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她神色漠然,體內龍魂珠似乎讓她覺醒了一些神妙的力量!

比如,她的肉身強在變得強悍,氣血更加的旺盛,靈感可以捕捉到這些人的攻擊軌跡,更驚人的是她戰鬥的本能越發的強大。

彷彿她天生就是為戰鬥而生,自從吸收了龍魂珠之後,江靈兒就發現自己的戰鬥天賦就似被激發了一樣,提升到一個很可怕的程度,而且還會隨著她的境界不斷的提升。

眾世家、門派精英高手根本沒想到江靈兒竟敢主動殺來。

只見江靈兒雲水劍意在人群之中縱橫不息,不斷地有人被刺殺於劍下,當然,江靈兒身上也不斷地受傷,血水染紅了白衣。

按道理,江靈兒受傷越來越多,應該會越戰越弱的,但讓眾人很吃驚的是,江靈兒越戰越強,根本沒有一絲衰弱的跡像,他們發現,江靈兒身上淡藍色的水幕光華很難擊破,不僅如此,水靈之力還可以撫平傷口,有強大的療傷功能,所以,江靈兒一邊在受傷,也一邊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好強大好可怕的水靈之體!」

直到這一刻,眾人世家門派精英都認識到水靈之體的可怕,而此時有十三人死於江靈兒的雲水劍下。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死去的人,都是一擊斃命,江靈兒展現出來戰鬥天賦更讓圍殺的一群人感到心寒。

但現在出手都是先天二重到三重境的靈修者,那些先天四重境強者都沒有出手,江靈兒知道,兇險的戰鬥才剛剛開始。

八位先天四重中境到圓滿者的強者,此時分立八方,圍殺而來,

江靈兒毫無所懼,雲水劍刺出,剎那龍呤驚天。

雲從龍,龍賜雨,這便是雲水斬!

這一刻,江靈兒才開始真正的拚命,要麼戰死此地,要麼越過城池,從此天高海闊任魚躍……

另一處地方,青月城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那裡,所有人都被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

看著那在地上滾動的頭顱,誰能想象前一刻他還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風家少主?

但更加震撼的一幕出現了,被斬掉頭顱的風家少主,竟然沒有立刻死去,只見從那頭顱之中突然衝出一道虛影,飄立在空,卻不正是風家少主。

分手妻約 「分魂靈器,難怪剛才刺破眉心都不死,原來只是一道分魂!」

江寂塵有些訝異地說道。

他聲音剛落,風天行的肉身瞬間化成虛無,只有一塊綠色的靈玉從風天行的斷掉的頭顱中浮現在空。

綠色靈玉便是分魂靈器,此時被黑衣老者收了起來。

那虛影的風天行,面容扭曲,死死地盯著江寂塵,恨意滔天地怒吼:「江寂塵,竟然敢斬我分身,待我真身出關,必定屠你九族;而你,我不會讓你這麼容易死的!」

「既然要分魂靈器來代替己身,你顯然是在突破生死關,嘿,以你廢物的資質,能不能出來都是兩說,現在一縷殘魂也敢威脅我,滾吧!」

江寂塵說話之間,便已凌空一指。

「啊!」

風天行的殘魂在不甘的怒吼中消散。

而江寂塵點出的是雲滅雨散指,連黑衣老者都來不及相阻。 ?

隨著風天行的分魂消散,天地之間,一片靜寂!

剛才一切發生的事,雖然只是短短的一陣子,但無不讓人驚心動魄。

先是江寂塵無情的斬下了風家少主的頭顱,捅破了天。

眾人以為風家少主必死無疑,卻不想先天六重境中期的風天行竟然只是一道分身,真身還在風家秘地中閉死關。

風天行的分身已經如此強悍了,那真身又會強大何等程度?

這一次,青月城修者再次被上等靈修勢力的深厚底蘊驚到了,無法想象他們的極限會在哪裡?

然而,少年江寂塵依舊毫不在意的樣子,一指點滅風家少主殘魂,可謂強勢到了極點。

四周,分立著一位位氣息驚天的強者,修為都達至了先天五重境之上,江寂塵現在就算插翅都難飛。

黑衣老者沒有立刻出手,而他不出手,那怕是老皇主也不敢擅自出手,他冷冷地盯著江寂塵道:「你是一心求死?」

「為何這麼說?」江寂塵淡淡地問道,同時一邊運轉著《不滅經》,不滅之力從大先天穴中流轉出來,遍布全身,不斷地修復著身上的傷口。

「本來有風少主在手,你還有一絲依仗,亦可看到一點希望,而現在是你親手斷絕了自己的活命之路!」黑衣老者漠然地說道。

這個時候,江寂塵反而笑了笑,淡淡地道:「我心裡想殺他,就殺了,至於生死什麼的,可不是由你們來定,也不是由這天來決,而是由我自己定。」

江寂塵說完話,便已身形衝起,向黑衣老者和老皇主相反的方向衝去。

他開始要拚命突圍了!

