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好吧,那就無論如何,死纏爛打也得留在他身邊?

嗯,他會不會煩呢?

再說,他有可能不說一個人在這裡,對不對?死纏爛打合適嗎?

喔,他到底叫什麼名字?

家中可有親人?

他家中的親人,會不會喜歡她,並同意她嫁給他?

吳非覺得她的腿有些軟,下山時不找到他絕不罷休的勁頭,似乎一下子就丟了大半!

可是,他是她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了!

如果,沒有他,那她活著,似乎也沒有意義了吧?

嗯,誰反對都不行,那是她吳非的相公,誰敢反對,那就拿拳頭揍過去。

這樣一想,勇氣一下子就又回到了吳非的身上。

她鄭重其事地點頭,對自己說,哪怕追到地老天荒,她也絕不改初衷!

歐陽莎莎眼角的餘光看到吳非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失落,一會兒難過,心中快意非常!

這個賤丫頭,竟然敢把刀子架在她脖子上!

她歐陽莎莎,可是皓月國最最尊貴的千年世家的嫡女,魔法天賦無人能及,卻被這賤丫頭如此欺辱!

幸好,這賤丫頭現在是她歐陽莎莎的護衛,這可給了她歐陽莎莎名正言順的教訓她的機會!

那麼,這貼身護衛她歐陽莎莎的任務,便是她的反擊!

但是賤丫頭的心,似乎不在這上面。

歐陽莎莎沒見到賤丫頭羞慚屈辱的模樣,才恍悟到:傭兵們,根本都是一些臉皮極厚,不知廉恥,為了一點錢就把命都賣給別人的人!

想到錢,歐陽莎莎又開始鬱結。

十萬金幣啊,就這麼被那賤丫頭得了去!

金幣她歐陽莎莎不在乎,可是,她在乎的,是自己丟了臉啊!

而且還是丟在這個賤丫頭那裡,撿都撿不起來!

和歐陽莎莎的比試以吳非的出其不意勝利終結。

歐陽莎莎的火神之怒是很厲害啦,但那奪命的火球最大的缺點是飛不到空中去啊!

不但是火神之怒飛不上去,絕大多數的法術都飛不上去吧?

吳非小姑奶奶,你真厲害,那歐陽貴女都被你氣糊塗了。

對,吳非就是在最後關頭,取出得自吳十七的魔法煉器飛鳥,輸入魔力,飛上了天!

而且,她也趁著歐陽莎莎等待結果的時候,輕巧地落在她身邊,簡單至極地將歐陽莎莎制住!

誰叫那歐陽莎莎見吳非沒有還手之力,連個魔法護罩都沒開的?

是故,這一路上,傭兵們氣勢十分高漲,歐陽家的護衛們卻像是一群斗敗了的公雞,蔫了吧唧的。

不知道吳十七在看到吳非用她的珍藏活命的時候,會不會氣得從冥神的地獄裡面爬出來?

她也是慘死在吳非手下的好不!

看著吳非又回歸了信心百倍的樣子,歐陽莎莎撇撇嘴,重新把視線投向吳家鎮!

和吳非一樣,歐陽莎莎的目光也熾烈灼人。

他的家就在這裡,她一定找得到他,並且成功地讓他愛上她!

她的美麗,無人能夠抗拒!

歐陽莎莎深信不疑!

良久之後,幾乎是同時,吳非和歐陽莎莎收回看向吳家鎮的目光,轉而互相打量,之後,便各自哼了一聲撇過頭去!

她們都各自確定,她就是自己在這世上最最討厭的人!

歐陽莎莎和吳非此時只算是相看兩相厭。

但是,隨著時光的流逝,這種情緒變成了不死不休!

憑心而論,不經歐陽莎莎同意就直接出手教訓她的護衛,這是吳非的過錯。

但同時,她也沒有錯,歐陽家自己沒教好自己的人,到外面隨意惹禍,別人出手教訓,是應有之義。

但千不該萬不該,歐陽莎莎在佔盡便宜的情況下,還要對她吳非下殺手!

那火神之怒,是屬於大魔法師才能使用的法術。

那可是目前的吳非遠遠抵抗不了的啊!

那根本就不僅僅是一個法術而已,那是想要她吳非的命!

若非她早幾個時辰得到的那件魔法煉器飛鳥,她吳非即使躲過了這一劫,也必定根基盡毀,十年辛苦化作浮雲。

沒有了武技,沒有了魔力,她吳非如何對得起他的殷殷教導?

可是啊,她現在卻是那個所謂的貴女的護衛!

歐陽莎莎雖然知道吳非是如何躲過她的法術火神之怒的,卻也讓她對這個女孩子產生了深深的忌憚和嫉妒之意。

出身高貴,魔法武器廉價的如同腳下的野草,她歐陽莎莎什麼都有,卻還是敗給了這個賤丫頭!

