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如果想要營救的話那隻能夠選擇在深夜行動才行,如今距離天明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就在下一刻楚天開啟了自己臨時布置的幻陣,而就在陣法剛剛開啟的一瞬間,楚天的身影如同幻影一般迅速的想著練武場中間的死牢入口而去。

在上千人的目光之中,楚天竟然如入無人之境一般,而這上千人的部隊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察覺到楚天的存在,其實這也怪不了他們。

此時在他們的眼中,周圍根本沒有任何的一場,楚天的幻陣已經成功影響到了他們,但是影響上千人的陣法並不能夠持續很長的時間,所以楚天也可以說是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練武場上楚天就像是一條蜿蜒的毒蛇一般,隨後迅速的竄入了死牢的入口之內,楚天從兩名看守死牢的衛兵面前穿行而過,他們根本沒有絲毫的察覺。

當楚天進入死牢之內后,並沒有立刻的開始行動,這可是死牢。

既然是守衛最為森嚴的地方,自然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闖入的,此時在這樣黑暗的環境中,楚天閉上了他的雙眼。

在這種地方就算是睜開雙眼也是沒有用的,既然如此的話不如索性閉上雙眼,全心全意的探查周圍的情況。

楚天抬起自己的腳掌一步步的向前,別看他看似走的相當的輕鬆,但是楚天每一步的踏下都是經過了深思熟慮。

在這種機關重重的死牢之中,楚天憑藉著自己的聽覺,判斷機關的所在,以此來避免觸動機關。

能夠有這樣的聽覺能力,也是多虧了楚天的陰虛意境,讓他的五感提升到了極限,如此一來的話楚天不斷一步步的向著前方而去。

很快就已經深入到了死牢的深處,而清康平被囚禁的地方,據說是在第三層的深處,能夠被囚禁在第三層之內的人,每個人都是罪惡滔天的兇犯。

被囚禁在那種地方,楚天也不禁擔心起清康平的安危來,很快楚天便已經出現在了一條暗道的面前,這裡便是通往第二層的道路。

楚天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剛剛那一路走過來,楚天感覺到的機關竟然多達五百多種,設計這座死牢的人絕對是一個天才。

不過更加的厲害的乃是楚天,能夠毫髮無傷走過這樣一堆的機關裝置,恐怕設計這地牢的作者聽到這件事都要嘆為觀止了。

這之後楚天一步步的向著下方而去,當經過暗道來到第二層后,楚天的眉頭一皺看向了前方。

「看來和西梁王所說的一樣,只要等在這裡的話,就能夠等到你。」

此時在這個死牢的第二層,入口處便擋著一道身影,後者正是這個出雲國的二皇子清銘城,對方被稱為是武痴,楚天倒是沒有料到後者竟然會在這裡。

「清銘城,我沒有心情和你在這裡戰鬥,給我讓開,你應該不會不明白我要做的事情絕對是正確的這件事吧。」楚天開口道。

「那又如何,對我來說所有的事情都無所謂,我的目的就是為了和你戰鬥而已,沒有想到你也已經突破成為生死境了,這樣正好,我終於等到這個機會了,現在的你已經足夠成為我的對手了。」清銘城開口道。

楚天無奈的嘆了口氣,確實自己和清銘城說這些大道理根本沒有什麼作用,後者根本就不是會去顧慮這些的人,對方武痴的名頭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而遠近聞名的。

「清銘城你最好明白在這裡和我動手意味著什麼,你要是在這裡動手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你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楚天冷漠的開口道。

「如果能夠做到的話就儘管動手吧。」清銘城冷笑一聲道。

之後清銘城立刻向著楚天撲了上去。 第1241章、頂天立地的真小人!

龍王回來后,又住進了他的龍王小院。皇千重成了小院門口的守門人,傅風雪就住進了同樣臨河而建和龍王小院相隔數百米的另外一幢院子裡面。

秦洛走過去敲了敲門,裡面傳來『請進』的聲音。

嘎吱—–

小樓長久沒人居住,木門潮濕腐朽,推動起來發出刺耳的聲音。

前幾天陰雨綿綿,這幾天太陽公公像是要彌補過去的虧欠似的,陽光格外的充足溫暖。

一身青衫,長發披肩的傅風雪站在院子的棗樹下,身影被光線給拉得很長。

「龍主。你找我?」秦洛恭敬的和傅風雪打招呼。他不能像叫龍王那般叫他『師父』,也不好意思厚著臉皮叫他『叔叔』『伯伯』,只好像軍師他們一樣叫他『龍主』了。即便他只算是半個龍息的人。