小骷髏也也使勁的搖晃起來,跟在江寂塵身後。

很多人其實都看到了小骷髏,這隻小骷髏除了會跟人外,沒見過它有什麼用處,而且看起來很弱小的樣子,隨便一擊只怕都要粉身碎骨吧,不知道江寂塵為何要一直帶著它?

「想走,江寂塵,你根本沒有一絲機會!」

黑衣老者終於出手了,彈指之間,絲絲縷縷的靈力線飛出,纏滿一片天地,封絕一方虛空。

靈絲纏虛空!

這是小宗師的手段,極為可怕強大。

江寂塵和小骷髏的前方被強韌的靈力線阻住了去路。

這時候,老皇主也出手了,抬手之間,風雲幻動,虛空震蕩,一道巨大的掌印凝成,內蘊靈紋殺機。

這是小宗師真正的一擊,老皇主對江寂塵恨之入骨,這一擊自然不會留手了。

然而,這一掌未曾落下,黑衣老者對著虛空彈出了幾指,剎那之間,無數的靈力絲纏住了老皇主那強大恐怖的一掌,讓老皇主那一掌受到了強大的阻力,竟一時之間壓落不下去。

「使者,這……」老皇主吃了一驚,想不通風家使者為何時阻他。

「風少主要活的,江寂塵若死了,他若閉關出來,火氣無處撒,遭殃的就是我們。」

黑衣老淡淡地開口道。

他若只是要殺死江寂塵而已的話,何需動用如此麻煩的手段?

靈絲纏虛空,不僅要求對靈力的控制到達一種極為高深之境,更需要有精純龐大的靈力支撐,一般的小宗師根本無法做到。

老皇主心中雖然不甘,但也不得不收回這絕殺的一擊。

而江寂塵此時面對阻在身前的靈絲,不退反進,他輕聲對身後小骷髏道:「小灰,跟緊了,看看大哥如何抽絲剝繭,衝出牢籠!」

小骷髏在江寂塵身舉起小骨手,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憨厚又可愛。

江寂塵看見這一幕,心中頓時豪氣縱生,鬥志無窮,身上更是充滿無窮的力量。

他大笑一聲,飛身而出,手中赤銅銹劍如飛鳥歸林,又似游魚穿海,劍尖顫動,在密密麻麻的靈力絲中挑刺著。

「哧哧……」

只見一根根細小的靈力絲被挑飛,根本無法攔住江寂塵,小骷髏則一步不差地跟在江寂塵身後,不斷地舉起小骨手為江寂塵打氣。

「我有一慧劍,三千青絲不煩憂;我有一道心,諸天萬界困不住,破破破……」

江寂塵高歌猛進,只是轉眼之間,江寂塵已經帶著小骷髏衝出了靈絲纏虛空的空間,身形如電的向前疾沖。

黑衣老者一臉發黑,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手段竟然困不住江寂塵一陣子!

這次丟臉可是丟大發了。

他一步踏出,追殺了上去,而這一刻,他也終於見識了江寂塵的速度,對方竟然不比他慢太多?

這是什麼怪胎?他可是先天八重境的小宗師啊!

不過,哪怕沒有黑衣老者和老皇主,江寂塵的前面還有一群世家、門派的真正強者,都是先天五重到六重境之間的存在。

面對一個,江寂塵可敵,但是一群,那絕對就是玩命了,而且隨時都會被玩完。

這一刻,江寂塵與小骷髏體現出了完美的配合。

江寂塵一人吸引所有人的火力,小骷髏則是被所有人忽略的存在,所以誰也沒注意到會突然消失的它。

小骷髏隨意一晃,便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它已經出現在一名強者的背後,然後小骨手輕輕一戳,一名強者心臟已滅,靈魂飄出,被小骷髏吞噬掉。

由於追殺的人太多,江寂塵身上瞬間都布滿了傷口和裂痕,隨時都要肉身崩潰掉一樣,但這時候,他們也終於衝出了重圍,走在最前面。

只是,黑衣老者和老皇主已經後來居上,攔在了他的前面,又一次斷了他的去路。

不過,跑了這一段,江寂塵離北城門拉近了很大一段距離,相距已經不遠了。

「江寂塵,乖乖束手就擒吧,你逃不掉的,不要做無謂的掙扎,而且,你若逃了,你五府的人一個也活不成!」

老皇主聲音陰沉地說道。

江寂塵停了下來,身後,那一群追來的世家門派強者這時候卻沒有看著江寂塵,而是死死地盯著小骷髏。

小骷髏似乎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著小腦袋,小骨手不安地把玩著脖子前碩大的寶珠項鏈,一副扭捏的樣子。

「那可惡的小骷髏竟然扮豬吃老虎,已經有十二人死在它手上了,恨啊!」

這些人大叫道,但看著一路上躺著的屍體,都是心臟破滅而死,讓他們只感到一陣心底發寒。 ?

