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如果接下來,他不用再輸液,只是服用口服藥的話,那她應該是可以帶著他回去慢慢養病的。

不過,殷漓知道這件事情,是絕對不能夠問墨言的。

因為那個男人,根本就是夜魅修的爪牙,幫凶。

問他,他肯定會向夜魅修所說的那樣,要讓亞瑟在這裡住上半個月的。

還是等明天早晨,護士來給亞瑟輸液的時候,她再探聽了一下,如果,可以不輸液了,她就帶著亞瑟偷偷離開。

至於吃的葯,在回去的路上去市中心醫院開一些也就是了。

想到這裡,殷漓的心中忽然感到像是開了一扇小窗戶。

從房間走出來,夜魅修緩步朝著小二樓的中心控制室走去。

妖孽皇后:龍椅要換人 剛才,他之所以跟殷漓這樣說,主要是擔心她會顧及他在房間里,不願意從浴室里出來拿換洗的睡衣。

走進控制室,夜魅修看到墨言正在往空氣凈化循環系統的儀器中添加著活性炭物質,增加室內空氣凈化的速度。

雖然知道活性炭有吸附有害氣體,凈化室內空氣,但是,如何將固態的活性炭進行轉化,添加到空氣凈化循環系統中,夜魅修並不在行。

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他隨口向墨言問了一句:「大概需要多長時間,可以將房間里那些有毒氣體凈化過濾后?」

「如果只是單純凈化空氣的話,那很快就會完成的」

墨言一邊回答著夜魅修的問話,一邊將手裡剩餘的活性炭物質全部添加進空氣凈化循環系統的儀器中。

隨後,他從口袋中掏出濕巾仔細擦了兩遍手,這才轉過頭,伸手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大喘氣般接著對夜魅修又說道:「但是,廚房裡那些燒焦的東西還都在……」

「閔睿已經帶人保潔人員朝這裡趕來了。一會兒,他們就會把房間裡面,那些燃燒過的東西,全部清理乾淨的。」

不等墨言說完,夜魅修便出言攔住了他的話題。

「那就好辦了」

倆人一邊說著,一邊走出中控室,墨言翻身鎖好了房門。

重生三國之財色雙收 自從上次夜魅修在自己房間的暗室里,發現曾經有人潛入后,這個小二樓的所有門鎖,全部都做了更換,全部都更換成了指紋鎖,在一些關鍵的部位,還增加了密碼設置。

走回到房間,聽到浴室里的「嘩嘩」流水聲已經停止了。

夜魅修立刻抬頭,朝著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在看到自己拿給小丫頭的睡衣,依舊擺放在浴室的門口,小丫頭根本沒有穿時,夜魅修的眉頭微微輕蹙了一下,隨後,邁步走過去,伸手拿起睡衣,轉身走回了卧室。

來到衣帽間的門口,他伸手房門,走了進去。

衣帽間里,整整齊齊掛著很多衣物。但是,大多數的衣物都是夜魅修的。

殷漓的衣服很少。

除了幾件睡衣掛在他的衣服旁邊的衣架上,一件外套也沒有。

走過去,夜魅修將手裡拿著的那套睡衣,重新又放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隨後,伸出手去,將小丫頭僅有的幾件睡衣逐一摸了一遍,長長出了口氣,他這才轉身走出衣帽間,輕輕帶上了房門。

自從小丫頭離開后。

以為自己與小丫頭,今生已經陰陽兩隔的夜魅修,心痛之餘,將那些凡是有小丫頭住過痕迹的房子,全部都封存了起來。

不僅是這裡,還包括凱旋名邸那套豪宅,夜魅修都再也沒有讓人進去過。

房間里,還都保持著當年小丫頭在那裡住著時的原樣,絲毫都沒有改變過。

不僅包括,她穿過、沒穿過的衣服,就連她用過、沒用過的東西,也都一樣不缺地都完好地保留著。

睹物思人。

當時,夜魅修以為小丫頭已經不再了,所以,不希望有人破壞了這裡的一絲一毫,為的就是自己在走進這些小丫頭曾經住過的房間時,還能夠感受到小丫頭的氣息。

不過,他現在後悔了。

這些東西的留存,毫無疑問,會讓小丫頭回憶起當年的那些事情。

會讓小丫頭重新燃起對他的仇恨,無形當中,在他與小丫頭之間,又設置了很大的障礙。

小丫頭回來已經是倒計時了,他必須要儘快將過去所有的印記全部都清楚掉……

想到這,夜魅修立刻大步走向了客廳。

這時,房門外的走廊里,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緊接著,房門傳來了陣陣敲門聲:「篤篤篤,篤篤篤」

