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她看了一眼銀票的面額,然後呆愣愣的看向了莫柒柒:「小公……我的個哥哥,你認真的?」

「是啊。」

莫柒柒淡淡一笑:「銀子都給了自然是認真的,而且事成之後多給你五萬兩銀子也是認真的,這件事情就要麻煩你操辦了!」

「……」

若說之前杜鵑對莫柒柒還有賊心。

現在賊膽子直接嚇破了,她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才接過了銀票:「我的個小哥哥,你是真的?這可是五百萬兩白銀啊!」

現在普通人家一年開銷不過是二三十兩銀子,這還是養著一家四口的情況下,縱然是官家千兩白銀也夠一府上下各種婆子丫鬟小廝吃用了。

這樣一算便能理解杜鵑為何會如此大的反應了。

關鍵是若是真的按照莫柒柒所說的,兩邊一邊給她五萬兩銀子,那她還開什麼醉仙居酒樓,一天天累死累活的?

直接拿着就可以養老了好不好!

那一瞬,杜鵑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看着莫柒柒問:「你真的不要再看看?」

莫柒柒:「不用了。」

杜鵑:「你真的不用見見賣家?」

莫柒柒:「這個暫時也不用,杜姐姐負責將定錢交過去,然後給我兩日時間剩餘的銀子我會直接一次性給她。」

「……」

杜鵑咽了一下口水。

她看着現如今的莫柒柒有些哭笑不得:「你就不怕我拿銀子跑了?」這一萬兩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的,足以讓很多人見錢眼開了。

莫柒柒挑眉冷笑:「杜姐姐,你是個聰明人,一來是知道十萬更誘人,二來……你也跑不掉。」

眸光微涼。

那強大的寒氣似是能噴薄而出。

雖然現在是盛夏,可杜鵑卻有種骨子裏透出來的恐懼。

她就那麼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甚至是不知道莫柒柒什麼時候離開的,過了許久才終於原地蹦起來了!

她渾身的肉肉都在顫抖:「我發財了!我發財了!」

……

是夜,風微涼。

當莫柒柒回宸王府的時候,已經是夜半時分了。

小圓子一直在門口等著莫柒柒,看到她的時候連忙跑了過去,那小臉充斥着緊張和受傷的味道!

莫柒柒看到他這個樣子,不由輕輕一笑:「你是怕我跑了?」

「是。」

小圓子重重的點頭。

月光下他的小臉被渡上了一層寒氣,那立體的五官雖然還稚嫩卻宛若歷盡了滄桑:「主人,你若是走能不能……帶上我?」

他對氣氛極為敏感。

能看出現在的氣氛不太對勁。

特別是從夜林軍那邊回來的時候,他能看出莫柒柒眼中的憤然和決然。

所以他才一直都在門口等,聲怕莫柒柒會丟下他不要他了。

莫柒柒看到這樣的小圓子,有些心疼的感覺:「放心吧,我去哪裏都會帶着你的。」

這話剛說出口,身後傳來了一陣咳嗽。

回頭看便到了流影以及面色陰冷的夜臨宸。

莫柒柒看到二人面色沒有任何的改變,那冷漠的疏離感面前站着的是一個陌生人,僅僅一眼她便移開了眸子拉起了小圓子的小手。

「王妃,王爺今天一天都在神機營忙着,我真的看着都累的。」說到這裏的時候,流影掃了一眼夜臨宸才繼續道:「王妃快勸勸王爺,還是身體重要的。」

莫柒柒沒說話。

只是掃了他一眼,那眼神充斥着濃濃的冷漠。

流影被莫柒柒的眼神有點嚇到了:「王妃,你……這是怎麼了?」

「你家王爺要和我和離了,輪不到我管。」對莫柒柒來說既然關係定義成了利益的關係,那她一個表情都不想浪費在無用的人身上,於是說完她便拉着小圓子往屋裏走。

流影則是驚訝萬分:「王爺,你聽到王妃說什麼了呢?和離?你要和王妃和離?這……是我聽錯了吧?」

別人不知道他是能看出來的,自家王爺真的特別在乎這個王妃。

這明明前一天還好好的,怎麼忽然扯出了和離兩個字了?關鍵是看着莫柒柒的樣子也像是開玩笑的,難不成是真的?

如此想着的時候他不由看向了夜臨宸,這一眼嚇得他抖了一下:「王爺,你……」

「閉嘴。」

冷冷的兩個字。

夜臨宸的眼中透露著濃濃的殺伐之氣。

待流影閉上嘴之後,他才看向了剛剛莫柒柒離去的方向,隨即抑制不住的攥緊了雙拳,整個人的情緒都陷入了一種暴走的狀態。

反觀莫柒柒其實也並不高興。

甚至因為剛剛看到了夜臨宸,現在心中竟有點堵堵的感覺。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她就更不高興了,明明現如今她得不到半點夜臨宸生氣的提示,所以人家不生氣自己又何必?!

