驚恐地相互望了望,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在天陰聚煞大陣之中被人擺了一道!

原本的想法是,只要將天陰聚煞大陣一開,那麼無人能夠抵擋陣法中的殺力,那麼他們三人自然可以好好地像是操控玩偶一般地掌控這些所謂的正派之人了!

沒想到現在被一個忽然冒出來的小子搞得,天陰聚煞大陣被一個奇怪光圈籠罩,他們操控陣法就像被完全隔斷一般,一點反應沒有!

最糟糕的是,現在陣法關閉,他們就算想跑了跑不掉,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啊!而且元昊還一語道破天陰聚煞大陣的關鍵,那就是陣眼其實已經被種在了他們身體之中,三人同體,一旦他們被滅殺,或是陣法被破,那麼兩邊都會消亡!!!

元昊當然不會知道這麼多,這麼關鍵性的地方當然還是萱姨知會的!

正派之人相互望了望,隨即便感覺到身上所受限制好像真的沒有了!雖然還是沒有辦法走出這個該死的陣法空間,但是卻是可以飛身上天了!!!

齊聲的怒喝聲響起,所有人都衝着三名魔頭殺去,宗派代表更是一馬當先,只有烈侖熠冷冷地望了一眼元昊,眼中神色讓人不寒而慄!

元昊望了望緊閉雙眼的高泠秀,看着她輕微顫動的長睫毛一陣發笑,不自覺地在她臉上輕輕啄了一下,將美人驚醒!!

“我們…..沒事了?!!!”不敢相信地望了望周圍,只見元昊笑眯眯地看着她。

“當然沒事了,我怎麼捨得讓你出事,傻瓜!!!”元昊點點她的瓊鼻,沒好氣地道。

高泠秀嘟嘟嘴巴,樣子真是惹人疼愛!

場面真是奇怪,一邊打得熱火朝天,一邊卻是兩人在這裏你儂我儂,真叫人感嘆!

三名魔頭雖然修爲高深,但是也架不住正派人多勢衆。在從天空之上隕落了許多宗派弟子之後,三名魔頭終於禁不住了,一個被殺,一個身受重傷,另外一個被打得披頭散髮很是恐怖!

只見他看着元昊吼道:“都是你,臭小子!!!壞了我屍門大事,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說着便如一道黑光一般在圍攻他的正派弟子羣中射出,驚起一片驚呼之聲!!

元昊望着他,不由得冷哼一聲,難道還以爲老子是軟柿子!!!???就怕你要踢到了鋼板!!!

“秀兒,我先去打發了這個雜碎!!!”元昊笑了笑,放開緊緊牽住高泠秀的手,身子便如離玄之箭一般彈射起來!!!

不知怎麼回事,修爲在迅猛飛漲的時候,元昊感覺身體的攻擊力就像也在告訴增長一般,即使面對高出他許多的高手,也覺得尚有一戰之力!!!

紫金色的雷霆光芒閃耀全身,元昊身上瀰漫着讓人心驚的恐怕雷霆力量!!!

這種力量,別說是戰鬥了,一般修煉者就算是靠近也無從消受得起!!

“一元玄級雷脈!!居然是一元玄級雷脈!!!”對於雷霆氣息來說,這裏當然是高雲最熟悉了,他面露震驚地望着一陣紫金色光芒的元昊,嘴裏喃喃地道。

冰冷小說系列之風玫瑰 隨即其他八大宗派的代表也感覺到了這股強橫的力量!!!

出玄境界上期的修爲居然擁有着一元玄級靈脈,而且是一個從來沒有加入宗派的小子!!!

光靠自己修爲就已經達到了靈脈修爲的頂峯!!!

需要知道的是,一元玄級靈脈的水品,在現在的修煉界已經算的上的頂尖了!!更往上的神級靈脈,現在沒有人達到這一境界!!

不用任何力量的運用方式,元昊光憑一雙雷拳就已經狠狠地在魔頭身上打了幾下,一元玄級雷脈中的雷霆之力在魔頭身體中肆虐縱橫,將他徹底打殘!!!