墨言立刻從沙發上站起身,邁步走過去,伸手打開房門。

看到房門外,閔睿帶著十餘名保潔人員一貫走了進來。

一走進房間,閔睿便微蹙著眉頭,用鼻子在房間里嗅了嗅,隨後,納悶地問道:「boss,是什麼燒著了嗎?」

沒等夜魅修回答,墨言伸手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睛框,滿臉壞笑地朝著閔睿眨巴了下眼睛,隨後,揚起下巴朝著廚房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說道:「豈止是燒著了,還差點水了漫金山……」

一聽到房間里失火了,閔睿急忙大步朝著廚房走去。

有沒有搞錯,在看到廚房裡到處是一片狼藉,而那台奢華的抽油煙機也已經燒地是剩下了半個殼,連接著煙囪,「噹啷」在半空中。 「嘟——嘟」

聽到電話里,傳來Austin掛斷電話飛聲音,殷漓緩緩將手機從耳旁拿了下來。

迷茫無助的眼神,宛如叢林中迷失了方向的小鹿慌亂的不知該往哪看才好。

稍稍愣了回神,她緩緩從馬桶上站起身,慢慢朝著洗手間的門外走去。

清晨,窗外的天光開始方亮。

整整一夜未睡,殷漓從牀上坐起,感到眼睛有些艱澀。

邁步走進了洗手間,殷漓站在琉璃檯面的洗漱盆前,注視著面前鏡子里那張憔悴不堪的臉,在看到自己眼底,隱約現出的那片青色時,她微微嘆了口氣,隨後,擰開水龍頭,用涼水吸了幾把臉。

此時,已進寒冬。

冰冷的涼水,一拍到臉上,殷漓頓時打了個冷顫,混沌不清的大腦,立刻有了些許清醒。

沒有用房間里的毛巾,殷漓伸手從面巾紙盒中抽出幾張面巾紙,擦了把臉,隨後,將之前帶過的一次性口罩扔進了垃圾箱,從口袋裡又掏出了一片沒有用過的口罩戴在了臉上。

邁步走出洗漱間,看到睡到大牀上的小亞瑟好像了動靜,殷漓連忙快步走過去。

正在這時,房門口傳來了禮貌地敲門聲。

「篤,篤,篤」

緊接著,殷漓聽到女護士柔和地說話聲在門外響了起來:「殷小姐,您起牀了嗎?我來給亞瑟送葯……」

「起來了,請稍等」

殷漓一邊應答著,一邊快步朝著房門走去。

來到房門口,她先將房門的鎖從裡面打開,隨後,伸手將房門打開。

看到房門外,站著一名身穿著護士服,手裡拿著托盤裝著葯的女護士。

正要側身讓護士進來,忽然,從女護士側面的牆壁遮擋處,走出了同樣身穿著白大褂,臉上帶著金絲邊眼鏡的墨言和那個令人看了就生厭的夜魅修。

「嗨,殷小姐,早」

殷漓的心中儘管有千萬個不願意見到這兩個人,但是,房間里的小亞瑟需要墨言。

沉默著沒有說話,她轉過身,讓出了身前的道路。

女護士立刻側轉身子,同樣站在了一旁。

看到夜魅修望著殷漓的眼光,像是有話要說,墨言連忙帶著女護士邁步走進了房間。

殷漓正要轉身跟著進去。

這時,夜魅修已經搶先一步伸出手去,將她一把拉出房間,隨手關上了房門。

「放開」

殷漓立刻滿臉怒色地瞪視著夜魅修,奮力想要掙脫他的掌控。

夜魅修緊握著殷漓的小手,沒有讓她掙脫開,墨染地眸子透出一絲無奈,注視著臉上流露著無比厭惡神情的殷漓,微微嘆了口氣,說道:「漓兒,非要跟我這樣橫眉冷對嗎?」

「把你的爪子拿開,我沒有大清早同畜生廢話的習慣……」

為楊洋擔心了一整夜,殷漓的心情原本就非常不好。

此時,又被夜魅修糾纏著,這讓她的心裡有著說不出的厭煩。

「漓兒,你過分了」

被殷漓一而再,再而三地奚落和辱罵,夜魅修的臉有些陰沉了下來。

「自找的,放開」

殷漓說完,又用力去甩他的手,然而,當夜魅修不想放開手的時候,她想要掙脫開,可能性是幾乎為零的。

夜魅修陰沉著臉,墨染的眸子深深注視了殷漓片刻,隨後,漠然放開手,轉身大步朝著餐廳走去。

這個不知好歹的小丫頭。

原本,他是想著,趁墨言和女護士給亞瑟做身體檢查的時候,讓小丫頭趕緊先把早飯吃了。

誰成想,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好心沒有得到好報,反而大清早,就被這個該死的小丫頭罵了一頓。

咬牙切齒一邊暗暗罵著小丫頭沒良心,夜魅修一邊走到餐桌前,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看到面前擺放著的早餐,他忍住怒氣,伸手抓起一個蛋黃包塞進了嘴裡,彷彿在解氣般,大口嚼了起來。