「是不是你做的?」傅風雪問道。

如果是其它人,一定會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問得滿頭霧水。

可是,秦洛不是『其它人』。

「是。」他很肯定的回答道。

「為什麼?」

「因為我要去美國。」

「和你去美國有什麼關係?」傅風雪問道。仍然保持著用背對著秦洛的姿勢。他的視線像是放在一堵長滿青苔的石牆,也像是在這棵棗樹上的某片葉子上。非常的專註認真。

「是的。」秦洛說道。「他不回來。 陸少,吃了請負責! 我不敢去。」

「你想讓我陪你去?」傅風雪問道

「你已經知道了?」秦洛一臉驚訝。

「不要假裝自己很吃驚。」傅風雪說道。「你們用計逼宮,不就是想請千丈回來?千丈鎮守龍息,我就有空隙陪你赴美—–這不正是出自你的計劃?」

秦洛尷尬的笑著,說道:「說實話。我確實這麼想過。我不想去美國。但是又不得不去。我怕死,又很可能會死。上次有軍師的幫忙,我才僥倖逃回來—–這一次更危險。因為我很有可能要面對傳說中的皇帝。」

這是一次連鎖性的事件。

是由秦洛和軍師為總導演,耶穌為男主角,大頭龍王還有一眾高層大佬為配角的大戲。

龍王的回歸是必然的,什麼時候以什麼樣的方式回歸則是大家所關心的問題。

這也是一個一箭雙鵰的計劃。第一,讓龍王早日回到龍息,不用再在外面飄零。第二,龍王鎮守龍息,秦洛就可以向傅風雪提出他所希望的那個請求。

「你怎麼知道我會幫你?」

「我找過軍師,軍師說他也不是皇帝的對手。即便她願意陪我過去,我們的勝算仍然很低。最有希望的是你和我師父——師父的腿不方便,他不可能去美國。所以,只有請你幫忙了。」

「你為什麼確定我會幫你?」

「你不想去見皇帝嗎?」秦洛反問道。

「———」傅風雪沉默了。

秦洛也不說話。他只需要安靜的等待答案就夠了。

「不想見。」傅風雪說道。

「我以為高手和高手都會渴望一戰呢。」秦洛明顯沒料到傅風雪會如此的『坦白』。

「那是勝負未分的高手。」傅風雪說道。「我和他,勝負已分。」

秦洛嘆息,說道:「看來我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

「你沒錯。」傅風雪說道。

「去送死還不錯?」

「他們殺你一人,我會誅他們一千。」傅風雪聲音平靜,就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你要去?」

「去。」

「要是碰到了皇帝怎麼辦?」

傅風雪笑。

秦洛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確定他在笑。

他感覺的到。

「你知道上次我和千丈在何處迎戰皇帝嗎?」

「不知道。」秦洛說道。

重生之影后愛情記 「越國。」

「為什麼?」

「因為死得不是我們自己的人。」

「———」

秦洛這下子明白傅風雪話中的意思了。

如果避無可避的要和皇帝動手的話,最好選擇在其它國家或者直接選擇在美國。因為那邊是客場作戰,死的人—–都不是華夏人。

忒毒!

沒有人道主義精神。

可是,秦洛聽著怎麼就覺得—–有種找到知己的感覺呢?

他一直以為傅風雪和龍王一樣都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傅風雪和自己一樣是個頂天立地的真小人。

「好。那我們一起去美國。」秦洛毫氣干雲的說道。「他們如果殺我一人,你誅他們一千。」

———–

———–

「龍主要和你一起去美國?」軍師問道。

「他要去找皇帝?」離一臉深思。

「整天聽你們說皇帝皇帝。他當真厲害到這種程度?我不知道皇帝的實力,但是,龍主應該高出軍師一截吧?」和尚說道。「之前你們都說皇帝的八大戰將多麼多麼厲害,連秦洛都能做掉一個—–」