那個時候,賤丫頭的魔力就要見底,人也被她限制在兩米遠的位置,卻還是輸給了她!

賤丫頭魔法出色也就罷了,連武技都十分強悍,這讓人情何以堪?

她歐陽莎莎固然是大意了,以為在皓月國,同階之間無人可為敵手,就忘記了天外有天這句話。

火神之怒的法術也讓她太過自信了,從而忽略了身邊可能出現的危險!

她歐陽莎莎便是磨碎了銀牙,也不能不承認,吳非比她更加天才!

可是,就算她有錯,這個死丫頭也用不著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吧?

她歐陽莎莎的臉啊,就這樣被吳非踩在腳底下,她如何不怒,不厭,不憎,不恨?

在那一瞬間,歐陽莎莎覺得自己看到了冥神的微笑!

這同樣讓她心膽俱裂!

她發誓,她以前從來不知道,死亡貼近的感覺是如此可怖!

她怎會不厭憎恨吳非?

留吳非在身邊,固然可以折辱吳非,可這同時也是她八叔的命令!

歐陽莎莎不敢有異議,一點都不敢!

那個八叔,如今已是武將七級,只差一步便是宗師了!

如今,他隱身在護衛之中,自然有他的事情要做,不是她可以過問的。

八叔說了,吳非跟在她身邊,他會比較放心。

實在不喜歡吳非,等離開了鄭國,他自會為自家侄女兒出氣。

一個小小女娃而已,隨時都能殺掉,何必把她當回事?

八叔的話很有道理,就讓這死丫頭多活幾天吧。

看著前方出現的烏泱泱一片,歐陽莎莎露出了最為迷人的微笑:「明,我來了,你可在等我?月前一別,你是否安好,我很想你,你也很想我的吧?」

那是吳家的人前來迎接皓月國歐陽家貴女的隊伍。

吳非一看就想笑,多是男性青年啊!

那些人看著歐陽莎莎的目光,就像是魔獸看著它們的食物,如此的志在必得!

風水秘聞 這吳家還真有意思,他們該不會是將歐陽莎莎當做他們的囊中之物了吧?

不過笑歸笑,吳非還是很認真地找了一下,結果很失望。

回頭看看歐陽莎莎,她的神色竟然也是失望,她在失望些什麼呢?

自己失望,因為這裡沒有自己想見的那個人,那歐陽莎莎呢?

吳非直覺,這件事很重要。

可惜,她對歐陽莎莎的事情一點都不了解,如何能明白歐陽莎莎的心思?

吳家鎮表面上是鎮,實質上已經發展成為一座小型城市。

只不過,這個城市的人都姓吳。

和前來迎接的吳家人一起,走在空闊乾淨的街道上,歐陽莎莎面紗下的容顏鬱悶之極。

吳家啟字輩的未婚男性可不少,比如,吳啟迪,吳啟元,吳啟智,吳啟虔,吳啟友等傑出的子弟,也有兩三位上一輩的人才,不過歐陽莎莎只是禮貌的點點頭。

因為沒有他,她覺得很是疲累。

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勞累,讓她恨不得馬上就找個地方躺下來。

畢竟和吳非的那場對戰,是歐陽莎莎長這麼大的第一次,累著呢。

「歐陽小姐,這裡是我們吳家最繁華的商業一條街,那家是珍寶閣,但凡是鄭國的珍寶,在這裡都可以找到,那邊是錦繡閣,也是我們鄭國數得著的集布料制衣等為一體的服裝店,我們鄭國最流行的式樣風格都可以在這裡找到。歐陽小姐似乎是累了?別擔心,過了這條街,前面就是我吳家規格最高的集賢居了,專為招待像歐陽小姐這樣的貴客的,馬上就到了。另外,族長大人會在歐陽小姐稍作休息之後在我吳家月華廳請歐陽小姐一聚。歐陽小姐看呢?」

說話的是吳啟迪。

他也的確是個天才人物,今年二十三歲,已是武師六級了,據說今年便有望突破至七級。

他就是羅苦兒口中,那位吳啟路所照顧的天才人物了吧?

「嗯,就這樣吧。」

歐陽莎莎懶懶地道。

出谷黃鶯般悅耳的聲音,聽得人心裡又癢又軟。

吳啟元吳啟智吳啟虔等人臉上都蒙了一層迷離的色彩,吳啟迪雖好些,耳朵也紅了。

他們身後的三四個女子卻不屑地撇嘴。

她們臉上的神情十分微妙。

剛剛見到歐陽莎莎,在做自我介紹的時候,歐陽莎莎不但連禮貌的點頭示意都沒有,更是連眼風都吝嗇與她們一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