掙脫了夜魅修的禁錮,殷漓立刻轉身,推開房門,邁步走進了房間。

迎面,正巧看到墨言從房間里往外走。

殷漓連忙朝著房間大牀上看了一眼,看到護士並沒有給亞瑟吊水,她的心裡頓時一動。

知道對面的這個男人,貌似無害,其實,心思極其縝密。

避開與墨言目光的對視,殷漓不著痕迹地朝著他手裡快速地掃了一眼。

見墨言的兩隻手自然垂放在身體兩側,並沒有拿著什麼東西。

殷漓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儘管知道墨言剛才給亞瑟做了檢查,但是,殷漓卻沒有開口向他詢問亞瑟的情況,而是,邁步與與他擦肩而過,快步朝著大牀走了過去。

墨言微微笑了一下,對小姑娘的疏離的態度,並不以為意,他知道當年的事情,小丫頭不會輕易便原諒他們的。

殷漓儘管腳步未停朝著大牀走去,但是一對小耳朵卻是豎著傾聽著身後的動靜。

在聽到身後的房門,傳來墨言離開后,輕聲閉合的聲音后,她立刻加快腳下的步子,朝著大牀走過去,開始實施自己下一步地計劃。

此時,在大牀上,小亞瑟已經睡醒了。

正躲在被子,瞪著藍寶石般圓溜溜的大眼睛注視著站在床邊,正彎腰從托盤裡往外拿口服藥的護士。

殷漓走到床邊,朝著兒子看了一眼,隨後,坐在床邊伸手將放在牀頭柜上的衣服拿了過來。

一邊給亞瑟穿著衣服,她一邊很自然地問了句:「護士,請問,亞瑟今天是不用輸液了嗎?」

護士連忙轉過頭,朝著殷漓微微笑了下,回答道:「不用了,亞瑟的燒已經退了。剛才,墨院長已經給他做了檢查,說接下來,吃口服藥就可以了。」

「哦,那太好了,我們小亞瑟終於不用再吊水了」殷漓立刻將話鋒轉向了兒子,沒有再繼續剛才的問題。

給亞瑟穿好衣服后,殷漓看到護士也已經將亞瑟今天要吃的口服藥,全部都分成了小份,裝進了幾個小紙袋中。在護士用圓珠筆在上面標註好服藥應注意的事項寫下后,她立刻開口說道:「交過我吧,一會兒我給他喂完飯,就給他服下。」

「好的,有什麼不清楚的,你可以給我打電話,我會立刻過來的。」護士立刻答應了,隨後,叮囑了幾句,便轉身離開了房間。

護士離開后,殷漓立刻帶著亞瑟走出了卧室,朝著餐廳走去。

一路上,殷漓仔細留意著房間里的動靜。

感覺房間里靜悄悄地,夜魅修好像並沒有在房間里。

由於不知道夜魅修是否真的離開了,殷漓並沒有立刻帶著亞瑟離開,而是帶著他走進了餐廳。

一邊給亞瑟喂著飯,殷漓一邊豎著耳朵傾聽著房間里和走廊中的聲音。

直到她給亞瑟喂完飯,也沒有聽到房間里有夜魅修走動的聲音。

就連房門外的走廊里,也始終都是靜悄悄的。

看來,那個夜魅修是去公司上班了。

殷漓立刻彎下腰抱起亞瑟,大步走進了卧室。

快速地將護士放在托盤中的藥物,放進了自己的口袋中,隨後,她將大衣和帽子給亞瑟穿戴好,緊接著,又從口袋中掏出一個一次性的口罩,給亞瑟戴在了臉上。

然後抱起亞瑟大步朝著房門走去。

「媽咪,咱們這是去哪啊?」

殷漓的舉動,讓小亞瑟感到有些好奇。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伸手摟住殷漓的脖子,他眨巴著藍寶石般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殷漓,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回家,媽咪帶你回家,你乖乖的聽話,媽咪不讓你說話的時候,你一定不要說話」殷漓一邊叮囑兒子,一邊抱著他快步朝著房間門口走去。

這個學渣不簡單 站在房門口,殷漓沒有立刻伸手去開門,而是停下腳步朝著走廊里停了停。

在確定房門外沒有動靜后,她這才伸手輕輕抓住房門的把手,慢慢打開了房門,然後,輕手輕腳抱著亞瑟走到了電梯前,伸手按開電梯,快步走了進去。

電梯很快來到了地下停車場。

抱著亞瑟從電梯中走出來,殷漓快步朝停車場外走去。

忽然,在距離自己不遠處,殷漓看到一輛已經停泊在車位上的黑色跑車,車門被打開,從裡面走下一個身穿著黑色皮夾克,身材高大的年輕男子。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