現在小骷髏一副憨厚小可愛的模樣,還很害羞的樣子!

這在一群人看來,更是對小骷髏咬牙切齒,心中充滿了恨意。

害羞?害你妹啊!

如此的陰險狡詐,殺人不手軟,動作嫻熟到極點,還在那裡裝。

再有江寂塵,眾人現在總算是看清楚了,他根本就是故意引吸他們的注意力,然後小骷髏暗中出手,一切都是由他主導,更加的奸詐,難怪能夠成為小骷髏的主人。

這一對組合,還真是狼狽為奸,臭味相投。

不過,眾人也終於明白一件事,但凡與江寂塵有關的,都不會有好事。

至於小骷髏,現在再沒有人敢忽略它,更沒有人敢認為它很弱,只是一個擺設。

一路過來,就殺了十幾名先天五重境的高手,跟弱小沒有半毛錢的半系。

「不過,江寂塵和小骷髏都逃不了,江寂塵也就罷了,風家少主已經定下,那小骷髏,我一定要將它碎骨萬段,方能解我心頭之恨。」

看到江寂塵和小骷髏再次被截了下來,眾人鬆了一口氣想道。

江寂塵目光陰狠地盯著老皇主道:「本來就是我一人之事,與他人何干?你非要拿他們來威脅我,那此仇此恨我已記下,別讓有一天我殺回來,將天珠皇室抹殺乾淨!」

這一路走下來,這些人一時奈何不了他,就一直用朋友親人、還有江家五府來威脅他,除了這些手段,似乎就不能光明正大的擒殺他一樣。

之前,江寂塵雖然不在乎江家的某些人死活,但五府及江家一些無辜的人,他又怎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因自己而死?

哪怕日後回來,殺光這些人,為他們報仇,卻又有何用?

死了終究不能復生了!

老皇主聽到江寂塵的話,又想到武陵皇子的死,心中怨恨之意更深地道:「殺回來?可笑!我現在就可以翻掌之間拍死你,可惜你的命要留給風少主。不過,你殺我孫兒武陵皇子,我就拿你全族人的命來抵!」

江寂塵深深地看一眼老皇主道:「身為皇主,本應該為他的子民請命,而你卻視自己的子民為螻蟻、為仇敵,你這樣的皇室,何需存在?你當真正以為天下無公理么?」

總裁的家養寶貝 聽到江寂塵的話,老皇主不由臉色陰沉,一名小小的少年竟然也敢指責他,若不是顧忌風家,他絕對無情的出手,將江寂塵拍個稀巴爛。

「公理,只掌握在強者手中,你算什麼東西?你現在是否感到悲憤無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在意的族人死去?而你一切都做不了,更無力去改變?」

老皇主以高高在上、無比冷漠地資態說道。

江寂塵此時依舊一臉色平淡,再不見悲喜,看著老皇主道:「你記住你今天說的話,還有,我的族人你動不了!」

不止老皇主,四周眾強者也仿似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以為江寂塵瘋了,口不擇言。

風家、天珠皇室都不會放過他所在的家族,江寂塵的族人難逃被滅殺的命運。

而江寂塵一個陷入必死之境的人竟然放言說風家、老皇主動不了他的人。

真的很傻很天真!

然而,江寂塵也沒有看眾人,而是目光看向不遠處的青月修鍊場。

那裡是天劍盟的地盤,這裡鬧得喧聲震天,但青月修鍊場卻一片平靜!

江寂塵這時不進反退,向側方向衝去,也正是青月修鍊場的方向。

「小子,你想找天劍盟相助?可笑,此事我風家已向天劍盟這裡的負責人打過招呼,他們絕不會插手!」

黑衣老者冷笑一聲,然後舉步追了上去,眾人亦跟上。

江寂塵如此做,跟踏入絕路沒有什麼區別,因為天劍盟橫在前方,大門緊閉,無法通過。

但江寂塵帶著小骷髏毫不猶豫地衝到大門前。

看到江寂塵已經無路可逃,這是一次絕佳的攻擊機會,那些趕上來的眾人毫不猶豫轟殺過去。

「轟轟…..」

江寂塵被各種攻擊淹沒,有靈紋掌、劍光、刀影、靈環……殺傷力和破壞力都無比驚人。

天劍盟的大門被轟滅,江寂塵的身影在煙塵之中浮現,小骷髏被他護在身後,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但江寂塵身上的傷更重了。

剛才他是全力催動了體內的不滅之力,還有開啟所有防禦,再而他踏出了幽影步中的第三式幻影無定!

幻影飄渺,落步無定。

所謂無定,便是沒有固定的步法,卻在兇險之中,趨吉避凶,踏出生機步法。

若是修到極高境界,便可心念一起,步之所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