“無論如何都要讓他加入正陽宗,真是百年難見的奇才啊!!!看他靈脈等級如此之高,但是對於雷霆力量的運用功法尚且停留在低階階段,真是暴殄天物啊!!!如果等他掌握的正陽宗的厲害功法,那麼我正陽宗就要再出一個絕世高手了!!!”

高雲凝望着元昊,腦中飛快地閃過無數的想法!其中,讓元昊儘快加入正陽宗的決定已經變得無比焦急了!!現在的他可是要比元昊緊張多了!

隨着一名魔頭死在雷霆之力下,元昊所下的判定果然顯現出來,天陰聚煞大陣隨着三名魔頭的消亡,也慢慢散開, 陣法之力徹底消失!!!

所有宗派弟子都生出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望着晴朗的天空,雖然天陰山依然是那副衰敗的模樣,但是總要好過就像是困獸之鬥的陣法中,任人宰割!

宗派弟子沒有高興多長時間,因爲一陣淒厲的嘯聲讓所有人都不覺得一陣發冷!!!

“桀桀桀桀……..八大宗派果然還是有一手的嘛!這麼快就把天陰聚煞大陣給消除了…哎…..不過好在靈屍王已經成功完成了…..你們今天就等着死吧!!!”

就在衆人四處尋找聲音來源的時候,天陰山一處山腰之上忽然顯現出一個巨大的骷髏頭骨,從山體中轟隆隆地冒出來,震的整個大地都在劇烈搖晃!!

骷髏嘴巴中緩步走出一個男子,青白的面孔猶如殭屍一般!

“嬰文諾!!!真的是嬰文諾!!!”

宋和高呼一聲,連忙指着那男子驚呼道。

嬰文諾他果然出現了!

“他手裏抱着一個什麼…..”丁瑤琴疑惑道。

“好像是…..好像是一個小孩!!!”

高泠秀仔細看看衆人眼前巨大的骷髏頭張開的血盆大口裏站着的嬰文諾道,卻是見他手裏真的抱着一個小小嬰孩!

元昊高泠秀宋和他們緊張地對望一眼,這小孩不是那天在高泉家見到了那個嗎?!!!

“啊~~~~還給我!!!把我的孩子還給我!!”一陣更加慘烈的哭喊聲從天陰山另外一個側峯邊傳來,只見一名散亂着頭髮猶如女鬼一般人衝了出來,直衝着骷髏頭而去!!

聲音慘厲無比,聽上去令人心中一陣絞痛之感!

“巧翠!!!那是巧翠啊!!!”高泠秀忽然急切地上前幾步喝道,被元昊一把拉住,現在不知道他們到底要玩什麼花樣,不能冒險!

“元昊,那是巧翠啊!!張巧翠啊!!!”高泠秀以爲元昊不認得張巧翠了,拉着他的衣袖一陣驚慌道。

元昊皺眉點點頭,沉聲道:“秀兒不要着急!那確實是張巧翠,你在這裏別動,等我將她帶過來問問清楚!”

元昊示意丁瑤琴看住高泠秀,擔心她冒險上前,接着身子掠出一道光影,一把將張巧翠撤回來,不顧她的百般掙扎!!!

高泠秀緊張地拉住張巧翠的手問道:“巧翠,巧翠!!!我是泠秀啊!!你怎麼了!!!你怎麼了!!那真的是你的孩子嗎?”

元昊皺眉不語,望着如同瘋魔了一般的張巧翠,當初河陽郡新昌城外,七裏村中的那個農家俏丫頭張巧翠,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

她不是嫁給了和她“一見鍾情”之下的高泉嗎?不是說來中都享受榮華富貴的嗎?又怎麼會….

嬰漣漪過來拿出一顆藥丸,有着清心明神作用給張巧翠服下,過了一會,只見張巧翠愕然地望了一圈,見到熟悉的高泠秀的樣子,忽然大哭道:“泠秀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啊!!!救救他!!嗚嗚嗚……”

高泠秀急忙問道:“巧翠你慢慢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高泉呢?”