為了壓制這樣的感覺她索性開始輕點起了自己的家當,之前她讓流影賣了她的嫁妝,現在手中的銀票還剩了個一百萬兩左右的樣子,那距離五百萬兩還差足足四百萬兩銀子。

原本她想着到時候夜臨宸把銀子給她了,她便可以輕輕鬆鬆買下那個宅院了。

可剛才看到了他一眼之後,頓時斷了這個想法。

什麼事情還是要依靠自己比較好。

於是乎她乾脆在武器庫里挑選了幾件最不喜歡的,並將流影叫了過來。

流影看到莫柒柒的時候,有些手足無措:「王妃,你……你真的要和王爺……」

「那你不需要關心。」

莫柒柒冷冷的看向了他,態度從始至終都透著股淡漠:「我找你過來是需要你幫我做點事情。」

流影問:「王妃有什麼事情?」

「這些東西幫我估算一下大概多少銀子。」莫柒柒指了指旁邊放着的幾樣武器:「我想賣了它們,想要知道一下大概的價格。」

流影看向了旁邊的桌子,繼而驚訝萬分:「王妃,你要賣這些?」

。 對四星集團投資入股成功的話,江山的商業版圖,就可以多一塊。

在大毛,他建立了維埃公司,在白頭鷹國,他投資入股了一大票科技企業,霓虹國要不是被白頭鷹國阻攔的話,毫無疑問,他依舊可以投資入股一大票企業。

再加上棒子國的四星集團,如此一來,世界上排名前列的各大經濟體,除了歐洲歐共體之外,他已經投資入股了三個。

這還不算日漸騰飛的國內。

如此格局,無論世界貿易以後如何發展,各家爭鬥誰贏誰輸,江山都是贏家。

猶太人做生意的秘訣是兩頭押注,這樣的話,無論最後是那方贏,他們都不虧。

而江山則是以全球布局為目標,這樣,他根本不可能虧。

飯局結束后,李富真將江山投資入股的消息,傳達給了集團的決策層。

如江山所料的一樣,四星集團對江山的投資入股是樂意接受的,但就是在條款細則上,還有一些不同的意見。

雙方通過李富真,開啟了多番商談。

最終,江山用專利技術,產業鏈供應,投資入股四星集團一事,還是成功落實了下來。

一秒記住https://m.net

為了獲得對四星集團更多的控制權和影響力,除了手機的專利技術和產業鏈供應,江山還拿出了大筆資金。

作為交換,他得到了四星集團百分之四十的股權。

是四星集團的第二大股東。

僅次於四星集團的創始者,李氏家族。

和其他企業一樣,對於四星集團,江山也派遣了大量員工到四星集團內部任職。

除了是加強對四星集團的控制力之外,也是在學習四星集團的長處,取其之長補己之短。

有了江山這個大股東之後,四星集團也開始向國內大局進軍,投資建廠,搶奪市場。

國內高效且低廉的生產力,讓這些投資建廠的企業,商品生產成本變得更低,如此一來,在全球化的貿易上,他們可以通過降低價格,讓自己的商品變得更有競爭力。

而這種趨勢,也使得其他那些發達國家的企業,不得不到國內來投資建廠。

因為他們本國的生產力成本高,投射到商品上,價格自然不低。

而那些競爭對手因為把生產都放到了國內去,低廉的生產成本,可以讓他們保證利潤的同時,降低價格形成競爭力。

為了應對這一局面,那些還未到國內投資建廠的企業,只得加速去國內投資建廠,對此,他們的商品才會有競爭力。

這也可以看出高層政策設計者的高明之處。

一開始的時候,要想讓別人來投資建廠,還需要你想辦法去拉外資。

但當形成一定規模之後,都不需要你去拉,外資聞著聞著就來了。

資本都是逐利的,只要有利潤,它的鼻子是比狗還要靈敏的。

……

處理完四星集團的事務后。

距離暹羅國貨幣政策的改革,也沒剩多少時間了。

與此同時,江山也完成了資金儲備。

一切準備就緒!

去暹羅國的行程,也正式敲定了下來。

得知要去暹羅國,龍文南幾人都是興緻勃勃。

「暹羅國的人妖,那可是一大特色,聽說漂亮的人妖,比女人還要漂亮。」

「不過我倒是好奇,人妖是男人變的,那他們還有沒有男人的標誌啊?」

「也不知道玩起來是什麼感覺,假如他們還有男人的標誌,那豈不是要走後門?那她們上廁所的時候,是上男廁所,還是女廁所呢?」

還沒開始動身,龍文南幾人就暹羅國人妖一事,開始了討論。

一個個都聊的很是起勁,對人妖充滿了好奇。

這些年,他們跟著江山走南闖北,多次命懸一線,見過的風浪多了去了,但暹羅國人妖這事,他們一竅不通。

不免興緻高漲。

「這麼好奇的話,到時候扒開褲子看看不就知道了?」

「就怕那些人妖不僅有男人的標誌,而且比你們還大!」

「到時候,就不知道是誰玩誰了。」

幾人聊的熱火朝天之際,江山推門走了進來。

看到江山,幾人趕忙收斂笑容,恭恭敬敬的看著江山。

「老闆,我們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江山在沙發上坐下,看著龍文南幾人。

「你們是出發跟我去做事啊,還是急著出發去玩人妖啊?」

聽到江山這麼說,龍文南幾人一臉尷尬的賠著笑。

很明顯,他們剛才說的話,江山都聽到了。

「好奇想玩很正常的,但第一要務,是把事情處理好,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江山提醒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