「什麼叫做連我都能做掉一個?」秦洛怒了。這傢伙會不會說話啊?自己也很強的好不好?實在是太打擊人了。

軍師阻止了兩人的爭吵,說道:「問題是,龍主也不是皇帝的對手啊。龍主這麼多年都沒有經歷生死之戰,皇帝卻時時遭遇挑戰者——而且,龍主年紀大了。皇帝正是巔峰時刻。」

「打的贏就打。」離說道。

「打不贏呢?」

「打不贏就跑。」離一點兒也不覺得自己說出這種話有什麼不對。「龍主想要殺死皇帝或者很難。但是,龍主想要逃跑,皇帝也很難留下龍主吧?」

「這個可能性倒是很大。」軍師點頭。「問題是,皇帝身邊還有一群小鬼怎麼辦?」

「我再去一趟。」離說道。

「我走不開。」軍師說道。「龍息現在需要人。」

軍師不是故意推遲,她是真的沒辦法走開。

小李探花和其它龍息成員執行任務未歸,龍王是鎮山之寶,但是他的雙腿癱瘓行動不便,龍息必須要留一個能夠當家做主的人在才行。軍師無疑是最佳也是此時唯一的人選。

「我也去。」大頭說道。

軍師拍拍大頭的肩膀表示同意,對秦洛說道:「再加上你的私人衛隊。實力不弱了。如果這樣的組合還回不來的話—–」

「放心。」秦洛安慰道。「我一定會回來的。」

———-

———

「是的。我同意去美國為傑克遜先生的母親治病。」秦洛在面對徐影的採訪時如此說道。「我被他對中醫的重視態度感動,也被他的孝心感動—–我想,我必須要答應他。不然的話,我沒辦法過自己這關。」

「是因為外界的壓力導致你做出這樣的決定嗎?」徐影一邊記錄秦洛的話,一邊用她那迷人的大眼睛盯著秦洛。

「不。外界沒有壓力。我愛的人,他們尊重我的每一個選擇。不尊重我的人,我也不愛他—–所以,那些批評或者質疑我的人,他們對我來說根本就不存在。也不會給我帶來任何壓力。」

「據說你向傑克遜先生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條件?」

「是的。我找他要一億美金的診斷費。」秦洛坦白的說道。

「天啊。」徐影大驚。「這不是真的吧?」

「肯定是假的。」秦洛犯賤的笑著。「一個美國副總統又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錢呢?我是義診,免費的。當然,傑克遜先生要為我和我的助手提供機票。」

「秦洛先生,我覺得你太偉大了。你是我們華夏人民的驕傲。」

「有人不會這麼想。」秦洛謙虛的說道。「當然,大部份人應該會認同。」

「——–」徐影問不下去了。見過自戀的,沒有見過這麼自戀的啊。你都這麼誇自己了,別人還怎麼誇你啊?

寶石之翼 當《華夏中醫報》再次席捲全城,不,是全國的時候,秦洛同意接受傑克遜邀請的消息也傳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華夏、美國、韓國、日本、法國、英國、瑞典——只要是有報紙的國家,就會刊登這一消息。只要是有網路的角落,都在議論這一事件。

美國副總統,這一全世界都極其矚目的角色,他為了治療母親的疾病而親自趕往華夏邀請一個年輕的中醫。他的目的當真如此單純?

秦洛的第二次美國之旅,又將會有什麼樣的收穫? 就在這時地牢內發出了一道巨大的轟鳴聲,楚天躲閃過了清銘城的一己之力,後者的拳頭落在了堅硬的地面之上,要知道這死牢的材質可是堪比鋼鐵一般的存在。

但是卻輕易的被清銘城砸出了一道深坑,此時站在深坑中的清銘城渾身的戰意相當的明顯,楚天無奈的嘆了口氣,看這個情況如若不能夠解決掉這個傢伙,應該是不可能繼續向前了。

「楚天來吧,我要把你當成是我的墊腳石,突破到更加強大的境界。」清銘城大笑一聲開口道。

「恐怕你的願望要落空了,憑你的實力想要與我抗衡,一輩子都追不上的。」楚天的聲音從清銘城的身後傳來。

清銘城隨後一拳迅速的向著身後發起進攻,而此時楚天的身影如同幻影一般被他穿透而過,而楚天已經一掌探出,清銘城立刻被轟飛了出去。

他的身體種種的砸在了牆壁之上,在牆壁之上砸出了一道深坑,但是隨後清銘城大笑一聲從牆壁之內衝出,竟然毫髮無傷。

楚天皺眉的看著這一幕,這個清銘城確實天賦異稟,在受到自己一掌后竟然完全沒有絲毫的傷勢,而且鬥志反而比起剛才更加的軒昂。

「爽快,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接著來。」清銘城大笑一聲,隨後一腳用力的踏在了地面之上。

堅硬的地板瞬間被清銘城一腳踩碎,而他整個人的身體就如同是炮彈一般的衝出,隨後清銘城一拳向著楚天而去,此時在他的拳頭之上已經蘊藏了恐怖的拳壓。

恐怕剛剛他也是看到自己的拳頭穿透過楚天的身體,他清楚光靠普通的辦法是無法傷到楚天的。

面對這種緊咬不放的對手,楚天也是頗感無奈,但是現在時間緊迫,他沒有時間和後者在這裡浪費時間。

「就算你天賦異稟,但肉身也並非是無敵的。」楚天冷漠的開口道。

就在此時他散發出自己恐怖的殺意來,為了能夠將自己的殺意變的更加的純粹,他將全部的殺意都集中在清銘城的身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