不說高泉還好,一說起高泉,張巧翠立馬露出一個刻骨銘心仇恨的樣子:“高泉!!!高泉他不是人啊!!!他不是人……嗚嗚嗚……”

哭得死去活來的張巧翠完全說不出話來,在高泠秀好一陣安慰下她才道:“嗚嗚…..高泉…他根本不喜歡我……他只想用我的身體生一個孩子…….那晚…那晚……根本不是他…而是….太子啊!!是太子!!!”

張巧翠斷斷續續地話中令得所有人都憤怒於煉屍門魔人,更憤怒於高泉做出了禽獸不如的事情!!

原來,靈屍王所產生的必備條件兩個純陰之體就是張巧翠跟太子嬰文諾!!!高泉自從離開新昌城後就和煉屍門攪在了一起,雖然他不是魔脈之身,但是喪心病狂,處於報復的他先是欺騙了張巧翠和他同上中都,而在衆目之下和張巧翠結成夫妻。

但是,新婚的時候和張巧翠在一起的居然是太子嬰文諾!!!張巧翠在這個由煉屍門主導的陰謀中完全扮演的就是一個爐鼎之用!!

煉屍門四處尋找的純陰之體就是張巧翠,而透露這一消息的就是仇老!!玄甲軍將軍黃磊!!!

難怪他會跟元昊說報仇一事,他將張巧翠當作是同煉屍門談判的砝碼,他也是但年到七裏村中教授張巍功法,將張巧翠純陰之體封閉十多年之久的高人!!!

而這一切的目的,都是爲了徹底剷除神衛軍,儘管這個時候說神衛軍已經算不得什麼了,但是神衛軍就是煉屍門,煉屍門掌控神衛軍這個事實是八大宗派都見證的了!!

從今往後,大陸之上,沒有神衛軍的存在,或許,只有徹底剷除煉屍門,纔算的上是消滅的神衛軍!!!

“哎…..”相同這一切的元昊不由得深深嘆息,仇老..不!!黃磊將軍報仇心切,完全被仇恨矇蔽的雙眼,他處心積慮的將煉屍門的事情一步步揭露,就是爲了給當年葬身於天陰山的玄甲軍報仇!!!

這個仇恨,甚至不惜以煉屍門有可能被八大宗派率先剷除爲代價!!!

而嬰文諾手上抱着的孩子,就是他和張巧翠,兩個純陰之體的人所生下的帶着絕頂煞氣屍氣而生的魔嬰!!!!

嬰文諾身爲純陰之體,爲了適合靈屍王的孕育條件,將自身純陰之力封閉十數年之久!!更是用玄甲軍萬名修煉者的埋骨之地屍氣來孕育自身!

而張巧翠,被黃磊施以魔道祕法將純陰之體同樣封閉的十數年的時間,兩個身體中蘊藏着如此強大陰力的人結合,全身的力量都被灌注到了魔嬰的體內,現在,最後成爲靈屍王身體的嬰文諾已經完全具備條件,一個有魔嬰主導,陰力屍氣相互融合的靈屍王正式出現!!!

高泠秀眼眶通紅地聽完張巧翠斷斷續續地哭聲,緩緩站起了身來,鳳眼之中滿是殺氣地盯着此刻站到了嬰文諾身後的那一人身上!!

“高泉…..畜生….我一定要殺了你!!!!”

高泠秀嬌喝一聲就要暴起,元昊急忙將她了回來,現在可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鬼才知道那靈屍王到底有多麼厲害!

“元昊放開我!!我要殺了他!!爲巧翠報仇!!!”高泠秀帶着哭聲喝道,元昊只能安慰都:“秀兒切莫着急!我答應你,一定親手殺了高泉這個雜碎!!現在可不能輕舉妄動,靈屍王不是我們可以對付得了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